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100章筹谋,只为时时守候10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南博和潇潇坐车回家,快要走到别墅的时候,远远地,潇潇才看清了自己家的位置。

    原来现在她跟南博住的别墅位于一座山的南面,依山傍水的,整个别墅看起来好像一个建筑群,全是两层楼。远远望去,别墅的周边全是树木和宽敞的大路,从进入别墅区的大门,潇潇才发现原来这个别墅区还有外围的院墙。

    只半个小时的时间,潇潇又来到了平常住的那个别墅区。

    “潇潇,你先坐下来休息一下,喝点果汁。”

    待潇潇喝完一杯果汁后,南博递给潇潇一个盒子,潇潇打开来时,看到里面是一副装裱好的毛笔字。只见上面用极小的楷体字写着:

    我与春风皆过客,你携秋水揽星河。愿有岁月可回首,且以深情共白头。三生有幸遇见你,纵使悲凉也是情。仅许一人以偏爱,愿尽余生之慷慨。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潇潇,你看这幅字怎么样?”

    潇潇极其惊异地欣赏着这幅字。

    “这不会是南博写的吧?”

    潇潇用惊异的目光直盯着南博,南博会意:“是我写的。”

    “南博,你究竟是法国人还是中国人?”

    “我现在高度怀疑我自己了。”

    “潇潇,你一点也不用质疑,这的确是我写的,我从小就开始学说中国话,学写中国字,钢笔字、毛笔字都练过。”

    “没有任何夸张地说,我在之前没见过我身边的人有将毛笔字写到这么好的。你是第一个。我觉得你如果去参加中国人的书法大赛,肯定会拿一等奖的。”

    南博没有沾沾自喜,而是在研究潇潇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几日相处下来,南博明显地感觉到潇潇跟自己之间的那种疏离感。

    “也许潇潇只是在善意地恭维我呢,我还是不要表现得太过实在了。”

    “潇潇,咱们先不说这事了。”

    南博在沙发上坐下来,拉着潇潇的手说:“这几日你也对这里熟悉了,今晚我也到卧室里睡吧?”

    南博一副征求潇潇意见的憨态,让潇潇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潇潇没做任何回答,南博看着她的脸色,便也不吭声了。

    “南博,我先去卧室了,今天上午去佛寺我有点累了。”

    回到了卧室,潇潇将自己放在床上,舒服地躺着,内心里却一直在想今日法师给的那个签。

    “家宅不宁,大凶,当归。”

    “那我的家现在看起来还蛮安宁的,但是签上写的内容?今日看这个法师是个高僧,应该不会打诳语的,说的话也该是可信的吧。”

    “我难道还有个家?对啊,我还有父母的,我的父母呢?”

    想到父母,潇潇突然觉得头开始疼起来了。

    “不想了,不想了。”潇潇在心中不断地暗示自己不要再往下想了。

    可是母亲在自己心中应该是个美好的存在,因为一想到母亲,潇潇心中便会涌起一股温暖,让潇潇周身温暖、舒服。

    “可是,这么久了,我都没见过我的父母,而且南博从来没给我说过我的父母在哪里。”

    “这里面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潇潇的头又开始剧烈的疼痛,“也好,我先不想这些事情了,以后有的是时间,等宝宝出生后,我再慢慢地问南博我父母的情况吧。”

    潇潇打定了主意,便开始躺在床上休息了。中午12点半,南博推开了卧室的门,见潇潇正睡得酣,便又悄无声息地退出了卧室。

    “一定是去佛寺累着她了,让她多休息会儿吧。”

    云台阁

    赵明轩将王利叫到了书房里。

    “王利,你去调查下南博,看他最近在干什么?”

    第二日已经是12月1日了。

    上午十点钟王利敲开了赵明轩办公室的门。

    “赵董,南博这几日一直按时上班、下班,没有一日休息时间,新公司刚刚开业,一定有很多事情的。”

    “王利,你是亲自去查的吗?”

    “有注意到南博的表情吗?”

