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50章 大恩不言谢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个臭男人!我都消失这么久了,也不见派人出来找找我!」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不靠谱!」

    都快走到家门口了,姚素素也没有看到有人出来寻她,忍不住在心里开始吐槽。

    跟在她身后抱着安清乐的邢北,虽然看不到姚素素的表情,可习武之人不论是警觉亦或是听觉嗅觉,都异于普通之人。

    他能感觉到,走在前方的姚素素,似乎情绪并不高涨。

    明明,听她说的,已经快到她家了,怎么她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呢?

    关于邢北的觉察,心不在焉的姚素素根本就不知道。

    她现在已经在心里,把安世承暗暗骂了几百上千遍了!

    “娘子,你可回来了?我都快担心死了,你跑哪里去了?清越呢?”

    站在屋门口往外观望的安世承,一看到院子外面姚素素的身影,他就拄着一根竹棍蹒跚着往院子走去。

    同时,他还担忧的朝着姚素素大声询问。

    “担心?我看是假的吧!要不然这么久了,也没见你来找我!还问我清越呢,我怎么知道他在哪里?”

    还没推门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安世承急切的问候,姚素素没好气的回怼了一句。

    不过她开门后,没有忘了身后跟着的邢北,把门撑着让他进了院子。

    “啊?我让清越去找你了呀!”

    害怕姚素素再次误解的安世承,赶紧开口解释,他有让儿子去找姚素素,只是一直没有等到结果。

    突然他看到姚素素侧身,让一个男人进了院子,安世承满眼疑惑,不解的看着姚素素问,“这位是?”

    问话的时候,安世承拄着竹棍的手不由自主的收紧了。

    就连他说话的语气,都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

    “在下邢北,偶遇公子的娘子和小儿遇上大雨,遂带其一起避雨。”

    “这不,雨停了,小娘子邀邢某到家一叙,邢某这才不请自来,还请公子见谅!”

    进门时姚素素的话,邢北不是没有听到。

    他此时也猜到这小娘子应该是与相公赌气,这才跑出家门。

    如今归来依然怒气未消,邢北生怕那小娘子再说些什么胡话惹她相公生气,他赶紧自报家门,顺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简单说了一下,免得安世承误会。

    “哦,原来如此,有劳先生照顾内人和小儿,屋里请!”

    听完邢北的话,安世承这才轻了口气安了心。

    他脸上露出浅笑,对着邢北略施一礼,对他伸出右手,请他进屋。

    “请!”

    因为手里抱着安清乐,邢北也不方便回力,只是礼貌的对安世承点了点头,沉稳的说了声“请”,遂跟在安世承身后进了屋。

    看着她请来的先生,跟着她相公进了屋子,姚素素眉头一皱,也跟着进去了。

    她出来了这么久,也不知道床上的小团子怎么样了,还有乖巧可爱的清欢,还有没有在哭。

    姚素素进屋后,安世承和邢北已经在木桌旁坐下了。

    见状,姚素素赶紧又出去灶房,端了壶烧开的水,给两个人一人倒了一碗。

    “先生见谅,家里比较简陋,没有好的茶水可以招待,还请先生不要介意白水就好。”

    倒完水后,姚素素这才意识到她这个家里实在是太过困窘。

    早知道,她就不邀请邢北到她家来了。

    忘了这一茬的姚素素,此时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没关系,有口水喝就不错了!”

    一直都在观察邢北的安世承,听到他的话,脸上才露出诚恳的笑意,淡然说道。

    “听内人称呼您为先生,您确实不负先生之名!”

    要知道,在这个朝代,能被称为先生的人,要么是教书育人的师者,要么就是有大才大能之辈。

    这也不怪安世承听到姚素素的话,有如此说法。

    本身姚素素这么喊邢北,也只是为了凸显尊重之意,根本就没想那么多。

    现下听到安世承的话,姚素素反倒觉得他说的有点严重了。

    不过她把水壶放下后,也不想再去关注那两个男人聊着什么。

    她去床边把小团子抱了起来,拉着安清欢让她下床,三个人出了屋子门。

    看着姚素素母女三人走远了些,安世承这才对着邢北握拳相抱,低声言道。

    “还请先生如实告知,内人她,到底经历了何事?”

    听到安世承这话,邢北脸上神秘一笑,并不言语。

    等他端起瓷碗喝了一口白水,片刻之后这才幽幽开口。

    “你这娘子不同于常人啊!”

    先是轻轻的感叹了一句,不待安世承反应过来,邢北继续娓娓道来。

    “我本因事留在半山腰休养,不曾想看到你这小娘子带着你那小儿一前一后爬上山来。途中你那小儿多次拉扯你这娘子,劝导她下山回家,奈何你娘子脾气暴躁,态度坚硬。”

    “拉拉扯扯之间,山中****突袭,夹杂着电闪雷鸣轰隆而下。就在这时,雨势突然加下,山上水流急湍而下,冲向你小儿所在位置。”

    “泥浆混杂,只见你小儿脚下一滑,整个人裹着泥流滚下山去,我见状不妙,这才出手救回他们,带到我所在的山洞避雨。”

    邢北不疾不徐的说着,安世承也不差插话,就这么静静的听着。

    只是每每听到紧要之处,他脸上的表情确实揪心痛楚,神色黯然。

    又喝了一口水润润嗓子,邢北继续言道,“后来就是等雨停,你娘子邀我来家,我们才一同下了山。”

    认真的听完姚素素母子所发生的事后,安世承只恨他此时腿脚不便,才致使他的妻儿遭此劫难。

    他赶紧摇晃着起身,想要对邢北拜谢,却被邢北率先扶住,拦住了他的举止。

    “不必如此,我也是与小娘子有善缘,随手帮助一下而已,公子无需多礼。”

    看着安世承虽是通身农民打扮,可邢北还是能看出来,安世承并非池中之物。

    今日之事,他也就权当结交个朋友,不定哪日,他或许还会跟眼前这一家人有所牵连。

    “大恩不言谢,以后先生有用到世承之处,尽请吩咐。”

    心里带着一丝后怕的安世承,庆幸他娘子遇到了邢北。

    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有了刚才的话题,邢北和安世承打开了交谈的口子,两个人竟有些惺惺相惜的聊了起来。
https://www.duanqingsi.com/255679/108049216.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