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88章获救忘却前尘往事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娇娇,玉娇娇已经在3月4日(阴历正月二十一)来公司上班了。娇娇上班的部门是销售部。

    &nbathy,南博的秘书,亲自带着玉娇娇到了销售部。跟大家见了面之后,玉娇娇便到了自己的工位上,不一会儿,销售部经理开心派人将玉娇娇叫到了办公室里。

    开心:玉娇娇,今后你的工作就是先熟悉一下销售部的流程,你跟着李欣吧,她是咱们部门很厉害的销售。虽然人严格了点,但是从她那儿你能够学到很多东西的。

    玉娇娇:好的,开经理。

    开心等玉娇娇走后,自己一个人坐在办公椅上,想了一会儿,“既然这是老板亲自招进来的员工,还说不定是什么关系的,什么身份的呢,为了以防万一,得好好对待她。”

    从此玉娇娇便开始了在一博公司的上班生活。每天跟着李欣。正如开经理所说,很累,但是能够学到很多东西。

    玉娇娇第一天上班的中午,师父李欣就给她布置了一个任务,让她在中午休息的时间到公司辖区的服装店里转转,回来告诉她转过之后有什么感受。

    中午玉娇娇快马加鞭地先到了医院,给母亲送去了午饭,然后自己也顾不上吃一口饭,便又火速地赶到了服装店里,细细地观察店内的情况。

    下午上班时间刚到,玉娇娇便对刚来到公司的师傅李欣汇报了自己中午调查到的情况。

    “师傅,我总共看到了以下几点:一是店内的物品摆设,二是店内的客流量,三是店内的员工的服务,四是……”

    玉娇娇跟师傅李欣做了一个详细的汇报,李欣听过之后,只是点了点头,“你去忙别的吧。”

    李欣心中不禁对今天刚来上班的玉娇娇充满了佩服。“这个小姑娘虽然是还未毕业的大学生,但是行事风格狠辣,工作态度严谨,做事周全细致,仅凭这几点,在这个行业里发展几年,必将是这个行业的翘楚。”

    “看来老板果然慧眼如炬,待我好好打磨这个小丫头。”

    ……

    3月4日一个偏远的山前老旧的房子里。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正在和他的母亲给一位躺在炕上的女人往嘴里灌汤药。

    “妈妈,你看,这个女人还能活过来吗?”

    “谁也说不准,如果几天她还醒不过来,那就危险了。”

    “妈妈,从我们把她救回来到现在有五天了吧。”

    “希望今天她能醒过来。”

    母子俩悄声说着,喂好了汤药,母子俩便离开了房间。

    雅茹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正在努力地睁开双眼,但是好几次自己都没能成功。眼皮太重了,连睁开眼这样简单的动作都耗费了自己周身的力气了。

    可能是自己之前就内化在骨子里的那种坚定和持之以恒吧,雅茹在炕上又努力了整整二十几次,终于在最后雅茹成功地睁开了双眼。

    刚刚睁开双眼的雅茹对于周边的环境并不是太适应。闭上眼睛,又等了一会儿。再次睁开眼睛时,雅茹看到了这是一间极其简陋的小屋子,炕边上有两个凳子。另一边是一张陈旧的桌子,桌子上是一把暖瓶、几个水杯子。整个屋子很干净整洁。再转头看向自己躺着的炕上,对面炕尾处叠得整整齐齐的几床崭新的被子。自己身上盖着的也是很新的应该是棉花做的被子。感觉上较蚕丝被有点重,但是很暖和。

    雅茹吃力地动了动身体,其实现在的雅茹已经好几天没进食了,根本就没有力气。愣是动了几下也没能挪动自己的身体。

    此刻,一位看起来慈眉善目的老妇人走了进来,见雅茹已经醒过来了,惊喜万分。朝着门外喊道:“一柱,姑娘已经醒了。”

    说话间,只见一个长得很帅的小伙子从门外走了进来。

    “一柱,过来帮忙,把厨房里的汤端过来。”

    一柱应声去了厨房,一小会儿的功夫,一柱手里端着汤走了进来。母子俩合力给雅茹喝上了半碗汤。

    老妇人让雅茹再躺会儿,母子俩走出了房间。

    雅茹好奇地继续审视自己的周边环境,这次她没有继续研究室内的装饰,而是将目光转向了室外。

    透过窗户,雅茹看到了窗外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摆放着各种花花草草的,看起来相当温馨的感觉。

    又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刚刚的老妇人又走了进来。

    老妇人拉了凳子在炕边坐了下来。

    老妇人看着雅茹,轻声细语地问:“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是哪里人?”

