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60章翻转公司翻天覆地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这一日晨起,潇潇看到身边的赵明轩睡得正酣,自己没由来的也感觉心情愉悦起来。

    已经很久没这样看着自己的爱人的睡态了,潇潇此刻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女人,不自觉的自己的双手便抚上了赵明轩的脸,“好帅呀,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呢?”

    “还好,让我柳潇潇碰上了,否则我就……”

    “否则你就怎样啊?”

    赵明轩睁开眼时,潇潇正在对着自己犯花痴呢。“说,否则怎样啊?”

    “否则,我就收了你。”

    “你倒是真的能收了我啊?”

    赵明轩扬起那迷人的看起来冷峻但却令人迷恋的笑容。

    “嗯,让我想想,我虽然不能直接收了你,但是我有法宝的。”

    赵明轩翻了个身,“什么法宝?”

    “我的璇璇、凯凯、三宝啊。”

    “嗯,潇潇,你不说,我倒是给忘了,咱们的三宝还没起名字呢。”

    “名字我倒是想了很多,但是最后又都推翻了。”“说来听听。”

    “你看现在很多人家的孩子都叫小米、海绵、小海豚什么的,咱们也可以叫这样的名字。”

    赵明轩做沉思状,继续说:“比如?”

    “比如叫小辣椒、西红柿什么的。”

    “潇潇,你确定要让咱的三宝叫这样的名字?”

    潇潇翻了翻白眼,“不然呢?”

    “要不说说你的想法。”

    “我想叫三宝长忆。”

    “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吗?”

    “长相忆。”

    “那段你离开我的日子,我每天过的是什么样子,你知道吗?”

    “对不起,明轩,我错了,再也不会了。”

    “我每天都活在对你的思念中,睁开眼睛我就想,难道我的日子就一直将在这样的相思、相忆中度过吗?我的老婆怎么是这么个眼中容不得沙子的人?当然我知道这更加充分地说明了一个问题。”

    潇潇扬扬眉,仿佛在询问:“什么?”

    “老婆爱我至深。我们夫妻感情深。”

    “你知道这个就好,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为什么离开你了呢?”

    “我赵明轩堂堂一个集团的董事长、总裁,还会不懂你的心啊。”

    赵明轩瘪瘪嘴,“老婆,你这是暗示我你在歧视你老公吗?”

    “明轩,其实呢,我不是在暗示你,我是明示。”

    “好,你个柳潇潇,你在作弄你老公。”

    “是又怎么了?你现在又抓不到我。”

    潇潇说着就迅速地起身下了床。

    只留赵明轩一人在床上躺着。

    夫妻俩闹了一阵子。潇潇严肃起来。“明轩,你不是说要做复健吗?什么时候复健老师能来?”

    “九点钟,等我们吃完早饭休息会儿,估计就来了。”

    “是在二楼做复健吗?”

    “嗯,这是最好的选择。”

    “明轩,你可要加油,我们还……”

    “我当然得加油了,我知道我老婆等了很久了,我们的婚礼。”

    “你就不能看破不说破吗?”

    “好好,都听你的。”

    这一天上午,复健老师来到后,给赵明轩说了说相关事宜,便先带着赵明轩做了几组动作。差不多半个小时后,复健老师告辞离开了。

    赵明轩做完上午的复健,便静静地在卧室里又躺了一会儿。此时王利敲门。

    王利走进了卧室,将赵明轩扶到轮椅上。

    “赵董,咱们上哪?”

    “书房吧。”

    到了书房。

    “有事?”

    “嗯。公司好像有问题。”

    “具体说说。”

    王利将最近公司里的事情简要地做了说明。

    赵明轩点了点头,“看来,这帮老家伙开始蠢蠢欲动了。”

    “嗯,他们好像真的坐不住了。”

    “也好,我正想借机大换血,既然他们不仁在前,那也别怪我不义在后。”

    潇轩集团刚开创立之时,总共有四大股东。

    赵明轩、董方、王宁、孙西。分别控股为39%、13%、14%、13%,其他股份则分散在公司的一些老员工手中。

    现在的局势是其他三个股东联合起来想将赵明轩赶下台。

    赵明轩身为集团最大的股东,自然不能让他们任意妄为了。

    当天中午王利约了董方在餐厅里见面。

    董方见来人是王利,眼中立刻露出不屑的表情。

    “董老您好。”

    “王利,赵董呢?”

