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76章作妖设法找出真相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佛寺里,潇潇跪在大殿里,大殿里是一片法师的讲经声。声音听起来既宏大又富有某种韵味。

    反正潇潇的感受是这样的。半个小时其实并不是很长的时间,潇潇愣是一直端坐在蒲团上一动没动,法师的话言犹在耳。

    “道家讲究的是有容乃大,水可……”

    潇潇的心思或许真的不在听经上面。潇潇想到的是自己强大了,才能跟对方成为一个水平线上的人,才能有实力跟对方抗衡。

    “老祖宗说的门当户对果然是对的。尽管我知道明轩爱我至深,但是在兰兰这样强悍的女人面前,我究竟是什么?她的眼中我究竟算哪个等次?是一只被关在金丝笼的小鸟?还是看似病猫实则凶猛的老虎?”

    潇潇不断的诘问,不断地在心中变换着想法。

    但是不管怎么想,潇潇决定了,自己要变得强大,要变得足够强大起来,强大到足以护住自己的人生。

    晚上回到家中,听着附近佛寺里的钟声,潇潇的心非常平静,但是想来想去做出的决定依然是今天在佛寺里的那个。

    于是潇潇给赵明轩打了电话:“明轩,之前你答应的等我生下三宝把集团的10%的股份给我的承诺还算数吗?”

    听筒里传来赵明轩隐忍着的喜悦,“当然,那个承诺终生有效。”

    “好,那我明天在家中等候,我要那些股份正式成为我的。”

    “好,你等着就好。”

    2月18日,阴历正月初七。

    上午,潇潇的家中迎来了王利和一个律师。律师经过仔细的查验,最终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将赵明轩名下的10%股份转让给了潇潇。

    王利离开潇潇的家时,潇潇对王利说了一番话。之后当天下午,潇潇就收到了一摞关于公司管理的书籍和厚厚的一摞公司管理过程中的真实案例。

    接下来的每分每秒中,潇潇都在死克王利送来的书籍。

    这天中午时分,兰兰在拍摄了一个上午的照片后,跟赵森提出了更加过分的要求,“森,今天下午咱们休息吧。”

    “集团的合约上说除非当事人生病不能开展工作,而且还得有医院的正式的证明。兰兰,你真的想一直这么做下去吗?”

    “这没什么的,我的目的是赵明轩,其他的都无所谓了。”

    赵森无奈地摇了摇头,无语了。

    这么做的人之前赵森的确也见过很多,但是比兰兰更能做的人的确,在这个演艺圈里,根本就不存在的。哪个艺人不是每天不停地赶通告,不停地从一个地方飞往另一个地方,拼命地想多干点工作,想要给大众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想要得到更多的粉丝的支持。而这个兰兰却一直往死里做,唉,遇人不淑啊。赵森很无奈地最终顺从了兰兰的想法,但是在这之前赵森还是语重心长地跟兰兰讲明白合约的违约金的高昂和违约后她可能面临的困境。

    兰兰自由自流的做风很快地就引起了导演以及所有工作人员的背地里的痛恨,毕竟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的,而只有她一个人在肆无忌惮地浪费着大家宝贵的时间,而且等她,大家就得等上大半天。工作人员那种内心的愤懑也只能埋在心底里,而导演却绝对不是吃素的,多次给南博先生说起此事。

    南博只是微微地笑了笑,导演便也不好继续往下说。

    佛寺附近潇潇的家中,潇潇正在非常努力地啃那些王利带来的书籍,遇到有不懂的地方,她便上网百度一下,在百度之后如果仍然还没弄懂的话,就用红笔圈出来,记下来等王利来的时候,耐心地请教他。

    潇潇看书的速度很快,在这种特殊的情形之下,潇潇基本保持着一天看完一本书的速度,尽管有不懂的地方,但是这是第一轮,等第二轮的时候,潇潇还会采取其他的方法再看一遍的。

    每每当潇潇从书中提起头看窗外的天空时,潇潇想得最多的是,此刻的赵明轩也是很不容易的,他要面对的是众人诽谤自己妻子的诬陷,还要面对集团股票不断下滑的事实,还有可能还要应付那个叫做兰兰的女人,还有可能自己的父母也会给与他很大的压力,还要面对三个嗷嗷待哺的宝贝远离母亲的苦痛……

