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629章 这一次不是馒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小学二年级,柳梦妍走了。 对于这所小学来说,少了一个学生,波澜不禁,但是在叶凌飞这里,少了那么一个可以让他疼爱的妹妹,生活一下子变得空白了起来。

    叶凌飞喜欢一个人躲在教室里,喜欢清静。

    除了吴东阳,他跟其他同学根本没有话题。

    好歹吴东阳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而其他人,此时在叶凌飞眼里,就是小屁孩。

    时间缓缓,一个学期过去,天气变得寒冷,春节即将来临。

    在这段时间里,吴妈病了,治病要很多钱,不知道哪里来的郎中,说山里有种药草,可以治吴妈的病。

    在寒风里,叶爸和吴爸两人去了趟深山里。

    叶妈整天照顾吴妈,吴东阳和叶凌飞两人便像是出了笼子的小鸟。

    在叶凌飞的建议下,两人去了牡丹源镇上。

    这一年的牡丹源,还不是县城。

    很多地方,叶凌飞熟悉,而很多地方,叶凌飞也十分陌生。

    两人兜里揣着一共五块钱,对他们来说是一笔庞大的财富。

    这一年的小笼包,一块钱可以买十个。

    买了几包零食,看着吴东阳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一嘴的辣椒,还舔着手指。

    叶凌飞很是无语,还带着戏谑,很怀念自己的砖头手机,起码可以拍照,把吴东阳这个时候的糗样拍下来,十几年后给他看。

    “老板,有烟吗?”叶凌飞走进一家小店里,大声喊着。

    老板是个中年男人,从杂乱的货物后面他探头,吓了一跳。

    原本听那声音,还以为是个女人,却没想到,原来是个小屁孩。

    老板嘎嘎笑了起来,戏谑的看着叶凌飞,道:“小家伙,你要抽烟?”

    叶凌飞笑了笑,有些腼腆,“那个,好久没抽了,烟瘾犯了。”

    老板像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有趣的打量叶凌飞,一个七八岁的小屁孩,跑来买烟。

    “你会抽烟?”

    “额……”叶凌飞这才想起自己现在才七八岁的样子,愣了一下后,又道:“其实我是给我爸买的。”

    老板这才释然。

    “两块钱一包的铁梅。”叶凌飞看了看货架上的标签,对老板喊道。

    老板递给叶凌飞,收过两块钱,叶凌飞腼腆的笑了起来,“老板,有火机吗?可不可以送我一个?”

    粗狂的老板哈哈大笑,越发觉得这小屁孩可爱,递了一个火机给叶凌飞,道:“快回去吧,告诉你爸,以后在我这买哦。”

    “好。”叶凌飞不管三七二十一,答应下来,揣着烟和火机,来到在胡同口等待的吴东阳身边。

    两人慢吞吞走着,叶凌飞撕开烟盒,掏出一支烟点燃,深吸一口,呛得咳嗽。

    他愁眉苦脸,这身板太小了,嗓子还没长全,抽烟难受。

    “飞哥,我饿了。”吴东阳倒是没有去好奇叶凌飞居然抽烟,而是摸着肚子,朝着路边的包子铺喊道。

    叶凌飞无奈,只能将最后一块钱,买了十个小笼包,自己吃了一个,剩下的全给吴东阳。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了一个桥上,叶凌飞抬头时,心头猛跳,那桥头上,老不死猥琐的盯着路过的一个女人,嘿嘿发笑。

    “快走。”叶凌飞连忙转身,拉着吴东阳要走,但是却发现自己怎么都走不动,而是不受控制的转身,拉着吴东阳朝老不死走来。

    叶凌飞当然知道这是老不死搞的鬼,看着越来越近的老不死,清晰的看到他脸上那猥琐的笑容,无奈叹了口气。

    “小家伙,我饿了,可以给我一个包子么?”老不死装出慈祥的笑。

    吴东阳瞪大了眼,跟自己抢包子?不行!

    叶凌飞却在老不死的控制下,一把抢过吴东阳怀里的包子,拿出一个,递给了老不死。

    “看在你请我吃包子的份上,我收你当徒弟吧。”老不死笑眯眯的说,眼中有一缕精光绽放,叶凌飞却感觉浑身汗毛倒竖,那是阴谋得逞的笑容。

    “好。”叶凌飞很想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但是这个好字,还是脱口而出。

    老不死这才笑眯眯的在叶凌飞头上点了一下,“好了,以后你就是我徒弟了,一周后,我来你家。”

    感觉到身体恢复自由,叶凌飞怒瞪了老不死一眼,“我不跟你走。”说完,叶凌飞拉着吴东阳,转身就跑。

    看着两个小家伙的背影,老不死愣了一下,眼神莫名一闪,手指掐动,却不受控制的弹开。

    “这小子是我的问灵不错,可是他怎么好像知道某些事情一样?连我要带他走都知道?奇怪……”

    跑了十多分钟,鸿鹄村近在眼前,叶凌飞松了口气,又叹了口气。

    老不死太不要脸了,居然控制自己,太猥琐太卑鄙了。

    这一次不是馒头,是包子!小笼包!难道我注定还是要跟老不死走?然后再来一次修真之旅,再到元婴巅峰再次问灵?

    叶凌飞一脑子疑惑,和吴东阳回到吴家,穿过血腥味和粪便味的猪棚,来到了房间里。

    在看到叶妈的那一刻,叶凌飞扑进叶妈怀里,紧紧抱着叶妈,他发誓,这一生,不跟老不死走,一定要陪在爸妈身边。

    五天后,叶爸和吴爸回来了,两人带回了许多草药。

    从这天开始,持续三天,熬药的味道,弥漫在吴家,吴妈的身体,渐渐好了起来。

    叶凌飞一家三口回家了,吴爸找叶爸喝酒,说了些什么,叶凌飞没听到,但是他猜测,肯定是跟这次进山有关。

    果然,两人再次进山,但是后来,叶爸却回来了,而吴爸,做了一个决定,不杀猪了,开始卖草药。

    时间流淌,在一周后,老不死来到了叶家。

    当看到那一身道袍的时候,叶凌飞便紧紧拉住了叶妈的手,死死的抓着,不愿放开。

    房间里,叶爸叶妈和老不死谈了很久,直到夕阳下山。

    一顿饭后,叶凌飞大闹了起来。

    “我不走!老不死的,我告诉你,我不走!坚决不走!管你什么修仙,管你什么金丹元婴,管你什么问灵,小爷告诉你,我不走!”叶凌飞跳着脚怒气冲冲对老不死大吼。

    老不死眼神中写满了惊讶,在叶凌飞怒视下,一本青铜古书飘出,随着老不死念念有词而翻动。

    到最后,一口鲜血,从老不死口中喷了出来,他仿佛瞬间苍老了十倍,佝偻着腰,有气无力,眼中无神看着叶凌飞,良久后叹息,“不走,就不走吧。”

    ...
https://www.duanqingsi.com/2851/2013499.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