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七百四十三章  苏醒]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才是真正的身体记忆。

    食尸鬼王施展不出方城的任何手段,但岐黄药典除外。

    方城自幼修习这门功法,对《岐黄药典》的运转,已经是如同呼吸般自然顺畅的事情,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记得药元的运转方式,因此,根本不需要食尸鬼王多努力,岐黄药典便自动运转起来。

    “妙!妙啊!”

    感受着那磅礴的生机,“方城”的脸上,露出一种狂热的欣喜感,然而,就在下一秒,他的表情却是陡然愣住了。

    “咦?”

    在他强悍的精神力下,发现了某个异状。

    药元的涌动之下,方城的丹田内海处,一个圆形的小球,逐渐显露出了形状,乳白色的小虫,终于是睁开了那迷蒙的眼睛,双翅轻轻一动,一阵精神风暴,猛地席卷而来。

    那是,吞元玉蛊!方城的本命蛊虫,它还没有死去,被药元一激,便再次活跃过来。

    只是,看如今的情况,它好像对此时的“方城”,不太友好!

    “糟糕!”

    “方城”低吼一句,眸中的鬼火瞬间暴涨,表情十分骇然,仿佛遇到了什么天大的危机。

    没有人能看到,在那座刚刚修缮完成的战堡内,一只白玉饕餮,携着吞天噬地的凶威,悍然入侵。

    鬼火,仙雾,缠绵不休,土石纷飞,余威浩荡,这座战堡,再度被争得残破起来!@&@!

    外现出来,也是同样震撼,只见方城浑身青筋暴涨,蒸腾出无数灼热的雾气,在他背后,四道雷翼噼啪作响,把他衬托地好似疯狂的战魔。

    劲气激荡间,卷起无数草木地皮,原本的鸟语花香之地,顿时狼狈不堪,宛若死亡末世!

    折腾良久,“方城”眸中的鬼火开始逐渐低迷下去,不多时,只剩下摇摇曳曳的火种,而他的意识,也陷入了一片混沌,整个人往后一栽,落入那处川流里。

    溅起的,是一泊不大的水花;留下的,是一片没落的狼藉……

    远在京都,药源之地,没有人注意到,医圣榜上,那个已经灰下去的名字,再度亮了起来。*&)

    方城!

    医圣榜上,记载的是华夏区域,古往今来,最有名的医师信息,光亮代表着生,黯淡代表死,黯淡转为光亮,代表的是,死亡走向重生!

    异变还没有结束,方城的名字,正在不断的往上移动,越过问心,不断攀升,直到,那代表济世的傲人高度,甚至,与百草药师黄亦等高!

    然而,异状仅仅持续了七秒,旋即方城的名字黯淡下去,隐入医圣榜,看不出任何存在过的痕迹来。

    几日后,国医联盟终于是发现了医圣榜的异状,不由得连连称奇。

    名字出现在医圣榜上,便是被世界所认定的顶尖医者,不会随着生死而淡出医圣榜,如此离奇的消失,古往今来,还从未发生过。

    不过一想起来,方城最初的名字,都是他自己刻上去了,出现就不合常理,如今离奇消失,也不是那么难接受。

    国医联盟把这事放在了心上,却没有去着重调查。

    事出反常必有妖,只可惜,国医联盟离妖异的真相,差了一步……

    “淅淅沥沥……”

    小雨穿过云间,掠过树梢,打在花叶之上,弹落进蓄水的小缸,发出一点点清脆的细响,宛若上天撩动着风铃,奏出最温和的雅致的乐章。

    然而,在方城的眼前,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黑暗,宛若在深海中沉溺的落难者,他竭尽全力挣扎,只为那一口顺畅的呼吸。

    拥堵,无力,绝望,无数负面情绪涌了上来,把他彻底淹没,迷迷糊糊间,方城的耳边,传来了这阵雨声。

    由远至近,由小到大,恍恍惚惚,宛若连接着另一个世界。

    他用尽全部心力,勾动着那抹灵魂,追寻着这片黑暗中的唯一声响。

    “嗤~嗤~”

    尽管细若游丝,尽管微不可闻,但方城还是确定了,这是某种蝴蝶在挥舞着翅膀!

    动,便代表着生,那由蝴蝶扑闪翅膀所带动的,连最精密的仪器都探测不出的微风,成了方城唯一的救命稻草。

    他追了上去,屏住全部的呼吸,去感受着那丝颤动,就像是千斤重物沉在海底,需要一根发丝将它拉起来,是几乎不可能的事!

    所以,方城需要主动出击。

    千斤巨物,需要它自己浮起来!

    方城的所有意识,都跟随着那缕颤动,摇摇曳曳,晃晃荡荡……

    黑暗中,不知岁月,方城也忘记了最初的目的,只是一点一点,一丝一丝的,随着那股微风颤动着。

    那幅度越来越大,不知何时,在一片黑暗中,由这千斤巨物的晃动,引发出了更为猛烈的狂风。

    而那淅淅沥沥的雨声,在方城的耳边,也更为清晰起来。

    滴滴答答,到轰轰隆隆,沉闷的黑暗中,仿佛酝酿着滚滚天雷,随时可能炸裂开来。

    “啪!”

    终于,随着一声惊天巨响,天空好像撕开了一个口子,所有声音都灌入进来!

    风声,雨声,鸟叫声,蛙鸣声,柴火噼啪声……

    一切的一切,都是无比的真实!

    “呼呼~”

    方城猛地坐起来,不断地喘着粗气,在这片黑暗中,他不知道沉沦了多久,如今清醒过来,反而像是在做梦。

    是时候,该睁眼了!

    就在此时,遮住现实世界的眼帘,猛地被方城拉开。

    然而,黑暗之后,还是一片黑暗!

    一阵刺痛感,从方城的眼窝处传来,方城连忙捂住眼睛,感受着眼窝处的两处空洞,方城整个人都愣住了。

    “吧嗒!”

    忽然间,一阵清脆的声响传来,是某种瓷器落地的声音,旋即,尖锐的女声直接刺入了方城的耳蜗。

    “阿娘!阿娘!”

    听声音,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小姑娘,说话中,带着浓重的方言韵味。

    “那伙子醒了哦!”

    喊完,也不等方城说话,直接把门一带,连忙跑了出去。

    不多时,更多的脚步声传来,是木屐踩着泥水的声音,有三个人,推开木门,快步围了上来。

    “辛达保佑,这伙子,总算是醒过来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7/40573.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