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56章坍塌从此阴阳相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书房里。

    王利站在书房的外面,敲了敲门。

    “夫人,您在里面吗?”

    “请进。”

    “夫人,都两个小时了,您休息休息吧。”

    “我再看会儿文件。王利,从今以后明轩生前的一切事物都交由我来处理,你要好好地协助我。我毕竟是个生手。”

    “好的,夫人。”

    “对了,王利,咱们集团在年底是不是要办一个年会?每年都办吧?”

    “是的夫人。我们今年的年会的筹划,已经在做了,三两天就能做好计划书,到时候请您过目。”

    “好的,王利,到时候你也提一提建设性的意见或建议,毕竟我从来没接触过这类事务,有点陌生。好的,你先出去吧。”

    “夫人,您不用这么拼的,我们集团现在一切运行都很正常的。您也要注意休息,注意身体健康,您还在坐月子呢。”

    “好的,我知道了。”

    客厅里。

    柳梦玲:亲家,你看,现在潇潇不吃不喝的,自己一个人闷在书房里熟悉公司业务,这孩子也吃不消啊。

    曹云卿:要是累坏了身体,等将来我们这些老家伙要谁来赡养?

    赵云平:你们两个妈妈,要想办法劝潇潇,让她悠着点干,时间还长呢。现在孩子还在坐月子呢。

    柳梦玲:走吧,亲家,咱俩再上去劝劝潇潇吧,这个可怜的孩子,唉,明轩也是个没有福气的。

    亲家两人来到了二楼的书房,柳梦玲抬手敲了敲门:“潇潇,我和你妈妈进来了。”

    等二人走进了书房,见潇潇被埋在一堆文件里,正在全神贯注地研究每一份文件。

    曹云卿:潇潇,我的好媳妇,你先休息休息,等公司有什么事情,我和你爸爸也不会不管的,你先慢慢地熟悉,不要这么拼,你现在主要任务是坐月子,把身体养好。

    柳梦玲:是呀潇潇,你妈妈说的对,你好好休息吧,好孩子,你先坐月子,把身体养好。妈妈求你了。

    潇潇;妈妈,你们先去忙吧,我再看一会儿。

    潇潇并没有抬头,依然埋头苦读,潇潇一副不把自己累死誓不罢休的模样。

    柳梦玲:云卿,你看这个孩子,我们??

    曹云卿:唉,潇潇还没转过神来,咱们先下楼吧。

    一整天,潇潇一直待在书房里没动过地方,等夜幕降临之时,书房的门又一次被敲响了。

    “潇潇,你看看我是谁?”

    “庄真真,你怎么会来我家?”

    两人高兴地抱在了一起。

    庄真真:潇潇,你打算一直不吃饭,一直熬下去吗?

    潇潇:我只是想用工作化解我内心的苦闷。

    庄真真:死者已矣,生者还要继续生活下去,你不快点从这个阴影里走出来的话,你让三个宝宝怎么办?

    潇潇:我已经非常努力地在往外走了,可是我怎么也走不出来。真真,你说我还能活下去吗?明轩不在了,我没了活下去的动力了,我觉得我的心已经死了,我的身体也在随着时间的流失而逐渐腐朽。我想我就快要去见明轩了。

    庄真真:你看你有多么傻。你不要你的孩子了吗?你不要你母亲了吗?

    潇潇:我感觉我马上就可以去见明轩了。相信我,他一定在那里等着我。我的心能够感应的到的。

    庄真真:潇潇,你脑袋烧坏了吧?醒醒吧,赵明轩已经死了,再也回不来了。而你,你还要坚强的活下去的,你还有三个孩子,你还有你母亲。

    此刻的潇潇又一次崩溃般地委顿在地上,用手捂着头,歇斯底里地喊到:“真真,你别逼我,我不想听,我也不愿意听,我只想见明轩,我要和他在一起。

    庄真真上前抱住地上的潇潇,“潇潇,你想哭就大声地哭一场吧,将内心的悲伤一股脑地都发泄出来吧,等那之后咱们还得正儿八经地过日子呢。”