    “注意了,他的表情没看出悲伤,反而意气风发的样子。好像跟之前咱们看到的不太一样。”

    “给我约南博。”

    翌日上午十点钟,赵明轩、南博在一家餐厅的包间里见了面。

    “弟弟,你好。”

    “南博,你好。最近新公司还好吧。”

    “嗯,挺好的,就是有那么一丢丢的忙。”

    “忙点好哇,说明你的公司正在呈现上升的趋势。”

    “弟弟这段时间在干什么?”

    “找潇潇。”

    “怎么你不担心潇潇吗?你不是之前也对潇潇有深厚的感情吗?”

    赵明轩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南博。此刻他从南博的眼中并未看到任何心痛和不舍。

    “按照常理来说,此刻南博应该也会为潇潇的失踪而难过的,怎么他的眼神中去全无一点点情感?”

    “南博,今日其实约你来也没有别的事情,只是毕竟咱俩还是自家兄弟,有钱大家一起赚,我这儿有单买卖,看你想不想跟我合作。”

    “好哇好哇。”南博几乎是欢呼雀跃的想要马上跟赵明轩签约一样。

    “果然跟之前见到的南博有很大的不同。”

    “但是这是怎么回事呢?”

    ……

    南博别墅区的一间房内。

    “你今天为什么没经过我的允许就和赵明轩见面了。刚才你说,称赵明轩弟弟,你都不动脑子吗?我从来就没有叫过他弟弟,你可真敢胡乱叫,计划估计都让你搞砸了。”

    “老板,我也是考虑到如果不去跟赵董见面,他会怀疑的。当时我又暂时联系不上你。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你,你……”

    南博指着一个跟自己长相极度相似的男人的脸气得说不上话来。

    “以后一定注意,千万不可自己做出这种决定。记住,否则你的报酬就没有了。”

    “好的,老板,我记下来。”

    赵明轩回到了云台阁,中午在餐桌上,赵明轩却端着饭碗百思不得其解。

    “南博的性格怎么变了这么大了。说话的语气也不对呀。这到底是怎么了?”

    郁闷至极的赵明轩悻悻然地打开了电视机,上面正在播放着动画片,赵明轩就那样看着,貌似也没看到心里去。

    突然一句话将赵明轩惊醒了。

    “快点快点,别让别的美女见到我的真实相貌。我脸上长满了痘痘。”

    “没关系的,你可以找个替身替你来演呀。”

    “替你来演?”

    “难道这个南博也是替南博来演戏的?”

    赵明轩瞬间觉得面前柳暗花明了。之前蒙在面前的一层纱就这样极其容易地被揭开了。

    “南博是假的,那真的南博在哪里?”

    ……

    潇潇在清晨醒来时,刚刚六点钟,潇潇看了看身边并没有别人。便起身下了床。

    透过窗户,潇潇看到外面天还没亮。去了趟卫生间,潇潇便又回到了床上躺了下来。

    又想起法师给的签。

    “家宅不宁,大凶,当归。”

    想起昨晚的梦,梦中自己仿佛并不是住在这个别墅中的,但是好像也住在一个别墅中,好像比这个还要豪华,占地面积也更大,有花园、游泳池、池塘、果园等等。好像还有婴儿的哭声、笑声。

    “不行,自己的头又开始痛了。不能再想下去了。”

    潇潇翻了个身,想继续睡,但却怎么也睡不着。

    好不容易挨到了七点钟,潇潇见外面的天已经亮了。便下楼到了客厅里,此时有阿姨将新榨果汁端了上来。

    “先生呢?”

