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96章相见你是谁不认识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南宅。

    南勋接听了南博的电话。

    “父亲,雅茹回来了。”

    “什么?”

    “管家,小博说雅茹回来了,是什么意思?”

    “老爷,雅茹回来了?我,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啊。”

    半个小时后,南博带着一个穿着十分朴素的姑娘进了南宅。

    南勋等人见到面前的这个姑娘时。异口同声地叫到:“雅茹。”

    九儿自此基本确认了自己就是这个家庭中的一员了。

    南博几句话便将不相干的人们给打发了。

    “雅茹需要休息,你们都先离开吧。”

    南博牵着雅茹的手回到了自己的卧室。

    雅茹还是怯怯的,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给这户有钱人将卧室里的东西打翻了,这些东西看上去很贵的样子,万一打碎了,就赔不起了。

    “还是先再确认一遍吧。”九儿心中暗自想到。

    “南先生,我真的是你口中的雅茹吗?”

    “你来这边,雅茹。”

    南博在卧室里找到了两人的结婚证。“这是我们俩的结婚证。”

    “奥,我先看看。”

    九儿见结婚证上的两人,一人是南博,另一个人这是,果然跟自己长得极像。

    “难道这个是自己吗?”

    九儿还是有所疑虑。

    南博见雅茹仍然是一副不相信的面容,便又指了指桌子上的相片,“你来看,这些相片,里面全是你,你好好认认,没错吧,是你吧?”

    九儿上前挨个看了看相片。

    上面的相片有的是雅茹一个人的,有的是雅茹跟南博的,每一张相片上,雅茹笑得都很开心。

    “这真的是我吗?”

    “你还不相信啊?”

    南博真的是很伤心,好不容易,雅茹竟然命大,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了,可是她却不认识自己了。这可怎么好呢?

    南博拿起手机给岳父母打了电话,“爸爸,您和妈妈坐车来南宅一趟吧,有非常重要的事情。”

    赵刚夫妇俩进入南宅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

    南博带着雅茹到大门口迎接。赵刚下了车子,抬头看到了雅茹,以为是自己眼花了,使劲擦了擦眼睛。确定是自己的女儿,叫着“雅茹”便奔向了女儿。

    赵刚的这个拥抱彻底惊呆了沉静的九儿。

    “叔叔,请您别激动。”

    “叔叔,你叫我叔叔?”

    “女儿,你是雅茹丫头啊。”

    母亲也飞奔着跑向九儿。

    九儿立刻被这阵势给吓到了。

    “阿姨,请您冷静。”

    “阿姨?女儿,你是我女儿啊,你怎么?”

    南博见两位老人家都爱女心切地要抱着女儿,但是此刻的九儿并没有恢复记忆。

    “爸爸、妈妈,雅茹失忆了,咱们慢慢来吧。”

    “失忆了?”

    “那孩子呢?”

    “孩子在,好好的呢。”

    南博将岳父母迎进了客厅里。众人坐下后,阿姨端上了热茶。众人喝了口茶才又开始了下面的对话。

    赵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南博:飞机失事,雅茹跳伞了,然后落到了一棵树上,好心人救了她。

    赵刚:原来我的女儿还活着,好女儿,你活着就好,别的都不重要了。失忆了,咱们可以慢慢地恢复的,是不是老婆子。

    此刻的雅茹的母亲一直在掉泪,点了点头。

    九儿细细地观察了众人的表情。

    “这些表情应该是装不出来的,然而,我真的是这家里的人吗?我怎么一点点感觉都没有呢?”

    赵刚擦了擦眼睛,继续说:“南博,今后你们俩可要好好的,别让我们老人再操心了。既然雅茹回来了,你们也好好休息休息吧,我和你妈妈先回家,等以后我们再来看你们。”

    “那好,爸爸,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家。”

    ……

    赵刚夫妇俩走后,厨娘端来了一碗汤。

    那是早上南博就吩咐厨娘开始熬制的汤,是对孕妇有好处的汤。

    看来厨娘熬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了。

    “雅茹,来咱们喝汤了。”南博端着汤碗,舀了一勺子汤,就要喂给雅茹。

    九儿后退了半步,“我自己有手,我可以自己喝。”

    这么冰冷的话语也没能让南博退缩。

    “来老婆,咱们喝汤了,我喂你,以前都是我喂你的,你忘了吗?”

