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55章坍塌从此阴阳相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赵明轩和王利几个箭步便到了安全地带。

    此刻,斜刺里突然冲出十几个特警,个个手上端着冲锋枪,戴着钢盔,着防弹背心。迅速地将众人保护了起来。

    赵云平将素云的手一拨,便反手扼住素云的脖颈。

    “你,你,不是云平,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已经没有自由了。”

    “哈哈哈哈。”

    素云放声大笑起来。

    “你们个个都以为自己是最聪明的,可是我已经无惧生死了,你们怎么可能斗得过我呢?”

    “动手吧,兄弟们。”

    齐刷刷地,一分钟的时间,周围又出现了二十几个黑衣人。

    他们个个手中拿着手枪。

    这场反转剧情令众人有些措手不及了。

    “怎么样,我准备得够充分吧。”

    “放手吧,同志。”素云对抓住她的特警说。

    “呵呵,你倒是高兴的有点早了吧。”

    此时周围又出现了三十多个特警,为首的正是庄真真。

    刚刚得意忘形的素云顿时傻了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

    素云爆发出更加狂妄的笑声。

    “你们,你们都在算计我。好吧,非逼着我下狠手,好吧,我素云今天就跟你们杠上了。”

    突然素云的口中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声音。大家正在想这次又有什么花招时,素云仰头大笑起来。

    “你们等着吧,只要十分钟就够了。”

    “我让你们看着,上方。”

    大家朝着素云所说的上方看时,只见一人手里拿着一个引爆装置,素云问:“还有几分钟?”

    “还有7分48秒。”

    “你们听到了吧?”

    “哈哈哈哈,想算计我,你们还太嫩了点。”

    此刻突然半空中响起了一个声音。

    “素云,我是你干爹,你忘了我吗?”

    “干爹,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还以为你早就死了呢?你在哪儿?”

    “素云,放手吧,你忘了吗?当年你生下的两个孩子。”

    “我的孩子不是已经死去了吗?”

    “没有,一直在我的身边好好养着呢,快,一弦,一柱,叫妈妈。”

    很快地就传来了孩子叫妈妈的声音:“妈妈,你不要我们了吗?妈妈……”

    素云的情绪更加激动了,“干爹,你真的养着我的两个孩子?”

    “我怎么能骗你呢?你可是我的乖女儿。”

    素云仿佛更加激动了,“你叫他们来见我,我想见见他们。”

    “好孩子,我们这就来了。当我们几分钟,不要做傻事。快点停手吧。”

    “好好,我让他们停手。”

    只几分钟的时间,几辆摩托车载着一个大人、两个孩子上来了。

    赵风华在别人的搀扶之下下了摩托车,一弦和一柱拉着父亲的手。

    素云见到了两个孩子,伸出双手做出要拥抱孩子的姿态。

    “素云,你停手吧,我们以后在一起好好过日子。”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素云好像并没有听到赵风华的声音,一个劲地叫着便向两个孩子走来。

    此刻特警已经接过了引爆装置,正在想办法让引爆装置的时间停止下来。

    此刻法师大叫一声,“不好,她在地底下埋好了炸药,即使拆了引爆装置,当时实验室里的地底下还有一批炸药,恐怕也会,我们快撤吧。”

    “大家快撤退。”

    众人听后马上撤退,素云几近疯狂的声音再次响起,“哈哈哈哈,原来,你们一个个都是小人,只顾自己。”

    正在此时,只听到两个孩子的声音。

    “妈妈,我们是你的孩子,一弦,一柱啊。妈妈,你快醒醒吧,放手吧,我们不能没有你。”

    赵华年也劝到:“素云,再怎么说,你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你放手吧,孩子不能没有你。”

    此刻的素云被突如其来的变数弄得神经已经错乱了。她强忍着委顿在地上,用力的捂住自己的两只耳朵,歇斯底里地喊到:“骗人,骗人,不是溺死了吗?都是骗子,都是骗子。”

    “素云,你放手吧,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

    “妈妈,你回来吧。”

    两个孩子的哭声凄厉,搅得素云心中很不是滋味。

    “我已经无法回头了,晚了,晚了,晚了。”

    素云仿若痴迷了一般,一遍遍地说着“晚了,晚了。”

    此刻众人已经在真真的指挥下急速地后退着。

    突然素云仿佛醒了一般,“你们又在骗我,你们又骗我。快点炸药呀。”

    山间响起了轰隆轰隆的声音,持续了很久的时间。

    半个小时后,众人在真真的指挥下开始清点人数。

    素云的头和身体已经碎成了几截,看上去惨不忍睹。

    素云周边的黑衣人也伤亡惨重,在特警的枪下受伤的,没受伤的都老老实实地缴械投降了。刚刚扮做赵云平的特警只是受了一点皮外伤,毕竟是做过特警的,能够审时度势地巧妙地躲开。

    这边赵明轩没了踪迹。南博、南勋、南凯都是受了点皮外伤。

    医院里。

    王刚:哥们,这次的事麻烦了。

    赵明轩:怎么?

