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02章筹谋只为时时守候1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看把你纠结的,咱不哭了,回家。你今后都不再是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了,有哥哥罩着你,放心就是了。”

    赵明玲心中暗叫一声“好”,已然乐开了花,不管王喜涛怎样称呼自己,总之现在的王喜涛对自己的态度那是相当的好,除了每天来医院陪护之外,更是想尽了一切法逗赵明玲开心。眉眼之间流露出的那种真实的情感已经极其明显了,只是当事人却并未发觉而已。

    这真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啊。

    赵明玲拉着王喜涛的手开心地像个跟着大人去赶集的小孩子,蹦蹦跳跳地走出了医院。

    王喜涛的路虎车上。

    “喜涛,今天我先回家歇息一下,等晚上我请你吃饭,感谢你这么长时间在医院里的陪护,你可不能推脱啊,一定要去。”

    “好好好,美女,我一定去。”

    晚上,一家餐厅里的包间里。

    赵明玲跟王喜涛推杯换盏,两人不消一个小时就喝光了整整两瓶酒。王喜涛的酒量很大,三斤白酒根本不在话下,而赵明玲向来不喝酒,今晚太高兴了,能跟自己深爱的男人一起喝酒,天上人间那得闻?

    两瓶酒有大半瓶是赵明玲喝的,对于酒量这么浅的女孩子来说,已是极限了。

    王喜涛看着赵明玲那种因喝了酒而变得红彤彤的脸蛋时,心中突然就感觉原来赵明玲长得的确也很漂亮,虽然真的赶不上潇潇的姿色。

    不能再让她喝了,再喝下去就真的烂醉如泥了,恐怕到那时根本就扶不起来了。

    结了账,王喜涛艰难地搀扶着赵明玲走到停车场。对付一个张牙舞爪的醉酒女人还真是费尽力气。终于将赵明玲塞进了车里,王喜涛叫的代驾也到了。

    喝得烂醉如泥的一个女孩子,王喜涛想想都不能把她送到自己家中,索性来到一家五星级宾馆开了一间套房。

    等王喜涛将赵明玲好不容易弄到了床上时,王喜涛已经累得满头大汗了。

    赵明玲躺在床上顿时觉得舒服了,便在不到十分钟之内就睡着了。

    王喜涛到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想到今晚自己回家,但是留下赵明玲一个人在宾馆里还真是有点不放心。最终王喜涛决定今晚就留下来,套房里有两个大的卧室呢。

    迷迷糊糊的赵明玲虽然睡着了,但不到一个小时,赵明玲尿急加上喝酒之后的头疼,慢慢地醒了过来。头依然很痛,醒来第一件事就是扛着晕晕乎乎的脑袋去了一趟洗手间,然后回到了卧室里的大床上接着睡。

    睡梦之中,赵明玲好像摸到了一个人的脸,睁开眼来看时,顿时被这张帅气十足的脸给耀得睁不开眼睛了。

    双手捧起这张脸,揉、捏、搓各种虐待,赵明玲在睡梦中玩得不亦乐乎。

    “这个男人太有男人味了。

    狠劲地咽了咽口水,赵明玲在睡梦中盯着这张清隽的脸,呵呵地笑着,眯起了双眼,“帅哥,你好好陪陪我吧,我太孤单了。”

    此时的王喜涛这段时间天天去医院照顾赵明玲,已经累得筋疲力尽的了,加上晚上赵明玲醉酒后的各种折腾,好不容易将她送到了宾馆,终于自己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此刻的他睡得正酣。

    只是揉着王喜涛的脸,赵明玲似乎还不满足,她的呼吸紧了紧,自己舔了舔嘴唇,目光不受控制地在王喜涛的身上徘徊流连。

    “这么帅气的小哥哥,我可一定不能轻易放过他。”

    赵明玲心中想着,手上也没停的在动作,霸道土豪般扑到了王喜涛的身上,搂过来就亲上了对方性感的唇。

    睡梦中的王喜涛被亲得呼吸停滞了才懵懵地睁开了眼睛。

    “明玲,你怎么在这儿?”