    人生不易呀,且行且珍惜吧。

    潇潇绝望之时,想得最多的大概就是这些吧。

    “且再熬熬,我便会以崭新的姿态站在你的面前。”

    潇潇不断地给自己鼓劲,不断地为自己增添信心。

    王姨看到这样的潇潇心疼得不得了,但是经历毕竟应该是要自己承受的,不管艰难,不管心酸,不管怎样,只有年轻人自己真真切切地经历了,然后才会从中弄懂一些东西,包括人生的真正意义。

    王姨能做的事情貌似只有每顿饭都做得美味可口了,偶尔潇潇累得直不起腰的时候,王姨会喊潇潇到院子里稍作休息。

    有时候潇潇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住的时候,也会拿起自己喜爱的毛笔,写下几笔,但是翻来覆去的,潇潇写得最多的竟然是那句话:“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每每写这句话时,总是在眼前浮现赵明轩对自己的坚贞不渝,总是会浮现自己的三个宝宝急切地盼望着母亲回来的眼神,潇潇的心都要碎了,但是心中的想法却从来没因这些而退缩,而改变过。

    她的心中一直在叫嚣着的就是那句话:“我要变得强大起来,我要变得强大到能够保护我自己。”

    等到自己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自己可以做的事情会有很多的,人生可能就是要不断地调整自己,不在改变中成长,就在沉默中消亡。也许这句话是对的,但是此刻的柳潇潇拿准了注意要改变,坚决地改变。

    赵明轩听到王利的汇报,心中翻江倒海般的不宁静起来,“潇潇,自己的老婆,为何被逼到了这种地步,皆因兰兰这个女人,如果不查清上次潇潇被陷害的事情,潇潇的心中怎么会咽得下这口气,潇潇又会以怎样的借口或者理由回到自己的身边呢?”

    赵明轩想了很多,但是针对兰兰的事情,自己依然束手无策,算了,先把眼下的事情做好吧,先让兰兰闹一回绯闻吧,先让这个女人尝点苦头。

    确定了兰兰今天并没有去拍摄现场的赵明轩,高调地开车去了兰兰所住的酒店。

    既然高调,便不必再做隐瞒,赵明轩大大方方地问了前台的小姐姐,兰兰住在哪个房间。

    此时的兰兰乍一听到赵明轩来找自己,早就将一切都忘记了,马上飞奔着坐电梯下了楼。还在大厅里,兰兰已经迫不及待地贴到了赵明轩的身上了。

    早就有好事的前台小姐姐拍了视频和照片,还没等两人坐电梯上楼,网上已经开始疯传潇轩集团的董事长约会当红艺人的帖子。

    到了兰兰的房间,赵明轩的手机嗡嗡的响了起来,赵明轩看到王利给他发的信息截屏。只见上面赫然是自己和兰兰刚刚在大厅里的照片,赵明轩轻轻地笑了。

    等兰兰倒上了酒,递给赵明轩的时候,赵明轩机智地先将递给自己的酒杯放在兰兰的嘴边,先让兰兰品酒,兰兰大方地喝了一小口时,赵明轩笑了笑:“兰兰,你果然变了,变得……”

    兰兰趁机蹭了蹭赵明轩的身体,嗲声到:“什么吗?”

    赵明轩故作沉思状,说:“你变得更加成熟了,不再是那个清纯的小姑娘了。”

    兰兰娇笑了起来,声音更加魅惑人心。

    “是吗,我的朋友,我怎么没感觉得到呢?”

    赵明轩笑了笑,“你不知道老祖宗给我们留下了的诗句了吗?”

    “奥,什么,说来听听。”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兰兰呵呵地笑了,“果然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那个柳潇潇不过离开了几天而已,你就按捺不住了吗?”兰兰抬起魅惑的眼神紧盯着赵明轩,继续撒娇:“你尽管作为我最好的朋友,可是也不能这么说我的,人家可不乐意了啊。”

    “我是真心赞美你的,你忘了我们在学校里的时候了。”

    想起在大学里跟赵明轩在一起的时光,兰兰立刻对自己充满了十足的信心。

    “是呀,大学里的时光那么美好,我现在都不敢想了。”

    “回不去了。”

    赵明轩拉住兰兰的手,“回不回得去那得看你了。”

    “真的,明轩,我们还可以重新开始吗?”

