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20章相处,一生但求无悔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曹云卿对自己老公的这种突如其来的爱好有点小小的惊异,为什么老公偏偏对心理方面的书籍感兴趣了呢?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隐情吗?

    两人做了这么长时间的夫妻,曹云卿向来自以为非常了解赵云平的性格,唯独此次曹云卿感觉如堕云雾中,面前一片迷茫,任自己如何睁大双眼,却也看不清老公的行为。

    12月25日。

    潇倩这几日每天都会跑到医院里看望自己的父亲,一平有时候也会跟潇倩一块去看望岳父。

    这一日两人又来到了医院。一平见到自己的岳母已经在几日间憔悴了许多,拉拉潇倩的衣袖,用眼神暗示了一下。

    潇倩自然而然地会意,走到了母亲身旁。

    “妈妈,今晚由我在医院里照看父亲吧,你暂且回家中休息休息,在医院里吃不好、睡不好的。”

    许淑云也深知自己多日来熬得一脸憔悴是用任何化妆品都遮盖不住的,便也不再客气,不再推辞了。

    等许淑云走后,小两口坐在郑浩平的床前跟他说了许久的话。

    “爸爸,我妈妈曾经有个想法。”

    “什么?”

    “潇潇姐姐也做了检查,她的肾脏跟您的相匹配,妈妈想让我去找潇潇姐,让她早产给你捐肾。”

    郑浩平听到这样骇人听闻的消息后立刻火冒三丈了。

    “你妈妈真能说得出口,本来我当年离开你阿姨,就早已觉得对不住她们了,现在她还真有脸说出这样不顾及别人感受的话来,你记着了,千万不要跟潇潇说起此事。听说这几天明轩失踪了。潇潇已经够操心的了。我这个大女儿是个心地相当善良的人,你只要跟她说这件事,她就会先为别人着想,她肯定会答应的。一定不要说起此事,记住了。”

    “我一定不跟潇潇姐姐说起此事。”

    “恐怕……”

    郑浩平心中更觉愧疚了,恐怕潇潇早已有了决断。

    通过此事,潇倩感觉父亲并不想之前自己认为的那样卑鄙,至少父亲会为潇潇姐姐着想。

    “父亲怎么办?我还是去找医生再确认一下吧。”

    医生办公室里。

    “医生,我父亲的肾现在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了?”

    “在老郑亲属面前我就不绕弯子了。你父亲的肾还能坚持最多两个多月。当然这是理想中的情况,如果中途恶化的话,这个时间也是保证不了的。”

    “父亲已经严重到这个地步了?”

    “那医生父亲的肾源还没有希望吗?”

    “目前还没有跟你父亲的肾相匹配的肾。过段时间就不好说了。或许你父亲比较幸运,明天就会有肾源了。”

    “好的,医生,谢谢您了,我先回去了。”

    潇倩跟医生道别之后直接走出了医院。

    萧瑟的冰冷的寒风中,潇倩久立其中,站立在寒冷风中的潇倩从来没有感觉到此刻的无助和悲凉。父亲是自己从小到大心目中的神奇人物,自己想要什么,父亲都能给自己拿到,而今,父亲却只剩下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了,或许会更短。以后的人生自己将如何面对?如果父亲真的不在人世了,母亲该怎么办,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子,这些都未可知。

    潇倩的泪水如瞬间就将她的双眼给迷住了。此时一平也从医院里走出来,见到自己的爱人独自一人站在冷风中,心疼地将潇倩抱在了怀中。

    “倩倩,你还有我,不要太担心了,父亲会没事的。”

    “一平哥哥,如果父亲去世了,我该怎么办?”

    擦了擦眼泪,潇倩继续说:“我以后该倚靠谁?”

