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23章施救但愿双亲平安1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王利跟赵明轩交往了几十年了,从他六岁开始跟赵明轩在一起玩,知道上小学、中学、大学,两人几乎形影不离,算是过命的兄弟了。这么多年了,王利从来没见到赵明轩如此惊慌失措过。

    此刻的赵明轩惶惶地坐在服装店的短沙发上,似乎没了往日的霸气,眼神中透露出焦虑、惊慌、无奈。

    “刚才我父母在这家服装店里被人劫走了。”

    王利听到这个消息也倍感慌乱。光天化日之下就能将两个大活人给劫走,此事并非常人所为。

    “老板,是不是上次素云还未解恨,想继续骚扰?”

    “也不是不可能。”

    “王利,你派人好好查查这个素云,看她最近都在干什么。”

    “好的,老板,嫩不用太过担心,绑架无非要钱,或者解气、解恨,都不至于危及到生命。”

    王利派了手下细细地调查南凯、素云。

    当天晚上,赵明轩给南勋打了电话,约他到云台阁一叙。

    南勋接到赵明轩的电话很是惊讶,毕竟两人自上次见面至今,应该没有什么别的纠葛了,为了何事打电话,倒是让南勋猜不透。

    南博这几日基本是医院、家中两头跑,伤势基本稳定,这个心思活络的年轻人也就在医院里待不住了。加上前段时间听说赵明轩被绑架了,想着潇潇怎么能抵得住这么大的打击,便几次三番地想要打电话询问。都被父亲从旁劝阻了。

    潇潇是个懂得分寸的女子,如果需要南博的帮助,她自然不会羞于启齿的。

    赵明轩的电话打来的时候,父子俩正在茶室中品茶。

    “父亲,明轩有什么事吗?”

    “目前还不知道。”

    “父亲,我跟您一块去见明轩吧。”

    “也好,我们父子俩或许在明轩有困难时能够帮得上也未可知。”

    父子俩一起去了云台阁。

    待三人在书房内坐定之后,赵明轩首先开了口。

    “南叔,我父母同时被人绑架了。”

    “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此时南博已经将电话拨给了手下,命他们马上动用一切关系找寻赵云平夫妇。

    “南叔,你知道吗?上次你也见过的,那个叫做素云的,曾经暗恋过我的父亲。上次就是她的爱人南凯将我带到他家中的。”

    “他也姓南吗?”

    “对,跟您的姓氏是一样的。”

    “而且,南叔,您要有个心理准备。”

    “怎么?”

    “那个南凯是法国人。”

    “法国人姓南的倒是不多。我们这个家族在整个法国都是首屈一指的,整个国家内的南姓都是一个大家族,你接着说,明轩。”

    “那个南凯他是你的,你的……”

    “都到这个时候了,明轩,你也不用兜圈子了,直说吧,任何残酷的事实我老头子都能接受的。”

    “他是您的亲生儿子。”

    “我的儿子吗?怎么可能。”

    “我还有个哥哥?”

    南博惊讶万分的盯着自己父亲看,试图从父亲的眼神中看出端倪。

    “他是?让我想想,我年轻时候只跟一个法国女人有过肌肤之亲,难道是她?”

    “对,南叔,就是那个法国女人。”

    “明轩,你让我捋捋。”

    “我只有十九岁,跟jane相识在巴黎街头,那时我年轻气盛,不在乎任何事情,那一夜我喝了点酒,借酒壮胆,难道是那一夜?”

    “先不说这些。那个素云的男人就是我的那个儿子?”