    雅茹想了想,但是脑子里什么都没有,于是便回到:“阿姨,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我也不知道自己是哪里人。阿姨,你是在什么地方救了我?”

    老妇人笑了笑:“小姑娘,以后你就叫我方姨吧。我和一柱是正月十七晚上在后面的山上将你救回来的,你当时正挂在一棵树上。你身上有一把好像是降落伞的东西,等你能下炕了,你自己去看看。其他的我们没看到。”

    “那方姨现在是什么时候了?2月几号?”

    “小姑娘,现在是3月4号了,正月二十一了。”

    “今天是带你回来的第五天了,我老婆子以前是护士,已经退休了,儿子没什么出息,在山前盖了房子,我们母子俩一直就住在这儿。”

    “阿姨,你们这儿还有电。”

    “奥,电呀,是有一年一位好心的有钱人到这儿爬山,给我们拉上来的。对,亏了那位好心人,我们在山前住着,也能看上电视。”

    “方姨,谢谢您的救命之恩。”

    “小姑娘,你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吗?”

    雅茹又试了试,只觉得头痛欲裂,但是一点也想不起来。

    “方姨,还是不行。”

    “那好,小姑娘,以后我就叫你九儿吧。九这个数字还满幸运的。”

    “好的,方姨,谢谢您。”

    “那姑娘,你先安心在这儿住下来,等你慢慢地恢复了健康,说不定就想起来了呢。”

    “好的,方姨,谢谢您。”

    转眼间到了中午了,方姨叫九儿起来吃饭,母子俩将饭菜端到了九儿的面前。九儿见有一道山蘑菇汤、一道鸡汤、一道西红柿汤。还有面鱼和馒头。

    “九儿,你几天没吃东西了,最好今天中午喝点汤,之后再慢慢地增加吃的饭菜的量。”

    “谢谢方姨。”

    九儿中午喝了点鸡汤和蘑菇汤。

    方姨见九儿吃得开心,也高兴地笑了。

    饭后,赵平(一柱的名字,一柱是乳名)将吃剩下的饭菜端回了厨房,将碗筷刷干净了。

    方姨也悄悄地离开了房间,走之前跟九儿说:“九儿,你先好好休息,我和一柱到另一个房间里。”

    九儿依照阿姨的嘱咐,自己又闭上眼睛休息了一会儿,可能是刚刚醒来体力还没恢复的原因,不一会儿九儿又睡着了。

    等九儿再次醒过来的时候,看了看窗外,外面天已经黑了下来。此时方姨又走进来。

    “九儿,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还好。感觉体力又恢复了一点点了。能自己坐起来了。”

    “那就好,慢慢地起身。等再过几天,你的身体恢复地差不多了的时候,咱们再想办法恢复你的记忆。”

    “谢谢方姨。”

    “您是跟您儿子一柱一直住在这里吗?”

    “是呀,我老公死得早,一直是我跟儿子住在一起的。”

    “方姨,我看您并没有那么老。其实您看起来也只有五十岁的样子,怎么退休这么早哇?”

