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联名告状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因为两家的关系一直很好,在钱贝拒绝嫁给吴浩之前,吴父吴母一直把钱贝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疼爱的,如今老两口看到钱贝还能想到当初他们的被人拒绝时的样子。

    虽说是庄稼人,可是他们一辈子正直做人,这辈子最让他难受的就是当初钱贝拒婚,直接让他们一家人成了村里人的笑话。

    好在如今他们也有一个孝顺的儿媳妇了,也是缘分。

    “你如今跟着陈三爷当然是什么好的都吃过了,看不起也是正常的。”成锦面带笑容,好心的提醒她,“今天是我公爹的生辰,你要是来吃席的我们都欢迎你,你要是不想吃,门在那边。” 。

    钱贝心里一阵气,但想到今天来这儿的正事,也就勉强露出点儿笑容:“我不说就是了。”

    成锦看她的态度好了不少,也就不和她计较了,和吴浩一起去招呼其他人吃饭去了。

    这一顿饭可以说是吃得让人非常满意,大鱼大肉,一个个走得时候都是吃撑了的。

    钱贝磨磨蹭蹭半天,一直到客人都走完了也没有走,还坐在桌上。

    老两口进屋休息,吴浩才沉着脸过来问她:“你还有什么事?”

    “浩哥哥……”钱贝可怜兮兮的看着吴浩,咬着唇,“我虽然现在跟着陈三爷的,可是我的日子也不好过,陈三爷他喜怒无常,经常打我骂我,你看……”

    钱贝说着挽起袖子,白皙的胳膊上赫然就是鞭子的印子,红红的看着十分吓人。

    钱贝本以为这样可以让吴浩怜惜她一些,结果吴浩只是看了一眼就移开了目光,说出来的话更是冷漠:“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既然选择了那就要承受后果。”

    “浩哥哥,你就这么绝情吗?”钱贝不敢相信这是自己认识的吴浩,肯定都是成锦那个女人搞的鬼,吹的枕边风。

    钱贝袖子里手稍稍收紧,她这一次一定要让成锦知道她的厉害!

    吴浩根本不吃这一套,直接下了逐客令:“快走吧,这儿不欢迎你,刚才看在我爹的份儿上,不想众目睽睽之下给你难看才让你在这儿待了这么久,这会儿饭也吃了你可以走了。”

    钱贝不甘心,眼看吴浩不为所动,一时间有些犯难,以前吴浩什么都以她为重,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之间多了一个成锦……

    “浩哥哥,其实我这一次来是有事想要拜托你的,看在我们认识一场的份儿上你就帮帮我可以吗?”钱贝楚楚可怜的看着吴浩,想要伸手去拉他的袖子,可余光看到身后的男人还是停住了手。

    要是让陈三爷知道她不规律,回去肯定少不了一顿教训。

    吴浩看她一副自己不帮,她就不走的样子,只能不耐烦的吐出三个字:“什么事?”

    “陈三爷想要再城里开个卖花的铺子,可是她自己也不懂种花,所以想要收你们家的铺子,二十两银子,这可不是小数目了,连带着你们铺子里的花草一起。”钱贝自信的看着吴浩,笃定吴浩肯定会答应。

    二十两银子可不是一笔小数目了,吴浩之后还要上京赶考,没钱怎么行?卖了那个铺子不就正好有钱了?

    “抱歉,怕是要让你们失望了,不卖!”

    从屋里出来的成锦正好听到了钱贝的话,她怎么都没想到钱贝今天来这儿的目的,居然是为了她的铺子来的。

    钱贝听到她的话气不打一出来,嘴快的来了一句:“铺子是浩哥哥的,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了?”

    话音刚落,吴浩就开口了:“铺子不是我的,是成锦的,她做主。”

    “是她的?”钱贝有些惊讶,她一直以为铺子是吴浩的,没想到……

    成锦淡淡的看着钱贝:“是我的,我不卖,你可以回去了。”

    知道了铺子是成锦的,钱贝的态度也没有之前好了,而是多了两分嚣张:“三爷想买你的铺子是你的运气,你不要不识好歹。”

    “那我还得谢谢你们?”成锦讽刺一笑,“话我就不说第二遍了,赶紧走吧,等会儿把你扔出去被村里人看见了,你的脸也没地方搁。”

    钱贝相信成锦绝对能做得出来,但想想自己身后站着的打手,她又有了些底气,她不是以前的钱贝了。

    “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卖给我们三爷你又不吃亏,三爷说了,你要是觉得钱少的话可以给你加钱。”钱贝起身甩了甩帕子,“行了,我不跟你说了,你想清楚了来找我和三爷吧。”

    钱贝说完潇洒的带着人走了,留下被气笑了的成锦。

    世上居然还有如此不要脸的人,她今天也算是见识到了。

    “别生气。”吴浩握住她的手,“这种人不理会就是了。”

    成锦害怕吴浩担心,连忙安慰他:“我没生气,你放心吧。”

    吴浩看成锦这样,再一想到钱贝,嘴唇动了动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说出口。

    回到城里第二天一早吴浩就去找了何尧,正巧何尧在官府,两人便一起去了附近的酒楼吃饭。

    酒过三巡,吴浩就说起了陈三爷的事儿。

    何尧一听马上就开始倒苦水:“这个事儿我也愁啊!我现在是一方父母官,这种事情我还能不上心?可是上心有什么用?这个陈三爷是这儿的大家族陈家的人,这种本地的大家族最难搞,我又是外来的官员,且才来了这么两年,哪里斗得过他们?”

    往往家族最难处理,何尧吃过一次亏之后就再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难不成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任由他们嚣张下去?”吴浩不甘心,他总不能看着他们欺负到成锦头上去吧?

    何尧目光一转,压低了声音:“那倒不是没有,只要那些受害人愿意联名状告,我愿意顺水推舟处理了这件事儿,我虽然没什么背景,不过我岳家还能帮衬我点儿。”

    何尧的岳家陈家是京城的名门,陈兰的父亲就是赫赫有名的丞相陈慧忠。

    陈慧忠为人正直,为官清廉,很受百姓敬仰,又因为他曾经做过当今圣上的老师,所以圣上对他也是十分倚重。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4327044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