    潇潇顿时嚎啕大哭起来,庄真真更紧地抱住了潇潇,用手轻拍着潇潇的后背。

    半个小时后,潇潇止住了哭声,两人搀扶着坐到了沙发上。

    庄真真:潇潇,我的好妹妹,你哭过了就坚强起来,三宝在等着你。咱们总能把这道坎过去的。

    潇潇:抬头看了看真真,继续沉默着。

    庄真真:潇潇,你都忘记了吗?当年你弟弟去世,你妈妈我阿姨精神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已经崩溃了,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潇潇,人这一世总能碰到这样那样的不顺心,咱们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听姐姐的,我和你一起扛。

    潇潇在真真的怀中点了点头。

    这一日的晚上,庄真真留在了云台阁里吃饭,两位母亲和赵云平惊喜地发现潇潇晚上吃了一点点饭。

    潇潇终于进食了,这个是大家都想看到的。

    晚饭后庄真真才离开,王利亲自送庄真真回家的。

    晚饭后潇潇又一次来到了书房里。今天真真能够来云台阁,自己感到非常惊奇。总感觉这里面有什么事情是自己没想明白的。

    今晚王利送来了公司年会的计划,里面还有年会主持人的主持词。按照王利所说,本次公司年会,不请主持人了,只想从公司里挑一个主持人,这个主持人做个开头的简短介绍,之后的内容都交给潇潇。

    潇潇拿着这份计划,反复地看了好几遍,将里面的个别词语进行了修改。等翻到最后一页时,潇潇看到了年会的主持词,潇潇根据自己多年的写作经验,将主持词进行了详细地推敲、修改。等这些事都做完后,潇潇感到浑身疼痛。此时阿姨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潇潇站起身来要喝咖啡时,突然感到一阵晕眩,整个世界都在不断地摇动。

    潇潇正想要扶住办公桌时,蓦然自己的眼前一片漆黑,之后便没了知觉。

    黑暗中,潇潇一个人艰难的前行着,怎么也找不到方向,一声声地呼唤着赵明轩,希望前面的明轩能够停下来等着自己,但却终都没能赶上赵明轩行走的步伐。

    “潇潇。”

    似乎很熟悉,又似乎很陌生的声音一直在叫,潇潇相当吃力地睁开了眼,眼前仍然一片朦朦胧胧。

    “现在病人理论上讲是没什么问题了,她只是太过疲惫,身体极度虚弱,她需要好好的静养才行。”

    “好,谢谢医生。”

    潇潇此刻的视线终于变得清晰了很多,仿佛一个身穿白大褂的身影走出了房门。潇潇缓缓地费力地移动着自己的视线,将视线落在了病床边的一人身上。

    “爸爸,你怎么来了?”但是郑浩平并没有听到潇潇的声音。

    “潇潇,你终于醒了,谢天谢地。”

    郑浩平在床侧坐了下来,握着女儿的手,不禁老泪纵横。

    潇潇良久说不出话来,此刻她才发现自己的嗓子特别干涩。

    郑浩平给女儿倒了一杯水,然后小心翼翼地将潇潇扶起来,喂她喝下了一杯水。

    喝下水之后,潇潇的喉咙终于不再如之前那般干涩了,过了一会儿,潇潇轻声说到:“爸爸,你的身体好了吗?没有排异反应了吗?”

    “爸爸没事,倒是你,怎么就晕倒了呢?整整好几个小时才醒过来,吓死人了。”

    后来潇潇才知道这是王刚打电话给郑浩平的。

    “王刚给你打电话的?”

    “王刚怎么会跟爸爸有联系的?”

    潇潇的话中明显有着疑问,王刚怎么会跟自己的父亲有联系呢?

    郑浩平点了点头说:“我接到王刚给我打来的电话时,也很奇怪,不过他说是明……”

    郑浩平的话戛然而止,潇潇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郑浩平想要说的下一个字,扯了扯唇说:“爸,我没事。”

    郑浩平安静地坐在床侧,端详着自己的女儿,见潇潇嘴边已然露出了浅浅的笑容,完全看不出一点悲伤。但是潇潇的脸色却苍白得令人担心,眼睛浮肿着,眼中布满了血丝,这个人看起来憔悴极了。

    “潇潇。”

    郑浩平将双手放在潇潇的双肩上,“你不要太过勉强自己了,女人,痛了就哭出来,累了,就休息。不要搞垮自己的身体。”

