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03章玩笑已经无法收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父亲,不用这么着急吧?”

    “你都多大了啊?你看,明轩跟潇潇都有三个宝宝了,我和你妈妈整天在家里闲着无事,你看着办吧。”

    王刚最听不得自己父亲每每拿着自己跟赵明轩相比,那个兄弟也不知道走了什么好运了,一下子生了双胞胎,接着没过多久竟然又生了一个,两个儿子一个女儿,高兴地呢。

    这下可倒好每每说起自己的婚事,父亲总是说,你看人家明轩多懂事啊什么的。这都什么跟什么啊。弄得好像王刚就是个无用之人似的。

    “好好,都听你们的。”

    “那就说好了,明天我就见真真的父母,跟他们商量着订婚的事了。”

    王刚和真真吃完这顿饭后,两人的心中都感到特别郁闷,于是两人心照不宣地一起去了酒吧。

    这次真真是真的郁闷了,本来两人说好了,先合作,骗骗双方的父母的,没想到的是,王刚的父母竟然一见真真就看上了。这都是什么神仙操作啊。

    两人一边喝着酒,一边互相吐槽。

    “你看吧,你父母的眼光这么毒啊,一下子就看上了我。非要我跟你马上订婚。你还说呢。这下子可怎么办是好呢?”

    “可不是吗。我父母,本来我想着他们肯定看不上你这类型的女孩。我也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咱俩彻底成了难兄难弟了。没别的法子了。先喝酒吧。”

    “来,走一个。”

    “来,再走一个。”

    “喝着,接着喝。”

    两人一杯一杯又一杯。

    再大的酒量也扛不住这么连续地喝呀,而且两人喝的是白酒。度数还挺高的那种白酒。

    只用了半个小时,王刚觉得再不走,自己也要喝醉了。

    于是拉着庄真真就走出了酒吧。

    两人正要上出租车时,王刚的手机响了。

    “明轩,喝酒呢,正要回家,真真醉了。”

    “醉了,你怎么往家里带?来我家吧。”

    “也好。”

    王刚跟出租车司机说了云台阁的地址,出租车便朝着云台阁急驶而去。

    赵明轩放下手机。身边的潇潇说:“王刚吗?谁醉了?”

    “真真醉了。”

    “对了,我让他们俩来我们家了。”

    “明轩,也好,你觉得他们俩有没有戏?”

    “我观察着王刚好像挺喜欢真真的,只是他自己没有察觉出来而已。”

    “我发现真真也对王刚不讨厌,不如我们今晚推他们一把吧。”

    潇潇诡异的笑容告诉赵明轩,今晚两人是该推一推他们俩了。

    “加点料?家里也没有啊。不如让王利去弄点来。”

    “行吧。”

    两夫妻密谋之后便抓紧实施了。

    等王刚和真真来到云台阁时,赵明轩和潇潇早就已经给两人准备好了房间。

    “来,王刚,你俩去这个房间吧,喝酒后是不特别渴,这是果汁,刚榨好的。你们俩一人一杯。快点喝了。”

    王刚接过果汁一口气喝了下去,又转身将另一杯果汁给了真真,真真现在醉得不轻,根本拿不住杯子,王刚将果汁几乎是喂给真真的。

    潇潇在一边向明轩挑了挑眉,“看吧,两人还挺有默契的。”

    赵明轩和柳潇潇成功地将两人送进了提前准备好的房间里。

    过了半个小时,王刚感觉身体一阵燥热,多年医生的直觉告诉自己,自己中招了。再看真真,已经开始脱衣服了,口里嚷着“热、热、热。”

    ……

    3月18日清晨,王刚缓缓地睁开了双眼。这一梦着实让人疲累。打着呵欠,伸了伸懒腰。王刚起身。

    转头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女人。

    “糟糕,庄真真。”

    “好累呀。”

    此时庄真真也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伸懒腰,起身。

    “不对呀,我的衣服呢?”

    此时后知后觉的庄真真才发现自己衣服不见了,王刚貌似无辜地看着她。

    “啊啊啊。”

    庄真真发出几声尖叫。

    “你,你,怎么在这儿?”

    “我本来就在这儿。”

    庄真真动了动身体,不对劲,浑身疼痛,难道?

    “你个王八蛋,昨晚你做什么了?”

    王刚见此情景,索性耍上了无赖。

    “该做的都做了。”

    “你你,混蛋啊你,你不是玻璃吗?”

