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200章玩笑我能好好收场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庄真真是个爱开玩笑的小女人。之前跟潇潇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都属于那种性格开朗、很有义气、很有正义感的女子。

    庄真真父亲是做生意的,颇有一些家财,母亲是政府公务员,收入也属于非常可观的。

    当时真真之所以能打小跟潇潇玩在一起,最重要的原因是真真看不过潇潇那么吃苦。潇潇一路走来所受到的苦真真看得一清二楚的,所以更加坚定了真真要跟潇潇玩在一起的决心。

    当时潇潇家境相当贫寒之时,有一段时间,潇潇跟真真说:“真真如果有一天我熬不下去了,我自杀了,你好好把我和母亲埋在一起吧,权当是咱们俩人做了一场姐妹的赠品吧。”

    当时真真就火冒三丈,抓住潇潇的衣领说:“潇潇,世上没有过不去的槛儿,只要你没饿死,我们就能有翻身的机会,只有你足够努力,我相信我们能度过世上任何困难。你信不信你前脚去自杀,我后脚先杀你母亲,然后我也自杀,去陪你,你信不信?”

    当年真真对自己近乎咆哮的话语言犹在耳。令潇潇非常震惊。潇潇知道,真真是个说一不二的女子,之前她跟潇潇说的任何承诺,都实现了,潇潇又怎敢拿着闺蜜的命去冒险呢?自此潇潇打消了自杀的念头,每天都要上百次的告诉自己,我柳潇潇不怕困难,不怕坎坷,终有一天我会过上好日子的。

    最终当潇潇跟赵明轩结婚了,真真是真心替潇潇高兴的那个。这一点也许别人会说那是锦上添花的事情,谁不会做呢?但是潇潇的内心深处是最了解真真的,她是世上唯一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却将自己视为真正的知己的女子。

    当真真打电话说自己得病了的时候,潇潇放下一切去看望她,陪着她。那种疯狂的举动令赵明轩都震惊不已。

    彼时潇潇正跟赵明轩在谈论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潇潇这是怎么了?火上房了也没这么急吧?”

    后来赵明轩才逐渐地了解了两人之间坚固的闺蜜之情。

    经过了一个晚上的折腾,真真成功地将自己整得头疼、浑身疼了。

    鉴于自己知道了王刚是个玻璃的事实。真真自己坐在卧室的床上,暗暗地计划着一件好玩的事情。想着想着,自己就能高兴地笑起来。

    醉酒的第二天上午,真真给王刚的微信上发了一条信息。

    “帅哥,今晚有空的话,有胆的话来酒吧喝酒。咱们的恩情还没还完呢。”

    王刚看了这样的信息之后,笑了笑,这个女子还赖上了我不成。

    王刚接着回了一条这样的信息:“好哇,美女,本帅锅奉陪到底。”

    晚上,同一间酒吧里。

    王刚在约定的时间里到了酒吧,等了一小会儿,真真便到了。

    王刚对于今晚真真的穿着很是惊奇。

    第一次见庄真真的时候,人家小姑娘穿着非常保守。乍一看起来,好像一个还没毕业的大学生。这次可倒好,头发烫成了短短的卷发,上身穿着一件毛衣短衫,下身穿着一条超短的小公主裙,虽然是黑色的,黄色的上衣搭上黑色的公主裙,露出细细的大长腿,本来一米七的个子,好像这样看起来,就只剩下了腿了。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小靴子,只有四分跟。

    王刚心中暗暗地叹了口气。这女人,还真是多变的生物呢。

    两人点了两杯鸡尾酒。这种鸡尾酒里面一定放上高度数的白酒喝起来才带感。

    一杯下肚之后,真真便有点晕乎乎的。

    真真借口去了卫生间里,从兜里掏出了一丸解酒丸,吃了进去。

    “哼哼,想跟姑奶奶斗,没那么容易的。”

    真真暗自高兴,又回到了刚刚跟王刚喝酒的地方。

    此刻场中想起了爵士乐,真真便下了场,跟别的来酒吧的男男女女们疯狂地蹦啊、跳啊。还不忘将王刚拉上。

    看着如此疯狂的真真,王刚真的感觉这个女孩还有这么多面具,有时候是温柔的,有时候是狠戾的,有时候又是霸道的,而此时的真真是相当疯狂的,无所顾忌地疯狂地发泄着什么。

    一时之间,王刚又有点看不懂这个女人了。

    跳了大约大半个小时,王刚都感觉有点累了,真真才又拉着王刚回到吧台处,又叫了一杯鸡尾酒。

    王刚此刻颇有意味地研判着眼前的女人。

    “她就不怕喝醉了吗?她跟我在一起就真的那么放心吗?她就没有一点点防范意识吗?”

