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54章劫持心魔终会解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赵明轩和王利看着王姨坐上了上山的缆车。

    “王利,你说,为什么?”

    “赵董,难道是因为媚儿的事情?”

    “夫人原本不该这样的,夫人有轻微的产后抑郁症。”

    “这才是重点。给我好好盯着潇潇住的房子,不能出现任何意外。”

    “另外,跟给潇潇送东西的人搭上沟,多给潇潇送点日常需要的东西,包括医生曾经嘱咐要用的补品。”

    “好的,赵董。”

    王利认真地开着车,赵明轩一人坐在后座上,心中想的依然是潇潇。

    想了很久之后,还是没想明白,索性赵明轩没再想下去。

    回到了云台阁后,赵明轩跟王利来到了书房里。

    “赵董,国外市场那边传来消息,到年终了,这次一定要您本人去,对方才能跟咱们签约。”

    “嗯,安排吧,多年来,我一直没跟对方的董事长见过面,这次去好好沟通沟通。”

    “不过,这样的话,因为疫情,您这一去一回就得二十天的时间。”

    “没办法了。就这样吧。”

    腊月十六日晚上的飞机上,赵明轩正在头等舱里看书,此时空乘小姐姐走了进来,给赵明轩送来了果汁等物品。

    赵明轩打开潇潇的小说,看了看,又留下了一条评论。

    “小姐姐的小说很有看头的。”

    之后打赏了作者。

    合上电脑的赵明轩闭上眼睛,只一会儿的功夫便沉沉入睡了。

    经过长达十几个小时的飞行,赵明轩到达了出差地下榻的宾馆。

    简单地洗漱了一番,赵明轩和王利便约见了对方的董事长。

    约见地点在一家酒店的一楼餐厅的一个包间里。

    赵明轩和王利早到了十五分钟,到了包间,赵明轩先是粗略地观察了四周的环境,这个餐厅,总体来说讲,还是很符合赵明轩的标准的,纯粹的西欧风格,店内流动着悦耳的世界名曲。

    “whenientotheradio

    yfavoritesongs

    whentheyplayedi'dsingalong,

    itmakemesmile.

    thoseesandnotsolongago

    hohey'dgone.

    &nbkagainjustlikealonglostfriend

    allthesongsilovesowell.

    everyshalalaeverywo'wo

    stillshines.

    everyshing-a-ling-a-lingthatthey'restartingtosing

    sofine

    hepart

    wherehe'sbreakingherheart

    &nbanreallymakemecry

    justlikebefore.

    it'emore.“

    ……

    两人只等了十分钟,对方的董事长便推开门走了进来。

    双方礼貌的握手之后,便坐了下来。

    “马克先生,今天我亲自来到贵国跟您见面,一是感谢这么多年来您给与我们的支持,二是希望我们今后继续合作下去。我今天来这儿,就是真诚地想要跟您签下合约。”

    “好说,好说。”

    “马克先生,难道您也是中国人?”

    “当然了,我是中国人,我小时后因为家中欠下了巨额的医疗费用,实在活不下去了,才逃到了这里,我是跟着父亲来到这里的。”

    “现在手中有了一点点小钱,就想着跟祖国人民做点生意,做人不能忘本的。”

    “真心钦佩马克先生的爱国情怀。”

    “那我们?”

    “我们的事情好说,来先喝一杯吧。”

    “马克先生,我就不喝了,跟您见过面之后我要马上回国,回国照顾我妻子。”

    “没想到赵先生竟然还是个宠妻狂魔呢。”

    “好好好,这是好事。”

    “请您理解,毕竟中国境内回去后还得隔离14天,然后居家隔离7天,现在全世界都面临着疫情,中国在这方面是绝不含糊的。这一点也请您理解。”

    “也好,不喝也罢。”

    “那咱们以饮料代酒吧,喝一杯。”

    “那好,干了。合作愉快。”

    赵明轩和王利回到了宾馆,快速的收拾了东西,便坐上私家飞机。

    飞机上,赵明轩仍然没睡着,一门心思地想着潇潇。飞机快要到了中国边境的上空时,赵明轩明显感觉到飞机上有很大的震动。

    “王利,什么事?”

    “没什么,赵董。”

    “小事情,马上就能解决掉的。”

    飞机的驾驶室里。

    一位外国人正拿着枪顶在飞行员的后背上。

    “到前面的山上降落。那个两国边界的山上。”

    “怎么回事?”

