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15章守望今生相依相亲4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想到此,赵明轩瞬间出了一身冷汗。“潇潇,你可千万不能走那么危险的路啊。”

    “王利,你盯好夫人,千万不要让她冲动了,有事情马上汇报。”

    “是,老板。我一定盯好了,不会让夫人出事的。”

    潇潇经过一晚上的深思熟虑后做出了一个大胆的但也很危险的决定。第二天上午潇潇便来到了医院,做了检测。最终潇潇的肾跟父亲的很匹配,但是医生不建议潇潇捐肾,毕竟这是个五个多月的孕妇。

    潇潇自己心中有自己的一套打算。虽然这么多年了,自己心中仍然对父亲怀有深深的恨意,但是解开误会后,潇潇与父亲的血缘关系便瞬时显现了出来。

    “我一定会救回父亲的,一定会的。”潇潇抚着自己的腹部,悄悄地告诉宝宝:“宝宝,你外祖父身体出了状况,妈妈一定要救他,而且只有我能救他了,咱们一起加油好吗?”

    潇潇悄悄地抹去眼角的泪水。

    下午潇潇让司机送她去了墓地。

    弟弟学明的墓碑前,潇潇伫立在冰冷的风中。

    轻抚弟弟的墓碑,眼角的泪水已然冰冷,潇潇知道这个时候本不该如此悲痛,但是每次见到弟弟就这样躺在了冰冷的地下,潇潇的心都会揪心的疼痛。

    “弟弟,当年你走时手里握着一张纸,上面写的那个偏旁部首应该是活的偏旁吧,姐姐了解了,生而为人,虽然艰难,但是我们是一家人,就要守望相助,现在父亲身体出了状况,我做女儿的岂能不管不问。当年父亲本是月月给我们生活费的,但是我们碰到了世上最坑人的助理,唉,不说那些了,既然知道父亲当年并没有停止过给我们生活费,那父亲便无这个方面的过错,现在的父亲已经濒临死亡的边缘,我一定要救他。弟弟,你保佑我们吧。”

    潇潇坟墓前的这一站彻底消除了心中对父亲的恨意,决心全力帮助父亲。

    许淑云对着自己的女儿潇倩已经泣不成声。

    “倩倩,你父亲怎么会得这种病呢,我们母女俩真是命苦啊。”

    “妈妈,想想当年你无情得将父亲从姐姐身边夺走了,姐姐和阿姨又多么痛苦,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父亲这样了,我的肾脏又跟父亲的不相匹配,只能等别的地方的肾源了。妈妈,你不觉得这是当年你们做的坏事的报应吗?”

    “倩倩,你别说了,我和你父亲早就后悔了。我们已经在忏悔了。”

    悲痛的许淑云已经不顾及任何形象了。

    “倩倩,听说潇潇也去做检查了,我打个电话问问医生。”

    打过电话之后,许淑云简直高兴得要跳起来了。

    “倩倩,医生说,潇潇的肾跟你父亲的正好匹配。这下子有救了有救了。”

    “我糊涂的妈妈啊,你不知道潇潇姐姐正怀着孕呢吗。想都别想,明轩哥哥第一个就不会同意的,你也真忍心。何况这种情况医生也不会给做手术的。死了这条心吧。”

    “可是她是你父亲的亲生女儿呢。”

    “潇潇姐姐还有孩子呢,她也是做母亲的。”

    潇倩听了母亲的话很是伤心,母亲为了救父亲竟然会有这样的想法。母亲是不是太无耻了点。

    晚上云台阁的餐桌上,赵明轩见潇潇并无太多的话,从面部表情上也看不出老婆的任何内心的情感,她只是一味地认真地吃着饭,之前吃饭时的那种挑剔全然不见了。

    赵明轩已然知晓了潇潇内心的真实想法,不觉心中阵阵疼痛。“潇潇,可恨我的肾与岳父的肾脏并不相匹配,我不能在这个方面帮助你了。我只有在旁边为你做做辅助工作,为你排除其他方面的障碍了,但是你一直有我。”

    赵明轩定定地看着自己老婆,心中暗自神伤。

    而潇潇全未察觉,只觉得自己一定要好好吃饭,将各种营养摄入体内,为宝宝积蓄足够的能量,一旦时间到了,等宝宝出来时,能够抵得住外界的一切。“宝宝,你要加油啊。”

    潇潇的心中每每想到这点的时候就会钻心的疼痛,现在竟然到了拿自己宝宝的命来赌一场的时候了,人生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无可奈何呢?

