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89章获救忘却前尘往事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3月6日,阴历正月二十三。

    今日是雅茹的头七。南博一大早便让管家大叔准备了鲜花等物品。上午八点钟南博来到了墓园里。

    面对着爱妻冰冷的墓碑,南博已经泣不成声了,也许眼泪是最好的情感宣泄的出口,南博就这样一味地沉浸在思念雅茹的悲痛之中。

    “雅茹,如果你已经进入了天堂,那么请你好好地照顾我们的孩儿,等我几十年之后再与你相会。如果你在地狱里,那么我会在这一世里为你祈福,为你多做善事,让你和孩儿早日去天堂里。”

    南博心中想了很多,雅茹、孩子、父亲、还有自己一直深爱着的女人潇潇,如果能够再来一次的话,南博一定会将雅茹当做潇潇一般对待。

    人只有在彻底失去的时候,才知道自己失去的有多么珍贵。

    之前自己二十几岁的时候学习宋代大文学家苏轼的《江城子·乙卯正月二十日夜记梦》时,可能是因为自己太过年轻的缘故吧,心中对这阙词并无太多的感受。自己也知道这是苏轼为悼念原配妻子王弗而写的一首悼亡词。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

    今日想来,南博心中有了更加深刻的感触。

    这阙词表现了作者对妻子绵绵不尽的哀伤和思念。这阙词情意缠绵,字字血泪。“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南博面对着雅茹的坟墓,虽然只有七天,但是那种撕心裂肺的感情却在瞬间发酵了。正如当年苏轼所写。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冈。”曾几何时在南博的梦境中,也曾出现过如此的情形。

    苏大文豪字字珠玑,却出语如话家常,字字从肺腑镂出,自然而又深刻,平淡中寄寓着真淳。

    此刻的南博跟当年的苏轼相比,那种悲伤也毫不逊色。

    “雅茹,如果你的魂魄尚未离开,那你今晚一定要来我的梦中,一定要来,我等你。”

    最后南博仿佛下了决心般,狠心地转身离开了墓园。

    回家的路上不知谁家的店铺里正在播放春晚上王琪唱的那首《可可托海的牧羊人》:那夜的雨也没能留住你,山谷的风它陪着我哭泣,你的驼铃声仿佛还在我耳边响起,告诉我你曾来过这里,我酿的酒喝不醉我自己,你唱的歌却让我一醉不起,我愿意陪你翻过雪山穿越戈壁,可你不辞而别还断绝了所有的消息心上人,我在可可托海等你,他们说你嫁到了伊犁,是不是因为那里有美丽的那拉提,还是那里的杏花,才能酿出你要的甜蜜,毡房外又有驼铃声声响起……

    一句句毫无征兆地钻进了南博的耳中,就那样狠心地撕裂着南博受伤正留着鲜血的心。

    南博在苦痛中一遍遍地咀嚼着悲伤,一遍遍地告诉自己,这个残酷的事实正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回到了南宅的南博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打开一瓶白酒,南博给自己倒上了满满的一杯。当南博一仰而进的时候,南博在感受着酒精对自己嗓子烧灼的痛楚的同时,也在感受着内心苦痛的灼烧。

    “雅茹,就是今晚,你一定要入我的梦境,再让我们夫妻重相聚。一定要来。”

    南博再次为自己倒上酒,再次一饮而尽时,就更深的感受到了更加深刻的痛楚。

    就这样一杯接着一杯,南博愣是将自己灌得醉了。

    南勋和管家大叔走进南博的卧室的时候,南博已经醉得不省人事了。

    南勋心疼地和管家一起将南博扶着上了床。

    “这个可怜的孩子,就这么糟蹋自己,也是没有别的办法。”

    管家大叔也无奈地摇了摇头。

    “小博什么时候才能从悲痛中走出来。可怜的小博。”

    与此同时,方姨让儿子雇了一辆轿车,车子载着方姨、赵平、九儿驶向市里的医院。

    经过一个上午的检查,最终三人来到了医生办公室。

    “医生,九儿的身体检查结果怎么样了?”

