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86章 吾爱6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转了一圈,青宝已经昏昏欲睡了。

    孟繁朝带着青宝回去,将人哄睡着。

    临睡前,青宝抓着孟繁朝的衣角,小声喊了句:“爸爸。”

    孟繁朝轻轻亲了一下青宝的额头,小声说:“睡吧,爸爸在呢。”

    大概在半夜十二点左右,顾惜才回来。她没有喝醉,只是有些微醺。

    “青宝睡着了?”顾惜小声问孟繁朝。

    孟繁朝:“嗯,难受吗?给你煮点醒酒汤?”

    顾惜摇摇头:“没有,不喝了。我们睡觉吧。”

    孟繁朝见她只是脸颊微微红润,他放心下来:“好。”

    第二天早上,顾惜穿戴整齐,才喊醒熟睡中的青宝。

    青宝不愿意起床,在顾惜怀里撒娇。

    顾惜轻声哄着他:“青宝,快点起床了。干妈今天要穿漂亮的小裙子你忘记了?你不是说要去看看吗?”

    青宝卷翘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才慢慢睁开眼睛:“妈妈~”

    顾惜给他换衣服:“好了,你该起床了。”

    收拾完毕,孟繁朝和母子两人分开,一边去往新郎那里,一边去往新娘那里。

    容眠早早起来梳妆打扮,化妆师是早就预定好的,她看着容眠白皙透亮,连一丝毛孔都找不到的皮肤,连连赞叹:“您的皮肤底子真好。”

    容眠接亲时选择穿的是一套轻婚纱,奶白色的纱裙上是用蚕丝银线勾勒着出的白色豌豆花,点缀三两只蝴蝶,层层叠叠的轻纱包裹住她的腰肢,往上蔓延,到锁骨处戛然而止。

    容眠这边两个伴娘,周纯和堂妹,褚湛那边的伴郎是伏加特哥们还有桑裴。

    等到褚湛带着人来接亲的时候,顾惜看到伴郎里混入一个“娘家人”,她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桑裴!你怎么去当伴郎了?你这是背叛组织!”

    容眠在房间里当然也听到了顾惜的话,她摇头:“老裴果然靠不住!”

    桑裴很无奈,他举起手:“我只是一个工具人,我中立好吧?”

    褚湛不满意了:“我让你当我伴郎,你就给我整这个?”

    顾惜:“这是我们的人!你抢走了,还好意思这么说?”说着,她看了一眼旁边一直站着的孟繁朝,说:“你也别插手啊,不是伴郎没资格。”

    孟繁朝:“……”

    周纯和堂妹立刻围上来,堵住门口:“几位,先玩几个小游戏吧?”

    伏加特哥们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几位姐姐手下留情啊!”

    周纯似笑非笑:“第一题。新郎请听题。”

    褚湛竖起了耳朵,生怕自己错过了什么关键信息。

    周纯清了清嗓子,才说:“请在三秒内说出我们新娘子的出生年月日……”

    伏加特哥们笑了:“这简单,湛哥一定知道。”

    周纯接着说完:“请不要打断我的话。请在三秒之内说出我们新娘子的出声年月日——倒背。”

    伏加特哥们:“what?”

    褚湛毫不犹豫,“7246991。”

    周纯紧接着又说:“新娘子最喜欢的颜色是?”

    “嫩黄色。”

    “最喜欢的花?”

    “豌豆花。”

    “新娘子的鞋码是多少号?”

    “36号。”

    “新娘子最喜欢的人是?”

    “我。”

    周纯:“错!”

    伏加特哥们:“湛哥太自信……”

    褚湛:“……你能不能闭嘴!老子冷汗都出来了!你是帮我的还是考验我的?”

    伏加特哥们似乎才想起来自己伴郎的角色,他想了想:“是不是爸妈?”

    褚湛觉得有道理:“爸爸妈妈。”

    周纯无情开口:“错!对爸妈是爱,不是喜欢。”

    褚湛冷汗直冒,周纯这边这在计时:“最后十秒,十、九、八、七……”

    孟繁朝看不下去了,结个婚,褚湛把脑子丢在路上了。

    他趁着顾惜不注意悄悄提醒:“明星。”

    褚湛灵光一闪:“金城武!”

    周纯:“五、四……确定吗?”

    褚湛:“确定!”

    之前两人卧在沙发上看剧,容眠随口提了一嘴,眼里都带着光亮,褚湛当时还挺吃味的,搂着人亲了很久……

    周纯:“恭喜回答正确!所以,这三杯饮料是给你们的奖励,一人一杯,自己挑吧。”

    伏加特哥们看着这三杯不明液体,咽了咽口水:“全对了也有惩罚?”

    周纯睁眼说瞎话:“是奖励。”

    三人:“……”

    最终,桑裴挑了杯咖啡色的,褚湛挑了杯红色的,伏加特哥们挑了杯青色的。

    一口闷下去,三人脸色难看到极点,这味道不知道如何形容。味蕾几乎要炸开了。

    伏加特哥们呲牙咧嘴:“这不会有毒吧?”

    周纯笑了:“放心食用,天然无公害。”

    周纯这关算是过了,她收了厚厚的红包,挪到一边为几人让路。

    第二关就是周纯的堂妹了,堂妹年纪不大,瘦瘦弱弱的,说话声音也是轻轻柔柔,带着南方女子特有的软糯感。

    桑裴看了眼堂妹,问道:“小堂妹,告诉桑裴哥哥一声,好让我做个准备,你这里没有什么怪味饮料吧?”

    顾惜翻了个白眼:“桑裴,美人计是没有用的。”

    桑裴:“……”

    堂妹笑了笑,露出小酒窝:“我这里就是一个小游戏,一点也不难。”

    伏加特哥们问:“什么游戏?”

    堂妹笑得纯良无害:“猜一猜这上面的口红印哪一个是新娘子的?”

    说着,堂妹从背后拿出一张纸,上面有六个口红印。

    褚湛:“有时间限制吗?”

    堂妹:“十分钟内选出来就好。是不是很简单?我连口红质地都没让你们猜呢。”

    褚湛:“简单?我几乎要不太懂这两个字的意思了……”

    伏加特哥们看着大小几乎一样的唇印,挠着头:“这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哈。”

    桑裴看了眼六个不同的口红印,想了想,指着第一排最左边和第二排最右边的两个说:“这两个可以排除了。”

    褚湛点头:“眠眠的确不太喜欢使用这种类型的口红质地。这个也可以排除。”褚湛指了指第一排中间的那个说。

    既使这样,还留下三个。这时,时间已经过去三分钟了。

    孟繁朝摸了摸鼻子,点了点第二排最左边的那个说:“这个也可以排除了。”

    伏加特哥们露出惊叹的表情来:“朝哥对这些还有研究?我怎么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

    孟繁朝抬眸看了顾惜一眼,遂说道:“这个我觉得是惜惜的口红印。”
https://www.duanqingsi.com/228044/8786177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