    病房内。

    “浩平,这段时间你一定要好好吃饭,将身体养好,等到了换肾的时候,身体才能支撑得住。”

    “我一把老骨头了,女儿也都结婚了,倩倩这边专家不也说等调养好身体便能怀孕了,我的这一生也并无任何的遗憾了。淑云,我只是觉得对不起你,让你一个人在这个世上孤单地过,我想起来就觉得心痛不已。”

    “浩平,快别说丧气的话,你就等着吧,定会有肾的,会给你换上一个健康的肾的,到时候我们老两口子还会过很多幸福的日子的。你放心就好了。”

    见妻子淑云这副信心满满的模样,郑浩平不禁愕然,暗自想到,“难道是已经有相匹配的肾脏了吗?不是说倩倩的病不匹配,淑云跟不必说了。难道是?潇潇吗?”

    “不可能是潇潇,她对我有那么深的恨意,不可能是她,即便是她,她的条件也不允许啊,她是个五个月孩子的孕妇,医生也不会同意她做手术的。”

    郑浩平百思不得其解,便撂下了此事,不去想了,仅剩下的时光,他决定好好地过完。

    小妖今日感觉身体又康复了许多,本来常年练武身体底子便厚实,此番受伤经过医术高明的大夫的精心诊治,已无大碍了。

    王利每天不管多么忙都会到医院里看望自己的爱人小妖,恋人之间便是如此的。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人家是一时不见,如隔三秋。

    到了医院,小妖跟王利就腻在了一起,不是抱着,就是靠着,两人相互粘人的程度绝不亚于拔丝的黏糊。

    晚上,王利给小妖带了她最爱吃的零食。

    这可是小妖恳求了王利很久才给她买的。

    先前医生建议伤员多吃有营养的物品,不让碰这些毫无营养的零食呀什么的,但是恋爱中的两人智商好像都没有自己先前的那样高了。

    这一晚,王利抱着小妖说:“我给你讲讲我以前的事情吧。”

    “好呀,你快讲。”

    “我小时后,父母见我身体瘦小,一直担心我将来得病,身体不能很好地低于外界的病毒。甚至害怕我得了感冒就能挂掉了。于是便让我去学武术,本来是为了强身健体的。”

    “结果呢?”

    “结果,我有一次竟然救了赵董的命。”

    “说说怎么回事?”

    “那是我跟明轩是儿时的好伙伴,几乎天天都玩在一起。有一天,我和明轩,男孩子嘛总是能调皮一点拉,我们两人到了山上,正玩得开心时,我俩见到一条蛇,看样子还是毒蛇,当时的明轩也是一个身材瘦小的富家子弟,也还没有开始学武功,明轩见了蛇自然就吓得不行,我们当时都是小孩子,年龄太小。后来不知怎么了,蛇竟然恶意地来攻击我们俩。当时的我们真的无处躲藏了。后来我见这样,便壮着胆子,凑准时机,捏住了蛇的七寸,毕竟我是练过武功的,身体虽然瘦小,但是力气还是很大的,就那样一条很凶的毒蛇被我杀死了。我们两人幸免于难了。”

    “真的有这么危险吗?不是户外的生物只要我们人类不去刻意地招惹,它们就不会攻击我们吗?”

    “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当时我们都不知道为什么那条蛇要那样攻击我们。”

    “自打那时起,我和明轩便再也没分开过。我们一起上学,一起相互扶持,走到了今日。”

    “奥,我了解了,怪不得赵董这么倚重你,你们俩怎么看都不像是上下属的关系,倒像是兄弟,而且是过命的兄弟。”

    “是呀,我们但是在巴黎上学时,由于刚刚创办公司,的确过得很艰辛,但是我们兄弟两还是挨过来了。”

    “你和赵董竟然在巴黎开始创业的?”

