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51章纠结此生不可原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1月27日(腊月14日)

    早上将近六点钟时,赵明轩陷入了一个噩梦之中。

    梦中的赵明轩处于一片白茫茫的大雾之中,不管怎么呼喊,都找不到出去的路,突然潇潇的声音响了起来,“明轩,我走了,这次我真的走了,你不要找我。”

    “潇潇,你别走,等等我。”

    赵明轩挣扎着坐起来,彼时已然是满头大汗了。

    “潇潇。”

    看向床的另一半时,发现潇潇并不在床上。赵明轩急了,飞速地跑到一楼,问厨娘阿姨。

    “今早我没见到潇潇,怎么了,潇潇没在卧室里吗?”

    赵明轩瞬间觉得自己的脑瓜都疼起来了。马上拨打了潇潇的电话,发现电话是处于关机状态的。

    再次返回卧室,赵明轩这次非常细心地查看卧室里的物品。

    潇潇的化妆桌上,赫然放着一个信封。

    打开信封,赵明轩看到了潇潇写给自己的信。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潇潇,你。

    赵明轩狠狠地锤了自己一下子。

    拿出手机,赵明轩给王利打了电话。

    “王利,潇潇走了,马上派人去找。”

    赵明轩的声音达到了几近疯狂的地步了。王利马上吩咐手下的人撒开网找寻潇潇。

    赵明轩坐在卧室的沙发上,给潇潇和自己的所有好朋友都打了电话后,还是没有找到潇潇,最后赵明轩调出了自己家大门口的监控录像,查出潇潇是早上5点钟离开的,门口有一辆车,但是当时车牌号码已经被刻意遮盖了。但是隐隐约约可以看出开车的是个女人,带着口罩,头上带着帽子,根本就分辨不清是谁。

    此刻的赵明轩苦笑了。

    “老婆,你这是真的不让我找到你啊,跟我玩这些呢。”

    赵明轩心中是既心疼,又气愤。

    此时王利打来电话。

    “老板,周边的人都来报说没见到夫人。她应该还没走出本市。”

    “没走出本市?好,你通过你的关系查查各个路口,看看能不能查出来。”

    “好,我这就去办。”

    赵明轩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来,马上找人叫了柳梦玲到一楼客厅里。

    片刻之后,柳梦玲来到了一楼的客厅里。

    “妈妈,最近几天,潇潇没跟您说什么吗?”

    “没有呀,我也是今早收到了潇潇写的字条,菜知道她走了。”

    “你看,这是她写的字条。”说着柳梦玲拿出了潇潇写给她的字条。

    赵明轩接过来看了看,只见上面写着:“原谅你的不孝女儿,我走了,不要找我,你也找不到我,我要出去清醒清醒,余生如何,我自无悔。拜别母亲。潇潇留。”

    “明轩,看来这次潇潇是真的下了决心的,恐怕咱们谁都不会找到她的。除非她自己回来。”

    “那么明轩,最近你和潇潇之间出了什么事情了吗?”

    “妈妈,我估计还是我的媚儿的事情。我就是不确定潇潇究竟知道了多少。妈妈,您也知道的,我爱潇潇爱到骨子里,我不可能做对不起她的事情的,只是潇潇现在正做月子呢,压力大,心理因素很多,不知道哪句话哪件事就能触碰到她的神经。哎,不好猜测。”

    “那明轩,你打算怎么办?潇潇现在应该待在家中做月子。如果不好好坐月子,会落下一身毛病的。”

    “是呀,我也正担心着这一点呢。”

    此刻的潇潇正待在山上的小房子里,这间小房子离佛寺并不远,看样子只有几百米的样子吧。

    房子共有五间,两间卧室都带着卫生间和洗浴室,一间厨房,一间客厅,一间书房。

    此刻的潇潇正躺在卧室的床上,室内的空调将整间屋子的温度升到了二十多度,炕上也很暖和。

    待潇潇醒过来后,一个老夫人来到了卧室里,叫潇潇到厨房里吃点东西。

    等潇潇来到了厨房里,发现餐桌上已经摆上了四个菜一个汤。

    老夫人热情地招呼着潇潇上前吃饭。

    “小姑娘,你说你是叫潇潇。今后我就叫你潇潇了,来,坐下,吃点东西。”

    老夫人给潇潇将凳子往后拖了拖,让潇潇坐下。

    “来,潇潇,你先尝尝老婆子做的这道菜。”

    “怎么样?”