    “赵董,在家中养伤呢。”

    “怎么我听说赵董的伤势严重,好像……”

    说着董方露出了幸灾乐祸的表情。

    “赵董的伤势的确不轻。自求多福。”

    王利盯着董方又说了一遍,“自求多福?”

    董方的笑容更深了。

    “他霸占董事长这么多年了,是该换我们来坐坐了。”

    王利心中暗叫“老狐狸。”

    “董老,您打算怎么做?”

    “那王利你倒是表明一下态度啊。”

    “我当然是要选最有实力的一方了。”

    王利挑了挑眉说到。

    “那好,既然兄弟你这么识时务,那我今天也给你个实底,我和你王叔、孙叔已经达成协议,我们三个联合起来,我们的股份是40%,而赵明轩那个二货只占39%。”

    董方喝了口茶,粗鲁地将喝到口中的茶叶吐到了地上。

    “不过,我们害怕不稳妥,便想拉你入伙。我们都觉得以你的实力,你完全可以做董事长。”

    “感谢董老您这么瞧得起我,只是我手中只有2%的股份。太少了点吧。”

    “不少了,加上你的,我们总共有42%。比他的多3%。就算他将散股回收,时间上也来不及了。”

    “董老,您别忘了,不是还有个大股东,他的股份,我听说占7%。很多了。”

    “这个你放心就是了,我们调查了很久,这个大股东不能出现,谁都不知道他是谁。”

    “那,我们就……”

    董方呵呵奸笑着,貌似已经领悟到了王利将要表达的意思了。

    云台阁书房。

    “赵董,果然如你所料,董方已经跟其他两个人勾结了。”

    赵明轩用手敲击着桌子,沉思着。

    “怎么办?”

    “先别急,总会有办法的,散户收的如何了?”

    “只收了3%。”

    “嗯,这样的话,我们总共有42%,加上你手中的2%,才只有44%。这不到一半,把握性就不高了。”

    “赵董,不是有个神秘的股东占7%。您不知道是谁吗?”

    赵明轩仍然沉默着,没说什么。

    王利看老板应该是也不知道。便接着说:“那好,我再让他们查查,到底是谁,我们争取她(他)的支持。”

    王利走出书房,脑中不断地琢磨着,到底这个股东是谁呢?连老板都不知道吗?

    赵明轩在王利走后,一个人坐在书房里,静默着。

    “南博,是时候见你了。”

    下午,赵明轩在复健师的指导下又进行了大约一个多小时的复健。复健师走后,赵明轩感觉周身舒畅,自己悄悄地试着站起身来,还不错,能站起身来了。

    赵明轩拿起手机给王刚打了电话。

    “什么事?”

    “我让你做的事,你做了吗?”

    “做了,估计现在他们都在计划着怎么整死你呢。”

    “正好,再过几天,我就准备好了。”

    “明轩,你也不要操之过急。总要有个过程吧。”

    “我现在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了。”

    “我要护住我的集团不被外人抢去。”

    “那好,你也得悠着点,别太用力了。”

    “嗯,我会注意的。”

    晚上,赵明轩约了南博,两人在云台阁的书房里谈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接着赵明轩在书房里自己锻炼身体。大约十点钟,赵明轩才回到了卧室里。

    “明轩,这几日有什么事情吗?我怎么见到王利,他都是一副急匆匆的样子?”

    “倒也没什么大事,我正在做复健,早日康复,咱俩早日完婚啊。”

    “你也不用这么拼的吧,还是要循序渐进的。”

    “好的,老婆,我知道了。”

    两人睡下之后,赵明轩却久久睡不着。

    他和南博的谈话还一直萦绕在耳边。

    赵明轩:兄弟,有事相求。

    南博:何事?

    赵明轩:关于潇轩集团的事情。

    南博:你是说股份的事吧?

    赵明轩:兄弟就是兄弟,不用我多说话。

    南博:你想怎样?

    赵明轩:把你手中的股份转让给我吧,我可以付双倍的价钱。

    南博:看来你还是没看懂你的兄弟。

    赵明轩:那你想怎么办?

