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28章礼物惊吓大于惊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1月2日

    潇潇早早地起床了。

    此时已经是早上7点钟,敲门声响起来。

    只见一个长相极佳的女子走了进来。“你?”

    潇潇惊呆了,这不是云台阁的一个小阿姨嘛,一直在云台阁里做着帮厨的活儿。

    三天前,这个叫做芳芳的帮厨请假了,原因是母亲在家中病重,要回家照顾母亲。

    “原来是你啊,怪不得呢。”

    芳芳有点不好意思,平日里潇潇对她还是很好的,只是……

    此时素云推开门进来了。“怎么了?我妹妹做得不好么?”

    “妹妹?”

    “呵呵。”

    “好好好。”

    “得确好。”

    潇潇闭上了嘴,自己也感觉识人不淑,心中纠结得很。

    “明轩,你一定将我救出去,我还有一件大事要做呢。”

    潇潇此刻也只能祈求上天多多眷顾自己,让自己能够在那天之前回到父亲身边。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

    “多说无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素云发出一阵狂笑。

    “我绞尽脑汁地筹谋了这么多年,怎么会轻易放弃。我会得到我所要的。上天就看在我这份执着的份上,也会成全我的。”

    潇潇亲眼见到了素云的偏执,心中隐隐有种担心。

    “那我就祝福你了。”

    “怎么,现在才来祝福我,你不觉得有一点点晚?”

    “你看你这副抬头挺胸的高傲样儿,你现在可是我的阶下囚。”

    “是吗?你没感觉到你在给自己编织一张硕大的网,这张网正越来越牢地将你自己禁锢在里面吗?”

    “有吗?我倒是没有感觉到。”

    尽管这么理直气壮地说,素云心中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害怕的,一旦事情败露,一旦自己计划失败,自己的下半生就可能在监狱中度过了。

    但是她感觉自己现在已经没有任何的退路了。自己只有不断地往前走,丝毫没有停歇地往前走。

    素云见潇潇没再吭声,便极其轻蔑地说:“怎么,你对赵明轩是不是没有信心了?”

    “没你想象地那么简单,来的路我已经堵死了,回的路也没了,你就在这里等着一起……”

    素云再次发出声声狂笑。

    那种狂笑几乎超出了人们的想象力,歇斯底里的。像是要将内心多年的郁闷和苦痛一股脑地都发泄出来。

    “走吧,早饭就不用吃了吧,时间也差不多了。”

    “去哪里?”

    “现在还不需要告诉你,等到了地方你就知道了。”

    潇潇拿起桌子上的一个水杯猛地向地下狠劲地摔去。

    “啪”的一声玻璃碎裂的声音,生生地刺进潇潇的心底。

    “怎么,你感觉你现在还有跟我讲条件的筹码吗?”

    “我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多一个少一个又如何?反正我早已经就没了回头路了。

    “赵明轩跟云平是不会让你受到伤害的,在我这里可不一样。你也不是我珍视的人,我干嘛要那么在意呢?”“不过,我这里倒是有个人,是……”

    正说着呢,从外面走进来一个高大帅气的小伙子。

    “你,你不是?”

    潇潇瞬间竟然觉得人生怎么会变得这么玄幻呢?

    来人是云台阁管家的儿子路路。

    “路路你,怪不得呢,怪不得呢。”

    路路上前拉着潇潇的手,亲昵地说:“姐姐,我对你可是一见钟情。”

    “怪不得,怪不得。”

    潇潇顿时觉得恍然大悟了,怪不得每次素云都是将自己劫持过来,本想着这件事跟自己压根就没有任何关系。原来如此啊。

    潇潇突然就想起法师说的话,“有因才有果。”

    是呀,人世间哪有那么多的不明所以,有的只是还没明白真相而已。

    狠戾地盯着路路看了足足有几分钟的时间,潇潇轻声地笑了,说话的语调也极轻,像是对两人怎么处理自己毫不在意一样。但是路路却从潇潇的话中听出了她内心深处的情绪和孤注一掷。

    “路路,你现在有二十五六了吧,在大学就没交女朋友吗?原本你的青春年华应该是用来拼学业和前途的,你怎么会想到这招天底下最烂的招数?”

