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第二十三章 寻人狂潮]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爱钱?”

    黄芪重复了一句,一个念头咻然从他脑海划过,他仿佛快要猜出了那个人的身份,却有仿佛隔着重山,怎么也想不透。

    那个人,是谁呢?

    在一番讨论后,大家都没得出个所以然来。

    方钱的身份成了一个谜团,大家惊奇地发现,整个群里,竟然没有一个人与方城有现实上的交集,这是很不可思议的。

    要知道,这圈子这么小,每个人难免会与其他人产生接触,像方城这样的,仿佛完全游离于世界之外,莫非是那四个超凡家族?

    想到这里,个别群友不由得想到了黄芪,黄芪的另一重身份,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平冶黄家的成员,正是有这个强大家族作为后盾,黄芪的知识才会如此博大,这在界内虽然不是众所周知,但也算不得什么隐秘。

    “没有印象。”

    黄芪也明白了群友们的心思,直接回了一句,断了他们的猜想。

    “既然得不出结果就暂且作罢吧,不过还是有劳各位多留意一些,有什么消息希望大家能不吝相告,松子必有厚谢。”

    岗松在群里发声,也算是邀请他们一起寻找方城,群里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有他们帮忙,必然效率会快上很多。

    “你还是蛮上心的嘛。”

    老曹回了一句。

    “不瞒你们说,老方这次救下的,是主家的长辈,他们也很感激老方,想着要好好感谢他一番呢。”

    黄芪眼皮一跳,两个字眼直接引起了他的注意。

    主家?

    回生神医是个弃婴,被那个家族收养,作为奴仆培养。

    像黄家这般的传承古世家非常庞大,也保留着旧时的一些习俗,比如收养奴仆就是其中一种,奴仆称他们生活的家族为主家。

    做奴仆虽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但正是因为那个家族的收养,岗松才能安然长大成人,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这算是一段秘史,只有黄芪这些老一辈的人才略知一二。

    如今岗松虽然名声鼎沸,摆脱了奴仆的身份,但对收养他的家族依旧感恩于心,言行中对主家依旧十分尊敬。

    “若是有提供确切信息的,我这里珍藏的百年龙蛇果,就权当回报了。”

    岗松此言一出,顿时引得群里一片哗然。

    龙蛇果本就是顶级珍稀药材,再加上百年药龄,药性大补,不光能强身健体,更是能起到延年益寿的作用,若是能辅以配药制成丹药,可以医治世界上绝大部分疑难杂症,对每个医生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更有传言称,千年份的龙蛇果,是制作体药,也就是长生不老药的一味辅药;不过医生们对这点倒是不看重,毕竟光是百年份的就够让人抢破头,更遑论千年份的了!

    从岗松拿出龙蛇果就可以看出来,这次为了找出方城,他是豁出去了!

    “方钱,你倒是救了一个了不得的人物啊!”

    黄芪看着群里沸腾的消息,默默下了线。

    于此同时,群里的各位医生纷纷利用了手里的人际关系,打听起了一个ID为方钱,性格狂妄,擅长蛊术的医生。

    而另一边,守在患者身旁的中年男子,接起了手上的电话。

    “对,利用你的情报网,帮我找个人,在一个叫白兰群里的ID是方钱。”

    “其余信息呢?”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女声。

    “白兰群我知道,是国内顶尖的医生们的交流群,涉及的人物和势力太多,有许多顾忌,很多手段我们都不能用。”

    中年人闻言,眉头皱了皱,若是普通的群,以他们的情报网,利用一些地下手段,进行人肉搜索,找出一个人不难。

    但重点是这个群是白兰群,待在里面的都是国内有头有脸的大人物,虽说他们家族势力强大,但也不足以随意探测这么多特权人物的隐私。

    要找出方钱,必须从白兰群外下手。

    “其余信息么?懂得蛊术,是一个性格很乖张的老头子。”

    中年人想了想,从岗松的叙述中得到这么个印象。

    白兰群里的平均年龄都在五六十岁,故而中年人理所当然地认为方城也是个老头。

    “尽快找出这个人。”

    “明白!”

    电话那端应了一声,字字铿锵,听那声音,很有一种果决的气势。

    莫非电话的那头,是一个军人?

    一夜间,在白兰群与神秘和中年人的推动下,掀起了一阵寻找方钱的狂潮!

    躺在床上的方钱对这些一无所知,他的眉头微皱,显然也是有心事。

    病人的痊愈让所有人松了一口气,却唯独方城。

    他的心情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更加沉重,因为治疗的成功只说明一个问题。

    病人的确是中了噬梦蛊。

    那么问题就来了,病人体内的噬梦蛊,倒底是豢蛊还是野蛊呢?

    豢蛊和野蛊是岐黄药典中对蛊虫的分类,豢蛊是由蛊师人工饲养的蛊虫,这类蛊虫听话但效用不如野蛊;野蛊则是天生地养的自然之灵,此类蛊虫尤为稀少,其效用远大于豢蛊,但是不易被驯服。

    通常来说,常见的蛊虫都是豢蛊。

    如果是豢蛊的话,那么肯定是存在蛊师操纵的,用蛊害人的蛊师,称为邪蛊师,药典上有记载,若是传承者遇上邪蛊师,必除之。

    这也算另一条家规吧,由于从小到大,方城连蛊虫都没见过,更别提邪蛊师了,因此这个规矩被他选择性地忽略了,如今碰到这件事,方城也被提醒,想起这条更奇怪的家规。

    不知为何,岐黄药典除了医术外,对蛊术也格外的注重,有很长的篇幅,都是记载着各式各样的蛊术。

    虽说蛊术也可作为医术的一种,但占据全书近半的篇幅,也未免太过了,若是换个不知名的人来看,说这本书是岐黄蛊经,对方也不会有一点怀疑。

    如果是豢蛊的话,那么邪蛊师是谁?家规说必除之,怎么个除法?

    难道是直接把他杀了?

    现在是法制社会,方城可被刚刚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先不说怎么个除法,倘若真是豢蛊的话,对方能下噬梦蛊这种奇异蛊虫,实力一定很高强,自己能不能除得过,还是未知数呢?

    不让自己从医赚钱不说,又平白给自己塞上一个莫名其妙的任务。

    果然,这该死的家规,就没一条能让人省心的。]
https://www.duanqingsi.com/27/39852.html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