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47章世界,差点分崩离析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在哪儿?”

    “在某某酒店88房间。

    坐上车,潇潇暗自告诫自己,此刻自己一定不要乱了阵脚,一定要稳住心神。

    只用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潇潇便来到了地方。坐上电梯,很快到了8楼,88房间就在面前,潇潇霸气十足地说:“管家大叔,麻烦你。”

    管家大叔一脚踹开了房间的门。

    潇潇早就脑补了很多种画面,但是唯独这个画面是潇潇没能想到的。

    赵明轩静静地躺在床上,旁边的美女正坐在床边,一只手正放在赵明轩的脸上。

    潇潇拖着沉重的身子慢慢地走到床边,气势犹如长虹,“拿开你的脏手,管家,把明轩抬走。”

    这是潇轩集团旗下的产业,潇潇说的抬走只是从88房间到对面的房间。

    “怎么了,我的男人,我把手放在她的脸上摸摸,你还有意见了?”

    “呵呵,你的男人。好啊。我倒是看看谁能敢认你是明轩的男人。”

    此时管家大叔回来了。毕恭毕敬地说:“夫人,明轩已经到了。”

    “好,你们先出去吧。我跟这位女士有几句话要说。”

    “美女,我想你是不是今天还没睡醒,认错人了吧?”

    “啪”的一下,一本红红的证被扔在了床上,“有眼的话自己看看。”

    媚儿拿起证看了看,“这又能说明什么?”

    “这不能说明什么,只能证明你是违法的。不,现在法律不管这个,但是刚刚的民法典上明确说明,妻子可以要回给小三的财产。”

    “你说我是小三,我才是正主,我跟明轩认识地早。”

    “我不跟你废话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相信明轩都是被你设计的,我先走了,女士,你好好想想吧。”

    回到了明轩的身边,潇潇看着眼前这个曾经叱咤商界的大人物此刻却被一介女子设计,还不知道明日的报纸上会怎样说。如果这位女士拍了照呢?

    潇潇不敢想,也不想往下想。

    一切等明轩醒来再说吧。

    约莫半个小时后,终于在王刚的帮助下,赵明轩醒了过来。

    此刻的潇潇硬撑着一口气,在等赵明轩的解释。

    赵明轩睁开眼后茫然地看着四周,好一会儿,才几种精神,“刚刚媚儿在身边,怎么此时潇潇却在身边,媚儿呢?还有我刚刚为什么昏迷了?发生了什么吗?”

    这些问题快速地在赵明轩的脑海中闪过。

    但那只是稍纵即逝的事情,赵明轩马上意识到肯定出了什么事了,不然潇潇的眼神怎么像冰窖中的物品一样冷呢?

    王刚朝着赵敏轩挤了挤眼。“嫂子可能误会了,你快说说怎么回事吧。”

    “潇潇,媚儿是我老师的女儿,我从来没将她当女人看,她与我只是兄妹关系,我拒绝过她很多次,这次是老师去世了,拜托我照顾她。至于刚刚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是我自愿的。”

    简短而有力的话,潇潇强撑到现在的身体倏然间坍塌了。潇潇捂着自己的腹部,冰冷地说到:“明轩,我很失望。”

    王刚眼尖,叫到:“去医院,快,要生了。”

    半小时后,潇潇被推上了手术室。

    赵明轩等在手术室外,记得抓耳挠腮的,走来走去的,一刻也不停歇。

    此刻柳梦玲跑着来了,郑浩平、许淑云、潇倩、一平也来了。

    一时间手术室外围满了人。

    众人的焦虑更深地感染了赵明轩,他开始变得更加不安起来。

    又过了大约十几分钟,手术室的门开了,护士喊道:“大出血了,快找血型相同的人来。”

    一通忙乱之后,赵明轩等人静静地等在了手术室的外面。

    又过去了半个小时,手术室的门开了。

    “医生,潇潇怎么样了?”赵明轩首先上前焦急地问。

    “是个男孩,大人身体虚弱。需要静养。半小时后再进去看病人。”

    众人听到潇潇无碍,孩子也平安了,赵明轩让众人回去了,只留自己和岳母、岳父三人。

    终于过了半个小时,赵明轩推开病房的门率先进去。

    潇潇的脸色苍白,见赵明轩进来,有气无力地说:“出去,不想见你。叫我妈妈进来。”

    此时柳梦玲走近了病床。

    “潇潇,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妈妈,我没事,就是很累。让他们都走吧,你陪陪我就好。孩子呢?”

