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29章礼物惊吓大于惊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此时路路推开门走了进来。

    “这段演得太好了,我都有点佩服他们了。”

    潇潇仍然在全神贯注地欣赏着各位大咖的演技,内心充满了快乐和幸福。

    路路都有点佩服潇潇了。路路从进了这个房间,潇潇好像没看到他一样,我行我素,一边观看,一边评论着,没有丝毫的拘谨,起身从桌子上拿了护手霜,很认真地抹了又抹,对路路的到来完全无视。

    路路打心底里开始佩服这个女人了,在这样的情境之下,还能无忧无虑,把困住她的地方当做自己的家一样,让自己无忧无虑地生活。没对肚中的宝宝有任何方面的影响。

    “我真该给潇潇姐姐点赞啊,如果我不是……”

    “姐姐,好看吗?”

    “当然了,你看这个梅长苏多么睿智,处变不惊的,真的是我心中敬仰的大英雄啊。”

    潇潇兀自说着,没怎么理路路。

    过了一会儿,路路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的感觉。

    上前一把将潇潇手中的遥控器夺了下来,“你真的一点也不担心?”

    “我担心什么啊,我一个孕妇,又不能怎么样。我担心了又怎样了,不担心了,又能怎么样了?”

    “我担心的话,你能告诉我明轩什么时候来吗?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我能会云台阁吗?”

    “好,那你继续逍遥自在下去吧。”

    “好呀,我继续你出门左拐,不送了。”

    “你,你。”

    路路貌似很生气的样子,但是潇潇总是感觉路路不是在真的生气。

    “到底是怎么回事?”潇潇心底的这个疑问一旦产生,便如正茂盛成长的藤蔓,嗖嗖得长得极快。瞬间便向潇潇的周身蔓延开来。

    素云房间里。

    “怎么,赵明轩,你怕了吗?怕了就不要来了,我会好好替你照顾好潇潇的。”

    “我父亲和母亲外出旅游了,正在赶回来的路上,请你耐心等候。他们一回来,我就马上送过去,将我老婆换回来。毕竟我母亲跟父亲这次是去做离婚旅行的。”

    “好,你可不要给我耍花招,不然的话,你老婆恐怕就见不到你了。我还有杀手锏。”

    赵明轩看向旁边的南凯。

    “南凯,你居住的那座山上还有什么?”

    “应该没什么了。不过,好像我隐约记得,又一次素云喝醉了酒,跟我说,炸弹什么的,我当时只当她是在说醉话,难道这都是真的?”

    “那我们就当它是真的,它会有多么大的威力?”

    好像但是她还说,“通道,山顶什么的。炸得稀巴烂。”

    “难道山上有密道,密道还能通到山顶上?”

    “王利,你快派人去查。”

    “明轩,还有一点,以前在这个山上有个实验室,是一位老中医领着两个徒弟在这里研究草药。”

    “难道是法师?”

    赵明轩的大脑告诉运转着,“王利,你快联系法师。”

    两个小时后,赵明轩收到了发丝传来的信息,上面附了一张相片。

    “来南凯,你看看,这是这座山吗?”

    “嗯,是这个,你看着个地方就是咱们现在待着的地方。”

    “王利快请法师到山前来。”

    “好的。”

    法师在两个小时后来到了山前别墅。由于要对素云全程监控,南凯等人又回到了原来南凯的山前别墅里暂住。

    此时一群人都聚在了别墅一楼的客厅里,满满的十几个人。

    赵明轩、赵云平、曹云卿,南勋、南凯、南博、王利、小妖、管家、柳梦玲、法师。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出主意的,提建议的,大家都想为这件事出点力、帮点忙。

    南博更是将自己国外的手下全调来了。王利也将他手下的人都掉到了此处。

    “现在我们知道山上有炸药,山上有十几个亡命之徒。法师,请您说说,山上的密道是什么情况?”

