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84章决心从此安心生活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2月28日,阴历正月十七。

    南博今天来到了公司后,秘书首先拿来了前几天跟潇轩集团签下的订单。

    “南总,这是跟潇轩集团签下的订单,这次对方跟咱们对接的人?”

    南博一听便知道秘书在征询自己本次订单跟自己公司对接的人希望是谁?

    “照旧吧,谁签下的订单,便让谁继续跟咱们对接吧。”

    “好的。南总,我先出去了。”

    秘书走后,南博想起了最近的一些事情。

    南博先是帮助赵明轩把公司跟兰兰签下的合约给搅和黄了。

    “这是我南博能够为潇潇做的事情了。”

    “接下来,不知道明轩想怎么往下进行。”

    “明轩那傲娇的样子,我又不能明着问他,算了,等我看看他今后行事的风格后再考虑怎么帮他吧。”

    南博站在硕大的落地窗前,有点小小的郁闷。不久之后,他便也释怀了。

    “只要潇潇不受委屈,怎么样都是好的。”

    南博终于拿定了注意,便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处理公司的事务了。

    约莫上午十点钟的时候,南博让秘书到他的办公室里。

    “南总,有什么吩咐?”

    “约潇轩集团销售部的经理柳念伊。你定好餐厅。”

    “好的,南总。”

    大约十一点钟,南博坐着车子去跟潇潇见面。

    此时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南博的车子正缓缓地行驶在拥堵的路上。

    此刻赵雅茹的电话打了进来。

    “老公,公司安排我到国外出差,我今天中午回家收拾好行李,下午两点的飞机。”

    “好的,老婆,路上注意安全,照顾好自己。”

    “好的,老公,我会早点回来的,bye。”

    只有十里路,南博的车子却足足行驶了四十分钟。

    等南博到达餐厅时,潇潇已经等在了那里。

    南博:潇潇,不好意思,今天中午堵车实在严重,来晚了,请你原谅。

    潇潇:没什么的,我中午也没有别的事情。

    南博:我早就点好了菜。

    南博一抬手跟服务员示意了一下,不到十分钟,菜就上齐了。

    南博:潇潇,在集团上班还适应吗?来这都是你喜欢吃的菜,尝尝味道怎么样?

    潇潇:上班倒是没什么的。只是工作的各个环节,我还得慢慢地摸索着开展下去。

    南博:如果你有什么困难,可以打电话给我的。

    潇潇:在这儿,我先谢了。

    南博:我们是好朋友,好朋友之间说什么谢谢呢。

    潇潇:其实有很多事情,我真的应该跟你说声谢谢。

    南博抬起头,默默地看着潇潇,足足有几分钟的时间。

    南博:潇潇,你也知道我之前对你做过那些很过分的事情,好不容易我有机会回报你了,你就不要总是把那些放在心上了,老挂在嘴上,我都感觉咱俩生疏了。

    潇潇:好的,那我今后再也不提了。咱们吃饭。你看南博,这道葱烧海参,大补之菜。味道还很不错。

    南博:潇潇,你的身体还是要多加注意。不是说像你这种情况得休养三个月吗?

    潇潇:我没那么娇气的,我已经恢复如初了。

    南博:来尝尝这道菜,据说很补。尤其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来,多吃点。

    南博热情地邀请潇潇吃葱烧海参,潇潇便也不客气地连续吃了三口。

    潇潇:很好吃。谢谢。

    南博:我曾经在家中研究过这道菜。其实做法还满简单的。

    潇潇:不如你说来听听?

    南博:烹制葱烧海参时,先将海参解冻后洗净,然后切条焯水,在锅内放少量油,烧热后加入葱段,爆香后将葱段装起备用。原锅中加入海参,再加入适量盐、料酒、蚝油、生抽、冰糖、上汤,然后盖上锅盖焖至汁收,加入之前爆香的葱段,翻炒后埋入稀芡即可。烧出海参色暗汁宽,味薄寡淡,让人食之不忘。

    潇潇:这道菜其实工序还是满复杂的。

    南博:这道菜历史上的袁枚《随园食单》载有:"海参无为之物,沙多气腥,最难讨好,然天性浓重,断不可以清汤煨也。"