    “我已经对女朋友这个词没有任何的感触了。我长得这么帅,有用吗?我没有那么多钱来供养我的漂亮女朋友,我在这个方面碰了太多的壁了。我已经没有信心了。当我见到你时,我便钟情于你了。余生如果我们能够生活在一起,怎样我都是愿意的。这个社会,太复杂了,我害怕了。”

    路路看着虽然怀孕但是依然很干练的潇潇,精致的妆容,娇好的身材,忽略潇潇怀孕的事实,的确这个女人的身材是一流的,长相也是一流的。

    路路上前将自己温热的大手放在潇潇的肩膀上,瞬间大手上传来了热量,这让潇潇浑身很不自在,潇潇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噤,随之身体剧烈地抖动了一下。潇潇用力地将路路推开,自己也后退了几步,恰好撞在了茶几的角上。

    潇潇咧了咧嘴,忍住没出声。

    路路急忙上前搂住潇潇的腰,关心地问到:“怎样了,疼不疼?”

    关心之意溢于言表。

    “怀孕快要七个月了。还是要小心点为好。”

    路路好听地声音明显压抑着内心的情感,低沉而悦耳。

    潇潇感觉路路的话太假了,但却让人产生一种想要依靠的感觉。

    路路见潇潇不吭声,便顺势一个公主抱,将潇潇抱在了怀中,往外走。

    路路低下头:“潇潇,我始终觉得你在受别人牵制的时候识时务会让你活得舒服一点。”

    男性温热的气息直直地喷在潇潇的脸上,潇潇感觉一瞬间的尴尬,那种发自内心的抗拒感在潇潇的周身逐渐地蔓延开来,瞬时,潇潇周身僵硬起来。

    “还好,我现在对你还是有用的,否则。”

    “否则什么?”

    “我今生是不会对你不利的,我也不允许其他任何人对你不利。”

    “路路,你一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前程似锦,为何一定要走这条路呢?”

    “别的路已经走不通了,我现在已经别无选择了。”

    “你说得很对,你现在很有用,所以你放心,没有人会伤害你。”

    “其实你的这些行为已经伤害到我了。”

    “那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潇潇非常清楚她此时的处境,也知道此时的自己并没有任何的筹码跟对方拼。因而见机行事才是潇潇应该做的唯一的事情。

    潇潇开口到:“你得先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而且现在我还没到让别人抱着的地步。”

    “你是不想跟我有肢体的接触吧。”

    潇潇一脱离路路的怀抱,便快速地走出了卧室,

    出了卧室后,潇潇看到了六七个高大壮实的黑衣人,看起来个个都很厉害。

    一行人大约十几个,顺着一条山道往山上走。

    众人走了大约半个小时,到了一处比较平坦的地方,那里有一幢房子,不,是一座楼房,二层楼房。

    潇潇被领导了二楼的一个大房间里。

    潇潇一进房间便在床上躺了下来,她实在太累了,必须得好好休息休息。

    不到几分钟的时间,潇潇便睡着了。路路推门进来时,看着潇潇的美丽的睡颜,轻轻地笑了,“对不起,姐姐,也许这是最好的方法了。”

    整整一个上午,潇潇感到很无聊。但是还是在上午十点钟的时候慢悠悠地到了阳台上,细细地观察了一下周边的地形。

    抬眼处是一望无际的树林,她住的这幢小楼,是孤立的,周边只有几处平房。乍看上去,真的不像是住人的地方,压根就没有生活过的痕迹。看起来这里已经好久没有人住了。但再看看床上的物品,全新的,好像都是刚刚换过的。

    “哎。”潇潇叹了口气。

    “潇潇,该吃饭了。”

    虽然直呼其名,但是芳芳对潇潇还是很恭敬的。

    转身看着芳芳,潇潇莫名地笑了。

    潇潇像在云台阁一样说到:“多谢你的辛苦。”

    一如既往地恭敬、感恩。

    芳芳愕然,有点不知所措。

    很显然芳芳此刻感到很局促,很尴尬,与潇潇的自然大方相比,芳芳似乎才是那个被劫持的人质。

    “你别紧张,就像在云台阁里一样,你为我做了可口的饭菜,而我享受着你的辛勤劳动,我就该心存感恩。”

    瞬间,芳芳的脸红了,“千万别这样说,我都有点无地自容了。”

    “有点无地自容,仅仅一点点吗?潇潇心中笑到,但是这样的话潇潇会非常理性地将它扼杀在自己的大脑中的。

    见芳芳心中还有理性,还有最起码的对错观念,潇潇便天南海北地跟芳芳闲聊起来。

    芳芳越是不愿意说,潇潇越是逗芳芳说。

    “你姐姐打算把我关多长时间?是不是赵明轩就要进山了?”芳芳似乎打定了注意,不管潇潇说什么,她都一律不回答。

    看着芳芳娇小的身材,潇潇兀自吃了几口饭,吃了点水果,放下了筷子和勺子,笑了:“其实芳芳,咱俩根本不必这么剑拔弩张的,咱俩是可以形成一个战线的。”

    芳芳的眼神告诉潇潇,这样的话让她很纳闷、无法理解。

    “芳芳,其实咱俩可以好好地合作的。”

    “合作吗?呵呵,天方夜谭吗?”