    “都是你喂的?”

    九儿心中一阵迷惑,之前的事情我也不记得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九儿张开口喝了一勺。

    “嗯,味道挺好的。”九儿见南博一直盯着自己看,便顺口说到。

    “味道好,那就多喝点吧。”

    大半碗汤被南博一勺子一勺子地喂给了九儿。

    “好了,我不喝了,饱了。”

    南博又拿起纸巾,贴心地给雅茹擦了擦嘴角。

    “那老婆,如果你累了的话,就去卧室休息。我就在这儿,有事你叫我。”

    “那好,我先去休息了。”

    回到了卧室的九儿感觉像在梦中似的。“这个南博可是一个董事长,怎们会对我这么好,这么有耐心地喂我喝汤。之前真的是这样的吗?”

    “不管了,我的头又痛了,我先睡会儿吧。”

    雅茹拖鞋上了床,不久便睡着了。

    南博轻轻地推开卧室的门,见雅茹已然进入了梦乡。轻轻地走到床前,那个凳子坐在床边。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雅茹。南博的眼角不觉已经留下了泪水。

    “雅茹,你回来了,我太高兴了。今生你还能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一定要好好地补偿你。”

    南博拿起雅茹的手,放在嘴边,宠溺地亲吻着。

    “雅茹,你要好好的,我会视你如命的。爱你,雅茹。”

    南博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落寞地离开了卧室。

    雅茹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中的雅茹被一个极帅的男人抱着,走了很远很远的路。雅茹说,你放下我,让我自己走吧。男人说,不行,我怕你又离开了,我会找不到你的。雅茹说,这次不会了,我发誓。男人说,发誓也不好使,我怕了,我真的怕了,从现在开始,我要时时刻刻在你的身边看着你,不要你离开我半步。雅茹说,你放开我,你这样子,什么事情都不能干了。男人说,不用你干,你说你想干什么,我替你干。雅茹说,不用了,我就这样看着你吧,秀色可餐,我看着你,饭都不用吃了,我肚子就是饱的。男人低下头深深地吻上了雅茹的唇。嗯,真香。我要时时刻刻地想吻你我就吻一下。好吗,老婆?……

    梦中的雅茹被宠溺地不要不要的。

    猛然间,九儿醒了。看了看四周。

    这是一个很大的房间,足足有两米多的床。地上铺着软软的地毯,看起来很昂贵的样子。右手边是一张桌子,三张凳子,桌子上放着新鲜的花儿,像是玫瑰花。再往右边有一道门,看起来门内应该是卫生间吧。左边的窗户挂着粉色的窗帘。阳光正透过窗帘照射进屋子里。

    雅茹伸出手遮住正射向自己的阳光,于是阳光又调皮地穿过雅茹的手指射向雅茹的年轻的脸庞。

    “雅茹,你醒了?”

    南博走进了卧室,见雅茹已经醒了过来,便上前要扶老婆起来。

    九儿甩开南博的手,“我自己能起来,就不劳烦南先生了。”

    南博讪讪到:“那好,那边是卫生间,你先洗漱一下,待会儿我带着你去花园里散步。”

    九儿缓缓地起床,去了卫生间。卫生间里是全套的全新的洗漱用品。都是双的。

    九儿选了红色的那套,洗了脸,刷了牙。

    梳妆台上是整套的化妆品,九儿仿佛很熟悉的样子,拿起来毫不思索的给自己用上了。

    突然,九儿感觉自己怎们会对这儿这么熟悉呢?“难道我真的是这儿的女主人?”

    停顿了一会儿,九儿凭印象拉开下面的抽屉,里面应该是?

    果然,跟自己想的一样,那就是真的了?九儿更加震惊地发现自己竟然还知道抽屉的最里面是一张卡片,上面写着:“爱你,南博。”

    这是曾经的自己写给老公的吗?为什么会被藏在这儿呢?

    九儿一边相信着南博的话,又一边在这儿疑虑着,究竟是真是假?

    九儿的头又开始痛了,九儿慢慢地从洗手间里走了出来。面色苍白着。

    南博见雅茹的脸色这么白,吓了一跳。

    “雅茹,你怎么了?不舒服了吗?”