    “我明白了。”

    “jane倒是个至情至性的女人,自那夜再也没来纠缠我。这么多年了也没来找我。”

    “那明轩,这件事我就有责任了,首先云卿是我深爱着的女人,我必须去救她,再次南凯是我的亲生儿子,于情于理我都有管教的职责。”

    南博此时在震惊之余,大脑也在快速的转动着。

    “明轩,我倒是有个办法。不如先听我说说。”

    “好,南博你先说说你的建议。”

    “如果真是素云劫去的,那么她要的是赵叔,并不是咱们的母亲。母亲应该是安全的,但是不排除她会想方设法地折磨母亲。所以我们应该尽快地解决此事。所以先从南凯入手。查他在中国的产业,所有的,你动用你的所有人脉去查。再次我从法国调几个精英过来,他们个个是刑侦高手、特警出身,对付这样的事情定会游刃有余。第三,你发一个公告,就说最近咱母亲跟赵叔闹别扭,正要嚷着离婚,今日赵叔是被母亲拉去买分手礼物的,此次两人必然会离婚。”

    “南博,你倒是想得细致,好,就照你说的办。”

    赵明轩打了电话派手下去办这些事情。

    12月29日,晨间新闻报道中赵云平和曹云卿将要离婚的消息已然铺天盖地地向大众涌来。等素云看到报纸上的报道时,嘿嘿地笑了。

    素云迈着妖娆的步伐昂头挺胸地走进了赵云平和曹云卿两人的房间,推开门时,见到两人镇定自若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电视里正在播放两人即将离婚的消息。两人一看就猜出那是儿子明轩的大手笔。儿子是想借助舆论造势,逼迫南凯放人。逼迫素云出来面对面的谈。

    “赵云平,我们又见面了。”

    “老朋友,果然是你啊,我一早就首先想到了你,果然,果然啊,果然是你的风格。”

    “你跟我果然是‘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你果然还是以前的风格,不光修炼了你的脸皮,而且也修炼了你的心性。我想我们中国应该理论上讲是没有哪个女人能够跟你相媲美了。”

    “云平,你果然是懂我的,就说嘛。当年你没有选择我,实在是一个大大的损失呢。”

    “云卿女士,请你回避一下吧。”

    “我还没跟赵云平离婚呢,现在我们还是合法夫妻。你实在没有资格撵我走。”

    曹云卿毕竟是曾经叱咤商界多年的女大佬,巾帼女英雄一个,岂能被素云这样的小家子气十足的女人给轻易打败?

    “今日报纸上都详细报道了,说你们俩近期就要离婚了。”

    “我们两口子离婚貌似和你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真的要离了吗?”

    “报纸上都登载了,还能有假吗?”

    “真的啰嗦,我曹云卿向来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女人,上次你在云平面前的表现,就特别令我心寒,我从赵云平的眼神中就看得出来,他也对你有情义。我曹云卿不是个随便的女人,我只愿一生一世一双人,这样的脚踏两只船的男人我不会要,我也不屑要,你拿去吧。”

    “曹云卿,你可是商界大佬,你一定要说话算数,不可反悔,如果你真的答应不要他了,真的离婚了,我要,这个男人我已经想了好几十年了,太好了,云平是我的了,云平是我的了。”

    赵云平偷偷地跟曹云卿交换了眼神,赵云平趁着素云疯癫的时刻向自己老婆伸了个大拇指,表示极度赞美。两人会意。窃喜。

    “不行,口说无凭,立字为证。来人,拿纸笔来。”

    素云吩咐手下拿来纸和笔,让曹云卿写下保证书,而且还拿来了印台,让她摁了手印,签了字。

    曹云卿毫不犹豫地摁指纹,签字,行云流水般,一气呵成。

    素云拿到了曹云卿签字,摁指纹的保证书后,兴奋地放声狂笑。

    “素云,既然我跟他已经没关系了,你可以放我走了吧。”

    “还不到时候,等我的律师拿来正式的文件,等你跟他签了离婚协议书我再放你走。别急,再耐心地等等。”

    “这个女人还真是处变不惊,在这种兴奋的情况之下她还能心境平和地思考问题,不可小觑啊。”赵云平心中盘算着,在极力地找寻素云情绪中的漏洞。

    “来人,将曹云卿女士带到另一个房间里。”

    曹云卿被带到了另一个房间里,跟刚才的房间内部设施基本相同,只是这个房间略微小一点点。不过曹云卿一个人住已经足够了。

    曹云卿走后,素云走向赵云平,嗲声嗲气地说:“亲爱的,只剩下咱们两人了,你别腼腆了,说说什么时候咱俩去把证给领了。”

    “等离了婚,我才能结婚,等等吧。”