    赵明玲刚刚迷醉的双眼此刻彻底睁不开了,紧紧地抱着王喜涛,只一会儿的功夫便又沉沉地睡去了。

    极度疲乏的王喜涛就这样被赵明玲抱着,本想挣脱开,但对方抱得太紧了,只能这样凑合着睡吧。

    第二日早上,赵明玲早早地就醒来了。

    转身想要起床时,却发现自己被某人牢牢地漏在怀中,

    看了这双手,确定是王喜涛无疑了。赵明玲便放下心来。继续装睡。

    王喜涛经过足够的睡眠之后醒了过来,看看天,已然大亮了。不对,并不是自己一个人在床上,自己的双手好像……

    王喜涛反应过来时,感到一阵脸红。此刻怀中的赵明玲竟然只穿了内衣。而王喜涛的睡衣也在赵明玲昨晚不断的“战斗”之下成功地被脱去了大半。

    此时赵明玲睁开了双眼,想要伸伸懒腰,却发现腰间多了一双手。

    “你。”

    赵明玲只说了一个字,便拉起被子将自己的脸捂住。

    王喜涛沉沉地说:“明玲,咱俩昨晚本来睡在两间卧室里,后来你可能迷糊了跑到我的床上来了。”

    “好了,你别说了。”

    赵明玲捂住自己的脸,无地自容的样子。

    两人分别穿了衣服,坐在了沙发上。

    “明玲,你知道昨晚你究竟喝了多少酒吗?”

    “以后可不能在别的男人跟前喝这么多的酒。”

    赵明玲低着头,很尴尬的样子。

    “喜涛,我不会让你负责的,现在都是什么时代了,你放心,从此我们依然是好朋友,但我不会逼你的。”

    医院病房中。

    赵明轩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医院里。

    推开病房的门,赵明轩看到南博正坐在病床边上的凳子上,一只手拉着潇潇的手。

    赵明轩上前将潇潇的手拉住,便坐到了床边,转身对南博说:“请你回避一下吧,我有话跟潇潇说。”

    南博沉默着走出了病房。

    赵明轩拉着潇潇的手,无限爱恋地看着这张美丽的脸。

    自潇潇失踪以来,赵明轩几乎崩溃了,日日都到那座后山上去找寻,直到那日王利告诉赵明轩,“赵董,如果夫人一直在后山上,昨夜的大雪足以冻死一个体格健硕的男性中年人,看来,夫人一定不是在山上,或许被什么人救走了。

    多日来,赵明轩一直强烈的感受到,潇潇还健康地活着,那种感觉是那样的强烈,强烈到赵明轩都感觉自己有第六感了。

    直至那日赵明轩到寒山的佛寺上香,跟法师谈起此事,这位得道的法师给赵明轩卜了一卦。卦上说:“万事安宁,大吉。”

    法师解卜向来极准。赵明轩便放下了心。等在佛寺看到了潇潇时,赵明轩几乎是欢呼雀跃的,但是鉴于潇潇还怀着孕,加上失忆,不宜过度地刺激妻子,所以赵明轩那日并没有强行拉潇潇回家。今日听到了圆圆打过去的电话,赵明轩终于憋不住了,今日必须将潇潇接回家中。

    “快跑,快跑,明轩,快跑,马上追上咱四个了,要不你放下我,你带着孩子先跑吧,把两个宝宝带到安全地带。”

    潇潇一边大喊着,双手一边在虚空中抓来抓去的。

    看来潇潇已经陷入了可怕的梦魇之中了。

    她的眼前一片黑黢黢,突然之间又变成了大雪纷飞的冰天雪地,继而又变成了狂风大作倾盆大雨了。

    “明轩,你在哪里?”

    潇潇喘息着,焦急地呼唤着赵明轩,此刻的潇潇很显然已经被噩梦中的恐惧环境紧紧地包围住了,潇潇的耳边是一团乱糟糟的呐喊声、哭泣声、歇斯底里的呼喊声。各种声音夹杂在狂风、大雪之中,那种窒息感迫得潇潇一时之间竟然喘不上气来。

    就在潇潇感觉自己恐惧地就要死掉了的时候,一声“潇潇”把她从噩梦中唤醒了。

    睁开双眼,潇潇无神的双眼看了看周边,发现南博没在房间里,昨日称自己为妻子的帅气哥哥正握着自己的手轻声安慰着。

    说来也奇怪,南博握着自己的手时,潇潇每每都会感到很不自在,而眼前的这位帅哥握着自己的手,潇潇的心中却十分开心,一点也没有尴尬,反而兴奋得很。

    “潇潇,你刚刚是不是做噩梦了,好了,我在这儿呢,两个宝宝也正在家中等你回家,还有妈妈。”

