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44章温暖来自你我内心8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赵明轩这几天一直在思考一个很棘手的问题,当初潇潇昏迷不醒的时候,是许淑云充当了坏人,将潇潇叫醒了,现在的赵风华也是潇潇叫醒的,这些算不算是因果呢。

    此刻的赵明轩正看着院子里做复健的赵风华,心中不免对他产生了一种浓浓的胜于亲情的感情,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为了自己的一双儿女,这么拼命地做复健,为了给自己的儿女留下一点点所谓的依靠。

    身边的一弦小妹妹正在边上跟着父亲一步步的向前走,口里喊着:“爸爸,加油。”

    多么纯真的童年,别人的童年或许是在父母的怀抱中的,而这个孩子和一柱的童年却是在照顾父亲的坎坷中度过的。但是即便是这样的情况,两个孩子依然很快乐,看着父亲一天天地在改变,挪动的脚步一天天地在加大。

    赵明轩也打听过医生,医生告诉他,赵风华的身体底子比较好,复健大约做上几十天,他就有可能自己独立行走了。

    当时在山顶上赵风华的那种一心赴死的坚决至今历历在目,而今的执着地想要康复的决心较之之前的决绝更为让人令眼相看。

    赵风华也是一个最最普通的活在世上的人,他也有七情六欲,他也有正常人想要活下去的想法,何况他还有两个尚未成年的孩子呢。

    赵明轩上次跟自己的父亲赵云平谈起大伯的事情,父亲曾经说过,大伯年少时真的很优秀的,只是因为当年对自己父母的误解而错失了长成一个优秀青年的时机。岁月蹉跎,已然无法改变一些东西了。当年的祖父母或许也有他们做得不恰当的地方,但是主要的是大伯竟然从未怀疑过自己已有的认知,从未想过祖父母对待自己的方式背后的真正原因。

    错了就是错了,已经无法更改了,且留待后人去评判吧,现在的赵风华只需要健康,只需要将自己的两个子女养大成人,那便是对自己父母最大程度上的忏悔了吧。

    这些话赵明轩也曾经跟自己的大伯谈起过,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了,将近七十岁了的老人,今日能够重燃生活的信心,当然大多源于赵明轩不断的鼓励,当然自己的那双儿女活生生地在自己的面前,时时刻刻地鼓励自己,也是赵风华继续活下去的最大的动力。

    此刻的赵风华在两个孩子的陪同下来到了一楼的客厅里。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爸爸,你今天是不是很累啊?”

    赵风华宠溺地看着自己的孩子,“不累啊,我觉得我可以再锻炼一段时间呢,只是医生叔叔说爸爸需要休息一下下,所有我得听医生叔叔的啊,我就先休息休息了。”

    此时一弦跑过来,手中还端着一杯水:“爸爸,您渴了吧?喝水。”

    赵风华接过孩子手中的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一杯水。孩子则开心地放下了空水杯。

    “来,到爸爸这边来。告诉爸爸,今天跟潇潇嫂子学了哪些英语?”

    一弦和一柱便流利地说了几句英语。

    lifeisaleafofpaperhereoneachofusmaywo.

    生活是一张白纸,每个人都在上面写上自己的一两句话。(洛威尔)

    lifeiolorsonit.(生活是调色板,每个人自己在上面加上颜色)

    onearththereisnothinggreatbuthereisnothinggreatbutmind.地球上唯一伟大的是人,人身上唯一伟大的是心灵。(哈密尔顿)

    听到这儿,赵风华便耐心地跟自己的一双儿女说:心灵是一个人身上最重要的,一个人要有一颗善良的心灵,才能有福报。“

    “还学了什么吗?”

    一弦抢先说:“everythingoughttobebeautifulinahumanbeing:face,anddress,andsoul,andideas.人的一切——面貌、衣着、心灵和思想,都应该是美好的。(契诃夫)

    lifeisjustaseriesoftryingtomakeupyourmind.生活只是由一系列下决心的努力所构成的。(富勒)

    赵风华饶有兴趣地听着,满意地不断地点头称赞两个孩子。

    目睹了这一幕的赵明轩直觉得心中感慨万千。

    世上的困难万万千千,却抵不过孩子的一个笑脸、一句问候的话语,他们的这些最最普通的语言和动作都能成为父母继续前行的巨大动力。

    潇潇此时刚刚回到了卧室,坐在沙发上休息,此时她拿起手机,看了看微信,见王喜涛发了个朋友圈:

    工作很累,总不能不做吧,感情再假,总不能不碰吧,家再远,总不能不回吧。人生这道题,怎么选都会有遗憾。真正的强者是,夜深人静了,就把心掏出来自己缝缝补补,睡一觉醒来,又是信心百倍。活着就该逢山开路,遇水架桥。自渡是能力,渡人是格局。

    睡前原谅一切,醒来便是重生。

    “看来喜涛最近的日子过得不是太好啊。怎么给人一种历经沧桑的感觉呢。”

    潇潇给赵明轩打了个电话,一会儿的功夫,赵明轩走进了卧室。

    “怎么了潇潇,有事情吗?”

    “最近明玲和喜涛怎样了?”

    “刚才听妈妈说,两人一个月后举办婚宴。”

    “怎么了,有别的事吗?”

    “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有打电话让老公到卧室里,随便到这种地步了吗?”赵明轩心中纳闷,但是却没表露再脸上。

    顿了一会儿,潇潇还是感觉应该让赵明轩知道这件事,便拿了自己的手机,给明轩看王喜涛发的朋友圈的内容。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我看着好像两人之间有事情发生了。”

    赵明轩静静地想了一会儿,决定先放一放此事。后来又转而想到越是这样的事情越是不能推后,必须得马上解决。

    赵明轩给妹妹明玲发了一条信息。

    “这几日过得可好?”

    “嗯,挺好的,我和喜涛要结婚了。”

    “那妹妹,哥哥给你包个大大的红包。”

    “妹妹先谢谢哥哥了。”

    “不客气,亲妹妹嘛,应该的。”

    “你嫂子的那份红包你自己跟她要了。”

    “好的,多谢提醒。大家一起发财。”

    之后赵明轩给王杰涛发了微信信息:“杰涛,听说下个月你弟弟和我妹妹要结婚了。恭喜。”

    王杰涛,王凯的大儿子,王氏集团的总经理。马上回到:“好说,好说,大家一起相互恭喜。”

    “喜涛,没有婚前恐惧症吧?”

    后面赵明轩发了一张大大的哈哈大笑的笑脸。

    王杰涛:没有吧,我好像没见着他。莫不是高兴得昏了头了?

    赵明轩:那你这个哥哥要做好从旁协助工作。我外甥看着呢。

    王杰涛:你外甥,我侄子才刚一个小球球,他知道个啥呢?

    赵明轩:万物皆有灵性,你对着水说出爱,水就会变成心形,不信的话,你就试试呀。

    王杰涛:我懂赵董的意思,我一定盯死了,让婚礼如期举行。

    ……

    王杰涛:弟弟,哪呢?

    王喜涛:酒吧。

    王杰涛:要结婚的人了,孩子的爸爸了,不好吧?

    王喜涛:郁闷了。

    王杰涛:马上给我死回来。

    王喜涛:领命,马上回。

    从小王喜涛最是惧怕这个哥哥,因为哥哥什么都做得很好,父亲从来都是赞美有加,而自己呢,做什么都会被父亲挑出一大堆毛病。每当自己被父亲批评,总是有这个哥哥给自己讲情。打小只知有哥哥,貌似将父母已经遗忘了。

    回到王宅的王喜涛溜溜地就到了哥哥的房间。

    王杰涛:朋友圈怎么回事?

    王喜涛:随便发发。

    王杰涛:嘴硬了不是?

    王杰涛:删了,立刻,马上。

    王喜涛:好。

    王喜涛拿出手机将自己刚刚发的朋友圈给删除了,立刻像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委顿在地上。

    王杰涛:婚事既然定好了,就要好好地过,有什么想不开的,来找你大哥。

    王喜涛:知道了。

    王杰涛:除非你不想活了,否则把你那些坏情绪都给我收起来,好好跟明玲过日子,你之前不是还跟我承认已经爱上人家了吗?既然爱,那就爱得深刻一点。

    王喜涛:我都听你的,哥哥。

    ……

    转眼之间今日已经是腊月初八了,早上的早餐,厨娘为大家熬制了非常可口的腊八粥。今日早餐,潇潇特意将自己母亲也叫到了餐厅。一家人开开心心地吃了一顿早餐。

    早餐后,赵明轩去了公司,而潇潇先到了别墅后的山路上散了会儿步,自然,有小妖的陪伴。

    小妖:潇潇姐,我们一直都住在云台阁,听说外面的新冠疫情形势不太好。

    潇潇:嗯,听明轩说过的,河北等地的形势很严峻。

    小妖:这次咱们集团又捐了不少。

    潇潇:做为中国人,国家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要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啊。我们大家一起齐心协力,才能共度难关。