    王刚:你的腿。

    赵明轩:最坏到?

    王刚:以后瘸腿,站不起来,坐轮椅。

    赵明轩:最好呢?

    王刚:站起来,但是不一定能走路。看你的造化了。

    赵明轩:帮我办一件事情吧。

    王刚:好,你说。

    赵明轩:用你的手机发朋友圈,说我去世了。

    病房里的赵云平等人一脸懵地看着赵明轩。

    赵明轩:为了诓潇潇,我以后也不能给她幸福了,我还是自动地消失了的好。

    王刚:好。

    赵明轩:王利的伤势怎么样了?

    王刚:他没什么问题了,刚刚他还回了趟家,见了见小妖呢。

    赵明轩:那好,你替我把他叫来,我有事情嘱咐他。

    王利在二十分钟后到了赵明轩的病房里。

    王利:赵董,有什么吩咐?

    赵明轩:世间只有你、王刚、我自己知道我的身体状况,从今往后我就是个死人,公司,你先打理着,一定要瞒住我父母……

    王利领命下去办事了,赵明轩一人躺在病床上。

    “潇潇,以后我不能再做你的依仗了,你好自为之吧。”

    潇潇此时正在自己卧室里写小说呢。

    今天很顺利写好了一章小说,总共六千字。等潇潇将写好的稿子发到了网站上时,潇潇伸了伸懒腰,揉了揉眼睛。

    来到了院子里,此时潇潇看到了王姨正在摆弄那些花花草草的。

    “王姨,今天天气这么好,咱们院子里的温度还蛮高的,估计得有二十度了吧。”

    “是呀,昨天天气预报说,今天下雨,这不,昨晚就下了场雨。要不是咱们院子是封闭的,这个时候,恐怕湿度更高呢。”

    “潇潇,咱们一块儿锻炼锻炼吧。”

    “好的。王姨。”

    两人在院子里做了一会儿运动,等潇潇完成这套操的时候,周身感觉很舒坦。

    “王姨,我感觉自己伤口痒痒的,好像长肉了呀。”

    “千万别用手去挠,不然会留疤的。”

    “已经留下了疤了。去不了了。”

    “为了子女,女人就是这样啊,丑点又何妨?”

    “也是。”

    提到子女,潇潇顿时不吭声了,像是自己想起了自己的三个宝宝了吧。

    王姨见潇潇没了声音,也自然而然地想到了这一层,便转移了话题。

    “今天法师还说昨天本市发生了天大的事,一个什么集团什么的?”

    潇潇听到集团二字马上不淡定了,跑着回到了卧室,打开了网络。

    经济频道,硕大的潇轩集团董事长被绑架案的字样狠狠地刺痛着潇潇的眼睛。

    据悉,1月29日,潇轩集团董事长被一名神秘女子绑架至山上,至今下落不明。

    据悉,1月30日潇轩集团董事长在被绑架之后,山上发生了严重的爆炸,赵董事长查无踪迹。

    ……

    “查无踪迹?”

    “这是什么意思,明轩失踪了?”

    “还是被炸了?”

    今日,本台收到了一份包裹,包裹中是一位女士写给潇轩集团董事长的亲笔信,信的内容如下:

    “轩,很抱歉,我走之前还狠狠地黑了你一把,我是有原因的。

    当日我被素云胁迫,她逼着我让我这样做的,我们的相片也是她曝光的,我知道你们之前发生的事情,她的手段太过残忍了,我只能受她的胁迫,她现在已经不正常了,你要提防着她。另外我在这里郑重地向柳潇潇女士道歉,我跟师兄赵明轩是清清白白的,我完全受了素云的胁迫才做了那些事情的,请柳女士原谅我。我在天堂里会保佑你们的。

    不想离开人世的媚儿师妹泣于病房中”

    “原来原来。”

    潇潇拿出手机开了机。

    “法师,赵明轩现在怎样了?”

    “施主,请稍安勿躁,赵施主现在虽然查无踪迹,可能这是一件好事。”

    “你们都是一起去的……”

    潇潇用手机跟法师聊了整整半个小时。

    潇潇拿着手机,心中不断地安慰着自己,“明轩会没事的,他一定会没事的。”

    潇潇又翻看了朋友圈,见王刚发了朋友圈。

    “沉痛悼念好友赵明轩。”

    一句话,只是九个字,就足以将柳潇潇击倒。潇潇站立不稳,一下子摔倒在了卧室的地上。

    “明轩,你真的永远离开了我吗?”

