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57章坍塌今生不复相见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郑浩平尽量地放轻了脚步,却见到了一张苍白的脸,在这张憔悴不堪的脸上,流淌着悲伤的泪水,潇潇强忍着泪水,在看赵明轩的照片。原来白天潇潇淡淡的眼神此刻却变成了深痛的思念。

    郑浩平的胸口顿时被一股力量狠狠地撅住了,好像被勒住喉咙般,呼吸越发微弱起来。

    本来以为自己的女儿会很快地从悲伤中走出来,没想到的是父亲原本以为女儿的淡然自若却是想瞒住大家,潇潇只想自己独自慢慢咀嚼那份悲痛、那份无奈。

    郑浩平上前轻言相劝:“潇潇,爸爸知道你现在的心好像被掏空了一样,你对未来非常迷茫,但是现在的你要多想想三个宝贝,只要想想三个宝宝,他们的爸爸没有了,现在你是他们最亲的亲人了,你还想让他们没有妈妈吗?”

    “爸爸,你放心,我从来没有想过要死。我只是在没有明轩的世界里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晚上躺在床上,不敢想他,不敢碰与他有关的任何东西,我只要想到他,我的心痛如绞。爸爸,我真的害怕极了,我如果每天不看看他的相片,是不是有天我就记不起他的样子了。我如果忘了他,我的余生将如何度过?他曾经为我做的一切岂不是都白费了吗?”

    “我现在不敢睡觉,我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一片漆黑中,明轩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他一直在叫我,一直等着我去领他回家。”

    “爸爸,我怎么办?我不知道,我想我快要撑不住了。”

    潇潇几乎语无伦次了,最后终于变成了嚎啕大哭,那哭声在寂静的夜晚显得尤为刺耳。

    “潇潇我的孩子。”此时柳梦玲也醒了过来,走到潇潇的床边,一把将女儿搂在了自己的怀中。

    “潇潇,你想哭就哭,别压抑着。”

    哭声一直持续了许久,潇潇终于体力不支,睡下了。

    睡梦中的潇潇呼吸声非常沉重,可以听出她睡着时都很不安稳。

    柳梦玲确定潇潇真正睡熟了才轻轻地回到了自己的里间。

    郑浩平回到自己的里间时,感觉脑子越发地清醒了,现在女儿面临的情况真的很让人担忧。唉,一声长长的叹息,郑浩平无奈地摇了摇头。

    时间悄悄地流淌着,周围的一切都静谧着,潇潇此刻仿佛被带进了一个永远都不会有天亮的地方,那些漫无边际的黑暗仿佛浓浓地雾霾一般,压得潇潇喘不上起来,当潇潇突然从梦中被惊醒时,自己一个人靠在病床边,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

    真的不是潇潇不想睡,而是她真的只能睡很短的时间。每一个睡梦中,有过往那些与赵明轩的甜蜜和温馨,也有明轩在黑暗中摸索着前行的艰辛,一声声凄厉的叫喊声,一声声潇潇,直叫得潇潇的心中阵阵痛楚。有时候梦中的明轩还会被一只獠牙青兽追赶,有时候是赵明轩被炸药炸得满天飞,遍地是血……

    第二日便是腊月二十了,阳历的2月1日。

    柳梦玲早早地就看到了女儿较前一日更加憔悴,更加苍白的脸,如果不了解潇潇,还以为这人已然没了气息。

    医院里令人窒息的走廊里,站着柳梦玲和郑浩平,两人因了潇潇,竟然相处地非常融洽。

    穿过窗户,两人看到的是一片白茫茫的雪,通亮的那种白竟然耀得人的眼睛都睁不开了。

    “梦玲,你要想方设法地将潇潇带出她心中的牢笼,我也会去想想办法,不然,我担心咱女儿,唉。”

    柳梦玲看了看曾经也深爱着自己的前夫,只见郑浩平的鬓边也已经有了白发。

    “老郑,我做母亲的,自然会尽心尽力,你放心吧,我们那么多的大风大浪都熬过来了,我们也会走出这次的沼泽的。”

    “那就好,我先回去了。”

    “你先走吧,你的身体也不容你一直待在这里。”