    小妖:最近集团的事情特别多,利哥每天忙得什么似的,都见不到他的身影。

    潇潇:我们俩孕妇,好好地待在家中,就是给国家做出的自己最大程度上的贡献了。好在我们吃的菜,肉都是自己家里生产的,不用担心病毒的问题。

    小妖:姐姐,我发现明轩哥和利哥这段时间一直待在一起研究着什么,是不是集团出事情了?

    潇潇:没出事,只是因为疫情的原因,他们两人要研究集团接下来的发展方向。

    小妖:上个周我看新闻,在日本将要举办的奥运会,还不知道咋样了,日本的疫情也很……

    潇潇:在全世界的这种大的形势之下,我们这样的孕妇一定不要给国家添乱,我们只要好好地待在家中,不去串门,不聚集,那就是做了最大的贡献了。

    小妖“这个貌似对我们来说还是比较容易的事情。

    ……两人边说边慢慢地溜达着。

    一个小时后,潇潇和小妖回到了别墅。

    潇潇:小妖,走去客厅里坐坐。

    小妖:好哇,反正也没有什么事情。

    潇潇:阿姨,帮我把那套化妆品拿到一楼吧,谢谢。

    等两人在一楼的客厅里喝了被现榨的果汁后,阿姨已经将潇潇说的那套化妆品拿到了一楼的客厅里,

    潇潇:小妖,这套化妆品,帮我看看,适合孕妇用吗?

    小妖:姐姐,我刚才看了上面的说明,是纯天然的,可以用。

    潇潇:这套我打算给我妹妹。

    小妖:给倩倩吗?

    潇潇:给我另一个妹妹,叫做小妖的。

    小妖:潇潇姐姐,你这段时间怎么学得这么幽默了呢?

    潇潇:我这叫做与时俱进啊。

    小妖:此处应该点赞一百个。

    ……

    赵明轩中午回到家中,见潇潇和小妖正在客厅里聊天。

    小妖:明轩哥,你回来了。

    赵明轩:我还有事,你们接着聊。

    潇潇:王利回来了吗?

    赵明轩:还没回来呢。再等会儿。

    潇潇:多顾及一下我妹妹的情绪,别让王利太累了。

    赵明轩:好,批准了,下次让他早点回家陪小妖。

    小妖:感谢哥哥照顾。

    几句简短的话最终以哈哈大笑告终。

    潇潇:小妖,今天中午王利回来的晚,在这边吃饭吧。

    小妖:好吧,我一个人在家里也没胃口。

    潇潇:妹妹,你要学会享受孤独。

    小妖:嗯,正在修炼中……

    中午十二点钟,餐厅里。

    “来小妖,快尝尝这道鱼,我家阿姨做得可好吃了呢。”

    小妖尝了尝,点了点头说:“嗯,味道是挺不错的。”

    “来,小妖,你再尝尝这道凉菜。”

    “哇,真好吃,这么普通的食材,怎么会做出这么美味的菜来?”

    “我回去就让我家厨娘也尝试着做这道菜。”

    “小妖,你要是以后一个人在家的话,就过来我这边吃饭,陪我说说话也好,最近我一直也不出云台阁,那个新请的保镖我也没让她天天过来,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会感到孤单的。”

    “那好,我就经常地过来跟你唠唠嗑。这个是我的长项。”

    赵明轩一顿饭一个字也没说,只是面部表情比较和蔼可亲。

    吃完午饭后,赵明轩依然回到公司处理事情了。

    等众人再次散开时,潇潇回到了卧室里继续每日的日常工作——午睡。

    大约两点多钟,潇潇午睡醒来。

    看了看周边,发现自己在自己家的卧室里。

    时钟指向下午两点半钟。

    潇潇起身洗漱了一番,拿起手机便坐在了沙发上。

    翻看着朋友圈,潇潇看到倩倩发了这样的一条。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509.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