    潇潇隐隐感觉自己跟赵明轩似乎极其熟悉,那种身体的碰触自己没有任何的反感。

    柳梦玲接到女婿赵明轩的电话时,高兴地就差点手舞足蹈了。赶快穿上保暖的大衣,一路小跑来到了云台阁的大门处等候自己女儿的归来。

    坐在迈巴赫上的潇潇一路上感觉车内流淌的都是温馨、和谐和幸福。赵明轩虽然没说什么,却一路紧紧地抓着潇潇的手,生怕潇潇突然走掉了。

    车开到了云台阁的大门口。

    潇潇在赵明轩的搀扶之下缓缓地下了车,门内一群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柳梦玲小跑着上前抱住了自己的宝贝女儿。

    “潇潇,你总算回家了。快,咱们进屋。”

    赵明玲一边拉着女儿的手,一边擦眼泪。

    来到一楼的客厅,众人坐了下来。

    柳梦玲拉着女儿的手不肯撒手。

    赵明轩细细观察着潇潇的脸,看得出潇潇此刻一脸倦容,于是赵明轩对众人说:“今天先到这儿吧,让潇潇先回卧室里好好休息休息,看把她累的。”

    众人听了这些话,才陆续走出了客厅。

    赵明轩拉着潇潇的手上了二楼,走进了卧室。

    潇潇看着陌生的卧室但内心却又有种极其熟悉的感觉。潇潇跟之前一样,进了卧室总是想先在床前软软的沙发上坐一小会儿,此刻潇潇依然走到沙发处,缓缓地坐下来,将整个卧室细细地观察了一番。

    当看到墙上挂着的两人的结婚照片时,潇潇的心中突然间就涌起一股强烈的愉悦感。泪水便流了下来。

    赵明轩见潇潇流泪了,便上前将潇潇抱在了怀中,安慰到:“潇潇,你可能刚刚回家,对咱们的卧室还感觉有点陌生,等你慢慢地想起以前的往事,你就会慢慢地好起来的,放心吧,潇潇,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赵明轩的一番话成功地抚慰了潇潇那颗悬着的心。

    潇潇瞬间便把一直紧张着的神经线放松了下来。

    “明轩,我累了,我先休息一会儿。”

    好吧,你先休息,待会儿我上来叫你起床,咱们去看看两个宝宝,这么久没见着妈妈了,他们肯定高兴坏了。”

    赵明轩说到两个宝宝的时候,潇潇内心的那根弦情不自禁地动了起来。宝宝二字给潇潇带来了温暖、安稳和舒心。

    潇潇掀开被子,躺到了床上。

    只一会儿的功夫,潇潇便睡着了。

    赵明轩半个小时后出现在卧室里,此时潇潇睡得正酣。赵明轩看着终于回到家中的爱人,心中充满感激、充满了对潇潇的歉疚。

    多少个日日夜夜,赵明轩都是在惊恐、慌张的不安中度过的。担心着潇潇的安全,想象着潇潇受过的苦,遭的罪,赵明轩每次都会感到内心的极度疼痛。内心多少次的大声呼唤,多少次午夜时的辗转反侧,夜不能眠,赵明轩这几日几乎神经衰弱了。

    整整两个半小时,赵明轩就这样看着熟睡中的潇潇,心中充满了满足感。

    百看不厌的老婆终于回家了,赵明轩自己时而微笑,时而发怒,时而纠结,时而挠头……

    潇潇,今后的人生我该如何好好的保护你,我该如何才能让你不再有这样的惊吓?

    下午三点钟,潇潇从睡梦中悠悠醒转。

    “潇潇,你醒啦?”

    赵明轩赶快站起身来,走向潇潇,扶着她的手,搀着她的腰,缓缓的起身。

    “明轩,我的两个宝宝呢?”

    “怎么,潇潇,你想起来了?”

    “刚刚你不是说等我睡醒了,咱俩去看宝宝吗?”

    赵明轩高兴地拉着潇潇的手,二人缓缓地走下了楼梯,来到了婴儿房中。

    璇璇宝贝看到妈妈来了,高兴地手舞足蹈起来,凯凯宝贝见到了潇潇只是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那个笑容只在脸上保持了很短的时间,但是跟之前的一脸冰冷相比,这是对自己许久不见的妈妈的最高礼遇了吧。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98.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