    “那我以后就叫您阿姨了。”

    “阿姨,这明明就是普通的西蓝花,怎么会做出这么好的味道来呢?”

    “潇潇,你可别小看了我老婆子,以前我是伺候大人物的。”

    “阿姨,您做的菜的确美味可口。”

    “我听说你是在做月子,这个我是很有经验的,我会把你照顾得很好的。”

    “谢谢阿姨,我再来尝尝另外这些菜。”

    潇潇挨个尝了尝这些菜,味道都很不错的,最后这道汤,潇潇只尝了一口,便觉得这是人世间最好喝的汤了。

    “阿姨,今后您一直帮我做菜吧,你做的菜真可以被称作天下第一了。太好吃了。”

    “潇潇,你只要不嫌弃我老婆子,我就一直留在这里给你做菜。”

    “谢谢您阿姨。”

    潇潇感觉这是今生吃到的最好吃的菜了,吃好饭后,潇潇又对阿姨千恩万谢的。

    在潇潇的心目中,凡是这种六十多岁的阿姨,一般是不太讲究卫生的,而今天让潇潇真的刮目相看了。

    这位已经六十三岁的阿姨,吃过饭后,将锅碗瓢盆刷了三遍,厨具灶具统统大扫除。只用了一个小时厨房比刚才还要明亮、亮堂呢。

    潇潇感觉阿姨一直在忙活着打扫卫生,便心有不忍地让阿姨停下来歇息。

    “潇潇,你不知道,法师是我的救命恩人,恩人吩咐我的事情我怎么也得把它干到最好。”

    “我一个老太婆,在你这里还能得到重用,我真的很开心了。我无儿无女的,本来生活中我就没有这样那样的兴趣,生活也没有奔头。可是法师说了,要我把你当做自己的女儿照顾,我老婆子一下子就有了动力了。”

    “以后啊,我老婆子,如果你不嫌弃,我就在这个屋子里和你做个伴,虽然两百米的地方是法师住的房子,但是晚上还是隔得很远,万一你有个什么急事,我也好搭把手。”

    “那感情好啊,阿姨,我怎么会嫌弃您呢,您这么能干,又这么跟我合得来,还是这么理解我们年轻人的好人,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潇潇非常开心,阿姨能够留下来陪着自己,这样就更好了,以免之后晚上自己一个人呆在房子里会害怕的。

    吃过饭后,潇潇跟阿姨说要到卧室里睡个午觉。

    “好好好,我正好也想歇息歇息。你去吧,我先在客厅里坐会儿。”

    潇潇回到了自己的卧室,没有将窗帘拉上,而是让自己充分地沐浴在阳光里。这样被阳光晒得暖暖的,而且卧室里的炕上是热乎乎的,睡起来真的超级舒服的。

    等潇潇午觉睡醒后,打开了自己的手机。

    潇潇昨晚就跟法师约好,每天下午2点钟,晚上10点钟,开机5分钟,如果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就在这两个时间点打电话告知她。

    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那就不用打电话了。

    打开手机时,潇潇等了将近三分钟,没有电话打进来。正要打算着关机了,此时手机响起来。

    “赵夫人,赵明轩今天上山来了,让我算了一卦。签是上上签。”

    “好的,法师,我知道了,谢谢您。”

    当初潇潇想了许久,最终选择了让山上的法师给自己找了房子,找了厨娘。

    现在国内的疫情仍然不容忽视,出国是不可能的了,那么选择一个住的地方便成为了潇潇最闹心的一件事。这个晚上,潇潇将自己的亲朋好友都想了一遍,最终,潇潇决定找法师。

    法师自上次离开了佛寺后,自己主动去投案自首了,最终判定法师当时是正当防卫,无罪。法师想着在这世间并没有自己可以依恋的人、事、物,于是便又回到了佛寺。

    那晚,法师意外地接到了潇潇的电话,听了潇潇的意思,法师最终决定帮助潇潇。

    “赵夫人,尘缘未了,但你心暂死,且待来日吧。”

