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27章礼物惊吓大于惊喜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今日是1月1日,元旦。

    大多数的事业单位都有三天的假期。

    这个假期本来是个很好的度假日,但是天公不作美,清晨起来,潇潇推开门,满眼都是一片白色。

    “哇,好大的雪呀。”

    赵明轩也早早起床了。两人就那样在门旁欣赏着这盛世雪景。

    雪花像轻盈的羽毛,像翩翩起舞的银蝶,像柳絮,像芦花,像盐沫……这让潇潇想起了语文课本上的一篇古文《咏雪》。

    “明轩,你知道古人是怎样形容雪的吗?”

    “你不妨说来听听。”

    世说新语中有一篇文章叫做《咏雪》。文中这样说到:

    ……俄而雪骤,公欣然曰:“白雪纷纷何所似?”兄子胡儿曰:“撒盐空中差可拟。”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风起。”……

    古人将雪比作“跟把盐撒在空中差不多”和“风把柳絮吹得满天飞舞”。

    “我觉得这个把雪比作柳絮吹得满天飞舞的人很厉害。她很出名吗?”

    “是很厉害,是大书法家王羲之的亲戚。”

    “怪不得呢。”

    “走,明轩,我今天特别想写几个毛笔字,到书房去。”两人来到了书房,赵明轩为潇潇磨墨,潇潇拿起毛笔,一挥而就,只见“入目无别人,四下皆是你。”已经跃然纸上。

    待赵明轩拿走这一张字,潇潇又是大笔一挥,如行云流水般地顺畅,又完成了几个字。待赵明轩看时,只见上面写着:“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最后,潇潇又挥笔写了一幅字:“朝暮不依长相思,白首不离长相守。”

    “好好,好,潇潇,我都一时之间找不到更好的词来形容老婆的字了,写得太好了。赞。”

    潇潇朝着赵明轩微微笑着,又拿起一只比较细的毛笔,在一张宣纸上写着:“承蒙岁月不弃,赐我一路荆棘,感恩时光厚爱,赏我颠沛流离,往后余生,我终将百毒不侵,活得认真,笑得放肆。”

    写完后,潇潇拿起自己的印章,在宣纸上认真地留下自己的印鉴。

    “这个字就送给你了,要好好保留着,以后会大大地升值的。”

    “好,我都听老婆的。”

    潇潇坐下来休息了一下,又拿起毛笔,写到:“忽有故人心上过,回首山河已是秋;两处相思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

    “老婆,咱休息一下吧。”

    “嗯,好吧,我也感觉有点累了。”

    潇潇在书房的沙发上坐了下来,赵明轩给潇潇现榨了一杯果汁,端给了潇潇,潇潇可能有点渴了,一扬脖子喝了下去。

    “潇潇,今后的岁月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

    “今天是2021年的第一天,我赵明轩跟你打包票,我会让你幸福的,一生一世。”

    “那老公,余生请多指教。”

    “好说,好说。”

    上午八点半时,小妖来到一楼客厅里,凑到潇潇跟前:“姐姐,咱们今天去街上吧,雪景可美了,走啊。”

    潇潇终究拗不过小妖的连声央求,便换了厚一点的冬装,跟小妖去街上看雪景了。

    如此寒冷的街上,竟然有很多人在欣赏雪景,有拍照片的,有堆雪人的,有扫雪的。两人牵着手慢慢地小心翼翼地走进了一家服装店。透过服装店的落地大窗户,两人欣赏着雪景。

    “姐姐,你以前也在这样的地方欣赏过雪景吗?”