    郑浩平走后,柳梦玲又想起昨天晚上医生说过的话:“最好给你女儿找个跟她关系最亲密的好朋友或者闺蜜之类的人来陪着,这样她才会慢慢地敞开心扉,逐渐地接受现实状况。有时候病人或许更容易跟自己的闺蜜或者朋友诉说自己内心深处的情感。”

    柳梦玲想了想,跟潇潇最要好的就是庄真真了,上次真真还来看过潇潇,但是这次总不能还麻烦真真吧。

    芳芳出现在潇潇跟前时,潇潇几乎震惊了。

    自从潇潇去了外国之后到现在,虽然自己跟芳芳的关系相当好,但是一直没再联系地那么紧密。

    芳芳利落地走进了病房里,伸手将潇潇抱紧了。

    “潇潇,我来了。”

    潇潇无限震惊地问:“芳芳,你怎么会来这里的?”

    “潇潇,放假了,我也没什么事情,听说了你的事,就想着来陪陪你。”

    “快坐吧。”

    “我学校里的好朋友只有我和明轩知道,别人都不知道,这是谁叫芳芳来的?”

    潇潇一脸疑惑地,但是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

    自打芳芳来到医院后,这一天里,每顿饭,潇潇都吃那么一点点,但是好歹,潇潇开始进食了,这是最让人高兴的事情了。

    上午芳芳用轮椅推着潇潇到了向阳的地方晒晒太阳,两人聊聊天。

    潇潇的心中所想,慢慢的都告诉了芳芳,芳芳有时候并不说话,只听潇潇说,只是时不时地应一声。潇潇面对着自己最好的朋友,慢慢地便觉得心中的苦楚也不那么痛了,有个知心的朋友陪着,怎么都比让潇潇自己独自承受着痛苦要好得多了。

    中午的时候,柳梦玲来到了医院,她给两人带来了三菜一汤。

    潇潇一看,都是自己最爱吃的,不觉眼角湿润,泪珠乱蹦。

    “妈妈这几天多么不容易啊,还有照看自己的三宝,还要到医院里来陪着,幸好今天芳芳来了,妈妈才能放心地回家看看三个宝贝。”

    吃过午饭,潇潇感到自己周身又充满了力量。芳芳和潇潇下了楼,到外边的雪地上慢慢地散步。

    芳芳倒是觉得潇潇好了许多了。

    等到了晚饭时间,柳梦玲又送来了可口的饭菜。

    芳芳和潇潇这次是有说有笑地吃完了这顿饭。柳梦玲高兴极了,感觉自己的女儿在一天之间就情绪开朗了起来。

    芳芳饭后对柳梦玲说,“阿姨,今晚,我一个人在这里守着潇潇就好,您回家休息吧。”

    晚上,两人躺在床上,聊着学校里的事情,谈着以前共同教过的学生,这个学生现在怎么样了,那个学生现在怎么样了,不觉间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芳芳见潇潇的情绪非常稳定,便放心地到里间自己的床上去睡了。

    “晚安,潇潇。”

    芳芳伸手替潇潇关掉了床头灯,非常亲切地跟潇潇道别去里间了。

    潇潇微笑着跟芳芳道了声晚安。便睡过去了。

    此时病房里一片宁静,空气中流淌着淡淡的花香,这是下午柳梦玲来到的时候带来的鲜花的香气,这种香气格外得令人精神放松。

    芳芳累了一天了,便沉沉地睡去。只等闹钟响起的时候去外间看看潇潇。

    当闹钟响起来的时候,芳芳首先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芳芳猛然间醒了过来,推开房门,见潇潇依然沉睡着,但是不对,脸色,如此苍白无色的,噌的一下子,芳芳蹿到了病床边,见潇潇的一只手露在被子外面,同样苍白的手腕上是一条红线。

    “啊”的一声,芳芳快速地按响了头上方的护士叫铃。拿起一件衣服,胡乱地狠狠地扎在了潇潇的手腕上。但是血流仍然不止。

    医生来到之后,惊异地看着这个场面。

    二十分钟后,柳梦玲、郑浩平都来到了医院。

    芳芳哭着跟柳梦玲道歉,“阿姨都是我大意,才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都怨我,我以为潇潇已经放下了。”

    柳梦玲原以为芳芳的陪伴已经让潇潇转换了心态,她已经放下了,潇潇从昨天早上、中午、晚饭,都认真地在吃,而且脸色已经慢慢恢复,言语之间都显示出已经放下了,已经释怀了,为什么?