    “孩子很好,是个男孩。”

    “潇潇你别说话,听妈妈说,明轩,这个不管发生了什么,你要相信他,他是被人设计的,他对你的心我们都看得清楚,你不要冤枉他。”

    “妈妈,我知道了。”

    “妈妈,我太累了,我要睡了。”

    柳梦玲见女儿要休息,便悄悄地退出了病房。

    病房外。

    “妈妈,潇潇她?”

    “她现在还不想见你,你再等等,再耐心点,给她点时间。”

    “好,我知道我这次做错了,尽管是别人设计了我,但是我知道我有责任。我会好好跟潇潇解释的。”

    柳梦玲无奈地摇了摇头,“明轩我相信你,但是潇潇是无辜的,你不要伤害她。”

    “她已经承担了太多了。”

    “我知道。”

    柳梦玲走后,赵明轩给王利打了电话。

    “王利,到医院来。”

    王利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医院。

    “走,跟我回酒店找媚儿。”

    酒店里88房间。

    媚儿叼着一根烟悠闲地抽着,随之又突出圈圈烟雾。

    当砰地一声想起的时候,媚儿已经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掐灭了香烟,媚儿娇媚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轩,你回来了。”

    赵明轩和王利走了进来,赵明轩不由分说便抓住媚儿的手臂。恶狠狠地说到:“说,刚刚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呀。”

    “你给我喝了什么?”

    “红酒吧,你没看到吗?”

    “信不信,我把你送到非洲难民营里。”

    “你送呀,你忘了当年怎么答应我父亲的了,你忘了要照顾我的了?”

    “哼。”

    “现在害怕了?”

    “你不是说要等我吗?你背信弃义。”

    “我赵明轩从没答应要等你,我只答应你父亲照顾你。你分清楚了。”

    ……

    医院病房里。

    夜沉如水,繁星闪烁。

    除了满屋子的白色,周围一片莽莽苍苍的黑暗。

    借着微弱的光,潇潇看到了一张冷峻十足的脸,下嘴唇紧紧地绷紧,只一张侧脸,便这样英俊非凡。那名男子正在认真地盯着笔记本电脑的屏幕,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如行云流水般跳跃着、飞舞着。

    工作时的男人最是迷人了,这个男人,是自己看了无数遍的爱人,此刻潇潇看着这个一动不动的男人,明显地能够感觉到他周身的器宇轩昂,只一眼,潇潇便感觉又陷入了赵明轩特定的漩涡里,瞬间被迷得无可救药了。

    潇潇摇了摇头,灼热的视线已然挪不开。

    此刻,原本认真工作的男人抬起了头,对着潇潇笑了。

    潇潇想继续装睡,却被赵明轩上前的第一句话逗乐了。

    “老婆,恭喜你又当娘了。男宝。健康。七斤六两。熊猫血。”

    “老婆,你说咱们的儿子该取个什么样的名字呢?”

    点灯骤然亮了,耀得潇潇的眼睛瞬间便眯了起来。

    如此明亮的灯光却突然被挡住了,潇潇缓缓睁开双眸,见到的却是赵明轩颀长的身影,他长身挺立在病床边。

    “醒了,就别装睡了。你不知道,你装睡时眼睫毛总是不断地动来动去。如此每次都能将你成功地出卖。”

    潇潇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却感觉说什么都很无力。

    赵明轩好像并不十分在意似的,古水无波的双眸越发地迷人,淡淡地,仿佛很随意地问:“饿了吗?”

    潇潇依然没吭声,只将目光放在平行方向的虚空中的某处。

    赵明轩走到潇潇的身旁,熟练地将病床摇高了,拿起床头柜上的一个崭新的保温盒,打开来,瞬间屋子里便飘满了香气。

    “来,我喂你,你得快点喝了这些汤,咱们得给三宝喂奶。老婆大人。”

    潇潇依然没说话,但是赵明轩依然没生气,好脾气地一勺一勺地将汤喂给潇潇,等看着潇潇喝光了保温盒里的汤,赵明轩抽了一张纸,温柔地擦了擦潇潇的嘴。

    “挺好,老婆,三宝退租了,咱们的婚期也近了。”

