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22章还俗只为救赎真心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当天法师来到了云台阁赵明轩的卧室门口,低声的敲门声响了起来。赵明轩拖着极其虚弱的身体来到门口,见到了法师。

    两人来到书房里详谈。

    “法师请坐。”“明轩,你身体感觉怎样?”

    “我已无大碍,只是需要半个多月的休养。”

    “那你多多休养,确保身体痊愈。”

    “那法师,您是怎么知道我吃了那种药片的?”

    “明轩,我是师父的大徒弟,那个称为专家的是我的师弟。”

    “你就是专家口中的世外高人啊。”

    “不敢当。当年我的技艺比师弟略高一筹。师弟是个很诚恳的人,医德高尚,以至于后来成为医学界的一个传奇、一个神话。”

    “法师,您当年应该进入医学界的,为什么却去了佛寺?”

    “此事说来话长了。”

    “当年我们师父带领我们二人在一个深山里研究草药,那是我在学习了中西医之后跟随师父进行实地研究的第一年。我和师弟都属于那种悟性很高的,师父曾经说,这二人等将来到了医院或者医学研究机构,必然成为医学界此方面的专家,而且是顶尖的专家,后来我就叫我师弟专家。逐渐地我师弟专家的美名便这样延续了下来。”

    “实地研究的第三年,我和师弟已经将师父的绝技都学到了手,当年师父研究出了一种药,这种药能够让人暂时停止呼吸,心脏跳动也很微弱,只是这种药的副作用是极大的。这个你也知道。”

    “当年师父正竭力研制出这种药的解药,但是当时师父在做实验时被一种毒药感染了。刚开始时我们二人并不知道,师父也以为不会有什么严重的事情,但是等两天后,我俩发现师父已经出现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之像时,已经晚了。父亲临终时嘱咐我们二人,一定要倾心医药,静心研制出那种药的解药,并且嘱咐我俩千万不可随意给任何人那种药片,也不要将这种药用在任何人的身上。”

    “就那样我俩又在山中待了两年,正当我们就要在实验室里研制解药的最后步骤时,出现了一个人,确切点说,那是一个罪大恶极的人。”

    “当时受害者的家属,一位年轻力壮的男士,追赶这个恶人到了我们的实验室,当时公安部门也撒开网通缉这个大恶人。”

    “大概也是天注定的。当时恶人进了我们的实验室躲藏。正好我们研制的解药就在他的身边。实验室外是那个受害者的家属,听说恶人将受害者奸杀,并且毁尸灭迹。并且那是他杀害的第六个小女孩了。”

    法师喝了一口茶,又继续往下说。

    “我和师弟听了这个人的经历便对他起了杀心,加之我们害怕他一不小心就会将我俩辛苦研制出的解药给倒掉。我俩用尽了一切方法,终于将他劝说,让他自己走出实验室。”

    “此时受害者的家属,趁其不备就冲上来,恶人并不怕死,而且他也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以他用的都是必死的招儿。”

    “受害者的家属只想让恶人受到应有的法律惩罚。为自己的女儿报仇。两人僵持着。在僵持过程中恶人的妻子来了。她用尽毕生的温情劝说自己的丈夫,让她投案自首,也好略微减轻罪行,或许还会从轻发落。”

    “而当时我们师兄弟二人却想要用我们的方法将他置于死地,我也想到此事的最终后果,但是我当时已经几近疯狂了,毕竟他也是杀害我侄女的凶手,我可怜的小侄女,她只有12岁啊。”

    “于是我没让师弟知道,便骗这个大恶人喝下了我们师父研制的那种药,并且给它加上了催化剂,一经加过催化剂,那药便会发挥出较前三、四倍的药效,如果没有解药,便会在两天之内死掉。”

    “当时的那种药还是师父研制出的第一代药,有很多的不足之处,比如服药后一小时身体会剧烈的疼痛,就像一个大活人被生生地往下割下一块块的肉那种疼痛。”