    “那要看我们的大美女兰兰女士了。”

    “是吗?”

    兰兰一听赵明轩的话,便觉得两人好像还有后戏,便兴奋地已经忘乎所以了。

    正想着要继续自己手中的动作时,赵明轩却接到了一个电话,“好的,我马上来。”

    “美女,下次我们再相会。”

    兰兰被生生地撇下了,但是兰兰的心中却是无比喜悦的,赵明轩明确地表态自己跟他的关系全在自己手中操纵着,光是这句话就足以让兰兰高兴上一个月了。

    坐电梯下了楼的赵明轩,上了一辆迈巴赫,上车后,拿起后座上衣袋里的衣服换上了,刚刚换下的衣服随手装在了袋子里,“王利,下车后马上处理了。”

    “好的,老板,成了,恐怕明天,或者是今天下午就能在报上见到了。”

    “好,做得好,前台拍视频的员工回去奖励两万块,拍照的奖励一万五,都两万吧,这么有眼力劲,好。”

    王利在心中也替潇潇高兴,貌似赵明轩离潇潇的距离又被拉进了一尺了。

    &nb市多家媒体的报道中提到了潇轩集团董事长与知名艺人中午私会于某酒店。文末附上了几张清晰的照片和视频。

    这则新闻宛如惊天之雷,瞬间便在c市炸出了几个大大的坑。

    晚上兰兰便收到了一博集团送来的解约书。附带着兰兰需要赔偿一博集团违约金的数额。

    赵森立马来到了兰兰的房间,面对着兰兰,赵森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而此刻的兰兰却正处于极度的兴奋之中。

    “赵明轩明确的表态,我还怕什么呢,只要我稍稍拉紧我手中的线,赵明轩便成为了我手中的木偶,任由我摆布了。”

    尽管赵森苦口婆心地劝说兰兰,但是人家一点不为所动。相反,人家还觉得高枕无忧呢。

    最后赵森严厉地说到:“兰兰,是谁给你的这么大的底气?是赵明轩吗?他根本就靠不住的。”

    “你放心啦,我和明轩自有打算的,我们不久就要定亲了。”

    “定亲了?你这不是在做白日梦吗?”

    “不会的,明轩说了,我们的关系的线一直是牵在我的手中的。我要怎样便是怎样的。”

    “你要怎么样便是怎么样的,这是赵明轩说过的话吗?”

    “当然了,今天中午他来过,刚刚说的。”

    “原来真的是他来过,你看了网上的报道了吗?”

    “你的工作都丢了,你还在这沾沾自喜,兰兰,你今后的生活经济来源为何啊?”

    “我有了明轩,我还能害怕什么啊?”

    兰兰执拗地说到:“他就是我的靠山,我的经济来源。”

    “好好,你兰兰今后再也不需要我这样的经纪人了,我先撤了,你好自为之吧。”

    “好啊,出门右拐,不送了。”

    兰兰仿佛好不容易丢掉了一件麻烦物品一样,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这个臭男人,总算不再缠着我了,今后我就可以安静得跟我的明轩双宿双飞了。”

    云台阁书房里。

    赵明轩将第六根烟的烟头掐灭在烟灰缸中。

    已经不记得是什么时候开始赵明轩学会了抽烟,一根接一根的烟雾中,赵明轩想到的是潇潇的身体,想到的是潇潇因为自己所受的苦,潇潇还在坐月子呢。

    赵明轩的心又莫名地痛起来,自从潇潇的事情一出,赵明轩就有了这个心疼的毛病,几次了王利说要叫王刚来给他做检查,赵明轩却坚持不想做。或者只有心是痛着的时候,才能时刻提醒着自己要快点还潇潇一个公道吧。

    掐灭了烟头,赵明轩给兰兰打了个电话。大意是告诉她明天中午两人一起吃午饭。

    王利在身旁看着苦痛中的兄弟,恨不能马上将兰兰剁成肉馅去喂狗,这个贱女人。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95.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