    “小妖,你姐姐以前哪有时间去欣赏雪景呀,每天忙着打工,忙着写小说赚钱养家。”

    “奥,这样啊,那你以前真的很了不起,边上大学,边写小说,我记得你写的小说还给拍成了电视剧了呢。”

    “是呀,那个时候真的特别辛苦,每天睁开双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计划这一天自己要如何安排才能既耽误不了上课,又耽误不了打工。而且我打的是几份工。”

    “那姐姐,你当时真的超级厉害啊。每一件事还做得那么出色。”

    “是呀,我是不得不做得最好。因为我母亲,我弟弟都在等着我拿钱回家啊。”

    “姐姐,从现在开始,那样的日子就结束了,咱们都能够过上舒坦的、幸福的生活了。”

    “是呀,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了,我真应该感恩啊。”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时间便到了中午十一点了。

    “姐姐,咱们找个餐厅吃饭吧。下午咱们到商场里逛逛。”

    潇潇见小妖那么有兴致,便不好扫了她的兴致。

    来到了潇轩集团旗下的餐厅里,两人点了三道喜欢的菜便坐等着服务员上菜。

    此时潇潇一个上午也走得累了,便要去卫生间,小妖起身跟着潇潇去了卫生间。

    待小妖从卫生间里走出来的时候,没见着潇潇,便在卫生间的外名喊“潇潇姐姐,你完事了吗?”

    喊完一声,便没了小妖的声音。

    潇潇在卫生间里本来想应一声的,可是马上就会出去了,便也没应,不到一分钟,潇潇迈着缓慢的步伐走出了卫生间。

    待要推开最外面的门时,却意外的见到了素云。

    “潇潇,你好哇。”

    “你怎么在这儿?”

    “我在这儿等着你。一个上午了,总算让我逮着机会了,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潇潇的脑袋嗡的一下没了方向。低头看看躺在地下的昏迷着的小妖,潇潇感觉身后冷飕飕的。

    “千防万防,她竟然在这里将我劫持,这次恐怕要费些口舌了。”

    潇潇看着素云,极其讽刺的朝着她笑了。

    “你这个美女真的挺固执的,这么久了,还没有放弃吗?”

    “你没读过张爱玲的文字吗?她说:‘入了心的人,怎能说忘就忘;动了心的情,怎能说放就放。即使不见面,不说话,没有任何联系,心里总会有一个位置,安安稳稳地放着一个人。有一种陪伴,不在身边,都在心间见与不见,依然想念。'”

    潇潇轻蔑地一笑,沉声说到:“那么美丽温润的文字我怎么听起来那么瘆得慌啊。”说完噗嗤一下又笑了。

    素云抬起倔强的头,“我觉得真美啊,用来形容我和云平,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说这话的时间足够潇潇盲打十几个字在手机上了,潇潇毫无选择的余地,便发出去了。

    “走吧,我们还是去老地方吧,不过这次住的肯定不如上次了,这次住得简朴一点,不过很舒坦的。”

    素云竟然会将劫持说得这么像家常便饭,让潇潇心中一阵恶寒。

    “说吧,你这次打算把我怎么样?”

    素云盯着潇潇看了几秒钟,幸灾乐祸地说:“我是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只想跟云平在一起。我没有别的想法。”

    “元旦了,大家都开开心心的,唯独我,一个人,难受,你能理解难受两个字的含义吗?”

    略微考虑了一下,潇潇面带兴奋地笑了。

    “素云我真的很喜欢跟人辩论,但是却不是以这种方式。既然你不打算对我怎么样,那你先把我朋友放了吧。”

    素云并没有做任何动作,也没对身后的几个手下说任何的话,她貌似在思考潇潇这句话的隐藏着的危险性究竟有多么大。

    “你看,如果你带着她,我逃跑的可能性就增大了许多了,你不是不知道,她的武功是极高的。特警出身。”

    “放了她,不过等我们走后,你,等会儿,放了这个小姑娘。”

    素云指着其中一个个子矮小的男子说到。

    “走吧,咱们就别费口舌了。”

    潇潇只能顺从地跟着,走向了门外的一俩越野车里。素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后座上除了潇潇,左右各坐了一个黑衣人。

    大约一个小时后车子开到了山前的一座小房子前面。

    此时的小妖终于从昏迷之中醒了过来。观察了四周,没见到潇潇,愣神间,突然想到了不好,莫非?

    到卫生间看了看,都没见到潇潇,小妖急了,走出卫生间到了前面的店中,跟店员打听潇潇。等走到店中,却发现没有一个店员在店中,“不好。”小妖赶紧给赵明轩打电话。

    “老板,潇潇姐姐不见了。”

    “什么,怎么回事?”