    王刚心中不断地猜想着。对这个小东西越来越产生了兴趣。

    多少年来,王刚一直自诩是个不婚主义者。赵明轩曾经多次劝过这个朋友,但是都没能动摇过王刚的意志。今天晚上,王刚面对着这个女人时,倒好像有点感觉了似的。

    真真第二次下到了场子中间。又开始疯狂的跳啊、摇啊。

    王刚这次不管真真如何拖拽他,都不为所动。

    坐在旁边的桌子旁边,王刚继续细细地观察着这个女人。

    看上去颇为幼稚,但是又似乎很聪明、很灵动、很机智的样子。

    “呵呵。”王刚心中暗笑了起来。

    “才多大的孩儿啊,就敢出来这么明目张胆地玩,还真是不怕惹事呢。”

    等真真再次跳得累了的时候,人家小姑娘又回到了吧台处,又叫了一杯鸡尾酒。

    这次的酒又被一饮而尽的时候,王刚就不得不重新审视面前的小女人了。

    “她可是潇潇的闺蜜,起码自己要把她安全的送回家吧。”王刚心中想到。

    对于真真这种忘乎所以地疯狂地嗨的行为,倒是颇有微词了。

    “我今天倒是要看看,你能嗨到什么程度。”

    “小朋友,可要小心了。”

    真真用迷离的眼神看向王刚时,王刚觉得这个女人已经醉了。

    “帅哥,再来一圈?”

    “再一圈?你不怕吗?”

    “谁怕了谁是孙子。”

    “你个小东西,还真敢啊你。”

    “有什么不敢的,我庄真真在外面混,还从来没有怕的时候呢。”

    “好,美女,你真够胆。”

    两人你不怕我,我不怕你的样子,让周边的人看了,还以为又有有钱人想要坑小姑娘呢。

    整个晚上,庄真真一共喝了八杯鸡尾酒。

    等最终午夜十二点的时候,王刚再也不能容忍这个女人了,毕竟她是潇潇的闺蜜。

    “喂,美女,你敢跟我回家吗?”

    “可能我只有用这种办法才能将这个女人弄回家了。别以后潇潇再找我的麻烦就坏了。”王刚心中暗想。

    “有什么不敢的?”

    “你一个玻璃,我还怕了你不成吗?”真真心中乐了。“这种人还敢跟我较真呢?”

    真真大大方方地跟在王刚的后面,出了酒吧的门,上了王刚的法拉利。

    代驾司机将车子风驰电掣般向王刚家驶去。

    到了地方,真真看看面前的别墅,一脸不屑地问到:“这是你家呀?”

    “有胆就跟我上去呀。”

    “走呀,前面带路吧。”

    两人一前一后进了门,待真真上了趟洗手间回到客厅时,感觉浑身已经软绵绵的。大脑已经不受控制了。

    “糟了,这药效是不是已经渐渐消退了?”

    待摸向自己的兜兜时,真真悲惨地发现,兜里已经没有解酒药了。

    “完了,我的一世英名恐怕要毁在这儿了。”

    强撑着自己的身体,真真摸出手机给妹妹庄小晚打了电话。但是连续打了十几个电话后,妹妹竟然没接电话。

    “不会在执行任务吧?我也太悲催了点。”

    正胡思乱想着,王刚在卫生间外面喊到:“美女,好了吗?”

