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29章 影响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看着那些人匆匆离去,于玉菡和蔡琰两人走了进来询问。

    毕竟跟夏侯宇交好的这几人经过几次往来后她们也都知道是曹操军中的重要官员,看他们如此行色匆匆,那么必然是发生了重要的事情。

    夏侯宇摆了摆手“你们不必担心,天塌下来也有我顶在上面。不过看来为夫的休假也要结束了,相信过不了两日,我将要重回那聊城。

    你们在这边一定要小心,若无必要就尽量不要出门。至于守卫我会跟元让说一声,多派一些过来。

    嗯~这样吧,临走之前为夫还是给你们定个目标。你们那《新乐府》已经做完,那有没有想法做其他的。相信你们也发现了,是这边留存的书籍之中有一部分是外面所没有的。那你们将这些找出来,然后互相论证,看看他们是否符合我所放置的位置。

    还有就是蔡父若是愿意屈尊前来指正,那我更加感激不尽,不过这件事全权交给你们二人。”

    这次边让被杀后,夏侯宇觉得蔡邕一定会有些感同身受。毕竟他对曹操的观感也一般,若不是夏侯宇娶了他女儿,他早就离开了这里。

    而这次之事,也让曹操那得志后随心所欲,做事不谨慎的风格暴露出来。经过这次风波后,不但很多名士不在为曹操说话,而且那些加入了曹操手下的士子也都隐隐有脱离的迹象。

    不过这个时候陈宫站了出来,他以一己之力将这即将松散的兖州派士子重新凝聚了起来。为此不知道此时他已经动了背叛之心的曹操还十分感激陈宫。

    而陈宫借着这个机会,东奔西跑,很快就在这兖州的里里外外跑了个遍,笼络了不少的人在他身边。

    若是平时,陈宫的这番举动必然会引起曹操的警觉,但是偏偏因为此事是因曹操而起,陈宫也是打着为曹操拉拢人才的名义行动。

    再者就在这193年的春天,年前被曹操锤了一顿的陶谦又集结大军,攻向了兖州,还打下了任城。

    好不容易才歇上一口气的曹操又带着大军打了过去。而陈宫,因为需要他“稳定局势”所以被曹操留在了濮阳。

    这也给了陈宫更好的笼络人心的机会。

    虽然这一切陈宫看来自己做得不但有理有据,而且天衣无缝,即使被人举报,他也非常有信心能圆回来,但他不知道,这一切都被有心人看在眼中,记在心里。

    他做的这一切都被分为无数的情报,然后传到了戏志才的手里。不过因为没有确实的证据,所以戏志才只是将这些情报收集并多加关注,并没有上报与曹操。

    而这跟陈宫往来密切的人中,有一个人的名字引起了戏志才的注意。当看到这个人后,戏志才都不敢相信,还叫来了郭嘉。

    在阅览了一番戏志才手中的情报后,郭嘉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叹了口气“之前子卿曾经说过一句话——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以后,剩下的无论多么不可思议,那它都是真相。这句话我非常认同,不在志才你怎么看。”

    “我也不想相信,可是那孟卓和曹操亲如兄弟,怎么可能会被那陈宫所笼络。”戏志才吧手上的情报摔在桌上。上面赫然写着最近与陈宫密切接触者之一陈留太守张邈。

    郭嘉翻阅了一下关于张邈的情报后,拿出一张递了过去“不,那孟卓有理由与曹公为敌。”

    戏志才接过郭嘉递过来的文件,翻开一看,上面记载着在不久之前吕布离开袁绍去投奔张扬。而在经过了陈留的时候,被张邈盛情接待。

    “据我所知,在那酸枣之时,孟卓就与袁绍交恶,还是曹公从中说和,才让袁绍熄了杀孟卓之心。此次吕布南下,那袁绍不远万里派人追杀,肯定是十分气恼。

    偏偏孟卓还对吕布如此敬重,必然引起那袁绍的怒火。

    若是有心人挑拨,那孟卓会与曹公离心也不是不可能。”

    郭嘉为此不禁有些感到头疼。从戏志才收拢的这些信息来看,那陈宫在兖州笼络了不少士族的人心。偏偏经过上次诛杀边让,让世人都认为曹操心胸狭窄。所以与曹操交恶之人自然害怕自己如同那边让一样被曹操突然之间砍掉脑袋。

    而最近的年年战斗,也让曹操不但没有办法坐镇兖州,统领事物,而且还因为征战,在兖州征收了不少钱财。使得兖州军民对曹操的看法并不正面,而曹操的兖州牧又是自行推举,没经过朝廷封赏,所以名分不足。

    若是没有与陶谦开战,那么这些事都不算大事,只要曹操还在兖州,那么即使陈宫有心反叛,但摄于曹操威名,还是会有大部分人不会响应。

    但若是曹操远离了这边,给足了那陈宫施展才华的空间,那么兖州必然被那陈宫所占据。

    这就是个无解的题,若是要击败陶谦,想要获取利益的话,曹操必然要亲自前往。而曹操一离开,就会给那陈宫机会。

    但是陈宫没反之前,曹操必然会将后方的安定交付于他,也不会相信他会做这些事情。

    所以,现在两人能做的就是密切监视陈宫,还不能让他发觉。

    毕竟若是在他反叛之前暴露,不但会打草惊蛇,而且还会被他反咬一口。

    两人在商量后,郭嘉离开了戏志才这里,而戏志才又重新开始布置起来。

    比起戏志才和郭嘉两人因为夏侯宇的提醒而忙碌万分,为此还掉了不少头发,那夏侯宇则悠闲得多。

    一来聊城位于兖州最北方,这边的士子跟兖州的关系并不如其他地方那样紧密,在加上夏侯宇舍得放权,牢牢的笼络了这批人的人心,所以虽然在知道曹操杀了边让,也引起了一阵不满,但这并没有让他们产生致仕的念头。

    毕竟这边很多人对边让只知其名,而未见其人,认同感并不高。再加上夏侯宇对大家都不错,所以聊城反而是兖州诸城里受这件事影响最小的一个。
https://www.duanqingsi.com/228045/8786204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