    小妖大概说了情况,赵明轩马上派了一批人沿途寻找。

    此时的南博正在茶室跟父亲南勋喝茶,突然接到了潇潇的一则信息,内容是:一一一一一一一二二二二三三五五。

    这是什么呀?

    潇潇从来就没给我发过信息,为什么会发这样奇奇怪怪的信息给我?

    南博拿起手机给赵明轩打了电话,“明轩,潇潇给我发了个奇怪的信息,怎么回事?我马上就转给你,你看看。”

    赵明轩收到了南博转给他的信息,只看了一遍,便知道了潇潇要表达的意思:“死路。”

    “素云。”

    “王利,你马上派人来这儿。我们去南凯以前的山前别墅。”

    “老板,你敢肯定是那儿吗?”

    “没错,一定是那里。”

    “我们赶紧去,这次很危险。”

    王利的人在不到十分钟内到了云台阁,众人马上开车向南凯的山前别墅而去。

    此时的南博也琢磨着潇潇肯定出事了,给王利打了电话,也带了几个人向目的地出发了。

    在去的路上,赵明轩的电话响了:“你好,我是素云,你敢跟我赌一局吗?”

    “带着你父亲,来换你的太太,对不起,我的耐心已经被磨光了,麻烦你快点奥。”

    房间里的潇潇感到恶心至极,能把打劫的狠话说得这么温柔的人恐怕天底下只有素云一人吧。

    “哈哈哈哈”,素云说完那段话,便放肆地大笑起来,笑到最后竟然成了呜咽之声般可怜、苦涩。“我素云是多么专情的一个女人,长得漂亮,而且几十年如一日地爱着云平,天底下不选我素云的男人都是笨蛋。”

    在素云听起来很是凄厉的笑声中潇潇独自沉默着,不是潇潇无话可说,而是在思考如何走出当前的困境。

    等素云走出了房间,潇潇详细地端详起这个房间。

    只见房间很小,但是却自带卫生间,房间内的设施一应俱全,正应了那句话“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

    潇潇看了半晌,却没发现整个房间里有镜子,只是没有镜子,别的东西倒都在。

    “真奇怪,怎么会没有镜子呢?这很显然是素云以前住过的房子,不然的话她不会对这儿这么熟悉。难道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导致素云很久都不想照镜子?”

    潇潇思索着,“但就目前的情况看来,并没找到素云的弱点在哪里。”

    “前天还听明轩说,素云被南凯关在别墅的卧室里,门窗都被封死了,那她是怎么出来的?难道在南凯的别墅中素云还有接应的人?”

    “对一定是接应素云的人救了她,并帮他组织了这么多亡命之徒来绑架我。”

    “刚才在车上,我却看不出谁是帮助素云的,也没看出谁跟素云的关系亲密。”

    “等等,我可不能慌张,我必须找到素云的破绽,然后一击而中。”

    “一定要冷静、冷静、再冷静。”

    “对啦,我发出的信息,如果没有错误的话,应该是1、2、3、5,不管谁接到了信息,可一定要传给明轩,明轩会懂我的意思的。”

    “今天饿了,我先不想了,先让他们给我准备吃的。”

    “我饿了,给我准备吃的。”

    潇潇喊了几嗓子,一会儿的功夫,就有两个穿黑衣的男人端来了饭菜,放在桌子上就离开了。

    潇潇饿到中午了,肚子早就叫了。她连忙不顾风度地一顿风卷残涌,将自己的肚子填饱了。之后,又有黑衣人过来端走了剩下的饭菜。

    等解决了温饱问题,潇潇开始想素云终究是个女人,她的背后肯定有个能干的男人,很显然不是之前的,一定是在南凯别墅中认识的,并被她拿下的。南凯别墅中,除了她是女人外,就是一些黑衣人,难道是其中的一个黑衣人吗?待我观察一下,看看素云跟哪个黑衣人搞暧昧。”

    潇潇一旦下定决心要搞明白一件事情,便会锲而不舍地去做直至完成这件事。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61.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