    “就目前来看,九儿姑娘的检查结果显示,身体并无大碍了,只是她失忆的事情还得看情况,说不定不久就恢复记忆了,也说不定一生就这样子了。”

    “还有一点要注意,一定不要强迫九儿想起之前的事情,这些都得顺其自然就好。”

    三人坐上车回到了山前的房里。

    此时已经是下午两点钟了。

    方姨马上去了厨房,不到半个小时,三人在厨房里开饭了。

    九儿吃着方姨做出的可口的饭菜,不断地赞美着。方姨则笑而不语。

    九儿可以清晰地感受到方姨是个教养极好的女人,举手投足间尽显贵气。

    “方姨,您之前具体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护士啊,退休了。身体原因。”

    九儿扭头再次看了看方姨,“方姨,我总是觉得您不仅仅做过护士吧,肯定您之前还做过别的职业吧。”

    “九儿,你真是观察入微啊,我之前曾经做过几年的教师。中学教师。后来觉得那份工作并不适合我,我便又重新学习,考取了医科大学,然后到了医院里做了一名护士。”

    “怪不得我老是感觉您更像一名教师呢。”

    “九儿,我但从你的细致程度上看,我感觉你一定不是个普通人。首先我感觉你应该是出身于家境相当充裕的家庭,第二,我感觉你应该受过极好的教育。昨天你无意之间蹦出的英语,我能够听得出你的英文水平很高。第三,你对于事情的把控程度极高,所以你有可能是某个地方的负责人,或者说你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管理者。”

    “方姨你的分析很到位,至于我,我是谁,我曾经做过什么工作,现在看来,还不能武断地下结论,等我恢复记忆以后,一切也就真相大白了。且再等等吧。”

    “九儿,你就安心地住在这儿吧,现在我们的生活条件,养活一个人根本不是什么大问题,我有退休金。很丰厚,而且我之前工作时,也存了不少钱。你放心就是了。退一万步讲,如果你一直想不起来,我也会一直养着你的。”

    “感谢方姨的好意,我会尽快地恢复身体的。我相信我会很快的恢复的。”

    “是呀,妈妈,姐姐会很快地恢复记忆的。”

    “多谢一柱弟弟的祝福。我会努力的。”

    “好了,九儿,你先去卧室休息吧,睡个午觉,这样有利于身体的恢复。”

    “好的,方姨,谢谢您。”

    九儿回到了自己的卧室,在炕上躺了下来。

    但是过了很久九儿却怎么也睡不着。

    九儿起身在卧室里转了转,看到一本英文书,九儿顺手拿起来,翻看了一会儿,自己的脑中竟然能在看到英文的同时翻译出相应的中文,而且感觉很简单的样子。

    九儿心中便有了更加深刻的思考。九儿顾不得睡了,来到了方姨的卧室,跟方姨说,想要看英文方面的书。

    “九儿,这是一部手机,能够上网,能够查询资料,你先用着。”

    “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用手机上网查询的到的。”

    九儿拿到了这部新手机,便回到了卧室里,漫无目的地在网上翻看。看了一会儿,终究也没有任何收获,便收了手机,再次想睡个午觉。

    直到太阳已经偏西了,九儿还没睡着,“可能这几天老是在炕上睡的缘故吧。”

    九儿便不再强求自己睡觉了。又拿起手机翻看着。

    方姨在卧室找了之前自己用过的书,里面有纯英文的世界名著两本:乱世佳人和巴黎圣母院。

    “既然九儿对英文这么敏感,一定是之前的她英文水平是极高的,索性把这两本书拿给她看看。”