    “你不信啊?”

    “愿闻其详。”

    “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喜欢路路?”

    芳芳被潇潇突如其来的话惊到了。

    潇潇认真地看着芳芳,“你看,我帮你捋一捋,你姐姐喜欢我公公,为什么他没直接找我公公,而是在上次绑架了我?因为路路喜欢我,而上次你姐姐还绑架了明轩,为什么,因为人家是父子呀,父子连心嘛。这次为什么又找到了我,还是因为路路,他喜欢我。而你喜欢路路,你们俩年龄相仿,性格又是互补型的,是绝配。你看,路路这么喜欢我,有我在,他会要你吗?很显然,不会。”

    “所以嘛,接下来你懂得。”

    芳芳似乎有一点点心动,但是摇了摇头之后便斩钉截铁地说:“我是不会背叛姐姐的。”

    “说到你姐姐,你见过人世间有这样去恋爱的吗?你姐姐现在喜欢我公公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了。她的情绪已经不能被她好好地控制了,你知道你们这样绑架我来,是会受什么样的法律制裁的吗?”

    见芳芳又有了一丝丝动摇,潇潇接着说:“你看,你姐姐现在的心态已经是任何人都控制不了的了。她这是偏执,要马上看心理医生。否则要出大事的。”

    潇潇又停下来观察芳芳的表情。芳芳似乎在犹豫,在考量这两者之间的利害关系。

    刚刚潇潇的话已经成功地打击到了芳芳的自尊心,潇潇此刻非常清楚,一定要先将小姑娘说得晕头转向了,她才有可能被打动。

    果然不错,芳芳在潇潇的双重打击之下有了一点点妥协。

    “潇潇,我尊重你,敬你是姐姐,可是这是我姐姐的最大的愿望,我不可能帮你的。你死心吧。”

    “小姑娘还挺倔强的,一时半会的也说不到心坎里去,且待我慢慢说服吧。”

    潇潇打定了注意,便静静吃完了这顿饭,然后潇洒地到床上躺了下来。

    躺了一会儿,等潇潇再次起床,发现芳芳又端着各式水果进来了。

    “你也太贴心了。”

    “你是孕妇,不能亏着孕妇。”

    潇潇见芳芳比刚才对自己更为恭敬,便继续她的游说计划。

    “你看,芳芳,我也不是让你背叛你姐姐,背叛路路,我只是想让你告诉我点外面的消息,比如赵明轩什么时候进山。”

    “再比如你一不小心就让我自己逃走了。”

    “你想啊,芳芳,我早就听明轩说你已经在云台阁干了将近八年了吧,你那时多大了?是不是才16岁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路路也是在云台阁长大的,你和他基本上算是青梅竹马吧。现在你也见到了,他的心思都在我身上,连我怀孕了都不嫌弃,你说你不放我走,你真的这一辈子就没机会了。”

    不得不承认,潇潇的话说得彻头彻尾的,给人一种力穿纸背的感觉,让人无处遁形。

    凭借多年对人的心理的研究,潇潇能够感觉得到,芳芳已经心动了,只差最后一个很好的借口了。

    转眼到了下午,潇潇美美地睡了一个午觉,起床后,潇潇躺在沙发上,拿起电视机遥控器,翻来覆去地找寻自己想看的电视剧。

    虽然只是在深山里,但是这里好像有一套电视转播系统,效果还好,电视画面也非常清晰。

    找了几个台,潇潇又翻到了《琅琊榜》。

    周玄清皱眉道:“黎兄当年以太傅之身,不拒平民,设教坛于宫墙之外,门下学生没有一万也有八千,自然是遍于天下。可是说到底,他最得意的也不过那么几人,老朽与他是学问之友,交情不浓却深,故而这几人我都认得,可是足下……老朽却素未蒙面……”

    你看这个周先生这么博学多才,还是这么恭谨。着实让人敬佩啊。

    一边看着,潇潇一边开心地点评着。

    梅长苏淡淡一笑:“我学艺不精,有累恩师盛名,且受教时日不长,老先生不认得我,也是自然而然的。”

    你看,人家梅长苏多么低调,多么能放低身段,明明自己那么出名,却说自己是老师的最普通的学生。对呀,做人就要这样,要低调地生活,高调地工作。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6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