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45章温暖来自你我内心9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一个人的身体,两个人的心跳,三个人的期盼。等待是个幸福的过程。九个月后,期待你的到来,我的另一份牵挂。”

    一平首先抢了沙发,为老婆点了赞并留言:因为你的到来,风中有花香,世界也温柔,用镜头留住永恒。

    潇潇也点了赞,留了言:最贵的房子终于被租出去了,限期10个月,无续租。祝福。

    底下一群点赞的。

    餐厅里。

    刘倩和许淑云再一次在餐厅里见面了。

    “淑云,你家女儿终于怀孕了,从今往后,我刘倩便将之前咱们俩之间的隔阂全部消除掉。”

    “这段时间真的是双喜临门。浩平的身体也恢复得很好了,看来并没有太大的排异反映,现在我的宝贝女儿也怀孕了,今后咱俩的任务就是好好监督着倩倩将宝宝照顾好。”

    刘倩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咕咚一下子就喝下去了。

    “淑云,我本想着这一生我刘倩再也看不到我的孙子了,没想到上天这次又眷顾我了,好好好,我一定感恩,现在的疫情,我一定多多捐钱,为了国家,我一定好好居家,不聚集,过年我也不出去逛了,淑云,我们要好好地,等着我们的宝贝出生,我们俩就在一起哄着孩子,溜溜街,购购物。”

    许淑云也端起酒杯喝下了一杯,“刘倩,你说得很对,我们做老人的,就该这样。我们打定注意,照顾好倩倩,然后等着享天伦之乐。”

    “不过,你还有一个任务,把老郑照顾好,然后我们才能享天伦之乐。”

    “这个我倒是清楚地知道,我会好好的,我家老郑先生也会身体棒棒的,放心吧,我们都会长寿的。”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喝着酒,唠着嗑,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两人都醉了。

    刘倩拿起手机,给自己儿子打电话:“一平,你来接我和你岳母。”

    刘倩的手抖着,手机几乎从手中脱落下来。许淑云也不甘示弱,拿起自己的手机给潇倩拨了过去。

    “倩倩,你妈妈喝醉了酒,你来接我吧,老地方。”

    夫妻俩收到了电话后,火速地赶来。

    不到半个小时,夫妻俩相继来到了餐厅里。

    一平上前扶住自己的岳母,“妈妈,你小心点。”

    刘倩见到这种情况,首先不乐意了,“儿子,你娘在这儿呢。”

    潇倩马上上前扶住了自己的婆婆,轻声说到:“妈妈,咱回家吧。”

    夫妻俩费了很大的力气终于将两位母亲请上了车。等发动车回家的路上,两位伟大的母亲还在车上一个劲地掰扯,谁喝了,谁没喝,总之就是酒代表的是能力和决心,不喝酒,你就有千般不对,喝下了酒,说啥都行,说啥都对。

    夫妻俩摇了摇头,极其无奈地轻叹了口气。

    为了方便照顾,一平将两位母亲都带到了自己家中,三个小时后,两位母亲都醒了。刘倩看了看,挣扎着要去喝水。此时倩倩上前给婆婆递上了一杯水,刘倩用手碰了碰水杯,感觉水温正合适,便心满意足地将水喝了。此时许淑云也醒了过来,喝了一平递上来的水。

    两位妈妈在沙发上端坐,一平夫妻俩坐在对面的沙发上。

    刘倩首先开口说到:“倩倩,今后我和你妈妈就负责照顾孩子,一平负责上班赚钱。至于工作室,我找个人来管理,等你坐完月子,孩子不再吃奶了,就由你来管。我不再去工作室了,也不再管工作室的事情了。工作室的账目资金由你俩来管理,收益等我都不管了,都归你们了。”

    “淑云,以后咱俩就出去逛逛街,看看电影,做做保养什么的,你看可好?”

    许淑云想了想,“我今后也不上班了,提前退休好了。至于公司,老郑也不再去管理了,交给年轻人去管吧。如果一平愿意,我们出资让一平开个自己的律师事务所,我们的工作就是颐养天年了。一平,你看,这样可好?”

    听了岳母的话,一平郑重地点了点头说:“好,那我们年轻人负责挣钱,你们只要开心就好,倩倩,你说呢?”

