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50章墓园,此生不可原谅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此刻赵明轩却又一次接到了王利的电话。

    “赵董,媚儿的情况非常糟糕,您来医院一趟吧,我这就开车回云台阁接您去。”

    “好。”

    赵明轩快速地说了句;“我去医院。”便瞬间消失在夜色中了。

    王利的车刚刚开到云台阁的大门口,赵明轩便让门卫打开大门,上了车。

    “具体什么情况?”不是说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吗?”

    “医生当时是这么说的,但是媚儿的身体底子太差了,所有今早就已经出现了身体器官眼中衰竭的现象,刚刚医生打电话说,恐怕挨不过今晚了。”

    “快点开,我们得赶在她咽气前到达医院。”

    车子如行云流水般飞速地行驶在公路上,赵明轩的心也跟着紧张起来。

    当年老师去世时曾经拉着赵明轩的双手:“明轩,你是我最信得过的弟子,我死后,女儿媚儿就没人照顾了,你一定要答应师父,好好照顾我女儿媚儿。”

    “好的,师父,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师妹的。”

    赵明轩本就是个极其重视承诺的人,现在媚儿要走了,赵明轩于情于理都要送她最后一程的。

    当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时,赵明轩已经顾不上自己的个人形象了,有了飞奔着朝病房跑去。等到了病房,媚儿已经到了最后的时期了。

    睁着空洞的眼睛,期盼着什么。

    当看到赵明轩推开病房门跑进来时,媚儿的眼光立刻变亮了。

    张开着双手,想要抓住什么似的。

    赵明轩上前抓住媚儿的手,“媚儿,我来了。”

    “轩,我要走了,我爱了你一生,你能吻我一下吗?”

    此刻媚儿的任何要求赵明轩都不好残忍地拒绝。赵明轩捧起媚儿的脸,迅速地在她脸上亲吻了一下,此刻赵明轩恍惚之间感觉又有灯光闪过。

    媚儿最后高兴地露出了笑容,“谢谢你,对不起,轩,我会保佑你的。”

    媚儿说完这些话,倚在赵明轩怀中的整个身体便一下子松垮了下来。

    “媚儿。”“你走好。”

    赵明轩这样一个不善表达的大男人此刻的心情也是极其沉重的,极其悲伤的。

    王利见媚儿已然咽了气,便拉着赵明轩让他坐下来。

    王利走出病房打了电话,十几分钟后,几个黑衣人来到病房里,其中的女性帮助媚儿化了妆,换了衣服,其他的男性黑衣人则抬起媚儿将她送到指定的地方。

    媚儿的追悼会在一间临时搭建的灵堂里举行的,参加的人并不多,赵明轩也不想挨个通知师父的弟子了。都是赵明轩的熟人。

    王利在门口负责接待。

    追悼会快要结束时,门外来了一个身穿黑衣的女人,戴着墨镜,全程没有摘下过墨镜。看身材、言谈举止等,似乎是个很有钱的女人。但是王利一直感觉这个女人是自己熟悉的人。

    追悼会开完后,众人将媚儿一起送到了火葬场。

    捧着骨灰盒回到了墓地,赵明轩等人将媚儿安葬在她父亲的身旁,以了却媚儿的生前愿望。

    这样大大小小的事情忙下来,赵明轩整整忙了两天。

    等会到云台阁时,柳梦玲按照明轩走前请求的,先给赵明轩将手中放上一张红布。赵明轩接过红布,缠在自己的腰间。

    赵明轩先去了一楼的浴室,痛痛快快地洗了个热水澡。之后才又换上衣服上了二楼。

    来到卧室里,赵明轩见潇潇一个人在床边看书。便上前拉着妻子的手。

    “潇潇,我回来了。”

    潇潇见赵明轩的情绪有点低落,便说了句:“节哀顺变吧。”

    “我只是太累了。”赵明轩随口说了句。

    “那好,明轩,你先休息吧。待会儿咱们该吃午饭了。”

    “那好,我先眯一会儿。”

    赵明轩在床上躺下来没多久就睡着了。

    潇潇看着自己老公的睡颜,这是一张极其疲惫的脸,全身没有丝毫的防备。周身都卸下了防备的赵明轩让潇潇看了觉得眼眶都湿润了。

    “明轩,你最近真的是太辛苦了,要照顾我这个做月子的,还要照顾你师妹。我还这么地怀疑你,让你心神俱疲,我柳潇潇真的做的有点过分了啊。”