    “一会儿就好。”庄真真只能勉强说出这几个字,之后便一头栽到了卫生间的地上了。

    王刚在外面等了很久,见卫生间了也没有丝毫的动静,想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赶紧推开卫生间的门,只见人家小姑娘华丽丽地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了。

    王刚废了很大的力气才将庄真真抱上了床。人家可倒好,酒醉后开始耍无赖了。

    紧紧地拉着王刚的手,怎么掰都掰不开。口中还念念有词的:“你一个玻璃,我怕什么呢。臭死了,臭玻璃。”

    等王刚将头凑到真真的嘴边才能听清她最终说的到底是什么。

    “玻璃?”

    这两个字绝对有着致命的力量。王刚直接感觉头大了。谁告诉你我是那什么什么的?

    王刚紧咬着牙关,“信不信爷现在就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

    转头再看向真真,人家一个细皮嫩肉的年轻小姑娘,总不好在人家意识都不清醒的时候把人家给那个了吧?

    王刚用他无比坚强的忍耐力一直强忍着要将真真法办的冲动。

    终于外面的天蒙蒙亮了。王刚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看了看手机,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此时的王刚经过一宿与庄大小姐的真枪实干,确实累得筋疲力尽了。

    王刚无奈的摇了摇头。

    谁能相信呢。一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竟然一个晚上都在跟一个小姑娘战斗,小姑娘一会儿拉着王刚的胳膊,一会儿头枕着王刚的腿,一会儿又一翻身掉到了地上。那些花样,好像是故意的一样。王刚叹了口气。

    不错,今天我还能见到升起来的太阳公公,我是何其荣幸啊?

    王刚正要起身去卫生间简单地洗漱一番时,门铃响了,而且梦玲一直在响。等王刚跑到门旁打开大门时,一个瘦小的身影一下子将王刚扑倒在地上。反手就将王刚的双手背到了身后,确切点说,王刚被一个小个子女人擒住了。

    “我姐姐呢?”

    “唉唉,你清点,你是谁呀,你放开我,你冷静点。”

    王刚一个一米八多的大个子男人,竟然在这个小个子女人的拖拽下迅速地来到了卧室里。

    卧室里庄真真衣冠不整地躺在床上,睡得正酣呢。

    小个子女人上前就是一脚:“姐姐,你醒醒。”

    这一脚成功地将庄真真给叫醒了:“哪个兔崽子踢我?”

    庄真真大叫着翻身起床。

    “庄真真,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真真摸着自己疼痛欲裂的头。缓缓地回到了现实。

    “没事啊。”

    “没事你怎么跑到别人的家里,还上了别人的床上了呢?”

    “小晚你又急躁了。我真的没事。”

    庄小晚指了指王刚问到:“他是谁?”

    “他是潇潇老公的好朋友。”

    “姐姐,你这个弯可拐的有点大奥。”

    真真打手势让小晚靠近自己一点点。

    真真轻声地在小晚的耳边说到:“放心了,他是玻璃。”

    “什么,玻璃?”真真的脸瞬间彻底地黑了。

    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一惊一乍的。这下子好了,露馅了。

    王刚的脸变得更黑。

    “你说我什么?”

    “我没说什么,我,我口误。”

    “你,你这个女人,我好心好意地把你带回家里,你还好心当了驴肝肺了。如果不是我把你带回家,指不定现在你在哪个男人的床上呢?那种地方,你竟敢玩到那么晚。”

    “庄真真,你又去酒吧了?你是不是又喝了很多酒?”

    “小美女,这次你很不幸地听对了。你姐姐昨晚去了酒吧,而且喝了八、九杯鸡尾酒。而且我拉她走的时候,老人家还不愿意走呢。”

    “庄真真,你给我等着,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你记好了。你今年不用出门了,好好呆在家里反省吧,我这就告诉咱老爹去。”

    “妹妹,我的好妹妹,你千万不能告诉咱们老爹,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个脾气能把你姐姐打死的,你放过我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王刚在旁边看着,“这个小女人也有害怕的时候。”

    “给我回家去,在家里反省,好好反省。”

    “奥,我这就回家。”

    王刚看着这姐妹俩,姐姐不像姐姐,倒像是妹妹,妹妹也不像是妹妹,倒像是姐姐。妹妹总是管着姐姐,姐姐还很害怕妹妹。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庄小晚转头看了看王刚:“对不起了,帅哥,改天给你赔礼道歉。我们先走了。另外谢谢你将我姐姐带回家。”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9769492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