    潇潇看着近在咫尺的这张俊美无比的脸,终是没能将自己的双眼移开。赵明轩那清泉般清冽璀璨的双眸中,妥妥的是潇潇的倒影。

    此刻的赵明轩唇边荡漾着的浅浅的笑容早已入了潇潇的双眸。

    赵明轩将保温盒收拾好,重又放回到床头柜上。

    此刻的潇潇才认真的看了看周边的环境。

    这是两室的套间,淡黄色的墙面,屋内还能闻到极其淡雅的花香。

    赵明轩端了一杯温水让潇潇漱口,之后又拿来湿热的毛巾给潇潇擦脸,擦手。

    这一切做完后,赵明轩又坐在屋内的沙发上,处理公务。

    转眼到了第二天,护士小姐姐将三宝抱来,让三宝试着吃母乳。三宝很配合,只一会儿就找到粮食的来源,舒坦的吃了起来,护士见三宝这样好喂养,轻笑了。

    等喂好三宝,护士又将三宝抱起来拍嗝。那种熟练的程度好像已经生过、照顾过好几个孩子似的。

    全程赵明轩都在认真地学习中。

    潇潇一直享受着赵明轩贵宾级别的待遇。喂潇潇吃饭,喂潇潇喝水。照顾潇潇洗漱方便等等,其余的时间不是在工作,就是在打电话。

    与赵明轩的充实的生活相比较,潇潇在这两天里,除了吃喝拉撒,除了给宝宝喂奶之外,就是躺着发呆,没有手机,没有电视。当然有时候赵明轩会给潇潇讲个笑话什么的,潇潇只是被动地听着,从来没有任何回应。

    到了第二天的晚上,赵明轩又从卫生间里拿来了一盆水,兑上开水,用手试了试水温,觉得挺合适的,便又拿起毛巾,给潇潇擦拭全身。这样的事情赵明轩每天都在做,只是每次潇潇还是不给任何的回应,而赵明轩每次都好像毫不介意似的,做得非常认真。

    医院里的温度是28度左右,所以潇潇只穿了一件睡衣。

    潇潇知道在这种时候自己也不能推辞,毕竟自己是剖腹产,肚子上有条很长的口子。稍一动弹就钻心的疼。

    等这一切都收拾好了,赵明轩推开病房门,“都进来吧。”

    接着几个女人进了病房。潇潇见都是云台阁的阿姨。几人齐动手,只消片刻,便给潇潇收拾好了,接着用一辆轮椅将潇潇推出了病房。

    半个小时后,潇潇回到了云台阁。

    等众人将潇潇送到二楼卧室时,柳梦玲也出现在卧室里。上前抱了抱自己的女儿,柳梦玲便退出了卧室。

    此时保姆抱着三宝进了卧室,将三宝安排在床边的一张同样高度的小床上。

    潇潇看着三宝,自然而然地哼起了催眠曲。

    此时一个五十来岁的女人走进来,手里拿着潇潇的手机,礼貌地说:“夫人,我是您的月嫂,这个月由我负责照顾您。这是您的手机,每天可以看半个小时。”

    许久没接触到手机的潇潇马上打开了自己的微信。

    首先看到的是赵明轩轩发的朋友圈。

    “站在产房外,看着刚刚出生的儿子,眼眶不自觉的湿润,是感动,是心疼,是感触,是感恩。今日是犬子出生之日,也是爱妻痛苦之时,母爱伟大,母子平安,愿我们2021全家幸福。”

    “幸福你个大头鬼啊,赵明轩,你跟你的媚儿去幸福吧,我柳潇潇从今往后再不伺候了。”潇潇心中怨气未除,狠狠地想。

    潇潇又接着看下去,见到一条评论:“茶,有人生的滋味;酒,有心情的体会;过去与未来的交替,迷失的是岁月的相会;不是没人陪,只怪咖啡喝不够;路一走就累,雨一碰就碎,只有孩子最珍贵!”

    “闻君喜得贵子,甚是欢喜,真乃天赐石麟,德门生辉,特来恭祝弄璋之喜,真诚祝愿贵公子健康成长,快乐幸福,前程无量!”

    “朋友就是在该出手时就出手,在最需要的时候送上最需要的东西;朋友,在这个喜雀报喜的季节里,为你送上我的祝福,祝福你俩的宝宝健康成长,快乐生活;夫妻俩幸福美满。”

    “当官又上一品,升了;股票又涨一块,升了;你家喜添一丁,生了;人生之喜,财喜,业喜,不如人之欢喜;友之祝福,千福,万福,不如贺喜之福,恭喜朋友喜添贵子!”

    一连四条留言,看不出留言者是何人,但是话语中带着的喜悦却跃然而出。

    潇潇知道这些一定是关系极好的朋友的留言,只是大家心照不宣,只是大家不想让对方知道自己是谁而已。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18.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