    “你竟然是假装的,你……”

    说着庄真真竟然嘤嘤地哭了起来。

    开始庄真真大大咧咧的模样,王刚倒觉得可以开个玩笑什么的,可现在人家小姑娘哭了,自己这个玩笑也不敢开了,赶快哄着吧。

    “你看,你别哭了,我错了,咱俩被算计了。”

    “嘤嘤”,还是接着哭。人家小姑娘不听你的解释。

    “好好,我的祖宗,只要你不哭了,咱们都好说。”

    王刚一个大男人竟然见不得小姑娘哭。

    “这是你说的,等会儿开门,承认错误。”

    庄真真这边快速地穿好衣服,王刚见一切妥当了,便打开了房门。

    赵明轩和柳潇潇走了进来,赵明轩一双研判眼神的眼睛,特别直白地说:“兄弟,你这是在一起了,这么快吗?不是主张不婚吗?”

    柳潇潇则已经好像被憋出了内伤似的,捂着嘴,走向我们可爱的庄真真小朋友。

    “真真,我的好姐妹。人家可是个……”

    柳潇潇并没有说出最终那个字,但是口型却是赤裸裸的gay。

    “你这闺蜜都是这么当的吗?我今天算是领教了。谢了。我只当是昨晚被一只喝醉了酒的蚊子叮了一下下而已。算了,我庄真真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我不用什么人负责,我好着呢。”

    柳潇潇知道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炸出闺蜜的真话来,见闺蜜到了这个时候,还没同意,还这么傲娇,便不再出言相逼了。

    转身看了看王刚,用眼神示意赵明轩将王刚带离此地。

    王刚前脚刚刚走出房间的门,后脚庄真真就嚎啕大哭起来。

    柳潇潇上前抱住自己的闺蜜,低声安慰着:“好了,不就是被蚊子叮了一下下吗,没有这么疼的。”

    庄真真转而怒到:“你知道什么,我辛辛苦苦保留下来的清白,本来是想留给我的那个他的,没想到让这个混蛋给占了便宜了。我好悲催啊,我伤心啊,我不活了。”

    柳潇潇进而笑到:“真的,这还真的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了。那我可得好好说道说道这事,让王刚那个王八蛋彻底付出惨重的代价。”

    柳潇潇单怕这剂药还不够猛,又加了一句:“我柳潇潇之前得真真同学诸多帮助,这次真真同学被坑了,我绝对绝对不能放过这个王八蛋。等着吧。”

    柳潇潇特意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模样,让庄真真信以为真。

    真真在旁边貌似不舍地低声到:“其实吧,我仔细想想从头到尾,这事都是我自己惹出来的啊。你想啊,一开始我就怂恿你让王刚加上了我的微信,接着我假装要报恩,约人家去酒吧喝酒,之后,之后你就都知道了,貌似人家并没有惹到我,而是我一直在惹这尊大佬呢。”

    柳潇潇不动声色地听完之后,貌似醍醐灌顶般,点了点头:“是奥,咱们也不能冤枉了好人,不是?”

    柳潇潇用眼睛的余光扫了扫庄真真的俊颜,见闺蜜并没有再追究下去的意思,便拉着庄真真轻言相劝到:你说的完全有道理,我也觉得这事不能怪王刚,起码你不能全怪王刚吧,不然咱们把这件事翻篇了?”

    “可是,可是我还是……”

    “你还是觉得该追究下去的话,咱们将昨晚这事告诉庄叔叔和王叔叔,让他们亲家四人在一起协商解决的办法,你看可好?”

    “绝对不行。我爹会直接押着我嫁给王刚的。我爹太传统了。”

    “那你说接下来怎么办?”

    “我再想想吧。”

    ……

    “也好,你有大把的时间慢慢想。”

    另一个房间里。

    王刚一走进房间,便将赵明轩压在墙上,“你说,昨晚是不是你的主意?”

    赵明轩眼神恍惚,答到:“勉强算是吧。”

    “你可真是我的好兄弟啊。对我你都能下得了手。”

    “不然呢,我可让你们俩急死了。”

    “我王刚三十多年的清白,就这么被你俩口子轻而易举地给毁了。”

    赵明轩拿开王刚卡在自己脖颈上的手,笑得有点没心没肺的,“你三十多年的清白,你的清白,人家姑娘家都还没跟你计较清白,你倒是先这么傲娇了。你真的是我认识三十多年的王刚吗?”

