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七十五章 寻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小姐,咱们就这样放走了马车,咱们可怎么回去呀?这儿离槐幽还不知道有多少里路呢。”

    桑儿看着被马车压过的车轮印子,一时间愁眉苦脸的,方才在来的路上,怕就看到尹孝瑾让人一个劲儿的将马车往前赶,这里距离槐幽少说也有十几里路了,要是光靠着脚走回去,哪怕是过了一天也回不去。

    听着自己的婢女在一旁嘟囔,尹孝瑾微微扫了她一眼,“你怕什么?嘉毅哥哥肯定知道我们出来了,如果到了晚上,我们还不回去,他自然会来找我们的。”

    尹孝瑾则是看着成锦远去的方向一味的沉思,她细细的想了一夜,今日才冒险,做了这样一个决定。

    “可是小娘子……奴婢听闻怀幽附近可是有流匪的,咱们待在树林里,若是碰见了刘斐可怎么好啊。”

    桑儿看了看周围的环境,一时间傻了眼,方才是尹孝瑾让她将石头扔在马屁股上,这才使得马拖拽着马车离去的,如今周围环境陌生,又找不到一处歇脚的地方,她顿时便有些担心了。

    而尹孝瑾对她的话置若罔闻,两个手紧紧的攥在一起,仿佛是拿了一块令牌样子的东西,她将那东西看得极重,小心翼翼的护着。

    “走吧,不要待在原地。”

    尹孝瑾其实也略显惊慌,她也从没做过这么冒险的事情,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一步,她就没有回头的可能了。

    她拽着桑儿两个人一路沿着小道向上走,在树林间穿梭,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处废弃的小木屋,两人便蜷缩在里面。

    另外一边,成锦和春黎轻而易举的便被人擒获了,一路上被套在麻袋里,感受着马车的颠簸。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才停下来,她们也是被人扛下去丢在地上的,等到有人扯掉她们头上的麻袋时,成锦才看清周围的情势。

    这便是那群流匪的驻扎之地了,在一个小山头,看起来像是被做成了山寨的模样,周围总能听到许多男人的嘶喊声。

    “老老实实的在这给我待着,否则可有你们的苦头吃了。”

    领头的一个独眼掏出一把小刀,用那可以照得出人模样的刀壁,轻轻的在成锦的脸上拍了拍,这才威胁到。

    成锦下意识的朝着另外一边躲了躲,眼里的畏惧和警惕十分明显,却也让那领头的人觉得十分舒适。

    眼见着时间越来越久,连尹孝瑾和桑儿两个人都心里犯嘀咕时,宁嘉毅这才险险的对完了帐,看着堆积在后院里的那些货物,一时间觉得有些疲乏,准备去寻成锦吃晚饭。

    没想到到了成锦的屋子里时,才发现里面空无一人,连烛火都没有,寻了整个别院才知,原来一大清早成锦就和尹孝瑾出去了,直到现在还没回来。

    “你们是怎么搞的?他们出去怎么也不派人跟着!”

    宁嘉毅一时间青筋暴起,一拳猛砸在桌上,愤怒的吼着。满别院的下人都因此吓得一缩,而那管家更是愁眉苦脸的,连话都不敢说。

    “爷,还是赶快派人去寻吧,刘叔不是说这附近有流匪吗?天都擦黑了,若是还找不到,可是要出事儿了。”

    周围的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唯有宁嘉毅的小厮赶忙上前来提醒着。

    “让所有人立刻去寻,她们可有说去了哪里?”

    宁嘉毅一恍惚,这才反应过来,将刘叔拉到眼前,瞪着眼睛质问着,刘叔一个人愣了半晌,最后还是宁嘉毅身旁的婢女站出来,战战兢兢的说道:“下午的时候,尹家小娘子身边的人来说。说是带成姑娘去城郊看一块奇石,便坐着马车一块走了,那时候爷正忙着,下人们也不敢讨扰了。”

    “带上所有人去城郊寻,不要错过任何一个地方,再去柳行首那儿一趟,从她那里借些人手来。”

    听闻人还在城郊,宁嘉毅顿时便慌了,衣服也没顾得上拿,就冲了出去。

    别院里养了些还不错的马,宁嘉毅便一人独自骑着马,朝着城郊奔去。

    管家刘叔生怕出了什么事,赶忙让人跟在身后,别院里的下人更是举着火把一路小跑着朝城郊而去。

    天已黑透了,周围什么也看不见,只听得别院里的人举着火把,不住的喊着成锦和尹孝瑾的名字。

    而尹孝瑾则是战战兢兢的缩在破房子里,远远的盯着周围漆黑的一片,直到听到呼喊声还有微弱的火光时,这才拉着桑儿冲出了破屋。

    别院里的下人很轻易的便寻到了尹孝瑾,而尹孝瑾在看到人越来越近的时候,赶忙将地上的泥土往自己脸上抹了抹,又将衣裙弄脏,头上的头发也被她用手随意的扯了扯。

    宁嘉毅见到尹孝瑾的时候,她此刻楚楚可怜,眼里含着泪,一副憔悴又落魄的样子,一下子便扑到了宁嘉毅的怀里,宁嘉毅见她这个模样,赶忙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安抚着。

    “嘉毅哥哥,都是我不好,是我非要拉着成姐姐来城郊看原先寻到的那块奇石,没想到马车突然受了惊,便带着成姐姐和她的婢女一路朝前跑了,现在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了……”

    尹孝瑾一边哭着,一边死拽着宁嘉毅的胳膊,头埋在他的胸口,都不愿抬起来。

    听着成锦并没有跟尹孝瑾待在一起,宁嘉毅刚刚沉下来的心,又悬浮了起来。

    宁嘉毅不忍苛责,只好将尹孝瑾和她的婢女交给自己的小厮,然后安慰到:“你先回府吧,叔父一定特别担心,剩下的事情全都交给我。”

    尹孝瑾本还想拉着他,不过宁嘉毅却没有逗留的意思,架着马又朝前奔去,看着他渐行渐远,尹孝瑾满脸的委屈又顿时收了起来。

    天都黑透了,尹孝瑾和她的婢女才行色匆匆的回到了府上,尹老爷显得十分着急,看到幺女回来,赶忙便拉着她问东问西。

    大半夜的,槐幽的郎中全都被请去了府上替尹孝瑾医治,而柳行首在听闻只是尹孝瑾一人回来的时候,满脸忧愁的立在楼台上,看着外边漆黑黑一片的景色。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42601841.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