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472章 草菅人命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启奏陛下,广东急报。”

    班房内,周蕊徽正就有关草原修路具体事项和修建草原行宫跟重臣们扯皮,忽然听到南方边报一把抢过陆坦手中折子查阅,随后若无其事的让重臣们阅览。

    今年是大元建立的第八年,公元1263年,初春。冰雪正在融化时候,三大宗藩里越王周柘彦出手了,他的各方因素好的过分,不比周元略、周元景要么苦寒要么强敌,粮食转运艰难。安南国算哪门子强敌?南真腊北广东的海路运粮,基本排除了后顾之忧。

    周柘彦打法可以说很聪明,正击中安南人的死穴!

    一出瞒天过海,由两广总督许娟颖为主、高达为副,扛着周柘彦的大纛和越王的王旗,领兵三万诈称十万出永平寨,军至谅山。

    安南方面侦知元军十万兵临谅山,立刻抽调精兵强将进驻谅山,抵挡许娟颖、高达进攻。

    许娟颖、高达在山下和安南军耗了十数日,不能克,大力帮助安南兵助长其轻视北兵的嚣张气焰,傲其将卒心智。

    示弱同时周柘彦率领一万兵马秘密从广州上船出发,走海路闪电攻击,先锋部队轻兵突袭攻占安南港口,随后大军沿红河水水路并进,侵略如火般连败沿途安南兵,兵临安南国都升龙城下。

    …………

    仗目前打成这样,虽然没有大捷的胜报,安南的败局却已经定下。安南小国能有多少兵?国家的精锐部队全都部署在谅山跟许娟颖、高达对峙,然后周柘彦包围升龙城座断红河南北,前线的补给运不上去,前线的部队不敢撤。除非安南还能从清化南部一带抽调水陆重兵集团解升龙之围,否则谅山的安南精锐必定完蛋,边界至少推到红河一线。

    可你安南有后备军难道大元越王没有后备军吗?无非一把把你梭哈了变成实力比拼,怎么挣扎怎么完蛋!

    “最迟今年,交趾郡可复!”戎马多年的皇帝笃定道。

    贾似道幽幽道:“陛下这是在转移话题吗?”

    周蕊徽老脸一红,继续掰扯…………

    ————————————————

    入夏,江南到了汛期,这个时间段尤其是长江口的各级官吏会忙的脚不沾地,防止洪涝灾害摧残民生。可事有蹊跷,今年的夏汛,鄂州大小官员们中间弥漫着股要干坏事却又担惊受怕的氛围。俗称作了亏心事怕鬼敲门。

    哗哗大雨倾盆,鄂州知州陈许湿漉漉着官袍进屋,他和芸芸大元官吏一样都是武将转业的,是原三大营三千营马军统制。

    只看他用三根手指粗鲁的把官帽往桌上丢,粗着嗓子吼道:“直你娘的!雨端的是大!尔等这群婆娘,婆婆妈妈的,给老子个痛快话,干是不干!”

    其中有官员翁声翁气答道:“知州,咱们再考虑考虑,再考虑考虑,事关上万条人命,万一闹大天下哗然,陛下震怒啊!”

    陈许骂道:“直你娘的!考虑考虑,考虑一二十日了还拿不定,都不是爽利汉子!端的婆妈!”

    “那俺问尔等,要不依俺的计策,朝廷要咱们鄂州出丁口五万移民辽东,尔等去哪里寻得这些人来?四野流民街上乞丐能有口气儿的都移走了,那些土豪地主家里佃农仆人都抢干净了,到哪去找五万流民去?!!”

    一壶暖茶下肚,陈许把手摊开:“理儿摆在这儿,拿不出人来,朝廷相公们发文问罪,咱们都得吃瓜落!”

    “此举恐有伤天和…………”

    陈许喝道:“伤个屁!老子战场上厮杀砍下多少脑袋沾了多少人命!怎滴?不抓老子下阴曹地府!”

    “那就这么干吧。”众官员无可奈何道,“完成朝廷指派任务为先…………”

    陈许刚坐下又站起来:“俺去堤上,亲眼看着他们把堤扒了!”

    ——————————————

    十数日后,湖北道刺史上奏,直言夏季大汛,汉水长江鄂州段堤坝不牢,洪水决堤而出,席卷两岸,致使数万人无家可归。

    数万人无家可归,大事啊!贾似道急忙要去奏报给女帝,却为藏相严忠贞一把拉住。

    “贾相,且先别奏给陛下。”严忠贞眉头紧皱道,“此间事有猫腻!”

    “藏相此话怎讲?”

    “前年吾发下批文,内相调出银钱,新修的鄂州段堤坝,摸得结实水泥,怎么突然就溃堤了?”严忠贞道,“可有其他州县溃堤事故?”

    “目前只接到这一封…………”贾似道掂量掂量折子,言道:“陛下要向辽东移民三百万,该不会…………”

    “若真如此,事情可就棘手了。”严忠贞打断道。

    “那陈许是何人?”贾似道问道。

    “原三大营军将,因伤退役。”

    【又是个武夫,无法无天!】

    贾似道道:“这事儿必须要让陛下知道,咱们隐瞒不得!”

    “贾相要做什么?”

    “人命大如天!”贾似道郑重道,“此风不可开,亦不可长!”

    严忠贞没拉住,贾似道去了,周蕊徽知道这件事儿,没了下文。

    贾似道还以为是自己没有表达清楚,含蓄的把鄂州新堤的事情抖搂出来,结果只换来了周蕊徽两声{嗯嗯}。

    “陛下,此事疑点重重,是否由刑相法相出人,调查鄂州溃堤事件?”贾似道主动说道。

    女帝挥挥手:“大可不必!无非堤坝损坏害了百姓,肯定是当初修的时候没好好修,由藏相牵头,拿出修建方案,尽快落实就行了。”

    “哎,只是可怜了受苦受难的数万百姓,家园想必已成泽国了……这样吧,东府牵个头,物资钱粮从内相出,把灾民迁移到辽宁去吧,到辽宁就不必担心夏汛水患了。”

    “……诺。”贾似道心里发凉,越发认定不是天灾是人祸。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朝廷将丧天下民心矣!】

    无论是出于食君之禄还是维护爱人的江山,贾似道试着挽回一二,再启奏道:“陛下,鄂州溃堤陈许任知州也有责任,未能提早疏散百姓,致使民众流离失所。为体现陛下法令公平,陈许牧民不利,当罚。”

    周蕊徽道:“罚俸一年,以儆效尤。”

    说完,周蕊徽忙自己事儿去了。

    贾似道怔然。

    “徽妹,你这是在草菅人命呀…………”
https://www.duanqingsi.com/233130/10804922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