    于是法师给潇潇找了一个院子,很干净,很适用的一个好去处。又找来一位姓王的六十多岁的老太太来照顾潇潇。

    当时潇潇的话仍然如寒冷冬日的冰封般让法师都感觉很萧瑟。

    “法师,我和明轩尘缘已了,我想清静清静,请您成全。”

    “现在国内疫情仍然不可忽视,赵夫人,那就到山上来住一段时间吧。”

    因而才有了潇潇住在了佛寺附近的事情。

    这一日,赵明轩动用了自己手中的所有力量找寻潇潇,但是却遍寻不到。

    中午的饭就摆在了餐桌上,赵明轩却丝毫没有胃口。

    “潇潇,你这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你知道了我和媚儿的所有事情了吗?但是你至少在怀疑的时候找我求证啊,也不能就这样消无声息地消失呀。”

    赵明轩一脸愁容地坐在了餐桌旁,对于满桌子的美味佳肴却丝毫没有想吃的欲望。

    王利板正地站在赵明轩轩的身旁。

    “王利,你的人都挨着查了吗?”

    “是的老板,都查了,还是没能找到夫人。”

    “山上也找了吗?”

    “云台阁的后山都翻遍了,但是还没找到。”

    “好吧,你先休息下吧,我再想想。”

    赵明轩没吃午饭,直接去了书房。

    当看到书法中潇潇写的毛笔字时,这么坚强的男人竟然泪如雨下。

    “潇潇,你究竟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告而别呢?”

    拿着潇潇写的字,赵明轩失声痛哭起来。

    “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

    “潇潇,我明明是有心,怎么会变成无心呢?我的这颗炙热的心难道你还没感受到吗?”

    ……

    十二点半钟,赵明轩突然感觉我是不是找寻的方向不对呀,去佛寺吧。

    等赵明轩叫上王利走在去佛寺的路上时,王利在静静地开着车,而赵明轩闭上双眼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冥思苦想。

    “潇潇没跟身边的朋友说自己要离开的消息,连岳母大人也没说,她因为疫情很显然并没有出国,那么这么个大活人到底去了哪里?”

    “唉,找法师问问吧。”

    赵明轩也听说法师已经被宣告无罪,又回到了山上的佛寺里。

    等两人将车停在山脚下,坐上缆车到达佛寺时,已经是中午一点多钟了。

    法师在大殿旁边的禅房里接待了赵明轩。

    “赵施主,这次上山是为了什么?”

    “法师,你最近可好?”

    “我很好,被宣判无罪释放了。”

    “施主是有什么烦心事吗?不如抽上一卦。”

    “那好吧。”

    赵明轩抽到的竟然是上上签。“明明自己老婆出走,怎么会是上上签呢?”

    “真的很奇怪啊。”

    “法师,我最近遭遇了人生最难过的事情,我怎么会抽到上上签呢?”

    “古人云,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施主,你今后的生活你又怎能分得清是好还是坏呢?”

    “可能这里面的玄机我尚未参透,这次就不打扰法师了,我先离开了,这是我捐的香油钱。请您笑纳。”

    “赵施主每次都这么慷慨大方,我想你会有福报的,相信我吧。”

    此时的潇潇听完法师的电话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明轩,在这个时候还能想起到佛寺中找法师,可见他的头脑还是很清醒的,只是不知道他会不会想到法师在同我一起瞒着他呢?”

    “最近的事情太过气人了,且让我好好清静清静吧,等我的心静了的时候,我再重新考虑一些事情吧。”

    潇潇知道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了,便起身到了院子里。

    刚来这所房子时,潇潇并没有细细的观看,此刻,潇潇细细地查看了四周,发现这个院子还是很大的,院子大多数地方是用水泥铺的地面,少数的地方养了一些花儿,整个院子都是被罩上的,院子里的温度也很高,大约有十七八度的样子,潇潇做了一套保持体形的操。等肚子缝合处感到有了微微的痛感时,潇潇便停下来,坐在沙发上休息。

    这套体操是月嫂阿姨教潇潇练的,能够很快地恢复产后的体形。潇潇又想起当时医生嘱咐的话:“记住了,千万不能沾水,锻炼倒是可以的,但是不能撑破了伤口。”

    做完一套操,潇潇感到有些许疲惫。于是潇潇赶紧回到了卧室里,在床上躺了下来。

    休息了片刻,潇潇又感觉自己的精力充沛了。又可以撑起半边天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27.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