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八十三章 诗会夺筹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成锦霎时便躺在了吴浩的胸膛,一动都不敢动,随后便见几人急匆匆的冲了进来。

    阳光极为刺眼,而成锦也不敢睁开眼睛,却竖着耳朵听着周围的情况。

    “哎,吴师兄,吴师兄为何在此处?”

    看到吴浩之后,其余几人显得十分吃惊。

    传来的明显是几个男子的声音,远处还有几个女弟子,赵玲儿站在后面,静静的看着成锦躺在吴浩的怀中,二人相拥着靠在墙边,一时间酸涩不已。

    听到动静之后,吴浩这才起身,默默的将成锦扶了起来,两人这才像是刚睡醒一般。

    恰时吴浩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朝着在座的所有人拱了拱手说道:“实在是不好意思,昨日家妻在书房内照顾这些名贵的花,我特来寻她,谁知二人说着说着便睡了过去,实在是让诸位师弟们见笑了。”

    其余人无话可说,一哄而闹之后便各自散去了,毕竟吴浩和成锦本就是夫妻,他二人在哪过夜都是名正言顺的。

    另外一边,尹孝瑾姗姗来迟,本想着今日在桐院学堂内好好听一则笑话,没想到传出的却是吴浩和成锦在书房内躺了一夜,这令她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你确定没有听错吗?”

    尹孝瑾皱着眉头问着其他说笑话的人,那几人显得十分诧异,慎重的点了点头之后,这才离开。

    见自己计划落空了,成锦毫发无损,反而还传出他们夫妻伉俪情深的消息之后,尹孝瑾显得十分不悦,不过却并没有展露在面上。

    转眼就到了簪花大会,学院内有名的人全都到场了,尹孝瑾也在其中,所有人都看好她,认为她是学院内女弟子中最强的一人,必能夺得大会上的鲜花。

    于是在众人的期望下,簪花大会斋进行,流露的诗词更是让人拍手叫绝,经过人们一轮又一轮的筛选之后,女弟子中仅仅剩下了尹孝瑾和另外一人。

    那人平日里内敛,也不怎么说话,不过诗词才艺却是一绝,她写的词,更是让人觉得有直抒胸臆的感觉,爽朗大方,完全不像她这个人一般拘谨。

    看到两个人都十分强盛,其余几人倒是好奇的猜测谁会胜出。

    “那还用说,肯定就是尹姑娘了呗,尹姑娘的词落落大方,又十分有新意,我觉得这次簪花大会的头筹,必然是她。”

    尹孝瑾仅仅是到了桐院学堂几日,便引得学院内的男弟子倾心以待,有很多人甚至对她不甚了解,还充满了期待。

    而吴浩在底下静静的看着簪花大会的情势,见尹孝瑾的确有夺得头筹的可能,恰是他却突然站了出来,找到了自己的夫子,提出请求。

    “夫子,学生有一人选,觉得也可参加簪花大会,虽不是学院内的学生,不过她的文采也是一绝,希望夫子还能给她一个机会。”

    吴浩在众人面前提起这人,所有人都觉得十分好奇,这镇子上但凡有一些文采的人,大多都是在桐院学堂内。

    “也罢,既然是簪花大会,比的便是诗词,倒也不在意是不是学院内的学生了,若是她的词做的果真是好,我等必然也不会有所偏颇。”

    夫子见在这样激烈的赛制下,居然还有人能与在场的两人相提并论,自然有欣赏之意。

    于是在他的授意之下,吴浩当着众人的面将一直待在角落里,无人问津的成锦拉了上来,成锦本人也显得十分吃惊。

    “你这是做什么呀?”

    直到被按着坐在了书桌旁,成锦才回过头来,一脸愁容的问着他。

    “别怕,想到什么就写什么就是了。”

    看得出来,成锦脸上写满了忐忑,而吴浩却不以为意,反而是将一支笔递到她的手边,轻声安慰着。

    在经过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和众人鄙夷不看好的目光下,成锦这才捏着笔,淡然地写下了一首自己幼时写下的玩笑般夸赞夏日蝉鸣的诗句。

    那原先稚嫩的字,在自己手底下一笔一笔划过,成锦突然便像是回忆起了那个夏天一般,她坐在书桌旁,手里捏着毛笔,听着外面不住的蝉鸣,还有夏日的光斑。

    直到她落了笔之后,吴浩才将她的词拿上去给夫子看,夫子慎重的看了许久,底下众人都在打量着他的神色,企图在他这里得到肯定。

    却不想夫子在看过之后,将这写着诗词的纸张递给其他人,让他们四处传阅。

    等到所有人都看过之后,尹孝瑾才不甘心的将那纸拿在手里阅读一番,满眼都是不屑。

    “就这种简单的句子也配称得上是词,岂不是污了众人的眼!”

    尹孝瑾将成锦写的纸丢在地上,随后便不屑的冷哼一声。

    “这词的确是写的简单,不过却压着韵,这字迹也娟秀,透过这些字,仿佛能想到蝉鸣一夏,最后从树上跌落,破入黄土,短短一生如时光过隙一般,竟然还比那春天更让人觉得短暂呢。”

    夫子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突然张口直抒胸臆的阐述了自己在看到这个词之后的感觉,而他这些描述,也让其他人感受到了几分相同的意味。

    “这不过是我幼年随手而做,实在是登不得大雅之堂,让夫子和诸位见笑了。”

    成锦硬着头皮站起来,满脸尴尬的朝着在座的人道了歉,她这份谦虚又收敛的个性,反倒是赢得了其他几人的尊重。

    “我倒是觉得成娘子是个可塑之才,幼年时便能写出如此感觉,可比学院内许多男弟子都强得多。只可惜没有得到很好的教化罢了,如果她能在学堂内学上一年半载,指定能一鸣惊人。”

    吴浩的夫子力排众议,当着所有人的面表达了自己对成锦的欣赏,不时的捋着胡须,倒是有收关门弟子的意味,其余众人更是不敢多做置喙。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尹孝瑾又立刻做了一首,两词表达的意味十分相近,不过尹孝瑾倒是用词更精准一些。

    最后还是尹孝瑾夺得了头筹,拿到了簪花大会的花,不过众人却都对成锦表示了敬佩之意,反倒是忽略了她这个胜利了的人。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42601856.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