    南博:多说无益,到时候自会见分晓的。

    南博摊开了双手,耸了耸肩,然后再也不谈股份的事情。

    接下来赵明轩见两人就此事谈不拢,便转换了话题。

    两人聊了一些生意上的事情。

    最终赵明轩似乎明白了南博的心意。

    某餐厅里。

    董方、王宁、孙西齐聚一堂。

    大家刚刚就坐,坐在主位上的董方就开始宣讲了。

    董方:老弟们放心,王利那个嫩雏我已经给争取过来了。那现在我们是稳赢。

    王宁:大哥你年龄最大,一向威信高,我俩就仰仗你了。

    孙西:大哥,我和王宁全靠你了,这次我们如果成功了,今后集团每年的分红就是咱们说了算。真是件开心的事情。

    几人一起举杯碰了杯,“兄弟们,干了,以后集团就是咱哥几个的天下了。

    三人嘻嘻哈哈地喝完了酒。又一起去了练歌房唱了一个小时的歌。

    等几人心满意足之后,便各自回家。

    王宁回到家后,给孙四打了个电话。

    “孙董,咱俩再见一面吧。”

    两人约在了孙西家附近的一间咖啡厅里见了面。

    孙西:老哥,还有什么事?

    王宁:老兄,你说老董能靠谱吗?我怎么看着他只为自己考虑呢。

    孙西:嗯,我今天细细地观察了他,也发现他是个极其自私的人。你看他说的那些话,全是对他最有利的。是挺让人担心的。

    王宁:你看,咱俩今后必须得有保障啊,老兄,我家里还有个孩子在国外,每年花费巨额的学费上学。我压力大呀。

    孙西:老王,我这里压力也挺大呀,儿子刚刚结婚,没有事业上的保障,女儿尚未婚嫁,愁啊。

    王宁:老孙,那你看咱俩还有什么好的方法?

    孙西:咱俩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条跟着老董走,一条跟着赵明轩走,貌似咱们也没有第三条路了。

    王宁:我猜赵明轩现在已经知道咱三个的事了。我真的输不起。

    孙西:老兄,咱俩见机行事吧。

    王宁:也好。听你的。

    孙西先一步回家了。王宁则在咖啡店里又等了一会儿。之后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录音,听了听,然后满意地离开了。

    孙西回到家中,将刚刚的录音存到了电脑上,并发送到了一个秘密的邮箱里。

    “你这个老家伙,还想试探我,我孙西是打小就生活在阴谋诡计中的老油头了,还想整我,没门。我倒想看看老董听了这段话后的反应,赵明轩说不定也喜欢得很呢。”

    王宁回到家中,去了书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录音装置,先将刚刚的录音保存到了电脑上,然后请人对录音做了剪辑,之后一份完美的录音便生成了。当晚十二点钟,王宁收到了制作好的录音,听了一遍,是自己想要的效果,便妥妥地将录音复制了几分,分别发到几个邮箱中。

    董方在晚上十二点五分时,收到了一份录音,是王宁发的。彼时的董方已经很清醒了,酒后的他在乍听到这样的录音后,心还是被狠狠地打击到了,任他在商海中浮浮沉沉这么多年了,还是感到异样地诧异。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还好,本来自己也没打算跟这两人真正合作。这么多年了,他自己早就看出来了,赵明轩是个狠角色,不是什么人轻而易举地就能动的了的。这份录音很显然对自己尤其不利,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

    赵明轩在自己眼中,虽然年轻,但是这是自己在这个世上生活了六十五年来见到的最狠的角色了,虽然经过考察,这次事故中赵明轩受伤很重,听说活不久了,但是在他的认知中,还是得给自己留条后路的,毕竟自己有两个儿子,都还不成器,而且其中一个嗜赌成性。

    第二天早上,董方醒来时发现已经是七点钟了,待要起床时,拿起手机,发现自己的邮箱里收到了一个视频资料,便点开来看。

    这一看,倒是不要紧,董方浑身冒冷汗。

    视频中自己的一个儿子正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嘴被布条堵了起来。周边有几个黑衣人。

    视频中一个老大模样的人,恶狠狠地说到:“老董,赶快送钱来,500万,还你儿子的赌债,否则就给你儿子收尸吧。”

    “一天的时间,到时间我给你打电话。”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48.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