    “我身体不好,早早地办理了病休。”

    “我儿子年龄还小。二十岁。刚上完中专,今年的六月份就该毕业了,这不是在家里放假了嘛。因为疫情也说不准什么时候开学。”

    “这样啊。阿姨您辛苦了。”

    “九儿,你放心吧,我们这儿虽然离着山上比较近,我们这儿的林区没有乱七八糟的野生动物的。住在这儿也很安全的。”

    “那好方姨,打扰您了。”

    “我一个老婆子,也没有女儿,巴不得有个你这样的小姑娘陪着我说话解闷呢。”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方姨便又回了自己的卧室。只留下雅茹一人在炕上休息。

    雅茹一会儿又进入了梦乡。

    晚上房间里的灯亮了。九儿自己已经能够坐起来了。大约六点钟的样子,方姨又敲响了门。等进入房间时,九儿见方姨手中端着一个砂锅,方姨熟练地将砂锅放在了桌子上。然后见九儿已经穿戴整齐了,便喊一柱进了门。

    一柱手中端着的是一个木头做的长方形的板。上面放了几道菜和面食。

    方姨热情地给九儿端来温水,让九儿洗了洗手,之后三人一起吃饭。

    “九儿,这是上午一柱去集市上买回来的排骨,你喝点汤。然后我们再吃点饭食,现在你少吃点,应该没什么问题了。来,九儿,吃块排骨,这东西能够增强体力。”

    “好的,谢谢方姨,谢谢一柱。”

    九儿吃了点菜,又喝了一点排骨汤。感觉肚子有点饱的时候,好像是条件反射,九儿便停下了筷子,不再吃了。

    “九儿,你可以多吃点啊。”

    “方姨我感觉已经饱了,可以了。”

    九儿拿纸巾擦擦嘴。便又倚到后面的被子上靠着。

    “你现在始终体力还没真正恢复好,你先再靠一会儿,也别着急,有三两天的时间,体力就能恢复了。”

    九儿就顺势靠在后面的被子上,此时方姨打开了房间里的电视机,九儿便靠着看了会电视剧。

    两集电视剧中间的插播的广告开演了,九儿看到电视上播放着一博集团董事长南博的新闻。突然九儿感觉自己的头痛得要马上裂开了似的。方姨见九儿这样的表情,便迅速地关掉了电视。

    “九儿,你先躺会儿,不要想任何事情,就这样闭上眼睛,平复一下内心的情感。”

    九儿依言闭上了眼睛,但是脑子中却出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画面。有刚刚一博集团的董事长南博的,也有九儿自己的,好像还有一座很大的宅子……

    九儿尽量不去想这些事情,但是却怎么也管不住自己的思想。

    好长时间之后,九儿才终于将自己内心的想法压下去了。终于沉沉地睡了。

    方姨看着如此痛苦的九儿,轻声叹了口气。

    “也不知道这是谁家的孩子,看样子,像是坐飞机跳伞后落在了后山上。万幸,那晚被我和儿子遇到了,不然的话,一晚上的时间足够将一个人,一个像九儿这样的女人冻死了。”

    善良的方姨兀自感叹着,却也想不出任何方法来帮助九儿姑娘。

    方姨回到了自己的卧室里,翻了之前的东西,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只口红。看时间,刚好是晚上八点半,估计待会儿九儿就会醒过来的,方姨高兴地拿着口红、护手霜、洁面乳、面霜等化妆品来到了九儿现在住的房间里。

    见九儿已经醒过来了,方姨高兴地上前,拉着九儿的手。

    “孩子,千万不要有任何的负担,也不要想任何事情,这是我之前买的化妆品,虽然很便宜,你就将就着先用着,等明天我让儿子去镇上再重新买来给你。九儿,阿姨真的很喜欢你,也希望你能早点找到自己的家人,但是这件事情真的急不得的。你要有耐心,慢慢地等着恢复了体力,咱们到市里的医院里做个全面的检查。根据我之前做护士的经验,现在你还不宜去太远的地方。再等两天吧,孩子。”

    九儿非常感谢方姨想得这么周到细致。

    “方姨,我会好好的,您放心吧,我这几天就好好休息,然后等体力恢复之后,咱们再想别的办法。”

    “嗯,这样才好哇。”

    方姨见九儿并不是那么倔强的孩子,心中便安定了下来,想着过几天带九儿去市里的医院里做个全面的身体检查。让医生检查看九儿的记忆什么时候能够恢复。

    九儿对于自己的身世虽然很好奇,但是现在的身体状况并不允许。所以也就先安下心来休息,专等体力恢复得差不多的时候,再想办法。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9287685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