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74章离开想方设法安静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酒店里,兰兰坐在房间的沙发上,阴险的笑容浮上了她娇嫩的脸庞。

    “把嘴闭紧了。告诉出租车司机也闭上嘴。”

    “哼哼,跟我斗,你们还都太嫩了,我兰兰闯荡社会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我搞不定的人呢。”

    回到家中的潇潇,给法师打了电话。

    柳梦玲看了看潇潇,只觉得什么话都没法说出口。

    潇潇走时将当日的检查报告放在了她和赵明轩的床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走到云台阁的大门时,潇潇回头看了看整个云台阁,这是自己幸福的源泉,里面有自己深爱着的人,有自己的三个宝宝,但是现实却告诉自己,不能再住下去了,自己有什么资格呢?

    潇潇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云台阁。

    一辆车子早早地就停在了大门外。潇潇上了车,告诉司机目的地,车子便风驰电掣般向前飞奔而去。

    王利看着赵明轩一脸痛苦的模样。“不追吗?”

    “不追,让她去寺庙附近的房子住上一段时间吧,免得让流言蜚语给伤得遍体鳞伤的。”

    “你终究还是顾及她的感受啊。”

    “潇潇因为我遭受了多少罪,我心中都知道的。”

    “网上的都处理了?”

    “处理好了,你放心吧。兰兰那边。”

    “我自己处理就好。”

    此时潇轩集团的网站上正疯传着潇潇和另一个男人的暧昧照。虽然已经及时删除了,但还是有手快的人截屏了,保存了下来。

    柳梦玲首先知道了这个消息,她只能任由外界对潇潇自己唯一的女儿进行无休止地伤害,而自己不清楚女婿是怎么想的。

    而今自己只能看着女儿受伤害,而自己却根本无能为力。她想到了郑浩平。但是此刻是女儿的丑事被曝光,郑浩平能出来为潇潇洗白吗?

    此刻正在车上的潇潇正在想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究竟是谁跟我过不去?为什么?素云已经死了,再不会有那些偏执狂来陷害自己了,那还能是谁呢?

    潇潇此刻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支撑到了极限了,再这样下去自己肯定会崩溃的,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个陷阱,不可能是王利在安排房间的过程中出错,那么是什么出错了?

    潇潇想到了庄真真,拿出手机,潇潇给好朋友打了电话。告诉了她详细的情况。委托真真的妹妹庄小晚替自己调查事情的真相。

    真真痛快地答应了,让潇潇放心,“妹妹一定会将此事调查清楚的。”

    潇潇此刻真的太累了,她不知道这次自己陷入的是沼泽,还是海洋,如果是海洋,自己找搜船还可以度过去,还可以上岸,那如果自己陷入的是沼泽,自己又该借什么东西来上岸呢?

    “算了,今天先不想了,先回寺庙那座房子里休息休息,明天,明天再想办法。”

    潇潇在心中不断地安慰着自己。

    回到了佛寺旁边的房子后,潇潇见房里非常干净整洁,好像每天都有人打扫的样子,阿姨仍然在这间屋子里。

    潇潇跟阿姨打了个招呼便回自己的房间了。

    当晚潇潇做了个噩梦,身后很多恶鬼追着潇潇跑,潇潇不管怎么快速地逃离,却总也逃不掉。

    等潇潇大喊着醒来时,其实阿姨已经在潇潇的门外了,但是阿姨最终没有推开门,“让这个孩子自己走出来才能行,孩子你要挺住啊。”

    2月15日,正月初四。

    天气晴朗得很。潇潇一大早就起床了,见阿姨正在院子里摆弄那些花花草草的,潇潇也便来到了院子里,做了一套健身操。今天已经是自己坐月子的第24天了,身体的最外面一层已经长好了,只是还是不能碰凉水。潇潇都还记得这些呢。

    阿姨跟潇潇聊了一会儿天,看来阿姨并不知道潇潇为何又回到了山上,潇潇也没透露任何情况,两个人像母女俩聊得很是开心。

    潇潇想了整个晚上,觉得最有可能算计自己的就是兰兰,那个赵明轩说给自己听的那个所谓的明轩的初恋女友。

    但是她是怎么一步步暗算上自己的?

