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14章守望,今生相依相亲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从警校毕业后,小妖先是被一家公司的老总聘请为私人保镖,做了一年,那位老总太过自私,对小妖呼来喝去的,小妖忍受不了便辞职不干了。

    那日,小妖正在家中歇息,当时上警校时的学校领导王叔给她打电话,邀请她加入潇轩集团。

    那日小妖一个人去了潇轩集团,见到了赵明轩,一个据说杀伐果断而且长相帅气的男人。

    “听说你是当年你们班里成绩最好的,愿意到潇轩集团来吗?”

    “当然愿意。”

    “好,你的任务就是保护我的太太,一天二十四小时的贴身保护,当然在家中你的时间会比较自由,但是一旦外出你必须护好我太太,不惜一切代价保护好我太太,你能做到吗?”

    小妖丝毫没有犹豫地应到“我能够做到。”

    “嗯,好,那你明天就来云台阁报到吧。带好你的行李,平日里你就住在云台阁里。”

    第二天小妖带着自己的行李,打了辆出租车,到了云台阁。

    云台阁的大门虽然很大气,但是却不是小妖想象中的浮夸、奢靡。一眼看上去竟然是这么的普通。

    到了云台阁的主楼别墅时,小妖才见识到了今生首次见到的豪华别墅,那种装修的风格是自己在电视上见到的那种高端、大气。

    当见到潇潇时,小妖还是打心底里佩服起这个女人来。

    跟自己从别人的嘴中得知的情境决然不同,潇潇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孩,已经怀孕五个月了,但是一点也看不出臃肿来。最让小妖油然而生敬意的是潇潇的平易近人,并没有丝毫豪门阔太太的那种趾高气昂、颐指气使。

    潇潇拉着小妖的手,亲切地叫着妹妹,拉着小妖的手去参观别墅里的每个房间。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小妖跟潇潇的相处过程中,越来越发现潇潇的确是一个很有深度的女人。

    潇潇对待云台阁里的所有人都很亲切、和蔼,能够体谅所有人的处境。特别潇潇更加让小妖感动的是潇潇经常给云台阁里的工人、阿姨钱、物,如果谁家中出现了困难,潇潇总是会第一时间帮他们解决好,出钱、出力,自己不能出力的时候,就让王利派人去处理。

    因而潇潇在大家的眼中,真的是一个特别好的女人,大家都很尊重潇潇,从心底里佩服、敬重潇潇。

    慢慢地小妖感觉潇潇就像是自己的姐姐一样,关心自己,理解自己。逐渐地小妖在心中将潇潇看成了自己的家人,在保护潇潇的时候便不是以一个保镖的身份,更多的是打心底里想要保护好这个姐姐。

    于是便出现了当日小妖拼死也要保护好潇潇的场景。

    王利紧紧地盯着自己的女人,在心中暗暗地想:“小妖,今后我会保护好你的。”

    12月19日。

    晨起郑浩平和许淑云两人先到外面跑步锻炼,接近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回到了家中,阿姨叫两人吃饭,两人相携着来到了餐厅里。饭吃到一便半时,郑浩平突然感觉到腹部钻心的疼痛。一时间许淑云眼见着自己老公疼得蹲在了地上,许淑云见到这种情况,焦急地喊司机备车。

    半小时后,郑浩平被送到了市医院。

    经过一番检查之后,许淑云坐在了医生办公室里听医生告知老公的病况。

    “许女士,你老公的肾出了问题,详细结果下午才能出来,到时候请几个专家共同会诊,确定最终结果。”

    焦虑地等到了下午,许淑云听到了惊天的噩耗。郑浩平的肾脏已经衰竭了。得赶快找到合适的可以换的肾脏,医生建议家属首先到医院做检查,看一看是否能够跟郑浩平的肾脏匹配。

    这一惊天噩耗顿时将许淑云打击地委顿在地上。

    “老郑,女儿结婚了,我想着终于咱俩可以享享清福了,没想到你竟然得了这样的病,这是造的什么孽啊。”