    抬手抚上自己老公的脸,潇潇的泪水情不自禁地往下流。

    此时月嫂走了进来,见赵明轩在睡,便悄悄地跟潇潇说,“夫人,你到了吃营养餐的时候了。”

    潇潇摆摆手,自己费力地下了床,走到卧室外面,对月嫂说:“我自己下楼去吃吧,让明勋再睡会儿吧。”

    五十多岁的月嫂也通情达理地上前扶着潇潇,“慢点走,慢点走。”

    潇潇和月嫂来到了一楼的餐厅,厨娘笑着招呼潇潇吃饭,还不忘不断地讲着笑话逗着潇潇。潇潇的这顿饭吃的有滋有味的,心中郁结的闷气也烟消云撒了。

    “潇潇,不是我自夸,我年轻时也是一个大美人呢。别看我现在这么胖,不能说胖,要说体格壮士。我男人对我也是千般宠溺万般爱惜的,不过后来他早早地走了,我才来到云台阁当厨娘的。他对我最是疼爱了。你看明轩现在这么爱你,把你捧在手心里,我看得都感动。潇潇,好好珍惜吧。”

    “是呀,阿姨,我也感觉自己已经很幸福了,有月嫂阿姨帮我,还有厨娘阿姨给我做可口的饭菜,我多么幸福啊。”

    三人聊着天,潇潇吃得格外地开心。等潇潇吃好了的时候,月嫂便拉着潇潇在一楼的客厅里慢慢地走动着,说是消消食。

    “潇潇,坐月子啊,其实也没什么的,只要心情好,吃好,睡好就行了。想你这样的富家太太本来也不用做家务的,所有我也不用一再跟你说让你别碰凉水之类的话,当然你也肯定知道这些的。”

    “是呀,月嫂阿姨,我母亲也跟我说了很多这个方面的事情。我都记在心里呢。”

    “那就好,咱们现在的营养搭配,等你做完月子,身体也不会太胖的。用不了多久,你的身材就会恢复如初了。”

    “那敢情好啊,我先谢谢阿姨了。”

    “我应该做的,你好好休息会,待会我陪着你上楼看看先生去。”

    在一楼的客厅里潇潇慢慢地走动着,大约八个小时后,月嫂阿姨又陪着潇潇上了二楼。进了卧室,潇潇见赵明轩还在睡梦中,便也没上前叫醒他,让他接着睡。

    潇潇百无聊赖地拿起手机,看了看朋友圈,见到这样的一条圈中留言:

    “真正合适的两个人是这样的1.合适的两个人总有一个强势,一个随和;一个厉害,一个温顺;一个勤快,一个懒惰;一个计较,一个大度。2.其实两个人在一起,没有合不合,只有爱不爱,没有人天生为你准备,磨合的过程固然痛苦,但过后的升华更有意义!中途退出的人,无非是不够爱,却偏偏说不合适。没有天生合适的两个人,需要的是彼此的理解和包容,还有改变。真爱,就坚持!没有炼狱般的彼此磨合,哪来心有灵犀的一生浪漫!

    “南博发这条朋友圈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和爱人又出现了什么状况了吗?”

    潇潇思索着,却想不通为什么?突然潇潇的脑中灵光一现,“我生产时不是大出血了吗?当时是谁给我输血了?是南博吗?”

    “当时母亲对我说的话我还记忆犹新,‘你早产时,又大出血,志愿者给你输了血,其中包括你的老朋友。明轩最后跪下来感谢他们。男儿膝下有黄金,潇潇,明轩只爱你一人,你要清楚。’”

    “老朋友,难道有南博吗?”

    “母亲说,当时明轩给这些志愿者跪下了,这里面难道有南博吗?南博当时应该在度蜜月呀。”

    潇潇百般纠结,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潇潇又接着往下看朋友圈,突然一条信息映入她的眼帘。

    “最近某集团董事长跟前女友亲密接触,据悉前女友患癌症……”

    旁边配有图片。潇潇仔细地看了看,发现这是赵明轩和媚儿。

    图中的赵明轩将媚儿抱在怀中,亲吻着脸颊。另一张图片赫然是那天赵明轩去看望媚儿时被偷拍到的。可以看出两人的关系应该是很亲密的。

    潇潇虽然在心中不断地否定着自己看到的图片,但是事实就摆在面前,怎能不让潇潇上火?