    “倩倩,咱不伤心了,你不是还有我嘛。”

    “一平哥哥,我将来只有你了。”

    说着潇倩的哭声更大了,一平无奈又怜惜地拉着潇倩走向车前。

    潇潇这三天过得战战兢兢的,心中不知道是种什么滋味。想着明轩还有这些时日了,感觉世界末日都要到了。

    晚上等明轩睡着了,潇潇总是会胡思乱想的,想着自己跟明轩的幸福的日子就要结束了,一股悲凉便会涌上心头。

    此刻的两人就该花费更多的时间呆在一起。

    如果……

    潇潇真的不敢往下想了。

    一天二十四小时只要明轩不再跟前,潇潇立刻会想到以后没有明轩的日子。

    “看来,也只有好好珍惜这几日了。”

    潇潇已经有很久没有写毛笔字了,这一日想着给明轩留下点最后的记忆,潇潇让王利买了毛笔,来到了书房中,写下了几个字。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

    正当潇潇写完这几个字时,赵明轩推开了书房的门,走了进来。走上前去,赵明轩见潇潇写了几个毛笔字,便探过头去仔细地欣赏。

    “老婆,我见了你写的毛笔字,想起了唐人卫夫人。你知道他们是怎样描述卫夫人的毛笔字的吗?”

    “怎么形容的?”

    “如插花舞女,低昂美容。又如舞女登台,仙娥弄影,红莲映水,碧波浮霞"。

    “老公,我真的不敢当,当年我也只是为了写小说,所有很多东西我都会去亲自尝试一下,没想到很多东西我竟然一下子就喜欢上了,并且爱不释手了,之后我就捡着自己特别喜欢的事情一直坚持练习,比如毛笔字、绘画、唱歌等。”

    “潇潇,我之前真的没见过像你这么多才多艺的女人,而且你又长得这么漂亮。真是上天太眷顾你了。让你拥有这么多的较别人高超许多的技能。羡煞旁人啊。”

    “你又来了,好了,别一个劲地赞美你老婆了,走吧,咱们到卧室中去。到了休息时间了。”

    赵明轩兀自忽略了自己老婆眼中的那抹稍纵即逝的悲哀,拉着潇潇的手想卧室走去。

    等两人来到了卧室,分别拉开被子睡去了。赵明轩知道潇潇直到凌晨十二点钟也没有睡着。

    “老婆一定知道了什么。唉,我怎么会这么不小心呢,怎么会让老婆知道了这件事?”

    赵明轩心中后悔极了,但是这却是无可改变的事实了。

    “也罢,让潇潇知道也好,先让她有个前期的心理准备吧。”

    12月26日

    早上潇潇起床后,没有见着赵明轩,便到了一楼,问厨娘有没有见到赵明轩。

    “我从昨天晚上就没见到明轩,按说这个点应该是他锻炼身体的时间。只是这几天都没见他锻炼身体,奇奇怪怪的。”

    八点钟潇潇在餐桌旁已经等了将近一个小时,依然没有见到赵明轩。

    “难道明轩去了公司了?”

    潇潇拿起手机给王利拨通了电话。

    “王利,明轩去公司了吗?”

    “夫人,老板吗?我今天还没见到他呢。”

    此刻身旁的赵明轩摆手让王利说没见到自己。

    挂断电话后,赵明轩异常严肃地说:“王利,咱俩已经是这么多年的知己了,你天了解我的性格了,此时千万不能告诉潇潇,先拖着,等到了最后时刻再也拖不住的时候你再告诉她,等我走了,你再告诉她,只是千万不要让他见我的遗容。”

    “老板,没有那么悲观吧。说不定能找到解药呢。”

    “不可能了,世间仅此一人能够解毒,但是这个人已经出车祸昏迷,已经成为了植物人了。”

    “我赵明轩此生注定停止在这个年龄了。”

    “明轩,你相信我,我一直有种感觉,冥冥之中会有贵人相助的。”

    “快别开玩笑了,你这几日就好好跟我战斗吧,只是一定要阻止我伤害我自己,到时候你就将我绑起来。”

    “这个我保证会做好的,你放心就是了。”

    “夫人那边真的不先报备一下吗?”

    “不了,反正我是个注定要走的人了,先知后知都是一个死,就让她留个念想吧,权当我外出了,或者我去旅游了。”

    “那好吧,明轩,都到现在这个时候了,有没有可能是我们一楼的地方?当年你师父真的只有一个徒弟吗?真的没有别的传人了吗?”