    许淑云的哭喊声响彻了整个市医院。

    赵明轩在第一时间内就知道了这个消息,果然许淑云病急乱投医,不考虑潇潇正怀着孕,便想着只要能救自己老公,怎么样都是好的,就给赵明轩打了电话。

    潇倩接到母亲的电话时,首先想到了父母这是遭到了报应了。前段时间自己小产,心中首先想到的是父母的所作所为报应在了自己身上。现在父亲出了这样的事情,更加印证了自己先前的想法。

    “不管怎样,那都是自己的父亲,尽管自己小产还未完全恢复,但是明天自己就去医院做检查,看看自己的肾脏能否跟父亲的相匹配。”

    潇倩暗自做出了决定。

    赵明轩在晚饭时,本想着将岳父得病的消息告诉潇潇,但转而又想自己到底该如何告诉潇潇?

    于是赵明轩这样一个在商界杀伐果断的男人,竟然在这么件小事上犹豫了。

    赵明轩自己待在书房里暗自想了许久,一次次推翻了自己的想法,到最后终于下了决心,好吧,就这样吧。或许以这种方式让潇潇知晓事情的真相,她的心中还能好受一点吧。

    晚上已经十点多钟了,潇潇发现自己老公还没有回到卧室里。

    “这不是明轩的风格啊,今天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潇潇轻轻地缓缓地走进了书房,见赵明轩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桌子上摆着一些文件。潇潇走上前去拿起文件想要整理一下。

    蓦然间,一个名字进入潇潇的视线:郑浩平。

    潇潇顿感很奇怪,明轩怎么会有父亲的文件,待细细看来,发现这是一份调查报告,里面写了当年郑浩平让助理给自己的生活费,每一笔记录地都很详细,而且上面有证人、证词。看到最后,潇潇感到心中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

    “事情怎么会是这样啊?”

    “当年自己竟然一直误会了父亲,当年自己一直以为父亲不见自己,不给生活费,原来都是让助理给克扣了。原来,原来……”

    潇潇看完了报告,险些站不稳。

    踉跄地走出书房,潇潇顾不得叫醒明轩,便回到了卧室的床上。

    百转千回,事情竟然是这样,这么多年,自己一直误会着父亲,自己一直错看了父亲。

    潇潇的心中涌起一股歉疚,自言自语到:“我错了,我竟然错了,而且我还错得离谱。”

    此时赵明轩早已站在了卧室的门外,以这种方式让潇潇知晓岳父的事情,委实不太地道。

    世事变迁,流年飞转,潇潇一直痛恨着的父亲,这次让她知道了真相,会不会让她转变心中的痛恨呢?

    赵明轩只能看具体情况再做下一步的打算。

    岳父的病情很危险,如果找不到合适的肾脏,那么岳父的生命就有危险了。而潇潇此时还怀着孕呢,显然如果检查结果是两人的肾脏能够匹配,也不能做手术。

    而现实是郑浩平已经等不到潇潇生产之后了。

    赵明轩纠结着,不知道该如何抉择。

    而卧室中的潇潇也在痛恨自己,为何不做调查便妄下断语,如今自己误会了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了,不知父亲?

    一直等到了十点半钟赵明轩还没有回到卧室,潇潇疲累不堪地睡了过去。

    12月20日。

    潇潇早上早早的起床,见明轩拿着文件在卧室的沙发上坐着。

    赵明轩见潇潇起床了,便来到了床前。

    “潇潇,今天宝贝有没有踢你啊?”

    说着,便用他那修长的手抚上了潇潇的孕肚。

    “还好,晚上宝贝没有闹腾我。”

    “宝宝,你要乖乖的,不要让你妈妈辛苦了,不然的话,等你出来我替你妈妈收拾你。”

    潇潇欣慰地笑了。

    “明轩,昨天我在书房里看到了我父亲的一些资料,那是真的吗?”

    “或者你是刻意让我看到的吧?”