    “山上的密道是当年抗日战争时留下的,后来,我、师弟和师父在山上住的时候,就加宽了地道,有的地方我们还加深了,每隔一段距离我们都会放上蜡烛、吃的、喝的东西,如果在地道里,过上半年应该不成问题的。”

    “现在看来,素云应该住在我们以前的山跟下的小平房里,后来我们来到这里,她便找人把通向山里的唯一的一条路给毁掉了。现在他们应该住在山半腰的二层楼房里。再往山上走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山顶了。但是如果走密道的话,只需要二十分钟。当然如果对有实力的人来说,我是说对有武功的人来说,十分钟就能走到山顶了。庆康就是这样的。”

    “那么,法师,你当年的实验室还在吧?”

    “当然还在,但是这一点你不要有顾虑,我已经将它隐藏得极其隐秘,他们找不到的。”

    “那好,大家都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吧。”

    “明轩,我将我的人分一半给你,由你来指挥,另一半,由我亲自指挥,你按照大家定的总计划行事,我按照我的想法开展行动,就这样你看行吗?”

    “也好,你带的人毕竟都是有真本事的,所有我没有任何异议。”

    “明轩,你们年轻人尽管做好一切准备,我这里已经联系了警察,当然是我关系特别好的一些已经不是现任职的警察了,都是特警,已经退休,有四个人,年龄都在五十岁左右。可堪当重任。”

    “这部分人由他们中的一个人做领导,指挥其他三人。他们单独行事,不受大家的统一调配。”

    “另外我和你妈妈也同时上山,我们主要是为了麻痹素云的。”

    “大家都不要担心我们俩,不会有危险的。”

    “好,那我们今晚天黑后开始行动。各位各自珍重。”赵明轩吩咐完毕,便让大家散开了。

    回到了卧室里,赵明轩拿出装在包里的一幅字。

    “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看着这幅字,赵明轩才能真实地感觉到自己老婆的真实存在。

    “潇潇,你一定要等着我,一定要好好的。”

    转眼之间到了天黑的时候了。赵明轩招呼着大家聚到了一起,再次确认相关事宜。

    通往山上的路已经别毁掉了。所以众人都是走着或者跑着山上的,每个人都带着有微弱亮光的照明设施,不敢太亮了怕招来素云的怀疑。

    晚上,天慢慢地黑了下来。芳芳又将晚饭端到了潇潇的房间里。

    今晚有四个菜,一份汤。主食是软糯的红枣馒头。

    “潇潇,请吃晚饭吧。”

    “稍等,我放你走。”芳芳用极低的声音附在潇潇的耳朵边轻声说到。

    潇潇没说话,只是向芳芳投去了感激的目光。

    慢条斯理地吃完了这顿晚饭,潇潇又进了卫生间换了一套利于走路的服装。脚上换上了一双运动鞋。一切就绪后,潇潇依然坐在了电视家面前,看自己喜欢的《琅琊榜》。

    潇潇一边笑着,一边用手指指着电视。

    梅长苏抿住嘴角,眸色幽深地凝视了誉王半天,看的他有些不自在了,方冷冷道:“殿下若真的存了这个心思,苏某也只好不客气地说,世间路有千条,何苦只寻一条死路呢。”

    你看看,这个天底下第一大忽悠又开始忽悠了。

    看看,他是这么忽悠敌人中计的。

    誉王一怔,“先生何出此言?”

    “殿下一代贤王,深得陛下爱宠,群臣拥戴,所以意气风发,竟能与太子争辉。可惜殿下忘了,无论殿下如何权势滔天,在这大梁天下,还有一个人是殿下万万不能与之为敌的,”梅长苏口角噙着一丝如碎冰莹雪般清冷的笑意,字字如刀,“那就是当朝皇帝,您的父亲。”

    你看看,你瞅瞅,梅长苏的忽悠能力就是全国第一,这样子都能忽悠到。

    誉王霍然起身,争辩道:“本王何曾敢与父皇为敌?”你看这个歌誉王,看着长得一副聪明的样子,怎么办起事来这么糊涂啊。

    “那殿下以为这侵地案是谁要审的?是太子么?是靖王么?都不是,是陛下!陛下竭尽心思找出靖王这样一个主审人,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一举震慑住目前的土地兼并之风?您与太子相争,当然眼里最大的事就是夺嫡,但对于皇帝陛下而言,他还要治理天下,他可以容忍你们争强斗狠,却决不会容忍你们阻碍他推行国政。”

    “当陛下派出悬镜使去查案时,当他决定由靖王来主审时,陛下的心中对此案的结果就已经有了他自己的预期,如果因为殿下您从中制肘,而破坏掉陛下原先的设想的话,最恼怒的人会是谁?您保住了一个庆国公,却失掉了陛下的欢心,孰轻孰重您可曾想过?”