    “没有问题的,就这样说定了。”

    这一天,一平和倩倩相当于收到了几千万的资产,加上郑浩平公司每年的收益,两人每年的收益是上亿。

    送走了两个母亲之后,两人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沉思了很久。

    一平:看来母亲把家底都兜给咱俩了,这次母亲是真的认可你了。

    倩倩:我母亲早就将你视为己出了,这次母亲又说自己也早早退休,不让父亲再管理公司了,看来父母做好了养老的打算了。

    一平:倩倩,我们有三个长辈,今后我们的责任更加重大了。

    倩倩:母亲的工作室年收益在几千万,我能担得起这个责任吗?我着实惶恐啊。

    一平:有我帮你嘛。不要过于担心,老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养好身体,把宝宝生下来,别的事情都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

    倩倩:宝宝,你还这么小,就肩负了这么重的责任了,我们一起加油啊。

    夫妻俩相互鼓励着,才感觉身上的担子稍微轻松了一点点。

    刘倩回到了自己家中,给柳梦玲打了电话,跟她约在外面的咖啡厅里见面。

    半小时后咖啡厅里。

    刘倩:柳姐,倩倩终于怀上了。

    柳梦玲:太好了,这下你开心了吧。

    刘倩:我把工作室都交代给倩倩和一平了,今后我刘倩真的就是一身轻了,什么也不管了,都交给年轻人了,安心养老了。

    柳梦玲:我们这些老人就该这样,我们开开心心地养老。含饴弄孙的日子到了。

    柳梦玲:倩,我们等宝贝们长到三岁时,就可以带着他们到乡下的别墅了,让他们这些小家伙跟着我们,咱们俩就种种菜,浇浇花,锻炼锻炼身体,或者咱们也跳跳广场舞什么的,打发时光,很快地,孩子们上幼儿园了,咱们的历史使命也便完成了。

    刘倩:等孩子们上了学,咱们这些老家伙,就更是别人看不上的老搬不动了。到那时,咱们更应该给自己找点事情来做。

    柳梦玲:妹妹,你看,你那个乡下的别墅的后山是不是也是你的?等到时候咱们就到山上摘水果,观光,反正怎么舒坦,咱们就怎么干。

    刘倩:姐姐,我看你的主意真的很不错的,云台阁里还有游泳池、花房、酒窖,咱们没事也学学酿酒什么的,那个还挺高大上的,你说这样好吗?

    柳梦玲:那感情好哇,云台阁已经是我的家了,这一生在云台阁里住着,也会很舒坦的。你没到后山上看,那个后山上什么水果没有?蔬菜、水稻、玉米、花生……云台阁饭桌上的食材都是后山上出的,等春暖花开了,咱们姊妹俩就上山去看看。

    姊妹俩喝着咖啡,聊着天,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到了下午四点钟,两人叫来司机,各自回了家。

    柳潇潇此时在卧室里看电视剧。

    赵明轩则早早地就回到了家中。只在卧室里待了十几分钟,王利匆匆地到了书房里。两人又到了书房里研究了很久的公司事务。

    等赵明轩终于忙完了一切回到了卧室的时候。

    潇潇一脸坏笑地说:“还好,还好。”

    “怎么了?”

    “幸亏我和小妖都知根知底的,要不然呢,某人可就麻烦了。而且麻烦还挺大呢。”

    “我会有什么麻烦?”

    “肯定会有人误会的。”

    “误会?说得明白一点。”

    “断袖呀,龙阳呀。”

    “潇潇,你是不是欠?”

    “没啊,我说的是真的呢。刚刚我才知道这两词的真正来历。”

    赵明轩煞有其事地坐到潇潇的旁边,“那老婆,你老公正好现在比较有时间,你给我讲讲吧。”

    柳潇潇清了清嗓子,说到:“听好了,我只讲一遍。”

    “古时没有现代钟表,用漏壶计时。一开始,董贤在宫中管报时辰,一干就是两年多。爹妈给他生了一副漂亮脸蛋。生得相貌出众,一表人材。也合该他发迹,一眼被哀帝看上,并主动与他搭话,赏他黄门郎的官。董贤由此得宠,青云直上。哀帝征召其父董恭为霸陵令,不久又升任光禄大夫。董贤所受宠爱,日甚一日,没几天提拔为驸马都尉侍中。出门在车上陪乘皇帝(古代乘车的方式,尊者居左,驾车者居中,另有一人居右,称为车右或验乘),入宫则随侍皇帝左右,形影不离,哀帝十天半月的赏钱成千上万,令朝臣惊讶莫名。两人恩爱无比,如胶似漆,掰不开扯不断。”