    赵云平感觉这段时间自己潜心研究心理方面的书籍的确在此刻起了很大的作用,起码自己会用平静的语气跟这个心性已然达到疯癫的女人心平气和地沟通。

    后来素云在赵云平身边又说了很多肉麻至极的话,不过赵云平并没有往心里去,

    而是相当有耐心的倾听,素云见赵云平如此认真的听自己讲话,更加觉得云平对自己的真情意,心中狂笑不已。

    半个小时后素云终于唠叨得自己都烦了,便起身离开了房间,让赵云平休息。

    等素云走出了房间,赵云平几乎瘫坐在了沙发上了。调动自己全身的器官跟素云演这场假戏,着实是一件相当耗神的事情。

    赵云平躺到了床上,闭上眼睛,静静地想着今天发生的这些事情。

    “明轩已经猜出是素云将我抓走了,那么接下来儿子就会想方设法地营救我。他会采取什么策略呢?明轩向来不是个贸然行事的鲁莽之人。但是现在他的身边并没有好的军师。王利算一个吧。”

    “儿子会想什么办法来救我呢,看来等我签了离婚协议,那么云卿就会安全了,只有我一个人,明轩来救会省事。嗯,今晚先好好休息,等我睡足了,明早起床后在饱饱地吃上一顿,我再慢慢想。”

    “当晚赵云平和曹云卿宿在了不同的房间里,但是夫妻二人向来是心有灵犀一点通的,此时的曹云卿也做出了跟赵云平几乎相同的决定。

    第二天起床后,曹云卿嚷着要到院子里散步。有两个黑衣人便带着曹云卿到了院里。

    此时赵云平也嚷着散步,于是两人便在院子里相遇了。

    相遇之后两人之间有两分钟的时间,两人用眼神交流了很多事情。

    “儿子知道了后会来就我们的,别担心。”

    “嗯,我不担心,我签了离婚协议后,就安全了,我回去想法来救你,你一定要拖住她,先用甜言蜜语哄着她。千万不可对她发火。”

    “嗯,你先安全离开,我就不是大问题了。”

    “保重。各自珍重。”

    两人在院子里的交流并没有引起黑衣人的怀疑。

    分开之后,两人各自回了自己的房间。

    上午八点钟,素云的律师准备好了文件,离婚文件拿到了赵云平面前。

    两人没有丝毫犹豫地拿起笔签上了字,也摁上了指纹。

    素云拿起那份离婚协议书高兴的蹦了起来。

    “云平,我们可以结婚了,我们终于可以结婚了,我们可以在一起了。”

    “来人,把曹云卿女士送走吧。安全地送到家门口。”

    来了两个黑衣人,带着曹云卿走了。大约一个小时的时间,曹云卿已经站在云台阁的大门口了。

    门卫马上禀报赵明轩,明轩在三分钟内到达了大门口,兴奋地拉着母亲的手,将母亲迎进了云台阁。此时云台阁一楼客厅里的南勋和南博也极其兴奋地迎接曹云卿。

    等曹云卿稍作休息之后,跟众人讲述了自己和赵云平居住的地方。

    依照曹云卿描述的情况,赵明轩和南博的人在三个小时内找到了南凯在山前的那座别墅。

    “我怎么感觉这座山好像在哪里听说过呢。”赵明轩自言自语到。

    曹云卿被阿姨请到了二楼的卧室中稍作休息。赵明轩仍然在客厅里跟南勋、南博商量着之后的营救计划。

    “我已经联系jane了,估计今日下午就到中国了。她会直接来云台阁的。”

    “南叔你辛苦了,我们都先休息休息,等我们养精蓄锐,大哥漂亮的地抗战。”

    几人分别到了客房里先行休息,等到了下午四点钟,云台阁迎来了以为法国美女。

    一别经年之后的jane保养得极好,南勋见了几度恍惚,竟然以为这是那年那月他跟大美女初见时。

    jane虽然在天上飞行了很久,但是没有半点矫情,坐下后就直奔主题。

    听了众人的讲述,她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的声音极其尖利,像是训斥,像是威胁。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51.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