    “赵明轩终究还是放不下她啊。”

    “弥留之际赵明轩还亲吻着媚儿呢,这是怎么的一种刻骨铭心啊。怪不得回来后明轩会这么劳累。恐怕这不仅仅是劳累了吧?是过度伤心吧,看来,我柳潇潇在明轩的眼中也不过如此啊。”

    潇潇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自己竟然不如一个死人在赵明轩心中的地位。

    此刻再看这张英俊的脸庞时,潇潇都感到内心一阵阵作呕,“原来明轩都是骗我的,对我的各种情谊竟然都是假装的。我连一个媚儿都赶不上呢。”

    此刻的潇潇恍惚之间又陷入了一种自我的幻想之中,深深的悲痛,深深的伤感。

    从坐月子以来,潇潇从来还没这样伤感过呢。

    抬手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潇潇倔强地接着往下看朋友圈,“今日我便将朋友圈看到我生产的那日,我倒是看看还有什么是我这几日已经错过了的。”

    翻到了自己生产的第二日的朋友圈,潇潇又看到了一条信息。

    “赵董也会情人,被抓奸在床后。”

    细看文章的内容,发现这里边写着赵明轩于自己生产的第二日,到了医院看望媚儿,又是搂着对方,又是抱着对方的,好几张图片,每张图片都是那种特别辣眼睛的。

    潇潇已经不忍再看下去了。颓然地将手机摔到了地上,自己却毫无察觉。

    潇潇的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也罢,明轩,今日是你不仁在先,也不要怪我不义了。”

    潇潇想了一会儿,重又捡起手机,播出了一通电话。

    一切如常的一个下午,潇潇依然很有亲和力的忙着吃营养餐,忙着给三宝喂奶。忙着跟厨娘阿姨插科打诨。

    等卧室里只剩下潇潇一人时,潇潇仍然是以泪洗面。

    潇潇擦干了眼泪,来到了书房,自己为自己磨墨,打开一张宣纸,自己大笔挥洒,写下了几张毛笔字。

    只见潇潇写的是: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此情应是长相守,你若无心我便休。”

    “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心酸纵有千百种,沉默不语最难过。”

    “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最后潇潇想了想,有写下了下面的话:

    “始于心甘情愿,终于愿赌服输,生不逢时,爱不逢人,所到之处皆是命数。希望以后的日子里,能够百毒不侵、活得认真、笑得放肆,抬头遇见的都是柔情。”

    洋洋洒洒地几张毛笔字,潇潇写完后,拍了拍手,感觉内心舒坦了许多。或许这些都是自己多日来想说而未说的话吧。

    “明轩,我明天就要离开云台阁了,希望你保重吧。我不能带走谁,我不能再陪你了。再见了。”

    潇潇的心中想着就要离开云台阁了,自是相当地难过,但是倔强的她却并未因此而改变内心的想法。

    潇潇给母亲留了字条,字条上写着:“原谅你的不孝女儿,我走了,不要找我,你也找不到我,我要出去清醒清醒,余生如何,我自无悔。拜别母亲。潇潇留。”

    一切都准备好了后,潇潇只等着第二日离开云台阁了。

    当天晚上,潇潇很晚才睡,先去看了璇璇宝贝、凯凯宝贝、三宝,三宝还没起名字,潇潇想想都觉得很遗憾,但是此刻这些已经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了。逃离在潇潇的脑海中是最重要的事情。

    整个晚上潇潇翻来覆去地怎么也睡不着。可能是自己明日便要离开云台阁了,心中不舍所致吧。

    赵明轩见潇潇一直没睡着,想着潇潇肯定又感觉不舒服了,问了几遍,但是潇潇一直很勉强地说没事。让赵敏轩快点睡。

    迷迷糊糊中,赵明轩沉沉地睡了,潇潇看着身边的明轩,想着这么长时间跟明轩的相知相伴,潇潇心中凄苦难当,心里想着自己真是个不幸的人啊,终究与赵明轩还是走到了分手的地步啊。往后余生,各自走好吧。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25.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