    我在这里为你点赞,梅长苏,你可以称为中国第一大忽悠了。竟然能将誉王这样的王爷给忽悠倒了。佩服啊,佩服啊。

    半个小时过去了。

    潇潇去没有丝毫的紧张感,依然在慢吞吞地嚼着口中的食物。

    “潇潇,待会我们走吧。”

    “嗯。”

    “你看,这个梅长苏真的帅呆了。你看,人家父母是怎么把他生下来的。”

    潇潇向芳芳使了个眼神。

    饭后,芳芳领着潇潇在小楼的四周来回徘徊着。

    这些天,潇潇总是会借着晚饭后散步时观察周边地形。

    随便溜达了将近四十分钟,潇潇感到累了,便对芳芳说,“咱们回去吧。”

    “好吧。”

    穿过一片黑黢黢的小树林,借着路边微弱的灯光,潇潇似乎看到了一个男人从面前走过。

    这不是?

    潇潇差点叫出来。

    此时芳芳见潇潇停了下来,便急急地问到:“怎么了潇潇姐姐。”

    潇潇怕见到的这个人暴露了,便顺势断下来,捂住肚子,“我肚子有点不舒服,可能是刚刚饭吃得不太合适的缘故吧。”

    “那咱们快回去吧,找个医生来看看,你是孕妇,得注意着点。”

    “没什么大问题的,就是刚刚宝宝踢了我一脚,感觉痛了一下下而已。”

    回到了卧室,潇潇兀自躺在床上,思考着等会儿自己该如何逃脱这么多人的看守。

    过了大约十几分钟的样子,卧室的门被敲响了。

    “我是芳芳。”

    “进来。”

    潇潇,走,我带你散步去,今日的月色甚好。”

    “甚好,这就走哦。”

    两人刚刚走出卧室的门,此刻路路向她俩走了过来。

    “糟糕,被发现了。”

    潇潇暗叫一声。顿感今夜也许自己走不脱了。

    路路面带微笑地向她们俩走来,“怎么,又要出去散步啊?”

    “今天可是已经散过两回了。”

    路路一副警惕的样子。

    “芳芳,你回去休息吧,我送潇潇回房间。”

    “潇潇姐姐,那我先回房间了。”

    芳芳一脸的愧疚。

    此时路路拉着潇潇的手向房间门口走去。等快要走到房间门时,路路凑上去在潇潇耳边说:“今夜,明轩来救你。”

    等两人走到门口,路路伸出细长的手推开门,潇潇正有一只脚跨在门槛上时,路路又说:“相信我,明轩派我来的,今晚,我父亲也来。小心。”

    见几个穿着黑衣的男轻人正往这边走来,路路拉着潇潇的手,低头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下。黑衣人见两人亲密的样子,便放慢了脚步。

    潇潇走进了卧室里,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小声说:“宝宝,你一定要加油啊。”

    又过了一段时间,芳芳又来敲门。

    “潇潇,姐姐让我来带你上山。”

    “好的,我这就好。”

    片刻之后,潇潇准备妥当,跟着芳芳进入了密道。

    只用了二十多分钟,潇潇便和芳芳走到了山顶。只见山顶上已经摆好了几张桌子、凳子。一副要开大会的模样。

    此时已经月上柳梢头,只差人约黄昏后了。

    路路又一次走到了潇潇的跟前,跟芳芳说,你下去吧,这里不需要你了。

    路路走到潇潇面前状若亲密地靠近了潇潇,如果潇潇没有学唇语,真的,路路说的话,潇潇根本不会懂。

    “潇潇,拿着这个,等会你吹响了,就有人过来救你了。”

    潇潇点了点头。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65.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