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二十七章 新交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听到成锦出声,男人突然停下了动作,他手下的人也都退却一边。

    “你们倒是会互相袒护,不过没什么用处,你和他一个都走不了。”

    如今的成锦就像是落入绳网之中的猎物一般,任她怎么挣脱都不可能离开,况且这里是破庙,很少有人前来,这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人。

    冷冷的别了二人一眼之后,那男人却突然停下了动作,转身从自己腰包里掏出了一吊钱,扔给了他身旁的人,“弟兄们今天都辛苦了,不如去买些吃的犒劳犒劳,反正他们也跑不了,等回来了之后,我们再好好的玩玩她。”

    其他几人尤为高兴,拿着钱便出去买吃的和酒了。

    破庙里一时间就少了很多人,那男人兴许也是为了捉住成锦费尽了力气,于是便倒在一处草墩处,闭着眼睛休息。

    没过多会儿便传来了男人的打呼声,震耳欲聋,绑在三个柱子上的几人都注意到了。

    而此时吴浩也发现很久没有成锦的消息了。他回到家之后,听春黎说成锦打算去县令府,于是又跑了一趟县令府,却落了个空。

    陈兰听闻成锦要来这里,但是一整日都没见到她时,顿时便慌了,捧着个大肚子便去找了县令大人。

    吴浩见到人之后,便带着县令府的人四下寻找。

    却不想正在询问时遇上了汪娇,汪娇看到画像上的人正是成锦时,便兴奋地跳了出来。

    “我见过她,我见过她,这姑娘还跟我畅谈了一番,我见着她是往那边方向去了,当时她身后还跟着好几个人呢。”

    汪娇也没有虚言,成锦婉拒了这个铺子的事情,之后她便一直偷偷摸摸的跟着成锦,谁曾想进入一个巷子之后,没过多久,便不见了人影。

    大致确定了成锦消失的地点是在去县令府路上的一个巷子时,吴浩便带着人四下寻找,碰上了一位老大爷。

    那位老大爷直言看到成锦被一行人带走了,同行的还有两个男子。

    确定了方向之后,吴浩便带着人一路追捕,眼见着走的路越来越荒僻,却依然没有成锦的任何线索。

    直到他在路边看到了那枚掉着的簪子时,整个人的心脏都像是被抨击了一般。

    他扑过去将掉落在草丛里的簪子捡起来,发现这正是自己送给成锦的那个时,便带着人朝着那个方向一路直追去。

    另外一边,几个匪徒提着烧鸡和酒回来之后,那男人也醒了,几人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粗鲁无礼的交谈声与这破庙格格不入。

    远远的便听到了几人的声音之后,吴浩迅速招呼手下的人,将破庙四处围着,之后他便走到了破庙大门口,一脚踹开了门。

    因为这破庙年久失修,门一下子便直直的倒了下来,扬起的灰尘十分大,惊动了这边吃着烧鸡的男人。

    看到门口站着的只是一个文弱的书生时,那男人顿时便戾气大增,抄起家伙就要上去与吴浩不对付。

    而成锦借着他身体的缝隙看到了是吴浩时,顿时便大喊起来,“吴浩,你小心啊。”

    成锦的声音吸引了吴浩,吴浩后退一步,县令府的人顿时围了上来。

    很快整个破庙都被吴浩控制住了,他小跑着奔向成锦,一把将她搂入怀中,粗重的呼吸流窜在成锦耳边。

    没过多久,他便将成锦还有其余二人解开了。

    那男人眼看着自己被官府的人层层包围,想逃也逃不掉,最后只得抱头蹲在角落里,不甘的盯着成锦和手无缚鸡之力的吴浩。

    “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伤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一日没见到你,问过之后才知道你人不见了。”

    吴浩将失而复得的成锦紧紧搂着,不肯松开分毫,嘴里却不由得带着些嗔怪问道。

    “这是原先想要强取我的那个人,没想到过了这么久,他贼心不死,这位公子是出手帮忙的,只不过我们失了手,便被绑到了这里来,我还以为不会有人来救我了呢。”

    即便是刚才那样紧迫的局势,成锦也没能幻想吴浩会来救自己,当他的身影出现在破庙门口时,她的眼泪便像是不受控制一般,在眼眶里打转。

    “你说什么傻话呢?我怎么会不管你。”

    感受到一滴温热的泪,吴浩有些心痛,抱着成锦的手越来越紧,他也未曾想到,不过短短几日,他便视成锦如自己身上的一块儿肉一般。

    将那几个男人送到了县令府之后,吴浩这才带着成锦,还有宁嘉毅回了吴府。

    看着他脸上的伤,成锦有些不好意思,于是交代春黎去替他处理一下。

    当春黎走到宁嘉毅跟前时,他的瞳孔不由得放大了几分。

    这女子正是那日他在街上看着被男人殴打的女子,那日他未能挺身而出,只记得是一女子救了她。

    只是宁嘉毅未能想到,救了春黎的竟然是成锦。

    成锦洗漱一番,换了身衣服出来之后,宁嘉毅尤为吃惊,他看着成锦那熟悉的脸庞,熠熠生辉的双眸,顿时便拍了拍脑袋,吴浩看着他异于寻常的举措,赶忙问到:“宁兄这是怎么了?何故自己打自己?”

    “令妻真是……唉,这话说来话长,乞巧节那日,我瞧着令妻在街上卖的花尤为独特,于是便想出高价买入,未曾想到令妻不慕钱财,依旧以二十文卖给了我,那时候我就觉得令妻与旁人不同,谁知今日竟有这么大的渊源。”

    听他这么一说,成锦的记忆像是被人突然提起一般。

    她这才想到,乞巧节那日她忙着去取给吴浩的衣裳,将最后的一束花二十文卖给了一男子,那男子当时便要以一两银子买入,自己却没有要。

    吴浩听完之后,欣慰的看了一眼成锦,嘴上含着浅笑,“看来宁兄和锦儿的确是有一段非同寻常的缘分。”

    “原来是公子,没想到公子高风亮节,今日又多亏了公子出手相救,失礼了。”

    成锦有些不好意思,扭扭捏捏地朝着宁嘉毅施了一礼。
https://www.duanqingsi.com/363414/142601700.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