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四十章 伤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不过在这里他不过是个客人,也没有反驳老夫人的身份,索性便闭口不谈。

    “好了,老身不说就是了,快回座上来吧,管家准备的戏都已经好了。”

    李老太太对李小娘子十分宠溺,见她在这种场面上有些被架住了,赶忙给她了个台阶。

    没过一会儿,就见吴浩和李小娘子坐在了偏席上。

    另外李小娘子主动替吴浩斟了一杯酒,递到他的面前,有些歉意:“实在是不好意思,老祖宗今日叫你难堪了,我也不知她会这样说,希望你别往心里去。”

    而吴浩也知,在这样的大场合,晚辈总是拗不过长辈,索性便大方的接过了她双手捧着的酒,“无妨。”

    “还是吴公子大度,也是成姐姐有福气,能成为吴公子的妻子,想必这天下有多少女子都倾心于公子,爱而不得呢。”

    李小娘子这话像是话中有话一般,不过她满含柔情盯着吴浩,却全然没有注意到自己已然失礼。

    另外一边,老太太点的戏已经开场了,见吴浩只是呆坐着,什么都不做,李小娘子觉得十分尴尬,索性便递过去了一杯酒。

    而吴浩对她心生戒备,本想借手推开,却不想忽然便握住了她的手,李小娘子恰时便煞白了脸色,之后他赶忙松了手,不过还是让两人都陷入了尴尬的局面。

    与此同时,本来坐在台阶底下看戏的成锦,一回眸便瞥到了吴浩和李小娘子,二人都是一副半红着脸,刻意躲避的样子。

    成锦根本就没想到吴浩今日也会到通判府上来,方才他献词的时候,成锦没有怎么注意,如今才发觉原来方才现祝寿词的人竟是吴浩。

    “夫人,这些戏还挺好看的,原先我也只是在大节庆的时候才能看到这么大一出戏,平日里可没什么机会。”

    春黎见成锦头扭向一边,微微愣着神,于是她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她所看的方向看去。

    而成锦在察觉到这个举动之后,不想被现场点破,她赶忙拉过了春黎的手,春黎的注意力才重新收了回来。

    “是呢,我也没怎么看过这出戏,还是好好看一看吧,不然下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成锦魂不守舍的说着,她的心思全都飞在了外边,满眼都是方才吴浩和李小娘子的样子。

    好不容易等到了这出戏结束了,老管家派上了来杂耍的人,老夫人被逗的一乐一乐的。

    等到老管家安排完这一切之后,成锦才在他身旁清冷着脸色说到:“管家大人,老夫人已经见过了这些花,我还有些事儿,可能要提前离开了。”

    “也好也好,你从这儿出去,拿着令牌找府上的下人领你出去就是了。”

    管家点了点头算作答应,随后成锦便拉着春黎逃也似的离开了,管家见她们像是有意躲避似的,不由得嘟囔了两句。

    而恰时吴浩也看到了那一抹迅速穿过的人影,回想着宴会上的这些紫色的花,觉得十分眼熟,吴浩眼前像是有了一个晴天霹雳一样,他顿时便从座上站了起来。

    而李小娘子也被他吓了一大跳,痴痴的望着他,不知他有何作为。

    “李姑娘,在下还有些事情就暂且走了,且老夫人的祝寿词已经送到了,改日我必将今日老夫人的画像亲自送到贵府。”

    还没等李小娘子作答,他已然扭身朝着方才成锦离去的方向奔去。

    而李小娘子看着他闪电般消失的身影,一时间眼里充满了落寞,老夫人也注意到了吴浩,再看了看自己孙女的神情之后,便一目了然了。

    等到这场宴会进行的快差不多时,李老夫人这才将李小娘子的父亲和母亲叫了过来。

    另外一边,成锦刚刚出了府,有些不高兴地晃荡着胳膊从楼梯上一阶一阶地走下去。

    其实她也不知是怎么了,在看到吴浩和别的女子坐在一起时,她的心就像是被揪住了一样,刚才她没敢吱声,也是明白她和吴浩不过是契约婚姻罢了。

    “夫人这是怎么了?从府上出来就一直吊着个脸,可是哪里不舒服?方才春黎看您脸色煞白,到底是怎么了?不如去前面医馆看看吧。”

    春黎小心翼翼的候在成锦身旁,满眼忧虑,刚才还高高兴兴看戏的成锦,一瞬间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她一时间竟然猜不到缘由。

    而成锦在听到春黎的关切之后,也仅仅是摇了摇头,她的情况她自己知道,根本就不是病,若真要是病,只怕也是中了爱情的毒。

    就在成锦准备拐到另外一个巷子的时候,突然从身后冲过来了一个女人,那速度之快,俨然就像是白日里的一团黑影。

    成锦一时间没看清,等她反应过来时,已被人狠狠的推了一把,好在春黎将她扶住了,否则两人都将跌在地上。

    “你这个贱人,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嫁给那个又痴又傻的人,都怪你!全都怪你,你不仅抢走了吴浩,还害得我后半辈子成了这个样子,我非要杀了你不可!”

    成锦还未反应过来,那身影又扑了上来,一把揪住了她的领子,不停的晃悠着,甚至还将她推到墙上。

    成锦的后背撞到了墙上,整个人剧烈晃动着,就仿佛胸口有一口血要溢出来一般。

    “你干什么?你快放开我家夫人,你个疯婆子!”

    春黎看着成锦痛苦不堪的样子,赶忙扑上前去阻止,不过那人力气极大,将成锦晃来晃去,时不时的便磕在墙上。

    挣扎无果,那女人的手慢慢的从领子向上沿,已然到了成锦的脖子。

    也不知怎的,她突然双手掐住了成锦的脖子,手上的劲儿一时间让成锦觉得眼前一片乌黑,周围的空气都像是凝固了一样。

    “我掐死你,我掐死你!你个小贱人!早早去死吧!”

    她手上一边用着劲儿,一边狠狠的掐着,成锦脸色胀红,眼睛已然睁不开,不过她微眯着的眼,可以看到一张狰狞的女人的脸,憎恨的瞪着自己,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恶鬼。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42601718.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