    “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挑拨我和明轩的关系,然后再趁虚而入吗?”

    ……

    云台阁书房里。

    王利:夫人去了寺庙附近的房子里住下了。

    赵明轩:好好照顾着,女人一旦到了这种地步,虽然未必是真的,可是声名狼藉、千夫所指,这终究不是我所希望的,希望她在那里会躲避这世间的诸多纷扰吧。

    王利:兰兰那边还查吗?

    赵明轩:根据监控录像,应该就是她捣的鬼,但是我们没有证据。

    王利:那我们还怎么往下查?

    赵明轩,先放放,我看看兰兰之后的动作。让小妖给潇潇打电话,不行上山陪几天吧。

    王利:好的。

    赵明轩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结束这场祸事。面对报纸和网络,他也不敢看,看了他也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看了害怕自己忍不住想去杀人,我深爱着的女人为什么一直在跟着我遭罪。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好好地保护着呢?原因究竟是什么?

    赵明轩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但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必须挺住,因为自己如果崩溃了,那潇潇必将永无翻身之日了。

    这一日的中午赵明轩来到了潇轩集团,等处理了一些公司事务之后,赵明轩要回家了。此刻发现集团的大门外竟然挤满了记者。不知是谁嘴快地大声问:“赵董,你妻子的事情是真的吗?”

    所有的记者瞬间便将目光投向了赵明轩。赵明轩大方地跟记者说:我妻子不会干出这样的事情,很显然这是个陷阱。”

    记者又接着问:“那你妻子为什么不敢出来澄清此事?”

    “清者自清,何需澄清?”

    然后在众多记者的惊愕之中,赵明轩潇洒地离开了集团。

    当天下午潇轩集团董事长赵明轩在报纸上发表声明:“柳潇潇事件被大家炒得热火朝天的,但是作为当事人的丈夫,我并不认为我的妻子有错,现实生活中总有那样的人,喜欢恶意构陷好人。而且大家可以通过电脑技术来分析一下图片是p出来的,并不是真实的,因而据事件发展的情况,我将以整个集团的名义需求法律上的保护。任何媒体请立刻消除正在刊登的或者将要刊登的不实信息和照片……

    一时间记者们都在猜测,这究竟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赵明轩这个太岁头上动土。

    这一晚庄真真给潇潇打了电话,告诉潇潇,那日潇潇在18楼曾经和兰兰有过短暂的交集,但是中间的间隔是不到一分钟,兰兰曾经进过潇潇出事的那个房间。

    “这已经足够了,柳潇潇,你果然还是栽在了赵明轩的初恋的手中,但是并没有证据证明你是无辜的,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兰兰陷害了你。”潇潇听完真真的电话后,感觉依然不能自证清白。

    同时赵明轩也调查出了这些情况,这就更加坚定了赵明轩的心智。

    接下来的日子里,兰兰发现自己之前回国后接到的通告都在瞬间被告知取消了。而且之前相当迫切请她做代言的几家集团或公司都在最短的时间里避开了兰兰。一时间兰兰陷入了无工作的状态,而且是最近大半年都无工作的状态。

    晚上酒店的房间里。

    兰兰看着镜中的自己,“我长得这么有姿色,为什么都跟我解约或者避开我?是有人捣鬼吗?我自认做任何事情都是循规蹈矩的,并无半分逾越。”

    兰兰兀自在自己的屋子里琢磨着事情发展的根本原因,但是她却从来都不去想当日给柳潇潇设下的圈套。

    可能是天性使然,兰兰就是这样的一个自私的人,尽管赵森已经爱了她这么多年,她自己也知道赵森爱了自己这么多年,她既不明确地拒绝,也不明确地说自己愿意跟人家交往就这样吊着赵森这么个大帅哥。任由自己予取予求、任性妄为的。

    兰兰对着镜中的自己笑了,笑得非常妖娆。

    “我这种姿色竟然不用我,可惜了,可惜了。”兰兰在房间里顾影自怜着,而另一个房间里的赵森却在深深地沉思着。

    “当日我为什么会躺在了床上?是兰兰让我躺上去的,那我为什么会昏迷呢?对,是兰兰的那杯水。一定是。兰兰为什么要这么做,只为了得到赵明轩吗?”

