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31章逃脱心情渐趋平静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山顶上。

    这次又上山顶并没有走刚才的山路,此次又走了密道。

    “明轩,你是为了救我,失去了和爸妈逃走的时机了吗?”

    “冲冠一怒为红颜。”

    “赵明轩笑了笑,“不好吗 ”

    “会有危险吗?”

    “不会。”

    赵明轩从容、自信地说:“等会儿,你权当是来听故事的,听着故事,吃着好吃的,累了,你就在我怀里睡会儿,等你醒来,咱们就回云台阁了。俩宝正等着我们俩呢。”

    “嗯,我相信你,明轩。”

    山顶的那个平台上,此时已经是灯火通明的。

    潇潇四周看了看,发现山顶已经被围上了好看的帷幔,好几层,被来自四面八方的灯光照射着,显得很是迷离。主桌的四周坐着素云、赵云平、曹云卿、管家大叔,还有刚才从飞机上下来的跟管家大叔和明轩长得很像的那个约莫有六十多岁的男人。

    赵明轩看了看这个老人,首先开口到:“你才是今日的主角吧,素云是?”

    “这个是我干爹。”

    “呵呵,不是干爹,是老公吧。”潇潇心中暗自嘲讽到。

    “难道您是赵风华,我大伯?”

    “你大伯?他不是早年间就去世了吗?”

    “兄弟,你好好看看我,我是你的哥哥啊。”

    “哥哥?”

    “太逗了吧。”赵云平几乎被弄懵了。

    明轩发现悄悄地有十几个穿着迷彩服的军人拿着枪走上了山顶平台。

    “我的长相虽然已经大变,但是我就是你的大哥,你来。看看这个玉佩,当年娘给我们弟兄两人一人一块,两块正好组成一个完整的。”

    赵云平上前拿起老人的那块玉佩,又把自己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玉佩跟它放在一起,不错,这两块正好组成一个完整的玉佩。

    “大哥,这么多年了,你还在世,怎么不回来找我啊?”

    “云平,难道你不知道吗?当年父母只偏宠你一人,恨不得我早早死去。”

    “哼哼,现在你还能说出这么煽情的话来,你都不脸红吗?”

    “大哥,当年父母对你也是真心实意的,你怎么会这么想?”

    “怎么会呢?”

    “我一个外人,父母怎么会对待我好呢?”

    “你一个外人,我们俩是亲兄弟啊。”

    “亲兄弟?你当真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赵明轩上前,扶着情绪激动的父亲,“我来替你说吧。你是祖父母从外面带回来的孤儿。你是想说这个吗?”

    “你怎么会知道?”

    赵风华惊异万分,手跟着抖起来。

    “我当然知道了。这么多年了,你一直在设计想搞垮潇轩集团,我怎么会一点都不知道呢?”

    “这个你也知道?”

    “当然了。”

    “管家大叔,你来说说吧。”

    “明轩,你都知道了?”

    “当然知道了,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老祖宗告诉我,在我身边的人,我岂能不知?”

    “管家,说说你是谁吧?”

    “风华兄弟,我也只能说实话了。”

    “我和风华是双胞胎。”

    “怎们会?”

    赵云平、曹云卿等人都万分惊愕。

    潇潇抬头看着赵明轩。

    众人都在惊异之中,都没回过神来。

    “是呀,我是父母从外面领回来的孤儿。所以他们都想让我早早死去,因为那时你已经十多岁了,他们害怕我争夺你的财产。”

    赵风华冷冷地说。

    “是吗,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了,父母总是对我非常苛刻,从来没相信过我,总是让我去经历艰难的事情。让我每天跟着当时的管家赵叔上山,让我带着弟弟在最冷的天气里锻炼身体,不顾及我的个人感受,最让人难以忍受的是,在我成年以后,让我去公司里,让我从最基层开始干起,让我经受了跟普通公司员工一样的待遇。”

    赵风华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泪流满面的。

    管家大叔也用手抹着眼泪。

    “我那是虽然年龄小,但是我知道云平才是赵家的太子爷,他将来才有资格继承赵家的产业。”

    “于是我偷偷地攒下了点钱,带着弟弟离家出走了,后来我发现我连自己都养不活,便又将弟弟送回了赵家老宅。当然那已经是四年后的事情了。当时我也想着让弟弟在赵家老宅做个内应。等将来我便将家产夺过来。”

    赵明轩定定地看着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心中充满了无奈。

    “难道你就从来没再好好去考证一下当年的事情吗?”

    “父母对我都那样了,我早就不抱任何希望了。”

    “后来我来到了法国,凭着自己的力量,从一个最普通的公司员工,先赚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然后我开了一家小公司,慢慢地我将公司做得越来越大,到现在的集团。”

    “不得不说,你很优秀。但是你为什么还要回来?素云也是你安排的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调查了赵家的情况之后,加上后来我跟弟弟接上头,让弟弟做内应。正好那是素云主动找到了我,我便利用她喜欢云平的机会,让她破坏你们的家庭。”

    “那潇潇的记忆呢?也是你找医生改的吧?”