    “潇潇,我希望你能慢慢地接受这个事实,还有上次你住院,是你父亲给你输的血。”

    赵明轩又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你父亲很高兴能有上次的机会,其实这么多年了,他心中一直不好受,也找人调查了当年的助理,并且设局将当年的助理赶出了公司。”

    “人生更多的时候是放下,放下也就意味着放过你自己。”

    “潇潇,咱们始终要面对一些事情,始终要心平气和地过日子,放下等于轻松地前行。”

    赵明轩上前抱了抱潇潇:“潇潇,任何时候你都还有我呢。”

    “明轩,谢谢你。今生有你这样的人陪伴着我,我知足了。”

    医院病房里,赵明轩正跟郑浩平说着什么。

    此时病房外的潇潇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一时间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许淑云正端着一个碗给郑浩平喂着什么,赵明轩在一边笑眯眯地说着什么。

    “父亲,毕竟你当年抛弃了我们母女三人,才导致我们的生离死别,虽然……”

    潇潇的脚步挪了又挪,始终没能进入病房,心中有一道槛始终自己跨不过去。

    “唉。”潇潇的一声无奈的叹息便沉沉地让人听来感到很是心酸。

    最终潇潇还是迈着很沉重的步伐走出了医院。

    其实赵明轩早在来医院的路上就发现了潇潇乘坐的路虎。只是赵明轩也想到了这么多年了,潇潇要想转变自己的心态肯定一时半会儿的还不能做到。

    “就让时间这剂良药慢慢治愈老婆那颗伤痛的心吧。”

    跟岳父谈过之后,赵明轩深感岳父当年的不易,有些事情并不是人们看上去的表面现象。

    赵明轩对于这些棘手的事情采取的策略也只能是慢慢等,慢慢地自我转变。所谓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便是这个道理吧。

    潇潇回到家中静静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了很久。

    直到中午时分厨娘叫潇潇吃饭时,潇潇才从自己沉思的世界里走了出来。

    “夫人,今天明轩不回家吃饭吗?”

    “奥,这个我现在还不知道呢,等我打个电话问一下吧。”

    通了电话,赵明轩便放心了。潇潇的声音并无异样。

    放下手机,赵明轩双手托头,不断地摇头。

    “如果潇潇做出了损伤孩子的决定,那我该怎么劝说,毕竟一边是她的父亲,一边是她的孩子,孰重孰轻,实难分辨。”

    “岳父只剩下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了,如果顺利的话,能够找到合适的肾脏,给他换上就好。但是如果到时候也找不到合适的肾脏,那该怎么办?”

    “依照潇潇的脾气,如果她一旦做出了决定,是任何人都改变不了的。”

    赵明轩无奈地摇了摇头。

    “先不去想这些事情了,车到山前必有路,也许到时候会有柳暗花明又一村的结局呢。”

    回到家中,潇潇正坐在餐厅的餐桌旁,将筷子拿在手中,却并未动筷子。看着像是在等明轩。

    “来,老婆,开动了。”

    赵明轩的话成功地叫醒了这个正神游的孕妇。

    “明轩,你回来了,公司的事务处理完了吗?”

    潇潇越是装作不知道,赵明轩的内心越是疼痛难忍。

    “潇潇太理解老公了,太大度了,这样的事情都不肯跟我说明白了。”

    “看样子,她的心中已然有了决断了。”

    “潇潇,我知道这几日你心神不宁的,要照顾好自己,咱们的宝宝都靠你呢。”

    “明轩,我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的,你不用太担心我的,你只管顾好公司就好。”

    赵明轩每次遇到这种情况都会被潇潇的这种过于理解别人,替别人想得多的心思所感动,他多么希望妻子能够先将自己放在首位,然后有能力、有机会再去考虑别人。

    中午王利来到了云台阁的书房。

    “赵董,夫人今天上午去医院了。”

    “去看她父亲了?”

    “不是,夫人去做肾脏匹配的检查了。”

    赵明轩狠狠地将自己的拳头砸在了桌子上。

    这一砸既是对自己无能为力的宣泄,也是对潇潇不顾自己身体的无奈。

    但是转而又想,既然潇潇已经知道了父亲当年并非有意为难她,皆是因为助理从中捣鬼的缘故。作为女儿,自然在父亲遇到这样的特殊情况下,会全力以赴的。

    但是潇潇还怀着孕呢。难道她想?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30.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