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09章歉疚今生已然无缘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小妖知道此刻必须速战速决,解决掉一个,两人就会多出一份安全感。

    虚晃一招之后,小妖发动了猛烈的进攻,瞬间又倒下了三人。

    小妖此时已经满身鲜血了。但是不容她叫疼,此时最后二人已经逼近了小妖和潇潇。

    小妖此刻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但是强大的护主信念支撑着她,一定要等到南博待人到来。

    小妖瞬间又跟剩下的两人打了起来,小妖既要护着潇潇,又要煞费苦心地牵制住两人,让他们没有机会靠近夫人,小妖采用的是舍己为人。

    不消几分钟的功夫,小妖身上又中了几刀。剩下的两人见潇潇的保镖已经中了这么多刀了,便喜出望外地盯着小妖,想看着她先倒下去,然后两人再带着潇潇离家交差。

    小妖的心中始终提着一口气,一定要护下夫人,绝对不能让夫人有危险。

    这种强大的意念支撑着这个体重只有90斤的小姑娘,身上的剧痛算不得什么,我再坚持坚持,就能等到南博的到来了。

    小妖一直站立着不让自己倒下去。潇潇则心痛地看着小妖。

    “小妖,你不要打了,我跟他们走,你不要打了。”

    潇潇哭喊着,心痛如刀割般。

    “夫人,我们会没事的。”

    “我们一定会没事的。”

    此时三人的缠斗又开始了,小妖坚持着,用尽了平生的最后的力气跟两个彪形大汉打斗着。一分钟,二分钟,小妖就要倒下了。

    此时其中一个彪形大汉拿着锋利的刀子到了潇潇的面前,等着狰狞的大眼睛,“怎么,认输了,现在认输也还不算太晚,等会那个小姑娘就没命了。”

    “好,我跟你们走,你放了她,我跟你们走。”一个孕妇能够支撑到现在已属不易了。潇潇也几乎接近崩溃的边缘了。

    大汉又向前走了几步,此时离潇潇只有两步之遥了,“早这样,也不用我们哥几个这么费劲。”

    大汉举起刀子就要放到潇潇的脖子上,此时潇潇绝望地闭上了双眼,等了一会儿,预料中的刀子并没有抵到自己的脖子上,身后却是一个温暖的怀抱。

    潇潇睁开了双眼,看到了南博那双温暖如春的双眼,顿时潇潇眼睛一闭又晕倒了。

    潇潇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看到的是满眼的白色,医院。

    小妖呢?

    潇潇要挣扎着坐起来,此时赵明轩走上前来,温柔地让潇潇靠在乐自己的怀中,“潇潇,没事了,已经安全了。”

    “潇潇看到爱人放声大哭起来,但只是片刻,潇潇的哭声戛然而止,“小妖呢?王叔呢?”

    “他们都安全了,你先照顾好你自己,你可吓坏我了,我刚下飞机,王利就接到了南博的电话,说你们已经安然无恙了。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次幸亏有小妖和南博,不然的话,恐怕恐怕。”

    “没事了,没事了,老婆,你不会有事的。放心吧。”

    潇潇擦了擦眼泪:“不行,我要去看小妖,我要亲自去看她,她身上中了很多刀。”

    “好我扶你去看她。”

    赵明轩扶着潇潇来到了小妖的病房,此刻的小妖已经脱离了危险期,正静静地躺在病床上休息,高挂着的点滴正缓缓地滴着。看到小妖已无大碍时,潇潇总算是放下了心。

    此时王叔推开了小妖的房门也走了进来。

    “王叔你没事吧?”

    “夫人,你不用挂着我,我好着呢,只是车子不能用了。”

    “你人没事就好,车子不用操心了。”

    潇潇总算见到了两个救命恩人,此刻倒也放下了心。

    “潇潇,咱们去看看南博吧.”

    “他也受伤了?”

    “走吧。”

    潇潇看到赵明轩的很重的眼神顿感不对呀,南博难道也受了很重的伤?