    方姨拿着两本英文书到了九儿的卧室里。将书给了九儿。百无聊赖的九儿看了两本英文书,便静下心来读书。

    九儿读着《乱世佳人》这本书,虽然没有感觉到熟悉,但是里面的英文自己都是特别熟悉的,读起来没有丝毫的障碍。

    九儿于是十分肯定,之前的自己的英文水平是很高的。而且自己对于这类书籍并无很大的抵触,这就说明自己之前是个非常喜欢读书的女子。

    只用了半个下午和一个晚上,九儿便读完了这本《飘》。

    通过阅读,自己了解了书中的相关情节:

    美国南北战争前夕,南方农场塔拉庄园的千金斯嘉丽爱上了另一个农场主的儿子艾希礼,但是却遭到了拒绝,为了报复,她嫁给了自己不爱的男人,艾希礼妻子梅兰妮的弟弟查尔斯。战争期间,斯嘉丽成为寡妇,失去母亲,挑起生活的重担,不再是当初的千金小姐;战争结束后,她又两度为人妻,嫁给了爱她多年的投机商人瑞德。然而,纵使经历了生活的艰苦,斯嘉丽对艾希礼的感情仍然没有改变。艾希礼妻子梅兰的去世,给了斯嘉丽一个机会,一边是深爱自己的丈夫瑞德,一边是心心念念多年的艾希礼。斯嘉丽会给自己怎样一个不一样的明天?

    ……

    九儿细细地品味着书中斯嘉丽的情感,既有特别感人之处,也有令人气愤之时。命运的作弄,令这个女人多次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处徘徊不前,犹疑不定。虽然九儿也同情斯嘉丽,但是毕竟这个女人的拖泥带水的性格是自己不甚喜欢的。

    看完这本书,九儿觉得自己应该做点更加有价值的事情了。

    刚刚翻看网络,自己感觉对于网络的熟悉程度很深的,可能之前的自己对于这方面是很精通的。

    九儿看着看着便想到了自己可以在网上找一些诸如翻译之类的工作来做。总不能总是拖累着方姨一家人吧,多少的,自己可以挣点钱,起码在方姨家的生活方面自己可以填补一点吧。

    说做就做,九儿翻看了网络,终于在一家网站上找到了一份翻译的工作。当天九儿就以极快的速度给对方翻译了将近四千字的英文文章。等对方确认了九儿的翻译水平之后,便决定跟九儿长期合作,并发来了合同,让九儿签约。九儿最后经过慎重的考量,又找方姨商量了一番,最红决定签订一年的合同。

    最后寄送合约的事情便交给了赵平。

    由于九儿并无身份证明,所以也只能跟这样的小网站签约了。但是对方要求九儿必须出示身份证。当然了九儿并没有身份证,所以只能拿方姨的身份证来跟对方签订合同了。

    等一切就绪后,九儿便开始了山前房里的翻译工作。毕竟这是九儿为了报答方姨而做的工作。

    方姨考虑到九儿的身体状况,一直要求九儿千万要量力而行,切不可太过劳累了。

    九儿是个极其认真的女子,接了对方给的活后,便马不停蹄地将它干完。往往对方发来文字让九儿两天内干完的翻译工作,九儿只用几个小时便能够轻松搞定。这样,九儿只用了几天的时间便挣到了山前房子里的第一份薪水:4000元。

    九儿深知,自己的命都是方姨救下的,便毫不犹豫地将3600元给了方姨,让她贴补家用。方姨在推辞了一次未果之后,便也收下了九儿的好意。

    如此的生活模式在以后的日子里不断地上演着。往往九儿一天会工作四、五个小时,然后九儿会在翻译完资料之后二十四小时内收到对方的报酬。

    在翻译的这份工作里,九儿越来越发现自己对于商业管理方面尤为敏感。好像之前自己做过很久的商业管理方面的工作一样。

    时间久了,九儿也不再那么拘谨地跟方姨交流了。两人看起来俨然成了一对关系极好的母女。跟赵平之间的交流却更像是姐姐对弟弟。姐姐经常会考考弟弟的英文,然后弟弟也会很谦虚地请教姐姐。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92876859.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