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71章庆祝正月初一拜年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赵明轩见南勋陷入了深深的思考之中,轻声叫了声“南叔”,“要没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您先歇着,我改日再来看望您。”

    “好好,你们年轻人,多聚聚就好。我老头子也得找老头子去了。”

    赵明轩起身告辞回了家。

    等回到云台阁,圆圆、潇倩、明玲、雅茹、小妖几个女人正在一楼客厅里聊得热火朝天的。

    只听潇潇说“你们这些孕妇们别不知道天高地厚的,都小心着点,不要磕了碰了什么的,宝宝要紧。”

    “姐姐,我们都知道。”

    等赵明轩推开客厅的门进入别墅时,便听到了这些谈话,这些妇女们配合得还蛮默契的。

    赵明轩朝着大家笑了笑,便上楼去了。

    这些女人们凑到一块儿,便跟被点着炸药似的,火辣辣的,热烘烘的,聊天聊得那叫一个字“欢”。

    “圆圆,你跟雅茹这是刚刚买的首饰吗?这款式,貌似不是我们国内的品种吧?”潇潇首先看到了两人正戴在身上的首饰了。

    “姐姐”圆圆嘴快心直的,“这是我婆婆今早刚刚给我们的,一人一套,是正宗的法国货。家传的宝贝呢。”

    潇潇用征询的目光看了看雅茹,雅茹点了点头,“是这样的,潇潇姐姐。”

    “那我可得好好看看,这品色,这做工,我得好好研究研究。”

    潇潇说着就凑上前来,悄悄的问圆圆:你这是几个意思啊?婆婆是???”

    圆圆正愁没人提起这件事呢,正兴奋的不要不要的呢,正好潇潇给了她一个宣泄的机会。

    “姐姐,你不知道,这可是劲爆的大新闻。我那个法国的婆婆昨晚把我中国的公爹拿下了,成功地拿下了。”

    潇潇懵了一小会儿,转而便笑了,“你这信息量,如果不是上过大学的人,根本一时半会儿地还反应不过来呢。”

    “你是说你芳菲婆婆将南勋公爹给拿下了?”

    “对对对。就是你理解的那个意思。”

    圆圆又凑上前悄悄地说:而且,是我们四个人一起帮忙才成功地呢。”

    潇潇惊讶地指了指圆圆,又指了指雅茹,“你们?帮忙?”

    两人郑重地点了点头,异口同声地说:“姐姐,你理解得都对。”

    潇潇摸了摸自己的头,有点头晕,“也就是说,我们不久就要再喝一次喜酒了?”

    “是呀。”

    圆圆和雅茹这次倒是配合默契了。

    潇潇重又坐回到沙发上,郑重其事地说:“此处应该有掌声。”接着,她率先鼓起了掌,其她人在不明就里的情况下,也跟着鼓了掌。

    倩倩和小妖一脸懵地坐在那儿。

    圆圆拉着倩倩的手。“倩倩,我要有婆婆了。”

    倩倩惊讶:“你之前就有婆婆的,这个我们都知道的。”

    圆圆想了想,“我之前意义上的婆婆,她仅仅是我丈夫的母亲,而现在意义上的婆婆是我公爹法律上的老婆。我是说,不久的将来,不久的将来。”

    “圆圆,我发现你自从怀孕后,变得啰嗦了很多,你就说你婆婆要和你公公结婚了,这就行了嘛。干嘛搞得那么复杂呢。”潇倩终于搞懂了圆圆话中的意思,含笑说到。

    “是呀,倩倩这么说我一下子就听懂了。”小妖轻声说到。

    “那好,姐妹们2021年,我们会喜事连连的,加油啊,我们的宝宝们。”

    说完,潇潇突然觉得今日自己的情绪怎么会这么高昂,难道是因为今天是正月初一吗?

    潇潇又上前凑到圆圆跟前,“圆圆,你们四个小辈儿得好好打算打算了,什么时候给爹娘办喜酒啊?请不请我们去喝酒呀?”

    “当然得请了。大家都去。”

    “雅茹,咱们回去家中,就各自跟老公商量这件事,拖不得,万一公爹变卦了,可怎么是好?”