    走了足足有几百米的样子,潇潇和赵明轩来到了重症监护室。

    南博身上竟然插着很多管子,南勋、曹云卿、赵云平都围在门外。此时医生从监护室里走了出来,神情严肃地说:“你们找一个她最亲近的人进去吧,说几句话,看能不能唤醒他,伤者现在非常危险,几乎没有任何求生的意志了。”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该谁进去才是最合适的。

    此时南勋开口:“潇潇,你进去吧,不管用什么方法让小博醒过来,我会感激你的,拜托你了。你是他活下去的唯一动力。”

    “好吧,我试试看。”

    潇潇是怀着相当沉重的心情走进南博的,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平日里是多么有生气,有活力,而今却因救自己而把自己搞成这样。

    潇潇上前拉着南博的手,动情地说:“南博,你说过的,你是我的好朋友,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你的位置的,只是我先认识了明轩,南博,你救我,实际上你想要我好好地活着,但是你想要我好好地活着,你就得快点醒过来,我才能心安理得地享受你又一次救下的这条姓名。南博,听我说,你如果不能快点醒过来,前面咱俩说的下一辈子的承诺就一笔勾销了,不做数了。”

    潇潇说着说着自己的眼泪就不争气地流下来了。

    “南博,你快醒过来啊。”

    潇潇将南博的手放在自己的双手间,放在自己的脸上,泪水顺着南博修长的手指流了下来。

    此刻潇潇发现南博床边的机器上显示出南博的心跳出现了很大的波动,潇潇兴奋地转身走出来监护室,大声地叫着,“医生,快来看,他有反映了,快点看。”

    医生跟一众护士等人快速地进入了重症监护室,经过一凡紧急的抢救,晚上八点钟,南博虽然昏迷,但是心跳已经正常了,医生说,这是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了,大家可以放心了。

    南勋拉着潇潇的手,不但地感谢。

    “南叔,南博救了我的命。我该感谢您才是。”

    ……

    12月12日,这个本该是很吉利的日子,潇潇早早地就去了医院。

    听赵明轩说,南博昨晚凌晨一点钟的时候突然就醒了过来,现在应该已经在普通病房里了。

    等潇潇走进南博的病房时,潇潇还是没能忍住泪水。

    潇潇怕影响南博的身体康复,便在背过身去先擦干了眼泪。

    “怎么,潇潇,你这是心疼了?”

    “看你现在还有力气开玩笑,那我就放心了。我还以为……”

    “你以为什么,我南博是怎么样的一个男人,一切都打不倒我的,我怎么会轻易就挂了呢。我还要留着命爱你呢。”

    “行了,你就歇歇吧,别老是在这儿耍嘴皮子了。”

    “你的中文水平这么高,不是让你来开玩笑的,你要把它用在正路上。”

    “我用的地方已经很正了,难道不是吗?”

    潇潇拿起桌子上的碗,见里面是汤,先不管别的,舀了一勺,喂给了南博,“你老吃着,别在这儿演脱口秀了。你要愿意听啊,我演给你看,嗯?”

    南博喝了潇潇舀的汤,见潇潇这么关心自己,心中高兴得不知所以了。“好啊,我等着你给我演脱口秀。”

    潇潇回头看了一眼赵明轩。

    “好,我老婆就先借给你,给你演脱口秀,白天,一天,看在你救了我老婆的命的份上,我这里就大度一点。”

    赵明轩绷着没笑出来,潇潇却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们都来看看,这两个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没有天理了,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好了,差不多就行了。留点力气吧,赶快恢复身体,再同我公平竞争。”赵明轩半开玩笑半严肃的说到。

    “不争了,我看到潇潇能转危为安我就开心了,还好,扎在我的身上,要是扎在潇潇身上,我估计当时那个家伙就得被大卸八块了。”

    “南博,我真的超级佩服你,你的中文水平基本可以达到中国人的水平了。”

    “那是必须的,主要是我的中文教师既美丽又有才华,我这个学生才能发展地这么优秀。”

    “又贫,不想看脱口秀了?”