    “没有,只是刚刚起床有点不适应吧。”

    “那好,你先坐下来休息,我给你去取点东西。”

    只一小会儿的时间,南博手里便多了一个杯子。

    “来雅茹,起床后,先喝一杯子牛奶,对身体有好处的。”

    九儿接过南博手中的杯子,一饮而尽。

    “雅茹,现在感觉好点了吗?咱们再缓缓,就去花园里散步。”

    花园里。南博挽着雅茹的胳膊,两人慢慢地走着。

    “雅茹,你如果感觉哪里有不舒服的地方,要赶快告诉我。”

    “嗯,好的。南先生。”

    “雅茹,你之前都是叫我博哥的。”

    “嗯,好的,博哥。”

    南博低低的笑了。这可能是这么多天来南博第一次笑吧。

    “南先生,不,博哥,我之前是怎样的一个人?”

    “你呀之前是公司的高管。是个雷厉风行的人,我们刚刚结婚没多久,你怀孕了,爸爸和妈妈都很高兴的。”

    “奥,这样啊。”

    “那我出事故之前是做什么了?”

    “你去国外出差,下午的飞机。当天晚上就爆出你们整架飞机的人员都遇难了。”

    “原来如此啊。”

    南博习惯性地从兜里掏出了香烟,点燃了一支。正在吞云吐雾呢。雅茹不悦到:“博哥,你吸烟对宝宝没有什么影响吗?”

    “奥,对不起,我忘记了。”说着南博将烟掐灭了。

    雅茹见此情景,不动声色地笑了。

    “南博是爱我的,更加爱我肚中的宝宝。”

    “雅茹,救你的方姨以前是做什么工作的?”

    “护士,也做过一段时间的教师。”

    “奥,她儿子赵平呢?”

    “上学。还有半年毕业了。”

    “等她儿子毕业后,让他到咱家公司上班吧。”

    “好的,谢谢你,南,博哥。”

    “雅茹,明天我去墓地将你墓碑上的相片取下来。”

    “好。”

    “九儿,还是习惯叫我九儿,方姨给我起的这个名字既简单,又顺口。雅茹,叫起来很别扭的样子。”

    九儿心中想到。

    “怎么?雅茹你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只是想到了一些事情。”

    “不然,博哥,你明天带我去公司吧,或许那里的环境能够让我想起点什么来呢。”

    “也好,那就明天去公司。”

    “雅茹,你累吗?感觉累的话,咱们就回家。”

    “还好,我不累,你再带我四处走走吧。”

    “也好。”

    两人又在院子里走了很长时间。知道有个声音从背后传来。

    “雅茹,你是雅茹,你真的是雅茹吗?”

    随着声音,一个长得圆滚滚的脸蛋的女孩从后面跑着过来了。

    没等九儿反应过来的时候,这个女孩便上前拉住了九儿的手。左看看,右望望。

    “好像真的是雅茹。”

    “南博,雅茹回来了,这下你们又可以好好的在一起过日子了。真替你们高兴。你不知道,雅茹,你那天走后,南博都疯了。酗酒闹事、抽烟熬夜,我们这么多人都劝不动他。这个家伙倔得很呢。”

    “你是圆圆?刚刚博哥告诉我的。”

    “博哥?你叫他博哥吗?”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圆圆看看南博,此刻南博嗯嗯了两声。

    圆圆会意,便不再纠结此事了。

    “雅茹,你不知道,男人一旦失去了自己的挚爱,那形象,没了,那气质,是什么东西?没了。那风度,也没了,什么都不要了,只要以酒浇愁。什么都不顾了。一天天的,只知道喝酒、抽烟、然后盼望着能在头七那天晚上在梦中跟你相会。”

    “你说,这些男人能干什么呢?就是一群废物。你说呢,雅茹。”

    九儿听了圆圆的话,心中好似刀割一般,这个男人因为自己的去世,竟然能将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吗?

    “只有挚爱才能让男人如此疯狂啊,难道博哥真的爱我爱到这种地步了?”

    九儿心中不断地咀嚼着圆圆刚刚的话,不断的评判着南博之前的行为。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97694918.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