    王利推开驾驶室的门,见驾驶员被一个外国人挟持着。

    “小王,你先按照他说的去做。”

    王利给了一个动作上的指示。

    驾驶员从自己眼镜片中见到了这个指示后,便依照王利的指示徐徐地将飞机降落在前面山上的平地上。

    飞机一降落下来,四周就围上了二十几人,所有人都穿着黑衣服,手中拿着枪。

    此时,其中的一个瘦小的身体向着赵明轩走来。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素云?怎么是你?“

    “明轩,是不是很意外呀?”

    “是呀,是我,我已经从看守所里被释放了。惊讶吗?”

    “一点都不惊讶,你的本事我已经早就领教过了。”

    虽然如此说,赵明轩心中还是很佩服这个女人的。

    同时赵云平的手机上收到了一条信息,“你儿子在我手上,上次的山上,素云。”

    素云吩咐几个黑衣人带着赵明轩和王利到了一幢楼房里。这次赵明轩和王利二人分别被软禁在三楼的两个房间里。

    房间里。

    赵明轩:素云,你为什么每次都将我抓来?

    素云:我倒想抓你父亲,但是你父亲一直不出门,我没有机会。

    赵明轩:还是想着我父亲,你可真有出息。

    素云:你父亲是我今生的最爱,我为了这份爱已经付出了几乎我的全部,我不想中途放弃。

    赵明轩:你知道吗?你的一位故人也活着呢。

    素云:我可不管什么故人,我只是想着跟你父亲一起好好过日子。

    赵明轩:你的梦终究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赵宅。

    赵云平收到了素云的消息后,马上跟曹云卿坐在沙发上商量该如何营救儿子。

    “素云将明轩又抓了,就是上次我们被抓的地方。”

    “云平,我们先抛下之前的任何成见,我们把南勋找来吧,毕竟那里曾经是南凯的别墅所在地。还有法师,据说也已经回到了山上了,一起吧。大家人多智慧大。”

    “嗯,好。”

    赵云平给南勋打了电话,只半个小时,南勋、南凯、南博三人来到了赵宅。

    南勋:真是造孽。素云怎么这么固执。云平,我建议请个心理专家跟着我们一起。

    云平:好,这是个不错的建议。

    南博:我把我的人都调来。

    南凯:我和你们一起去吧,毕竟我对那里比较熟悉。而且我对素云也比较熟悉。

    赵云平:也好,就这么定了。

    曹云卿:叫上明轩的特助吧,我想着明轩一共有两个特助,王利跟着明轩去国外了,肯定也被素云抓了,叫上另一个特助。

    曹云卿:我再说一点我的建议,咱们报警吧。一般情况,素云这次的动作会更大,她的心理已经严重扭曲了。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衡量了。

    其他几人听了曹云卿的话都点头同意。

    赵云平打了110,报了警。

    很快地,赵宅的大门口就出现了警车。

    赵云平将警员们迎进了赵宅的一楼客厅里。

    “您好,赵叔,我是庄小晚。是本次出警行动的组长。我跟潇潇都是旧识。

    赵云平有一次倒是听儿媳妇说起过,这个庄小晚是庄真真的妹妹,女警察,雷厉风行,警花一枚。

    “你好,咱们到客厅里商量一下具体事宜吧。”

    赵云平将众位警员迎进了客厅里。

    众人正在商量着该如何营救赵明轩时,明轩的好友王刚带着急救箱也来到了赵宅。

    (王刚:医生,赵明轩的家庭医生,死党。)

    经过近一个小时的反复商讨,众人最终确定了本次营救的计划,庄小晚还另外带了十几套防弹衣,分发给了大家,最终赵云平、法师、王刚等人都穿上了防弹衣。

    一切就绪后,众人走出了客厅,上了各自的座驾。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山前别墅而去。

    此时的赵明轩正在房间里想着该如何通知前来营救自己的人自己的具体位置。

    “很显然,这次我不能用上次的方法了,而且这次王利也被抓了。如果王利能先逃了的话,还可以召集手下的人前来营救。”

    “而且现在潇潇也没在云台阁里,那这样父亲那里就只能靠父亲和母亲了。”

    ……

    赵明轩绞尽脑汁地想计策,此时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怎么样,等待的滋味不好受吧。”

    “不过,很快地,你父亲就来了,他肯定不舍得他的宝贝儿子在这里被囚禁着。”

    “等你父亲来了,我只要你父亲,别的人我都会放了的,你放心吧。只要你父亲配合我就好。”

    “要给你父亲打电话说明情况吗?”