    “这个董贤可真够风光的啊。”

    “接着听下去啊。后面的更加精彩呢。”

    “不管真龙天子,还是凡夫俗子,就自然人来说,身上长着的物件没什么两样。哀帝志同性,亦不足为奇,董贤女人气十足,性格温柔,嘴巧会说,善于逢迎,人见人爱。每当皇上赐他梳洗沐浴,都不肯离皇上一步,留在禁中侍候医药。皇上也想的十分周到,因为董贤常年拴在宫里,难得回家过夫妻生活,就下诏把他老婆调进宫来,登上名册,随便出入,并腾出房舍让董贤两口子居住,如同一般宫廷官吏一样。还诏令董贤的妹妹为昭仪地位仅次于皇后,更改其房舍的名字为椒风,以与皇后所居的椒房相配。昭仪与董贤夫妻一天到晚,围护在皇帝身边。赏赐给昭仪及董贤夫妻的钱各以千万计。同时,提拔董贤的父亲为少府,赐爵关内侯,有封邑可食,不久又转为尉。”

    “原来这个人还这么厉害啊。”

    “看来生的一副好皮囊还是有用处的。”

    潇潇又接着说:“又任命董贤的老丈人为将作大匠,小舅子为执金吾。诏令将作大匠大造宅第于北阔下,如皇帝制度,前殿后殿,殿门相对,土木之功,极其富丽堂皇,支柱与轩阑之板都用丝绸包裹。就连董贤家的奴仆也受到皇上的赏赐,赏赐物有武库的兵器,上方的珍宝。以至于东园秘器(棺材),珠襦玉匣,都预先赏给董贤,无所不备。又命将作六匠为董贤在义陵旁修建坟墓,内为便房,用坚硬的柏木做棺材的里层,外为专供巡行出人的道路,四周围墙长数里,门阙罘罳。”

    “这可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也可以这么说。”

    “还有甚者。皇上想封董贤为侯,但苦于找不到机会。正当此时,待诏孙宠、息夫躬等人告发东平王刘云的夫人祸到庙中祭扫,祈求鬼神降祸于所恶之人的不法事,交刑部治罪,都低头认罪。皇上叫孙宠、息夫躬说是通过董贤告赢的,把功劳记于董贤,下诏封董贤为高安侯,息夫恭为宜陵侯,孙定为方阳侯,食邑各千户。不久,又追加董贤两千户。丞相王嘉数次在皇上面前谏争,指斥董贤破坏国家制度,被投入监狱而死。”

    “忠臣谏诤惨遭杀害。”

    “哀帝刚即位时,外祖母傅太后、母丁太后皆健在。因此两母后的娘家人先打起腰来。傅太后的堂弟傅喜先做了大司马辅佐朝政,数次进谏,因不合太后旨意被免官。皇上的舅父丁明代理大司马,到丞相王嘉死,丁明为他鸣不平,被皇上撵回家去。让董贤代丁明为大司马卫将军,并授以全权。这一年,董贤才二十二岁,虽为三公,却常居宫中,领尚书事,百官奏事都需经他手方能上达。因他父亲不宜在卿位,转为光禄大夫,俸禄二千石。弟弟董定信代董贤为驸马都尉。董家亲属皆是侍中各衙门的奉朝请(汉代对没有固定职位的大臣、外戚、将军、公卿、列侯多给以奉朝请的名义,参加朝会),恩宠超过了丁、傅两家。”

    “跟杨贵妃的一家人有的一拼。”

    《汉书·董贤传》:"常与上卧起。尝昼寝,偏藉上袖,上欲起,贤未觉,不欲动贤,乃断袖而起。

    “这就是断袖的来历。”

    “奥,原来有这样的故事啊。老婆,你真是个博学多才的才女。”

    “还不是当年为生活所迫,写小说时学到的东西。”

    “给老婆点赞一百个。”

    “去你的,咱们歇下吧,很晚了。”

    ……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1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