    柳梦玲被潇潇的举动震惊了,女儿究竟想要怎样?

    “对不起,阿姨,都是我的错,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都怨我。”芳芳不断地哭泣着,不断地说着。

    郑浩平抱了抱芳芳,“孩子,你尽力了,是潇潇想不开,不怪你,真的不怪你的。”

    柳梦玲、郑浩平、芳芳三人焦躁不安地等在了手术室外面。

    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慢呢?那盏不灭的红灯一直在提醒着大家潇潇并没有脱离危险。大家都静悄悄的,那种弥漫在走廊里的寂静将大家带入了一个可怕的恐惧之中。

    仿佛过去了一个漫长的世纪,手术室的门终于被推开了,柳梦玲抢先走上去,“医生,我女儿怎么样?”

    “病人的身体非常地虚弱,而且精神状态也很糟糕,现在又失血过多,现在仍然没脱离危险,还在昏迷之中,你们千万不可掉以轻心。还需要再观察观察。”

    “还没脱离危险?”

    “那我女儿是不是还会出现什么别的危险?”柳梦玲急急地问了两个问题。

    郑浩平伸手拥住了柳梦玲,拍了拍她的肩膀,故作镇定地说:“一切都会过去的,放心吧,咱们女儿没有那么脆弱的。”

    柳梦玲已经泣不成声了。

    “现在,我们的女儿还活着,这就是最好的结果,我们一定不要自乱阵脚。”

    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三人也累了,郑浩平安排芳芳回房间休息,郑浩平陪着柳梦玲来到了潇潇之前的病房里,两人就这样坐在房间里,谁也不说话,只是坐着。

    后来,大约四点钟,郑浩平发现柳梦玲的脸色相当得苍白,便力劝柳梦玲在潇潇的床上躺下来休息,柳梦玲经此一场,早就疲累不堪了,只一会儿的功夫,便睡着了。

    月色如冰,郑浩平走到了外面的走廊上。这么多年的生活恰如一幕幕电影般在他的脑海中快速地划过。

    潇潇在墓园歇斯底里地对自己喊,今生不复相见;潇潇被南博劫持了;潇潇带了两宝回国了;潇潇被素云劫持了;潇潇决定给自己捐献肾脏;潇潇遇见媚儿;潇潇生气离家出走了;潇潇回归之时欲代替赵明轩……

    而今自己的女儿,就这样毫无生机地睡在了icu病房里,郑浩平感到自己这个父亲真的超级不负责任,只顾着自己的个人幸福,极少过问女儿的生活状况,如此的一个男人,真的不配做这么优秀的潇潇的父亲。郑浩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暗暗地告诉自己,等潇潇醒过来,一定要好好对待女儿。好好地弥补这么多年以来自己对这个大女儿的亏欠。

    &nbu病房外面,隔着一层窗户玻璃,看着身上插着很多仪器的一动不动的潇潇,看着脸色特别苍白的女儿时,郑浩平顿时感到一股发自内心的彻底的绝望,“难道说这次就是自己跟大女儿的诀别了吗?”

    “唉。”郑浩平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潇潇,你从小就非常坚强,你可以跟你母亲面对弟弟的死,你可以独自面对母亲的精神崩溃,你可以从昏迷中醒过来,而且是两次,我的好女儿,你一定可以,你一定能够醒过来的,爸爸相信你,我的好女儿,你一定不要让爸爸失望,一定不要让爸爸失望啊。”

    郑浩平一遍遍地在心中祈祷着。

    此时已经是早上五点钟了,赵云平和曹云卿也急匆匆地赶到了医院。

    “老郑,潇潇怎样了?”

    “还在观察。咱们到那边的椅子上坐会儿吧。”

    “潇潇怎么会自杀呢?不是情绪已经控制住了吗?”

    “我原本以为芳芳来了之后,潇潇的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不然昨晚我也不会回家的。”

    “咱们真的低估了潇潇对明轩的情感了。”“那医生现在怎么说?”

    “现在还昏迷着,还没有完全脱离危险。我们只能等着,别无他法。”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4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