    “恶人的妻子央求我们,让我们给出解药,但是我当时已起杀心,便糊弄他们并无解药,眼见着一个强壮的身体在我们面前倒下了,再无任何生还的机会。”

    “当时我的心中自然是高兴至极,但是恶人的妻子却悲痛无比,她后来告诉我,她家中有两个小孩子,一个三岁,一个只有6个月。”

    法师面现愧疚之色,继续说到:

    “后来警察到来之时我们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恶人之妻深知自己丈夫罪孽深重,也没对警察说其他的事情。那件事就不了了之了,最后下的结论是凶手在逃亡的路上感染了病菌而亡。”

    “后来我和师弟在经历了很多年之后我们来到了当地的一个很出名的医院里任职。后来我去见过了那个妻子,她的日子过得极其艰苦,我也给她留下了一些钱,但是自从那时我便日日做噩梦,无法自拔的地步了。久而久之,我内心的愧疚感日增。最后我已经无法正常地给病人看病了,我便下了狠心到了这里的佛寺,想要潜心理佛来赎罪。”

    “我师弟出了车祸,他首先给我来了信,嘱咐我如果有人吃了那种药片,我一定要全力施救。那人对他有救命之恩。”

    “事情大概就是这样了,前几天师弟的助手联系我,告诉我当年那个师弟的救命之恩人正是你。等你妻子晚上步行走到山顶撞我的门时,我便没做它想地随着你妻子下了山。”

    “有因有果。你当年救了我师弟的命,他给了你一个药片,而我最终替我师弟还了救命之恩,这便是人间的因果啊。”

    “原来法师早就知道了。”

    “这件事还得益于你那个冰雪聪明的妻子,如果她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关键,你便再无机会见到明日的太阳了。赵明轩,你妻子便是你今生的福星。”

    “我觉得法师您就是我今生的贵人,是我救命恩人。”

    “接下来的时间我会去投案自首。虽然已经过了法律追究的时间了,但是我内心里的那道坎始终过不去。”

    “好吧,法师,我会请最好的律师为您辩护的。”

    ……

    这几天小妖已经从医院出院了,待在云台阁里修养着,有时也会跟潇潇聊聊天,逗逗俩宝贝。

    12月28日这一日潇潇早早地起床了,小妖也早早的起床了,两人在院子里见了面。

    “潇潇姐姐。”

    小妖喊着姐姐便朝着潇潇这边跑了过来。

    “走,我陪着姐姐散散步吧。”

    “好。”

    两人边走边聊。一会儿的功夫就来到了别墅后面上山的山路上。

    “小妖,最近跟王利进展地怎么样了?”

    小妖低下了头,很腼腆地轻声说:“这几日没见面,只是昨天晚上我们在一起。”

    一抹红晕染上了小妖的粉嫩的脸庞。

    “奥,原来呢,原来如此啊。”

    “怪不得只要王利跟明轩谈完事情就嗖的一下子不见了,原来去你那儿了。冷面男秒变热情男了。啧啧。”

    “姐姐,你就不要取笑我了,我还这么小呢。王利哥哥说等我长大就娶我回家。”

    “看看看看,这是已经‘死生挈阔,与子成说’了。好好好,我赶紧告诉明轩,红包快点备好,专等你俩大婚了。”

    “姐姐,你又取笑我了。”

    “这么大了,还害羞啊?”

    “跟了这么个大帅哥,还这么会体贴人,多好呀。将来怕不是要将你宠成小公举了。”

    ……

    赵明轩晨跑回来正碰到二人在有说有笑地散步呢。三人一起回到了客厅里,稍作休息后,一起去了餐厅吃饭。

    “明轩,法师已经会佛寺了吗?怎么今日没见到他?”