    “算你是个聪明的,的确是我找医生改的。”

    赵明轩面露讥讽之色,“大伯,我真的不得不说,我很佩服你,如果你将这些心思都用在了生意上,大概你就不用再来争赵家的这点产业了,估计你自己的公司也会比现在的集团大上好几倍呢。”

    “我这个侄儿的确很理解我。我们交手这么多年了,我从来就没赢过你。你是个商业奇才。”

    赵明轩紧紧相逼,“大伯,你从来没怀疑过吗?难道你感受不到祖父母对你真挚的爱吗?”

    “有时候的确对我很好,但是有时候,就不同了。特别是我到了十六岁之后,对我特别严厉,我只要有一点点做不好,就对我少则怒骂,多则动手打。”

    “你以为祖父母会对一个外人这么严厉吗?那是爱之深,则之切。”

    赵风华:“你还不知道,有一天晚上我竟然听到父母在房间里说,要把我送回去锻炼,冷落我。我当时心痛极了。”

    “那,大伯,你没想过祖父母是为何要将你送回去锻炼吗?”

    “你当时的浪荡不羁是怎么回事,作为父母这么对你不应该吗,做父母的不该严格教育自己的孩子吗?”

    “但是我是外面领回来的孤儿啊。”

    赵明轩越说越气愤,“大伯,你当时真的从来没想过要证实一些事情吗?比如你的血缘,比如你的亲生父母是谁?”

    “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对我都不好,都太过严厉了。”

    “你觉得我和管家叔叔长得有几分相像?”

    “这么看来,你们俩倒是挺像的。”

    “我早就对这个产生怀疑了,你和管家叔叔确定是双胞胎吧。”

    “确信无疑。”

    “我曾经有一次想,管家叔叔可不可能是我的亲戚呢,怎么会长得这么像呢?”

    “于是,我做了个检测,你要不要看看检测结果?”

    “你是说,他是你的?”

    此时的赵风华几乎到了崩溃的地步了,双手在半空中胡乱抓来抓去的,貌似要抓住什么东西。

    “管家叔叔是我的亲大伯,只是这么多年,我从未透露过这个情况。我倒是看看管家叔叔在我家潜伏这么多年究竟想干什么。”

    “大伯,你知道了吗?”

    “不,不可能的,我这么多年了就为了报复赵云平,报复赵家,难道我都……”

    “不可能的。”

    赵明轩向管家大叔递了一个眼神,管家大叔上前将一份报告交到了赵风华的手中。

    赵风华细细地将这份检测报告看了个遍。“不。”赵风华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几乎抓狂了。

    “我竟然,我竟然在报复自己的亲生父母,亲生父母啊。”

    “苍天啊,这是怎么回事?”

    赵风华瞬间失去了刚刚的气势,瞬间跪倒在地上:“父亲、母亲我对不起你们啊。我这个不孝子,我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我不配活在这世上。”

    山顶山凛冽的寒风呼呼地吹着,几乎将所有的声音都卷在其中,并迅速地带离了开来。

    赵风华好像一头被困许久的猛兽,咆哮着,发泄着,最后这个老人家就那样委顿在地上,痛苦不已、哭泣不止。

    此时南博带着人也来到了山顶,没有任何困难地,他们将穿迷彩服军人们给制服了。

    最终管家大叔朝着身边的人使了个眼色,马上有人将素云控制住。

    ……

    潇潇几乎不记得别的了,只记得最后赵风华突然奔向悬崖,在众人的眼前跳下了悬崖,嘴里喊着,爹娘,孩儿来还您们的命了。

    那晚的事情太过凄惨,以至于第二天在云台阁里,潇潇回想起来都会觉得浑身都在颤抖。

    清晨的云台阁潇潇觉得真是太美了,暖暖的冬日阳光奢侈地照射着窗内的一切,之所以觉得奢侈,潇潇觉得昨天的一切如在梦中一般,生离死别的,悲痛哭泣的,哀怨叹息的,皆如云烟般一飘而过。

    “明轩,我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潇潇看看身边的赵明轩轻声说到。

    “准确点说是凌晨三点多钟,只是你后来晕倒了,好了,一切都过去了。”

    “明轩,我一直想说,赵风华真的是你的亲大伯?”

    “是的,你是不是还要问为什们他会觉得自己是孤儿?”

    “嗯。”

    “不如你说说具体情况。”

    “当年,祖父母还未结婚,但是未婚先孕了,生下了双胞胎兄弟,就是赵风华大伯和现在的管家大伯。后来两人正式结婚后,才又将兄弟两从孤儿院里接回了家,其中经历了很多波折,当时我父亲已经五岁了。后来经历了种种,祖父母便想好好管教大伯,但是大伯却以为自己和管家大叔是外面领回来的孤儿,便跟祖父母赌气,两人后来又借机离开了祖父母。祖父母找了很多年,却并没有找到他们。最后,祖父母都郁郁而终。可以说是因为大伯,祖父母才这么早就去世了。”

    “大伯这么多年栽培素云,让她来抢父亲,就是为了报复你们。唉,真是!”