    “也好,我告诉父亲,让他尽快来换我。”

    “真是的乖儿子。”

    赵明轩结果素云手中的手机,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爸,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我想你了。”

    “好,我这就去换你回来,你听得真真的,你静静地在那儿等着,我们就快到了。十一点零分到达。”

    “好的。我等着呢。”

    电话开的是免提,这些话素云都听见了,见赵明轩并没有说出别的信息,素云便傲娇的离开了。

    赵云平接了儿子的电话后,不淡定了。

    转头跟曹云卿说到:“云卿,明轩刚刚说的话你也听到了,他干嘛说那句诗啊?”

    “让我想想,我记得你哥哥的一对子女叫一弦、一柱吧,难道说,明轩想让我们把这俩孩子也带上?”

    “我觉得可能是,宁肯错了,也不要到时候再费时间了。给你哥哥赵华年打电话吧,说不准他比较了解素云呢。”

    赵云平给哥哥打了电话,这边赵华年也带着俩孩子上了车,直奔山前别墅而去。

    “云平,那你刚刚说的真真的,静静地,这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告诉儿子真真也去了,他应该知道潇潇的闺蜜有个妹妹是警察,静静地我也是在告诉他我们报警了。”

    “那就看咱儿子的悟性了。”

    赵云平拉了拉妻子的手,“放心吧,咱儿子一向很聪明的,这点小聪明,他还是能够想到的。”

    大约一个小时后,赵云平和警员们到了山前别墅。众人下了车,先进入了之前南凯住过的别墅里,大家又在一起研究了一下地形等问题,约好一个小时后上山救人。

    此刻的法师突然拉住赵云平和庄真真说出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其实,上次救你和明轩时,因为没用到,所以我也没说。其实这山上有一条只有我知道的密道。直通山顶的,我曾经走过几次,里面很安全的,我们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山上。”

    于是大家又坐在一起制定了另外的应急方案。

    真真带着十几名警察先行通过密道上山,而赵云平则和南博等人走山路上山。

    定好营救方案,法师突然说:“赵施主,我们要不要通知潇潇?”

    “潇潇不是失踪了吗?你难道知道她在哪里?”

    法师笑了笑,“我自有联系上她的方式。”

    “还是不用通知她了吧,她毕竟在坐月子,身体要紧。”

    众人按照研究好的路线分两路上了山。

    素云接到了赵云平的电话通知,便早早地等在了山顶的别墅门前。

    约莫等了一个半小时,远远地素云见到了赵云平,后面还跟着六七个男人。

    “云平,你自己一个人走过来就行,我把明轩送过去。”

    “我喊一二,你和明轩同时往对方的方向走,别耍花招,我的人都带着枪呢。”

    “你把王利也放了吧。”

    “好,你先走几步,我就放开他们俩。”

    此时赵明轩和王利被捆着手,等赵云平走了十步之后,素云摆摆手让赵明轩和王利开始往对方的方向走。”

    众人看得心惊肉跳的,等明轩快要走到曹云卿这边时,曹云卿大喊,“快点,明轩。”

    此刻枪响了,赵明轩机敏地想要躲开,幸亏目标不是赵明轩本人,而只是吓唬他们。

    “明轩,你回来,不然我让他们杀了你。”

    “素云,我已经过来了,你何苦要为难明轩啊?”

    “不行,我得看着你真的到我身边来的时候,我再放他们走。你放心,我不会伤害你儿子的。”

    此时赵云平离素云还有不到二十步的距离。而赵明轩离自己母亲那边还有三十多步的距离。

    “素云,你不要耍花招了,如果你再使阴招,那我宁肯玉碎,不为瓦全。”

    “好呀,我倒是想看看你怎么做?”

    素云冷冷地哼了一声。

    此刻赵明轩和王利本该有所行动的,但是对方的抢一直指着他们两个。

    素云轻快地又往前走了几步,“云平,你快点走,我也好回去休息了,我等这一天等了足足有几十年了。”

    素云只关注着赵云平,终于赵云平走到了对面,素云热情地上前拉住赵云平的手,“云平,我们终于又可以在一起了。”

    此刻素云和赵云平成功地吸引了众人的眼球,趁此机会,赵明轩和王利终于有了行动的机会。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35.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