    “真的没有了。只是……算了,不可能的。”

    “那好,你先把饭吃了,等到了发作的时候,自己也能有力气跟药效对抗。”

    “好,你先到对面的房间里休息休息,一定不要告知潇潇。”

    云台阁里。

    潇潇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等着赵明轩回家。

    一直等到了晚上十二点钟,潇潇仍然没有见到那个自己迫切想要见到的男人。

    “赵明轩,我真的低估你了,你竟然跟我玩消失,最后的时光你都这样残忍,好好好。且等我找到你,看我怎么怼你。”

    潇潇拿起手机发了个朋友圈。

    里面只有一张图和一句话。

    此时赵明轩的房间外站着一个男人,赫然是王利。王利走来走去,举起手想敲门,想想又放下,再次举起手想敲门,再次放下手,这样反复了很多次。可以看得出王利内心的极度纠结。

    最终王利敲响了赵明轩的房门。

    “什么事?”

    “夫人发了个朋友圈,本想不告诉你的,但是我怕你会留有遗憾。你先看看吧。”

    赵明轩接过王利手中的手机,仔细地查看了。

    只见这张图是一个女人,确切点说是一个已经怀孕的女人,站在村口张望。配上的文字是:“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这句话赵明轩是极其熟悉的,就是当日潇潇写下的毛笔字的内容。

    然后文字的下面是很长的空格,大约是让看文字的人跳楼看最后面的字。翻了很久,终于见到了最后还有一句话。

    “当时只道是寻常。”

    赵明轩看到这句话,一股无尽的别凉便从内心深处升腾至心口处。

    “是啊,等我死后,潇潇可不是就成了这样了吗?”

    赵明轩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兀自站在门旁,半晌说不出话来。

    等赵明轩回神,进了房间,静坐在沙发上,静静地,此刻哪怕是一根针落到了地上,也能听得到。

    “唉,我故去后,潇潇该如何自处?”

    几分钟后,王利又敲响了赵明轩的门,此次王利不再犹豫了,大声喊道:明轩看朋友圈。

    “藤床纸帐朝眠起,说不尽无佳思。沈香断续玉炉寒,伴我情怀如水。笛声三弄,梅心惊破,多少春情意。

    小风疏雨萧萧地,又催下千行泪。吹箫人去玉楼空,肠断与谁同倚。一枝折得,人间天上,没个人堪寄。”

    赵明轩看完后,呆了,愣了,心也随之凉了。如果……那么……

    此时的潇潇在跟赵明轩较劲,既然你要远离我,在最后的时光里都不让我陪着,那么我就狠劲的让你担心我,看谁能治得过谁?

    赵明轩的内心虽然没有动摇,但是情绪却被轻易地左右了。

    “我一定要战胜药效,虽然世间并无先例,我相信我的身体底子好,会战胜的,加油,还有三个宝宝和老婆在家中等着你呢,赵明轩,加油。”

    赵明轩在心中不断地给我打气,不断地鼓励自己,希望自己能够这这件事情上创造出奇迹。尽管前路非常渺茫。

    云台阁客厅里的潇潇长久地盯着手机,却不见赵明轩联系自己,看来人家是铁定了心,不想联系自己了。“也罢,我再想想其他的办法。”

    突然潇潇的脑中灵光一现,当时法师说的话犹在耳边。

    “凶险无比、有因有果。”

    潇潇反复琢磨这几个字,如果结果是不好的,那后面的四个字说来又有什么意义呢?如果结果是好的,那么法师定然,定然什么?

    潇潇自己地推敲着,法师是个关键人物,难道说法师知道了一些内情?

    “不管那么多了,我先去找法师。”

    “管家备车,去佛寺。”

    潇潇坐上车,车子便风驰电掣般驶向了佛寺方向。

    郊外的房子里。

    此时是赵明轩主动赵王利,问王利潇潇发没发朋友圈,王利摇摇头。赵明轩反倒心中没了底。

    “那潇潇此时在干什么?会不会在哭啊?”

    尽管想着潇潇,赵明轩的眼前却不是得闪现出法师的眼神。

    法师为什么老是出现在我的面前,难道我已经开始那些残酷的?

    赵明轩回到了自己的屋子,正襟危坐,准备跟药效打一场艰难的持久战。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4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