    “劫持我也是为了报复你们。”

    “这个局中局做的可真绝。”

    潇潇不禁感慨万分,对于赵风华,对于素云,对于这些世间总是会想入非非的人们。

    1月4日,潇潇晨起,看了看卧室的四周,没见到赵明轩。

    穿好衣服到了一楼,客厅里坐满了人。

    赵云平、曹云卿、柳梦玲,大家齐齐地坐在沙发上。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来,潇潇坐到这边来。”

    曹云卿招呼潇潇坐过去。

    “大家这是在?”

    “商量你和明轩的婚事。”

    “奥,是奥,是该提到议事日程上了。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等生下这个宝宝以后。”

    “那好吧。”

    众人见潇潇如此坚持,便答应了潇潇的要求。

    九点钟,潇潇和赵明轩回到了卧室。

    “明轩,怎么你今天都不用上班吗?”

    “潇潇,我有一个决定要说。”

    “嗯,你说。”

    “我想着让路路到我们公司里来,我看着这个小伙子是个人才,可堪重任。”

    “嗯,是很厉害的。同意了。”

    “另外,南博那边,你有什么想法?”

    “我听你的,你决定就好。”

    “那好,你说的,不可以反悔奥。”

    “嗯,我不会反悔的。”

    “现在我自己父亲的事情都还没搞定呢,我哪有时间想别的事情?”潇潇心中感叹道。

    1月5日早起,赵明轩早早地就去了公司。

    公司办公室里。

    “王利,盯着夫人,看她是不是又去医院了?”

    “好的,老板。”

    潇潇早起见赵明轩去上班了。便草草地吃了点早饭,急匆匆地去了医院。

    隔着病房门,潇潇又见到了自己的父亲,父亲在这几日里更加苍老的。潇潇不觉泪如雨下。

    “父亲你一定要坚持住,我马上就来救你。”

    潇潇在病房外悄悄地看着父亲长达二十几分钟,抹了抹眼泪,潇潇又急匆匆地离开了医院。

    云台阁潇潇的卧室里。

    拿出手机,翻看日历,潇潇又仔细地计算了时间。到三天后应该是最好的时间了。

    “那就是那一天了。本来原来的计划是前天,由于绑架事件,也只能推到这一天了。”

    潇潇给主治医生打了电话,约好了动手术的日子。

    中午,赵明轩在办公室里听着王利的详细汇报,眼中不禁蓄满了泪水。

    “我的亲亲老婆,这件事我实在是帮不上。岳父的命危在旦夕。唉。”

    对于岳父的病,赵明轩也只有唉声叹气的份儿了。

    所以这几天赵明轩尽量装作去上班,给潇潇让出时间和空间,让她好好去医院见见自己的父亲。

    中午的饭赵明轩便是在办公室里凑合着吃了。

    下午到该下班的时间了,赵明轩自然没有别的理由再滞留在公司里了。

    吩咐王利开车,赵明轩回到了云台阁。

    先去了书房。赵明轩在书房里翻看了一点岳父的病的相关的资料。正要离开书房去餐厅时,手机响起来。

    “你好,我是,什么,有合适的肾源了?太好了,谢谢您了,能透露捐赠者的信息吗?”

    “捐赠者特意嘱咐,不要透露。”

    “报酬,不用了,捐赠者似乎也是有钱人。”

    “那好,多谢您了。明天就可以进行手术?”

    赵明轩几乎是欢呼雀跃地跑回卧室的。

    “潇潇,好消息。”

    “?”

    “有肾源了。明天就可以进行手术了。”

    “真的吗?”

    “谢天谢地。我们给捐赠者一笔钱吧,作为一点点心意。”

    “人家不透露任何信息。”

    “那就算了,今后咱们集团再设一项公益项目吧,专门针对那些内脏有问题,而拿不出钱来做手术的,或者找不到捐赠者的病人吧,你再想想。”

    “好好好,都听老婆的。”

    “还有,明轩,等爸爸做完手术,咱们去佛寺还愿吧。”

    “好好好。”

    潇潇当晚九点钟就入睡了。

    赵明轩看着熟睡着的老婆,心痛至极。

    “老婆,这些时日你真的辛苦了,被绑架,你经历了太多,但是你的情绪却是稳定的,面对宝宝,你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女人,面对父亲,你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女儿,面对老公,你是世界上最体贴的夫人。潇潇,我赵明轩何德何能,今生能够娶到你这么优秀的老婆。”

    赵明轩在潇潇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老婆,我们都会好好的,2021年,我们征途漫漫,惟有奋斗。惟愿惟愿和顺致祥、幸福美满。”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7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