    “嗯,法师还有点红尘往事未了,今日去办事了。”

    “奥。怪不得呢。”

    “小妖,今日咱俩上街逛逛吧。”

    “好呀,小妖是年轻人,早就在云台阁憋闷地要长出蘑菇了,自然兴奋的答应。

    潇潇和小妖让年轻司机送他们到了商业一条街。之前那次事故王叔还在医院里治疗,毕竟已经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受点小伤就该好好休养的。

    两人下了车,走进了一家服装店,这里也是潇轩集团旗下的产业。

    两人来到女装部,挑选了几件时尚的,刚到货的女装,都是上衣。

    潇潇看着小妖妹妹穿上她为她挑选的服装后,瞬间变得靓丽了许多。这是几件偏女性化的服装,一改小妖妹妹之前的中性化的穿衣风格。

    两人正在讨论着哪件更适合小妖穿的时候,赵云平和曹云卿拉着手从店门外走了进来。

    “妈妈,您和爸爸也来买衣服?”

    “奥,现在总算是一切都告一个段落了,买几件新衣服,换换运气。喜庆。”

    “那敢情好啊。您和爸爸慢慢地挑,我和小妖先走了。我们再到别的店里选几件。”

    “好,你们年轻人就该穿得光线一点,靓丽一点,青春一点。你们先走吧。”

    “潇潇,小心自己的身子,大家都好好的。”

    “好的,妈妈,我们先走了。”

    说着两人走出了服装店,后面跟着店员,手中提着几个袋子,里面盛着刚刚两人看中的衣服。

    小妖兴奋的蹦蹦跳跳地跟在潇潇的身后,一会儿拉着潇潇的手,一会儿自己又跑着到了潇潇的前面,活泼地像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此时赵明轩打来了电话。

    “潇潇,我刚才打爸爸妈妈的手机怎么也打不通,你逛街见到他们了吗?我刚才听说他们去逛街买衣服了。”

    “嗯,我刚刚从咱们家服装店里出来,才出门,我回去看看他们俩,不应该的,店里手机应该有服务信号的。刚才小妖还对着微信傻笑呢。”

    “那你让小妖进去看看,你别走得太快了。”

    “奥,我知道。”

    “小妖,去方才的店里看下,我公公婆婆还在里面吗?”

    “好的,潇潇姐。我这就去看。”

    几分钟后,小妖跑着来到潇潇跟前:“潇潇姐,看来两人应该是有什么事情了。刚才店员说连根进了试衣间,才刚刚过去二、三分钟,但我推开试衣间,里面没人,只有老夫人的手提包。”

    “快给明轩打电话。”

    赵明轩接到电话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到了潇潇和小妖所处的位置。

    一辆越野车内,赵云平和曹云卿被蒙着眼睛,嘴上贴着胶带。两人就那样被随意地扔在了后座上。第二排的座位上坐着三个黑衣大汉。

    两人看起来很遭罪的样子。车子行驶了大约二十几里地的样子,车门被打开了,黑衣人粗鲁地将二人拉下了车,带着去了一幢楼房的一楼。

    当有人给两人拿下了蒙着眼睛的布时,两人有点不太适应当时屋内的灯光。

    嘴上的胶带被两人自己揭了下来。此刻赵云平问身边的黑衣人:“这是哪里,是谁让你们劫持我俩的?”

    “我们只管干活,别的事情不归我们管辖。”

    这就是不想告诉赵云平实情了。

    两人在屋内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几分钟后,黑衣人都离开了房间,从外面将门锁上了。

    两人这次才有机会正儿八经的看看这间屋子。

    只见屋内装修地很简单,但是物品一应俱全,里面还带着一个卫生间。周边的环境还算清净,附近没有任何标志性的建筑物。

    此刻的赵明轩进了服装店,推开试衣间,认真仔细地查看了里面的所有物品,女性试衣间里有曹云卿的手包,里面的手机,银行卡等都在,男性试衣间里,只有赵云平的一块手机。

    赵明轩转身对小妖说:“你先带潇潇回家,在家中等候,告诉王利,算了,还是我自己亲自说吧,你俩先走,路上注意安全。赵明轩又叫了四个保镖,在后面的车上保护潇潇。

    潇潇和小妖上了车回到了云台阁。

    而赵明轩给王利打了电话之后,便坐在了服装店的沙发上。

    十几分钟王利从服装店门外匆匆而来。

    “老板,什么事?”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49.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