    “想,当然想了,我这就好好吃饭。”

    约莫大半个小时后,潇潇开始为南博演脱口秀。

    潇潇清了清嗓子,开始了她的表演。

    “三国演义不仅仅是一部古代战争史书,更是一部为人处世的教科书。”

    “潇潇,你又在忽悠我了,我看过你们国家的三国演义,里面没有人生哲理啊。”

    “你不信啊,那你接着听,好好听,仔细听,认真听。”

    南博果然调整了一下躺姿,认真地听潇潇说。

    “首先曹操的儿子曹植的事情告诉我们,如果你太过任性,那你的人生简直就是一场无止境的灾难。”

    “他才高八斗,七步成诗,父亲曹操对他也曾给予厚望。本打算立曹植为世子。怎奈曹植对自己太过放松毫无约束,任性狂放。本来他手中的一手好牌却被他大得乱七八糟。首先醉酒违禁大逆不道纵马司马门荆襄曹仁被围,曹操命令曹植带兵前去解围,但是当时曹植嗜酒成性性,贪杯误事,迟迟按兵不动,令曹操对这个儿子彻底失望了。而最终不得不将他彻底放弃了。”

    “这个,倒是包含了很深的人生哲理,你说的还蛮有意思的。”

    “还有呢。”

    “我想如果曹植能够把握机会,砥砺自律,那么曹魏的历史很可能被改写。”

    “奥,这个曹植的确是太烂了点。”

    “还有人生哲理吗?”

    “当然有了。”

    “这个故事讲的是人要懂得闭嘴。”

    “曹操手下的谋士杨修,你知道吧?”

    “我何止知道,你说,他怎么了?”

    他就是一位自以为聪明、多嘴多舌的人物。”

    “曹操在点心盒子上写了个字‘合'。杨修愣是给人家解释成‘一人一口',就把主子的点心当众分着吃了。曹操是谁呀,他可是又黑心又狠戾的一代枭雄啊,你一个手下干冒犯上级,还是你的大boss,你这不是自寻死路嘛。果然,在曹操与刘备汉中对峙的时候,杨修又一次没能管住自己的嘴,擅自曲解了曹操的口令,班师回朝了。那你说曹操后来怎么做的?”

    “这个我知道,曹操勃然大怒了。”

    “对呀,终于曹操把杨修给收拾了。”

    “潇潇你说的对极了,确实人有时候就得闭嘴,不要乱说话。”

    “对啊,这都是嘴巴惹的祸啊。”

    “潇潇,里面还有吗?”

    “当然有了,你还想听啊?”

    “我当然想听了,真长见识了。你说,我在听呢。”

    “诸葛亮你知道吧。”

    “当然知道了,大军师啊。”

    “诸葛亮的故事告诉我们人生有时候拼的不是本事,而是健康。”

    “诸葛亮可是神机妙算、足智多谋、无所不能的一个人。可是他虽然这么了不起,最后还是被千斤重担压得口吐鲜血,落得个秋风五丈原的悲惨下场吗,因此才有了‘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的人生最大遗憾。”

    “你说的很对,诸葛亮的确就是这样的。”

    “还有吗?”

    “嗯,还有。”

    “但是今天太累了,你先歇着吧,明天我再来给你讲。”

    “对奥,你是个孕妇,自然会比较辛苦一点,你先回家休息吧,我等着明天你给我接着讲。”

    潇潇回到家中,赵明轩竟然也在家中。

    “明轩,你今天没有去上班吗?”

    “去了但又回来了。”

    “为什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等你啊。”

    “你是说等我吗?”

    “嗯,当然了。”

    “不对呀,明轩明明这几天都很忙的,为什么今天这么早就回来了?难道有什么事情?”潇潇心里一直纳闷呢。

    “今天南博怎么样了?”

    “看起来还挺好的,我给他演脱口秀了。”

    “你给他演脱口秀了?”

    “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没,没什么不妥的,只是……”

    “只是什么?”

    “潇潇,你感觉我跟南博相比,谁更帅呀?”

    “这是吃醋了。”潇潇没有给明轩点破。

    “当然是我的老公比较帅了。怎么,你没有自信了?”

    “不是,你给他演脱口秀,你都没给我演过。”

    “奥,我们家出了个幼稚鬼,什么都跟一个病人比,你说究竟他幼稚不幼稚啊?”

    赵明轩转头看了看潇潇,猛然将潇潇抱进了怀中:“潇潇,我不幼稚我是害怕,我害怕哪天你又突然不见了,离开我了。”

    “我会的,根本不存在的,你放心就好了。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416.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