    “对了,我刚刚忽略你的一个字眼,清白?清白吗你?”

    “我赵明轩在2021年听到了史无前例的最最搞笑的事实。你真的是清白的吗?兄弟,咱是什么年代的人,你竟然会这么传统?”

    “你这意思是要我和潇潇给你跟庄真真讨回公道吗?”

    “不用,那样的话,我父亲大人肯定会直接押着我跟庄真真结婚的。”

    “那你们俩不是就直接修成了正果了。”

    “你知道什么,这小孩,我根本驾驭不了的。”

    赵明轩捂嘴笑出了声音,“这世上竟然还有你驾驭不了的女人?”

    “你不是号称人间少女杀手,天下爱无双的少女收割机吗?你的豪气冲天都去了哪里了,难道说经昨晚一晚就彻底破功了吗?”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看你平日里一副冷面无常的面容,背地里却是这么个能损友的商界败类。我真是遇人不淑啊。”

    王刚故作痛苦状。

    赵明轩转而又说:“你说吧,兄弟,是让我上刀山,还是让我下火海,我都可以的,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算了,你这边我基本是指望不上了。能背后给我下黑手的估计全世界只有你赵明轩一个人了,敢给我下黑手的人。”

    赵明轩乐得兄弟编排,一副“我就是这样你又能怎么样我了”的模样。

    “兄弟现在我应该抓紧时间想的是我该如何跟双方父母交代,本来我俩是协议相帮的,现在这样子,以后我们还怎么光明正大的相互帮助了?”

    王刚狠劲挠了挠头,很苦恼的样子。

    “估计老爷子又在家中跟母后算计着让我赶快定亲、结婚了,我真是一个头好几个大了。”

    “不然你俩假戏真做还不行啊,那就普天同庆了。”

    “虽然我对庄真真还有那么一点点欣赏和喜欢,但是我刚说了此女非我能驾驭的。”

    “呵呵呵呵呵。”

    赵明轩笑了几声,见王刚真的相当苦恼,便也停止了笑声。

    “要不我再跟潇潇沟通一下,看真真小朋友有什么想法?”

    “也好,先这样吧。”

    ……

    上午八点半,餐厅里,四人四双眼睛相望。

    大家都没说话,默默的各怀心思地吃了顿毫无滋味的早餐。等送走了王刚和庄真真,夫妻俩来到了二楼的卧室里交流各自得到的信息。

    赵明轩正色到:“我看得出来,王刚竟然是个骨子里相当传统的人,想把第一次留给将来的那个她。”

    潇潇也忙不迭地说:“是呀,是呀,庄真真也是这么传统的人,也有这样的想法,从这一点上来看两人还真有共同语言呢。”

    “有了共同语言就好办了。”

    “王刚这边说坚决不能让家长知道这件事,否则叔叔立马就能押着他跟真真定亲。”

    “不谋而合呢,真真这边也是同样的观点呢。”

    两人捂嘴笑了,“二人还挺同步的。真是绝对的神同步。”

    “绝配呀,绝配呀。”

    潇潇似乎已经看到了二人结婚时的情景了。

    “你觉得这两人能有戏吗?”

    “嘘,等看……”

    潇潇指了指上面,“老天的意思,如果很不巧的话,真真怀孕了,那事情就好办了。”

    “你是说一下子就中了大奖了?”

    “这个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那可说不定,说不定这两人等到现在就是在等对方呢。”

    “嗯,那就再等等吧,如果老天要让两人在一起,过几天可能会有好消息的。”

    两人伸出手击了击掌,相视而笑,各自去忙各自的事情了。

    回到家中的庄真真一个人在卧室了,想干点这个,脑子里全是王刚,想干点那个,脑子里还全是这个混蛋。

    “看来今天真的干不了任何事情了,算了,我还是补个觉吧。”

    半个小时后,庄真真已经进入了梦乡。

    梦中,庄真真身处一片桃林中,自己竟然是古代美女的装扮。正坐在一枝桃树枝上优哉游哉地玩呢,此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一位翩翩少年,长相帅气无比,见到如此貌美如花的庄真真,上前有礼貌的行礼,接着非常儒雅地问:“这家小姐姐,你可是庄真真?”

    “是呀,真是在下。”

    “小生已经在此地等了你上千年了,总算将你等到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98427218.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