    南博夹了一筷子,吃到口中,细细地品了品。嗯,味道还行。你知道吗潇潇,北京丰泽园饭庄老一代名厨王世珍率先对这道菜进行了改革。他针对海参天性浓重的特点,采取了"以浓攻浓"的做法,以浓汁、浓味入其里,浓色表其外,达到色香味形四美俱全的效果。

    潇潇惊讶地看了看南博。一副不相信南博懂这么多的神情。

    潇潇:南博,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懂得这么多的中国知识。还真有点佩服你呢。

    南博:佩服是应该的,其实我做这些是为了……

    潇潇爽朗地笑了笑,说了一句令南博无法反驳的话。

    潇潇:我知道你是为了你夫人。我只是跟着沾了点光。

    南博:是的。雅茹她……

    潇潇:我也听说了雅茹是个知书达理的中国女孩,而且你们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了。我真的替你高兴。南博,你离儿孙满堂似乎只差那么一点点了。

    南博看着如此开朗的潇潇真的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南博:潇潇,我有些话一直憋在心里,我一直没找到合适的机会跟你说。不如今天我索性说出来吧。

    潇潇:你请说。

    南博:你是我最初爱上的女子,但是现在我已经没有资格再追求你了,你现在已经是赵明轩的女人了。但是我今生只爱你一人。虽然雅茹是我的妻子,但是在我心中,你依然是我的最爱。

    潇潇:南博,你?

    南博:我是经过慎重的考虑才说出这番话的,请你相信我。我的余生将视你如最珍贵的女人。

    潇潇:你不要再说下去了,我们也只能做最好的朋友。我的心里也只有明轩。南博,放下你的固执吧,雅茹会是你今生的唯一的天空和海洋,相信我。

    南博:潇潇,你知道吗?你为什么长相一般,却这么讨人喜欢吗?你是女人中最大度的,论胸襟、论气度,你都不输任何男人,真的,潇潇,我爱你,其中最让我心动的是我欣赏你的人品。

    南博:而且你更加令人动心的是你能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让任何男人感觉你会给他们营造温暖、安定的大后方。

    潇潇:感谢你,南博,但是不管任何时候,我真的只是将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仅此而已,我和明轩已经成为夫妻,我们还有三个宝宝。南博,就让我们将这份爱和友情放在彼此的心底吧。

    南博:我今天只是想将心底的话说出来,我已经放下了,从我把你劫持后又安全地送回来的那个时刻,从我替你……算了,不说了,那些已成过去,我们今后依然是最好的朋友。我不会让你有任何的负担的。

    潇潇:感谢你,我最真诚的朋友。

    ……

    那一日的午饭可以说是潇潇今生吃过的最令人难忘的、最令人感动的一顿饭了。

    之后每每潇潇想起当时的画面,都会令自己难以忘怀。南博,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只因对自己爱得太深无法自拔。今后余生他将如何自处?

    南博回到家中,想想自己妻子下午的飞机,便吩咐司机快马加鞭地赶去了机场。

    幸好到达机场之时,雅茹还没登机。南博拉着老婆的手,千叮咛万嘱咐的,“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

    最终等时间到了的时候,雅茹也显得格外地恋恋不舍的。南博最后向雅茹挥了挥手,嘱咐她赶快回家。

    南博怀着复杂的心情回到了公司。

    整整一个下午南博都不能很好地集中精力处理公司的事务。好像感觉要发生什么事情一样。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百无聊赖的南博打开了电视,此时正在播报新闻。

    一则飞机发生事故的新闻引起了南博极大的关注。

    “秘书,你赶快去确认一下今天下午的飞机事故究竟是哪趟航班。”

    几分钟后秘书的电话让南博心凉如水。

    “董事长,出了事故的飞机恰好是今天下午夫人乘坐的飞机,目前机上所有人员无一幸免。”

    “啪嗒”,南博的手机摔到了地上。“无一幸免吗?”

    “怎么会呢?”

    南博艰难地稳住自己的情绪。打电话让秘书继续确认此事。

    ……

    回到家中的南博悲痛万分地坐在卧室的沙发上。此刻南勋推开门走了进来。

    南勋:儿子,节哀吧。谁都不想的事情,但是……我们也只能接受事实。

    南博:为什么,为什么,我已经下定决心要跟雅茹好好过日子了,为什么?