    潇潇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般滚落了下来。

    “王姨,我要下山,回家。”

    “好,那我送你坐缆车,帮你打一辆出租车。”

    潇潇以最快的速度坐上了缆车,只十几分钟的时间便到了山下了。早有一辆出租车等在了那里。

    出租车以最快的速度将柳潇潇送到了云台阁。

    等潇潇到达云台阁地时候,满目所见都是煞白的白布,云台阁里一片凄冷、悲凉。

    来到了灵堂,潇潇想要最后见见赵明轩,却被告知并未找到尸体。

    “没找到尸体?你们都是做什么的,不快去找,明轩,怎么可能轻易地死去?不可能。明轩不会死的。我不相信。”

    潇潇歇斯底里地呼喊着赵明轩的名字,又惹得身边的亲人爆发出另一阵悲伤的哭泣。

    继而潇潇便晕倒在灵堂前。

    医院里。

    柳梦玲:潇潇你醒了,快喝点粥吧。

    潇潇:妈妈,你告诉我,明轩他真的?

    柳梦玲:女儿,人各有命,我们改变不了什么了,这已经是事实了。哦亲们活着的人应该向前看,你还有三个宝贝,他们有好久没见到你这个母亲了。

    潇潇:明轩,怎么会?

    柳潇潇的泪水情不自禁地往下流。

    柳梦玲:潇潇,你快点醒过来吧,我们还有好好地活下去,要把三个孩子抚养长大。

    此刻赵云平和曹云卿走了进来。

    赵云平:潇潇,你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我们老两口今后就靠你了。

    曹云卿:都只怪明轩没这个福气。以后潇轩集团和三个宝宝都交给你了,你要坚强。

    潇潇紧咬着牙关,只是感觉自己的心脏,痛得连心尖都在一直颤动着。潇潇的泪水已经止不住了,神色茫然无措,呆滞无光,或许此刻的潇潇的眼光正落在了虚空中的某一处。毫不知觉的,竟然已经是黄昏了。灰暗的天色好像也在衬托着此刻的悲凉和苍茫。

    有那样的一个人,他突然之间就走进了你的生活,不,他走进了你的心里,闯进了你的生命,而且他又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你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另一半。纵然你曾经因为种种原因多次逃离,可这么长时间以来,你从来不敢直视你们之间的过去。你只学会了用别样的方式,比如逃避等来回应你们本该美满幸福的人生。你只学会了用这种逃离的方式来沉淀你们曾经在一起的那些点点滴滴中透露出的幸福、快乐,而在背后你却自欺欺人般地一遍遍地告诉自己我已经要忘记他了,我就要忘记他了。

    可是有那么一个时刻到来时,有人告诉你他已经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时,你慌了,你乱了,你以为那是一个梦,等梦醒之时,你爱的那个人依然会潇洒地帅帅地站在你的面前。

    而残酷的事实告诉你,他已经再也回不来了的时候,你那种透彻心扉的悔悟便瞬间将你淹没,将你打入地狱之中。

    无论怎样,你再也找不到他了,你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你再也遍寻不到他的踪影了。

    一切在你的世界里都结束了。

    无情地结束了。

    潇潇此刻心中便是这种感觉,她好像自己的内心被生生地挖去了一半,心在淌着鲜血,那个被挖走的空洞,今后再也无法用任何东西来填补了。潇潇感觉自己的生命也在那一刻停滞了。

    漆黑的夜晚降临了,潇潇自己一人蜷缩在病床上。

    窗外的夜幕仿佛一张硕大的网将潇潇一下子网近了里面,那里只有黑暗、悲伤、凄惨。

    “潇潇,你要好好活着,你要抚养三宝贝。”母亲的那些话掷地有声,再次将潇潇从梦幻中拉了回来。

    当天晚上,潇潇的情绪也渐趋稳定了。期间赵明轩的好友王刚来过病房,耐心地劝说潇潇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可是,潇潇现在想来,当时的王刚果真是见过太多生死的人了,竟然对明轩的死没表现出任何的悲伤。难道真的是因为医生见了太多这样的凄惨,从而变得麻木了吗?还是?

    1月31日

    墓园

    潇潇静立在赵明轩的墓前,任冷风吹着自己几乎已经麻木不仁的周身。

    “明轩,你是不是已经睡了?下面是不是很黑啊,没有了爱,没有了亲人在身边,你一切该是何等地悲凉?我错了,明轩,我真的不该那样冲动地离开,白白地浪费了我们本该相守的大好时光。”

    等潇潇将一捧明轩喜欢的花放在了墓前,潇潇的周身已经冻得冰冷了。潇潇费劲地挪动着自己的双脚,一步步地恋恋不舍地离开了墓园。

    明轩,你且安息吧,等我把三宝抚养长大,我再来陪你。

    柳潇潇回到了云台阁,众人都感觉潇潇似乎变了个人似的。

    潇潇不再强调自己是个坐月子的人了,回去的第一件事就是到赵明轩的书房里待着。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3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