    “是呀,明轩不想依附在父亲的产业上,便在上学期间就开始创建了公司,我们在那里经历了很多。”

    “你讲讲嘛。”

    小妖晃动着王利的胳膊,王利几不可闻的呼了一口气说:“小妖,今天我累了,咱俩睡吧。”

    小妖见王利的确一脸倦容,便不再撒娇,顺从地躺了下来。

    王利可能今日真的是太累了,只一小会儿的功夫,便进入了梦乡。小妖看着自己男人菱角分明的脸,真是爱不释手,看了一会儿,也关了床头灯,睡下了。

    晚上云台阁书房里

    赵明轩让王利守在了书房的门外。赵明轩则在书房里跟一个男人视频聊天。

    “轩轩,你怎么想起我来了,我这段时间可想你了。”

    “别贫了,有正事。”

    “上次我让你找人问的事情有结果了吗?”

    “嗯,你的事我向来都是放在第一位上的。”

    对方顿了顿,明显有点为难。

    “轩,你说实话,这事不会是你老婆想做的吧?”

    “恭喜你答对了。”

    “这件事不是不可以做,里面有很多相关的事宜。”

    “民间有说法七成,八不成,的确是这样的,医学上讲,孩子七个月是可以成活的。但是你老婆的身体就说不定了。如果你老婆的身体很好,并且顺产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当然这里边有危险性,但是比较小。如果你老婆的身体不够……”

    “好,我懂了,这件事你千万要保密。还有大约两个月后你安排最顶尖的大夫飞到中国来,一切费用我负责。”

    “我就喜欢你这么样,大气,好,我这里你放心,我一定给你准备最好的大夫,最好的设施,最好的药。”

    “好,挂了。”

    视频结束时,赵明轩将自己深深地陷在了书房里的沙发里,久久的没有动弹。一个如此强大的男人在遇到这种情况之时,还是会纠结、心痛,但是却不得不去做。这是三条人命。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三人都能安好,那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不能的话,那该舍弃谁,该保住谁?

    在商场上叱咤风云的赵明轩在此刻却倍感无力,一切的是钱准备工作都做好了的时候,剩下的也只能祈求上天了,但愿上天能垂帘,保佑一家人平平安安的。

    赵明轩最后还是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举起了拳头,做了个为自己加油,为家人加油的动作。

    “加油吧,或许一些都是刚刚好,一切都是最好的。”

    回到了卧室的赵明轩明显表现得很轻松,潇潇看到明轩的表情心中也很不是滋味。

    毕竟两人夫妻这么久了,对明轩的了解可是说是犹如自己的双手。明轩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潇潇的双眼,潇潇是个多么聪明剔透的人儿啊。做教师又做得这么好,上学时,潇潇还研究过不少心理学的东西,所有看人很准,根据动作言语表情判断人的心理也很准。

    只是现在的两人谁也不想给对方太多的压力,所有各自绷着,各自想着各自的办法,都不互相戳穿。

    也许这就是两人都能充分地理解对方的缘故吧。

    九点钟,潇潇坐在了床上看书,潇潇根本就没有心思看书,只是那本书做个样子罢了。

    “潇潇,宝宝有没有听话啊?”

    赵明轩上前抱住潇潇,柔声说到。

    “很听话的,这几天,宝宝好像变得特别特别的听话,很配合我的,我吃什么她都不反对,只要我想得,好像她都在极力地配合。”

    “这样才好嘛,等你出来后,父亲给你大大的奖赏。”

    “忙完公司的事了?”

    “嗯,忙完了,一切都好,你放心吧,你放心养胎,一切有我。”

    赵明轩伸出强壮的臂膀,“看,你老公很强壮的,一切困难都交给我。”

    潇潇笑了,这么多天来,终于挤出了一点笑容了。

    “好了,明轩,咱们都累了,咱们快睡吧。”潇潇说着,便在床上躺了下来。

    赵明轩将卧室里的灯关了,在一片漆黑中,潇潇任由自己的眼泪肆无忌惮地往下流。

    其实躺在身边的赵明轩已经感觉出了妻子的异样,此时的他只有将妻子紧紧地抱在了怀中,给她坚持下去的力量和勇气。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3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