    南博痛苦万分地委顿在地上,双手狠命地抓着自己的头发。

    南勋上前抱了抱自己的儿子,然后很无奈地走出了儿子的房间。

    整个晚上,南博陷在了无尽的苦痛之中。

    南博到此时才发现,雅茹已经慢慢地走进了自己的生活,并且已经很融洽地融入到了自己的生活之中,闭上眼睛,南博面前全是雅茹的面庞。喜怒哀乐,各种表情的雅茹向南博扑面而来。南博紧紧地攥着自己的拳头,手中已经是鲜血爆流了。

    “雅茹,我们就要开启全新的生活模式了,我决心要真心对待你了,你却在此刻远离我而去,为什么?为什么?”

    一遍遍地,南博质问自己,是自己不够好,所以雅茹和孩子宁愿选择离开吗?还是自己不够真诚,不能打动上苍?

    南博痛苦地一遍遍地在心中质问自己,最后索性拿出酒瓶子,一边灌自己喝酒,一边痛哭流涕……

    潇潇得知这个噩耗之时,正好是晚上七点钟,明轩特意赶到了潇潇的住处,商量着要怎样安慰南博。

    潇潇沉默了,中午刚刚跟南博谈论过这件事情。南博明明刚刚发誓要在今后余生跟雅茹好好过日子,怎会转眼之间人就没了呢?

    潇潇越想越觉得心中苦痛难当。

    “南博,恐怕此生再无女人可入你眼了。”

    潇潇叹息着、思索着,却想不出用什么方法来安慰苦痛中的南博。

    明轩拍了拍潇潇的肩膀,“潇潇,咱们慢慢想办法,帮助南博度过这个难关吧。”

    “也好,咱们先去看望一下南勋伯父吧。”

    待赵明轩和潇潇来到了南宅后,南宅上下已经挂满了悼念亡人的白布。

    南博卧室的旁边,管家已经派人设好了灵堂。灵堂的进门处挂上了雅茹的照片。

    赵刚在管家的搀扶之下,一步三趋地来到了灵堂。见到了女儿的相片,赵刚痛苦万分地大叫着女儿的名字,哭倒在灵堂里。

    南勋扶住亲家,低声安慰着,芳菲则扶住亲家母,跟着亲家母掉眼泪。

    场面一度失控了,全场的人都在哭泣,此刻潇潇和赵明轩来到了灵堂。

    见到灵堂的那一刻,又让潇潇想起了自己弟弟当年的悲惨。潇潇也跟着大家一块儿哭泣着,赵明轩赶忙上前扶着潇潇,拉着潇潇走出了灵堂。

    ……

    当晚,南宅管家代替悲痛的南博发布了讣告:

    爱妻赵雅茹,因飞机失事,不幸于2021年2月27日5时4分去世,终年28岁。谨此讣告。

    愚夫南博泣告

    2021年2月27日

    一时间整个商界大家在饭后茶余都在谈论此事,南宅也便从彼时开始被笼罩在一片悲伤之中。

    3月2日,阴历正月十九。

    已经是第三天了,南博一直处于一种虚幻之中,夜间从梦中醒来后,南博也会感觉雅茹只是去了卫生间,一会儿便会回来了。有时候南博还会莫名其妙地口中喊着“雅茹”的名字,让雅茹给自己拿衣服之类的东西。等了一会儿不见有回声时,南博才会猛然之间想起,雅茹已经不在了。

    “雅茹,雅茹。”南博每叫一次妻子的名字,心中便会痛上一倍。

    南博就这样一遍一遍地叫着雅茹的名字,好像只有叫着妻子的名字,才会让自己痛彻心扉地意识到,妻子已经不在了,已经抛下自己离开了。

    “雅茹,我真的爱上你了,其实我之前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我知道了,可是已经晚了。雅茹,我真的对不起你,之前让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你自己一个人辛苦怀着孕呢,我却对你不够关心,不够贴心,现在我才意识到我自己是有多么混蛋啊。”

    ……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9287684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