    潇潇听了父亲的话,心中那好不容易被自己压制下去的悲伤又在蠢蠢欲动了。潇潇强扯出一抹微笑来。

    “爸爸,放心吧,我真的没事。”

    郑浩平极其无奈地摇了摇头,“女儿,医生刚刚说你这是疲劳过度所致,你可一定要多加休息,三宝暂时由你的两个妈妈照顾着,你放心吧。公司那边不行的话我和你淑云阿姨过去帮忙。其实你现在的主要任务是养好身体,没必要那么快地就去接触公司的事务,那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操之过急。身体最为重要。”

    潇潇似乎有点激动,强撑着身体又要下床来,“爸,我还得回去研究那些文件,我必须快速地融入到公司事务中去。不然,就来不及了。”

    “来不及干什么了?”

    郑浩平看到这样强撑着的女儿明显内心非常难过。“公司缺了你的参与又不会出什么事情,现在有王利在盯着呢。身体,身体,我的好孩子,你的身体才是最最重要的,先养好身体再谈其他的事情。”

    潇潇听着父亲的话,似乎很有道理,自己好像无可反驳。

    医生办公室里。

    医生:最近病人是不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郑浩平:她身边一位最重要的亲人去世了。

    赵明轩的死讯还处于保密状态。

    医生:病人现在心理上出现了极大的问题。需要进行心理疏导,否则的话我担心会出现更加糟糕的事情。

    “我女儿怎么了?”

    此时柳梦玲走进了医生办公室里。曹云卿跟在后面。

    医生:家属一定要时刻关注着,防止病人发生意外事故。病人至少有三天没有好好休息,也没有吃饭了,好像是在绝食,再加上这样的过度疲劳,如果不赶快改善的话,病人的身体会崩溃的。

    医生的话就像死水微澜中被投入了巨大的石头般,令在场的三人倍感焦虑、担忧。

    从潇潇突然消失,到现在的自动回归,她究竟经历了多少,难道只有真真说的那些吗?潇潇知道媚儿的事情是假的,对赵明轩心怀歉疚,只有这些吗?

    众人真的难以想象,当得知赵明轩跟媚儿都是因素云而起时,潇潇内心承受了多少对赵明轩的愧疚之情。在这样的状况下,在极度误解赵明轩的情况之下才知道明轩的死讯,那种心情岂是在场的这三人能够理解的?

    最后,医生说,“只有病人的家人能够慢慢地开解她,让她慢慢地接受自己爱人死亡的事实。”

    三人面色凝重地走出了医生办公室。

    他们都非常清楚,潇潇现在表现得越是安静,表明她的内心越是搁不下,放不开,她执意要做的事情,任谁劝她都不会听的,除非有一天她自己想明白了。

    回到了病房,柳梦玲看到保姆已经将璇璇和凯凯抱到了病房里。

    璇璇宝贝和凯凯宝贝现在已经会叫妈妈了。一声声暖糯糯的妈妈,直叫得潇潇的心更加痛了。现在的凯凯已经是个缩小版的赵明轩了,潇潇看了又看时,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

    凯凯却突如其来地叫了声爸爸,潇潇顿时怔住了。

    众人看向潇潇时,见潇潇的脸色已然变得更白了。只是潇潇的脸上还是始终如一的那种平静如初。

    凯凯又叫了声爸爸的时候,潇潇惊异地发现凯凯的目光是看向门外的。此时潇潇也感觉门外人影一闪。

    潇潇发了疯般地下了床,奔向病房外。等推开病房后,却发现病房外的走廊上空无一人。

    等潇潇再次回到了病床上时,心中泛起了阵阵酸楚。

    晚上,柳梦玲让曹云卿回去了,自己则睡在了医院套房的一个里间。

    医院顶层有几个vip病房,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特别的清静。

    抬手看了看腕表,郑浩平见已经是深夜两点钟了,睡在套房的另一个里间里,仍然能够听得到外间的潇潇不断地翻身声。

    郑浩平轻轻地起身,来到了潇潇房间的门旁,只见一片漆黑之中有那么一点点光亮。

    郑浩平意识到,潇潇并没有睡。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39.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