    赵森苦恼着,“究竟要不要将自己的底牌亮出来,看来兰兰并不想真正从这个局里走出来,那好吧,就陪着她玩下去,等她再也玩不下去的时候,那时候,我看你还怎么办?”

    赵森拨出了一个电话。

    “管家,你确定我从小就有这样的情况吗?”

    “是的,少爷,你就是这样的,只要没有实质性的接触,你就不会过敏。如果你过敏了,那你首先考虑是不是这个原因。”

    “那个可以给我弄份证明吗?”

    “好的少爷,马上弄好了给你邮寄过去。”

    赵森终于放下了心,自己肯定不会对一个陌生女人怎么样的,何况自己身体的这种特殊性呢?

    赵森想了想,敲响了兰兰的门。

    “兰兰,我可以进去吗?”

    “咱俩谈谈吧。”

    “咱俩有什么好谈的啊?”

    “等有我的通告再谈吧。”

    “兰兰,你最好让我进去,否则我不保证我会跟赵明轩说什么。”

    兰兰迅速地打开了房间的门,笑脸相迎赵森。

    “森哥,你不会这么小气吧?我这不是心情不好嘛。你快进来我给你倒茶喝。”

    “兰兰,你也知道我爱你至深,来,这是一枚钻戒,足足有十克拉,这是我的心,如果你接受它,那我们可以两个月后结婚,如果你有一天把它还给了我,那么我会另选他人结婚,总而言之我今年的四月份之前是要结婚的,不管跟谁。”

    “森哥,恭喜呀,我听到你想结婚的消息真的为你高兴。”

    “森哥,到时候我会包一个大大的红包给你的。放心吧,你都做了我这么多年的助理了,我不会亏待您的。”

    赵森看了看兰兰,“你就是这么答复我的?”

    “你真的不再好好考虑一下了?”

    “森哥,我向来是个干脆利落的人,你知道的。”

    “是挺干脆利落的,包括陷害我和赵明轩的妻子的时候,够干脆,希望你不要后悔。”

    “明天中午十二点,我约赵明轩到餐厅小聚,你想来的话就来吧。我等着你,等你来了,我再开始我和赵明轩的谈话,这个谈话你会非常感兴趣的。”

    “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森哥,慢走,不送了。”

    兰兰潇洒地送走了赵森,又将那日的事情从头到尾回忆了一遍,发现其中并无任何破绽,兰兰放下了心,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

    第二天是正月初五。

    上午八点钟赵明轩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好,请问你找?”

    “明轩,我是兰兰,今天上午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见一次面。”

    “好吧,餐厅。”

    “好的,我等你奥,不见不散。”

    赵明轩看了看身边的王利,“你看看吧,憋不住了吧,要开始有动作了。”

    “明天上午八点钟餐厅,你和我一起去。”

    “好的,我给你看着,小心她使奸耍诈。”

    第二天早上,兰兰早早地起床了,先是给自己化了个美美的妆容,一切都就绪了,又检查了一遍手上戴着的那枚钻戒。旋开钻戒的一边,露出了里面的药粉,兰兰对着镜子中的自己开心地笑了。

    “嗯,兰兰,加油,你自己喜爱的东西就要自己去光明正大地拿回来,没有什么丢人的。加油。”

    到了跟赵明轩约好的餐厅里,兰兰先是仔细观察了周边的环境,还不错,进了预定好的包间。兰兰先将预先备好的东西放到了桌子上,便静静地坐着等候赵明轩的到来。

    王利给赵明轩震了震手机,三下,按照预先设定的暗号,这个动作是有鬼,千万注意的意思。

    赵明轩细细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和领带,自信地走进了包间。

    等赵明轩进了包间,兰兰顿时变成了软皮虾,一下子扑到了赵明轩的怀里。

    “明轩,我这几天真的一直在替你担心。”

    赵明轩挑了挑眉,“真的?那我得好好听听你是怎样担心的了?”

    赵明轩一改之前对兰兰的冷淡,变得热络起来。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90.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