    雅茹本来就是个成熟稳重的女子,此刻胸有成竹地说到:我看咱爸绝对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男人,是个说话算数的男人,敢说敢当的,不会出现这种情况的,放心就是了,剩下的就是咱们给操办的事了。”

    潇潇沉思了一会儿,“那就好,我跟我婆婆云卿女士说说此事,明玲,你也跟咱妈妈提上那么一嘴,等到时候咱们给南叔包上一个大大的红包,祝贺他们。”

    “明玲,你说这样可好?”

    赵明玲想了想,“如果是这样,咱妈妈肯定会很高兴,毕竟……”

    赵明玲看了看雅茹和圆圆,愣是将半句话咽了回去。

    潇潇马上跟上:“那好,咱们做小辈的,能出力就出力,不能出力的就在边上呐喊助威,特别你们一个个的都是孕妇,都不可掺和。”

    “对,我回头给你们介绍介绍怀孕期间注意事项,毕竟医院里的医生不如我这个三个宝宝的妈妈。我这是实践出真知,他们那些都是理论,空架子上的理论,不具有任何的说服力的。”

    几个孕妇听了潇潇的话倒也没反驳,毕竟人家真的是三个宝宝的妈妈。

    雅茹看着面前这样的潇潇不禁心中产生了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虽然南博对潇潇爱得深切,但是很奇怪雅茹竟然一点都不反感潇潇,相反地感觉潇潇好像是自己的一个多年的好朋友。

    “潇潇,我觉得你说的都有道理,我们也都听进去了,只是我现在觉得啊,最该考虑的应该是我婆婆和公公的婚事,不如今天上午咱们几个就一起研究研究,这事怎么办才最靠谱?”

    雅茹到底不像其他孕妇那么浮躁,首先提出了一个最靠谱的问题。

    潇潇毕竟是经历过很多事的女子,一下子就想到了可能芳菲跟南勋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协调,或者说是情非得已的。

    “嗯,雅茹,我倒是觉得你说的这件事值得我们细细考虑,不如大家都提提意见什么的,最终目的就是让两个人赶快正式领结婚证,举办婚礼。”

    潇倩首先举手说到:“潇潇姐姐,我倒是听说了一件好像现在咱们能用上的事。”

    “好,你说来大家都听听。”

    潇倩正色到:“南勋叔叔是个很传统的人,由于打小就学过很多中国的传统文化,所以我觉得我们可以给他请个董周易的先生,为他卜上一卦。如果卦上说让她抓紧时间领证结婚,那他肯定会考虑的。”

    圆圆接着发表了意见:“潇潇姐,我觉得倩倩说的有道理,公爹是个极其热爱中国传统文化的人,对于周易肯定也爱之深。如果我们能够请到这样的一个先生,说不定还真能成事呢。”

    几个女人一台戏,整个上午大家就研究这么一件事了。

    中午云台阁摆了两桌,女子一桌,男子一桌,女子都说有重要的事情还没研究妥当,不便让男人们掺和。

    于是中午的午饭也在大家的你一言我一语中悄然而过了。

    赵明轩带着南凯、南博、王利,跟父亲赵云平又开始拼酒。这次就是真正意义上的拼酒了,只因南凯、南博的加入。

    几个大男人,经过了一年的深交,也逐渐感觉志趣相投,又都是生意人,因而越喝越有默契。最终赵明轩和王利拉着南凯、南博展开了一场名酒大比拼。最终潇潇走过去看时,桌子上足足摆了二十几瓶名酒,规矩是一人一杯。一瓶酒正好可以倒到四个酒杯里。从头开始,看谁能喝到最后一瓶酒的时候还能清醒如初,起码还能站着。喝不了的时候也可以认输,但是要说出自己心底的一个秘密。

    潇潇看了这阵仗,感觉男人们如果真的给他们时间和空间,真的,这样的男人是可以养得起半个酒厂的。

    “同志们,这是酒啊,是有酒精在里面的,不是白开水呢。”

    男人喝酒时最是疯狂了,潇潇坚决不能去阻止这群疯狂的人,让他们喝吧,毕竟一年了,男人们为了事业一直在打拼,从来也没有这样的闲暇时光聚在一起谈谈心、说说心底里的话。发泄也好,借酒浇愁也罢,都可以吧。

