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四十五章 婉拒婚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夫人你这是怎么了?下午的时候还好好的,这会儿就看着满是心事?”

    春黎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她最会洞察人心,况且平日成锦心情高兴与否都是写在脸上的。

    而成锦思索了半晌,才被人打断了,收回目光,只见她微叹口气,“也许是这样安稳的日子过久了,有些眷恋罢了。”

    自从嫁给了吴浩之后,她一门心思的做生意,只想着让吴府的日子过得越来越好,却没想到转眼吴浩就要另娶他人了。

    不管吴浩是不是要贬自己为妾,这段婚姻看样子也是维持不下去了。

    这让成锦一时间还拿不定主意,离开了吴府她又能去哪里呢?成锦原主周围本就无父无母无兄弟的,根本没有可以投奔的人。

    “夫人别想了,好日子还在后头呢,现在所经历的事情都是在给后面做铺垫。”

    春黎根本不明白成锦说的眷恋是何意思,只觉得她莫名有些忧虑,所以赶忙在一旁劝着,又硬拉着她回了房间里休息。

    成锦本辗转反侧,不过想起次日还要和男配去商议一下这茶叶的新包装时,只得硬压着睡下。次日一早再醒时,吴浩就已经不在院子里了。

    通判府内,远远的看到吴浩义愤填膺,有些傲气的样子冲进来,管家倒是没有阻拦。

    吴浩走到大门口时,微微扫了一眼守门小厮,冷傲的说着:“不知通判大人可在?”

    “在的,老爷正在书房里,特地交代过了,若是公子来了,大可直接前去,府上不必阻拦。”

    那小厮对吴浩表现的毕恭毕敬,语气里也多是软态,没有一丝要与他为难的意思。

    而吴浩对这种行为却愈加不耻,跟着个府里的丫头,便兴冲冲的朝着通判大人的书房走去。而过门小厮见他走远之后,便立刻差人传话给了李婉春。

    果真听到吴浩来了之后,李婉春则是抄近路先去了通判大人的书房,在书房门口就将吴浩拦了下来。

    “吴公子今日怎么来了?”

    李婉春笑意盈盈地迎上去,话语里反而是透着几分欣喜,而吴浩在看到她这副模样时,不由得敬而远之。

    “吴某承不了李小姐的厚爱,不如李小姐另觅他婿,也好过强人所难。”

    李婉春这样问,无非是明知故问,他自然不会答应这么婚事,今日上门来也不过是拒婚而已。

    而李婉春在听到他这样说时,脸上的笑意顿时便垮了下来,甚至脸色有些发白。

    她堂堂通判府的嫡女,何时被人这样说过,反倒像是她不知廉耻似的贴上去。

    两人就这样对视着,一个满怀伤心,另外一个则是心已定的样子,彼此都不肯相让。就在这时,通判府书房的大门忽然被人重重的打开了,远远的,便看到通判大人立在书桌旁写着书法。

    “既然是吴公子来了,那就进来说吧,婉儿,你先退下。”

    刚才两人说的话通判大人都听在耳里,他自然不会让自己的女儿难堪,所以赶忙将李婉春支了下去。

    而李婉春满怀伤心,微微别了别吴浩,见他冷霜满眸,这才微微的福了福,带着自己的丫头率先离开了。

    李婉春走后,吴浩才迈着大步进了书房,转瞬书房大门便被重重的合了上去,而通判大人依旧没有给他一个眼神,目光死死地盯着自己写的字。

    “大人,吴某今日前来,无非是想大人收回成命。吴某没有这个福气,李小姐天资聪颖,温婉恭顺,自然配得上更好的夫婿。在下一介布衣,除了识文断字,毫无他用,实在是委屈了李小姐。”

    即便方才吴浩气势汹汹,如今在见到通判大人的时候,也不得不软硬兼施。

    “本官自然知道你如何,也是你家世如何,心境如何,不过我婉儿就是看上了你,本官的女儿看上的人,自然不是什么宵小之辈。”

    通判大人颇有一些警醒的意味,不过最后还是将吴浩夸了一番。

    “大人谬赞了,在下不过就是一介布衣。大人何不想想李小姐千金之躯,何苦嫁给我一介布衣受苦,况且我仕途忐忑,如今也不过是有个秀才之名罢了,如何能给李小姐想要的生活?”

    “在下虽家境贫寒,学识浅薄,不过早已娶妻在先,世人闻,欲治其国者,先治其家。吴某毕生所愿,无非是和锦儿平安喜乐,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罢了,大人又何苦执刀操手断鸳鸯呢。”

    “更何况就算是李小姐嫁与在下为妻,得不到丈夫的爱,后半辈子也是独守空房,难道这就是大人想要的吗?”

    吴浩一番言论,至诚至肯,也表达了自己的意愿,铿锵不愤的样子,更是坦然的有骨气。

    通判大人听他这样说,不免为他的气节所折服,不过偏偏是这样,他更是欣赏他,自己女儿看中的人果真还是有些傲骨的。

    “本官能给你想要的仕途,银两,家世,名望。那个成锦又能给你些什么?本官丝毫不在乎你所说的,婉儿若是嫁过去,自然有她的能力,本官若是没这些自信,但也不好逼你休妻了。”

    只见他微微抬了抬手,身旁的小厮们便以会意,将桌子上那副墨镜早已干了的字画横在半空中。

    只见上面赫然写着四个大字——新婚燕尔。

    “吴某断然是不会休妻的,即便是李小姐嫁入我吴府,也不会有好日子过的。”

    这四个大字刺痛了吴浩的心,也带着一股浓浓的胁迫味。

    “若是婉儿嫁过去,本官自然有法子让你对她言听计从,你夫妻二人必然也能恩爱。”

    “你可别忘了,若是你不愿意,你的父母还有你的仕途全都捏在本官手里,即便是你的命,也由不得你做主!”

    好话说尽,吴浩依旧没有半分屈服,通判大人觉得自己的底线备受挑战,顿时也有些恼火,不愤的说着。

    “本以为大人为官清廉,爱民如子,却不想竟也是这种人,在下告辞!”

    吴浩冷着眸子瞪了通判大人一眼,之后便甩袖愤然离去。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4260172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