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703章 信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破烂兄,好久不见。

    身在这完全陌生的世界里,能够遇到一个熟人,也算得上他乡遇故知,叶凌飞心情很是不错,笑着和魄澜打招呼。

    魄澜听闻叶凌飞称呼,嘴角一‘抽’,又忍不住苦笑起来。

    在这镇海城里,谁人不喊一声澜尊者?也就叶凌飞才会这么称呼自己,虽然不好听,不过魄澜倒也觉得颇为亲切。

    “叶兄,你怎么也来到这里了?”魄澜好奇问道。

    叶凌飞撇了撇嘴角,“一言难尽,以后慢慢再说,你现在好像‘混’得还很不错的样子?澜尊者?”

    “叶兄别挖苦我了,我有几分本事你还不清楚么,走走走,我们先回镇海城,不醉不归。”魄澜含笑道。

    一旁恭敬待命的修士们纷纷愕然,而后面面相觑,心中都升起一种不好的感觉。

    眼前这青年修为不过元婴初期,但是却妖孽到一拳将熊老重伤,而后闻讯赶来的澜尊者,居然还和这元婴初期修士称兄道弟,看那样子,还有些兴奋和‘激’动。

    “难道真的不是他?”熊老面‘色’刷白,心中打鼓,一句话都不敢说。

    那中年男人,更是连惨叫都不敢发出,断臂之痛再剧烈,也没有心里的骇然强烈。

    叶凌飞笑着点头,对于魄澜的邀请倒是不会拒绝,反正也不知道老不死为什么将自己丢到这里来,刚好碰上还算对胃口的熟人,进城了解下遗弃者之地也是极好的。

    “你们莫非以为叶兄是那偷剑的小贼?”见叶凌飞答应,魄澜心中高兴,却转头看向熊老等人,面‘色’冰冷,怒声道:“就凭你们这点微末伎俩,还想对叶兄无礼,现在还有命在已经是叶兄手下留情,还不快谢谢叶兄?谢完之后,给我滚!”

    魄澜发怒,修士们心惊胆战,不敢有二话,齐齐朝着叶凌飞抱拳行礼,兢兢战战的道歉又道谢,而后才扶着熊老和那中年男人狼狈而去。

    熊老的心中有无限委屈,被一个元婴初期的青年一招重创,要向对方道歉不说,还要道谢,这憋屈可想而知。

    只是他也不敢有其他想法,谁让这妖孽青年认识澜尊者呢?只能自己倒霉。

    一行修士远离,魄澜笑着邀请叶凌飞前往镇海城,魄澜看了眼叶凌飞身后那十尊血傀,眼中微微讶异,却没有说什么。

    以他问灵期的修为,哪里是元婴期修士可比的?一眼看去,就已经发现零度等人的真正身份。

    叶凌飞也不避嫌,一挥手,将十尊血傀收入戒指之中,这才和魄澜一起腾云而起,飞在空中朝镇海城而去。

    一眨眼的时间,镇海城已近在眼前,两人从云端落下,魄澜背着手从城‘门’而过,叶凌飞紧随其后。

    “拜见澜尊者!”

    城‘门’处守卫见魄澜走来,纷纷单膝下跪,神‘色’恭敬。

    魄澜也不言语,轻轻点了点头后,越过守卫,进了镇海城。

    这一幕看在叶凌飞眼中,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看来破烂兄在镇海城的身份相当高啊。

    两人没有在镇海城过多招摇,魄澜带着叶凌飞来到了一个府邸,‘门’上写着“澜府”二字,看来就是魄澜现在的居住之所了。

    ‘门’口家丁守卫依旧恭敬,对叶凌飞却有些好奇,多看了两眼。

    也不怪他们好奇,澜尊者是问灵修士,他们这些守‘门’的,最低修为都是元婴期,这一个明显元婴初期的青年小子,居然能够让澜尊者笑着带路,绝对不简单。

    “来,叶兄尝尝这紫罗灵酿。”一桌子好酒好菜端上,叶凌飞和魄澜分坐两旁,魄澜朝着叶凌飞举杯道。

    叶凌飞举起‘玉’器酒杯,和魄澜轻轻一碰,而后仰头,将紫罗灵酿倒入口中。

    “果然好酒!”叶凌飞细细品味之下,对着紫罗灵酿赞不绝口。

    初入口时平淡无味如同白水,可是下肚之后,却‘唇’齿留香,回味悠长。

    “就知道叶兄你会喜欢,哈哈,这酒可不是寻常人能够喝道的,不过我们今天不醉不归。”魄澜得意的笑了起来。

    “看来你在这‘混’得确实不错。”叶凌飞一边吃着小菜,一边点头。

    魄澜颇为感慨的摇了摇头,回想起这段时间的经历,算得上是九死一生。

    在冥国之中,叶凌飞与魄澜还有一群修士因为幽冥果而闯入埋骨林,却遭遇到埋骨林里那些不知名树木的攻击。

    叶凌飞机缘巧合下进入埋骨林内部,认识了冥殇,而魄澜一行人却没有这个运气。

    二十多个问灵修士,这股战力之强,可以轻易破碎地球修真界,但是在埋骨林里,却并不算是多么出奇。

    许多修士被骨刺刺破元婴,陨落埋骨林,而魄澜十分聪明,在叶凌飞消失不见后,便一直紧跟着那倨傲嚣张的王霸,还有那梦仙子。

    果然,魄澜猜测不错,王霸不知道为何,对埋骨林颇为熟悉,魄澜和那梦仙子也就跟着王霸逃离了危险区域,逐渐朝着埋骨林内部而去。

    只是那一路上危险依旧,几番险死还生,三人越发谨慎小心。

    不多日,三人发现了几株幽冥果树,各自采摘了不少的幽冥果,虽然不如叶凌飞那么变态一下子得到一百多枚,却也收获不小。

    却不曾想,这王霸果然没安好心,路途之中设计魄澜,贪图魄澜身上的幽冥果,最终在一处空间裂缝,魄澜‘逼’于无奈跳了下来,就到了遗弃者之地。

    事情讲完,魄澜带着几分唏嘘和对王霸的恨意,看向叶凌飞,脸上‘露’出疑问,道:“叶兄,你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为什么要将修为压制在元婴初期?难道是怕招惹是非?”

    “我体内有伤。”叶凌飞看了魄澜一眼,似笑非笑,直接说明。

    魄澜一怔,又起身亲自给叶凌飞倒上一杯酒,认真道:“叶兄,你于我魄澜有恩,再次相聚,是我们兄弟的缘分,我魄澜不是恩将仇报之辈,你尽管放心,在我这里安心养伤,等你伤好之后再做打算。”

    叶凌飞笑着点头,神识感应之下,魄澜的情绪极为稳定,这番话不是说假,如此一来,叶凌飞对魄澜,倒是更加信任了几分。

    “对了,三天后千宝山有一场拍卖会,叶兄不如去看看,这次拍卖会非同寻常,镇海城三十年才一次。或许可以在拍卖会上找到叶兄疗伤之物。”魄澜好像想起了什么,一拍手说道。

    “拍卖会?”叶凌飞‘露’出好奇之‘色’

    一秒记住{舞若小说网}手机访问:m.wuruo.com
https://www.duanqingsi.com/2851/16214521.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