    这场酒的比拼不牵扯开车,不牵扯其他,似乎几人的酒品还挺不错的,喝多了的也只是被搀扶着到了客房,倒头便睡。

    等潇潇姐妹们玩得累了,各个回家后。潇潇才有精力去看看自己老公到底啥样了。

    走到餐厅时,潇潇看到的是只有南博和赵明轩还在继续喝,而王利一个人趴在桌子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南博似乎一副摇摇欲坠的架势,赵明轩基本已经是扶着桌子的最后境界了。

    南博:明轩,我的兄弟,如果你不是这么爱潇潇,我早就来撬走你家老婆了,哪还轮得到别人。

    赵明轩:你还有这么大的胆子呢,我还真不知道,我的大哥还是这么个情种呢。

    南博:我为了潇潇,给她父亲捐了肾脏,我为了救他,两次为她输血。恐怕此生你根本就没有机会这么做,因为你血型跟潇潇的不同。这是硬伤,我可以肆无忌惮地关心她,爱她,让她的身上流淌着我身上的血液,而你没资格,哈哈哈哈。

    赵明轩:我只要拿命去爱她就可以了,这就是缘分。我感谢大哥对潇潇的付出,但是潇潇永远是我的,我也不可能在这件事上做出任何的让步。我是如此,我母亲也是如此。奥不对,是你母亲也是如此,还不对,是咱们的母亲也是如此。不过,终究你父亲还是找到了真爱,恭喜你。

    ……

    潇潇在门外被门内两人对话震惊了。

    “南博为父亲捐献的肾脏,两次为自己输血。两次吗?在法国,自己生双胞胎的时候,是第一次,那第二次?难道是生三宝的时候,自己大出血的时候?”

    “对,应该就是那次。”

    潇潇的脑中不断地浮现南博刚刚说过的话,这些话所包含的信息量也太多了点,潇潇一时间有点喘不上气来了。

    慢慢地回到了二楼的卧室,潇潇呆呆地坐在床边。

    “南博,竟然为了我,做了这么多,我柳潇潇,竟然还都被蒙在鼓里。”

    “赵明轩,他是我今生的唯一,我是不可能再去爱上别人了,只是南博他……”

    潇潇的心中像是被强行注入了一剂强心针,哄得一下乱了。

    之前里面的顺序是井井有条的,而此刻却是被强行打乱了某种顺序,使得潇潇的周身都感觉不舒服。

    “原来自己的安好竟然都有人在负重前行。”

    潇潇坐在床头想了又想,终究没想出更好的办法来弥补这段本就不属于自己的感情亏欠。

    南博也被扶到了客房里睡下了。赵明轩对王利喊了声:“伙计,回书房。”

    此刻看起来像是睡着的王利噌的一下子醒了。跟随着赵明轩回到了书房,期间赵明轩竟然走起路来一点醉意都没表现出来。

    书房里。

    王利:老板,刚刚南凯说,南勋一直想要挽回跟您母亲的感情,但是最终他放弃了,已经决定跟那个法国女人在一起了。

    赵明轩:这个我知道了。

    王利:南博说的那段话您听到了吗?捐肾、输血,都是他。他是想让你和夫人欠下他一生的债。

    赵明轩:这个我也知道了。

    王利:南博还说,当年你父亲,曾经耍了手段才得到了你母亲的同意的。这个我没太听懂。

    赵明轩:还有别的吗?

    王利:好像没了吧。

    赵明轩:好,你回家休息吧,辛苦你了。我自会处理这些事情的。

    “潇潇啊,潇潇,你前世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能惹来这么多的桃花?”

    赵明轩心中百转千回,却终究想不明白这些人的真正意图。

    “我赵明轩看来只有用生命去爱这个女人,才能将她牢牢地栓在我的身边。我的压力真的好大啊。”

    到了卧室的赵明轩见潇潇已经睡熟了。睡梦中的潇潇看起来还是那么的清纯、善良。

    “唉。”赵明轩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潇潇,潇潇,我究竟要怎么去爱你呀。”轻轻的一句话已经将赵明轩心中的郁闷都表现地酣畅淋漓了。

    此刻的潇潇在睡梦中却露出了舒心的笑容,“你还有脸笑,都是你,惹得我这颗心啊。”

    赵明轩看着睡梦中的妻子,既开心,又闹心。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80.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