    “先生昨晚就没回家,刚才打电话说让我好好照顾您,今天他在外面办事。”

    “好吧,你先下去吧。”

    “既然南博今日不在家,那我就再去一趟佛寺,见见法师,看能不能从法师的口中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潇潇吩咐了司机,便回卧室换好了外出的衣服,坐在沙发上等司机将车开到门前。

    只用了一个多小时,潇潇便来到了山脚下。此时上山的缆车刚刚开始运转。潇潇这次索性直接坐了缆车。

    用了二十几分钟,潇潇便下了缆车,到达了山顶。

    站在佛寺的山门外,潇潇突然感觉自己周身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力量在推着她往里面走。

    赵明轩今天早上起床后,不知怎的,今日虽然不是他该上佛寺的日子,但是今日自己却鬼使神差地吩咐司机去佛寺。

    赵明轩正虔诚地跪在佛前祈祷潇潇能够平安,此时,一股熟悉的味道忽然蹿入赵明轩的鼻孔里。

    “潇潇。”

    赵明轩急忙站起身看向来人。

    只见潇潇身着狐裘大衣,缓缓地走进自己。

    赵明轩兴奋地上前握住潇潇的双肩:“潇潇,你真的让我好找啊。你终于回来了。”

    说着,赵明轩一把将潇潇抱紧了怀中。

    潇潇吃惊地看着面前的儒雅男子,略显尴尬地说:“帅哥,我应该认识你吗?”

    赵明轩听到潇潇的话,不禁一愣:“潇潇,你怎么了?难道你不认识我了?”

    “你是?我真的应该认识你吗?”

    “潇潇。”

    赵明轩不禁大声叫道。

    等看到潇潇一直波澜不惊的脸庞时,赵明轩猛然一惊,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了?

    “不对呀,算算月份,潇潇的孕肚差不多跟这位女士这样子了。难道潇潇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记得我了吗?”

    “美女,恕我冒失了,请问,你之前发生过什么事了吗?车祸?撞头?失忆?”

    “失忆,好像是的,我先生说我失忆了。”

    “你先生是谁?”

    “我先生是外国人,你可能不认识。”

    “外国人?法国人吗?”

    “对呀,先生你怎么知道的?”

    “叫做南博吗?”

    潇潇更加诧异地看着赵明轩。“这位先生怎么会知道这么多呢?”

    “潇潇,你是不是刚刚从法国回到中国?”

    “对呀,我先生说我以前是住在中国的,说为了我能够住的舒服,便让我回到了中国。”

    说不出原因,潇潇感觉自己跟这位帅哥特别熟悉,她也特别想要跟他说话,并且心中对这位帅哥并没有任何的芥蒂,两人之间的那种熟悉的感觉让潇潇感到异常吃惊。

    “这位帅哥,我为什么对你有种熟悉的感觉,而且好像是特别亲近的感觉?”

    赵明轩瞬间就流下了幸福的泪水,看来潇潇虽然失忆了,但却并没有忘记赵明轩,至少身体的感觉还依然在。

    “潇潇,你听我说。”

    “你让潇潇听你说什么?”

    “南博,你真卑鄙。”赵明轩恶狠狠地盯着南博看。

    “是呀,赵明轩,你这么想那是你的事情,潇潇现在不能受到任何刺激,否则会影响到她腹中的胎儿。”

    南博似乎极有自信心:“赵明轩,这是你想要的结果吗?”

    “如果潇潇腹中的孩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你能安心吗?”

    赵明轩稍稍平复了自己内心翻江倒海般的情感,便平静地说:“南博,今天我见到了潇潇,我也知道了实情。请你光行正大的跟我竞争,不要再耍什么下三滥的手段了。你母亲在看着你呢。还有你父亲,他也不希望你太过偏执。”

    “赵明轩,你每次都这么不考虑潇潇的感受吗?我和潇潇现在过得很好,麻烦你不要来打扰她。既然你不能好好地保护她,那便离开她,让她去过更加幸福的生活。”

    “很好,我今天不刺激潇潇,你先带她回家。我们以后再谈。”

    南博拉起潇潇的手一路往山下走。

    当然南博没有忘记潇潇是个孕妇,两人下山乘坐的是缆车。

    一个多小时后,两人回到了山前别墅。

    “南博,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今天你要跟我说清楚。”

    “潇潇,我并没有瞒着你,只是我还没找到一个告诉你的方式而已。”

    “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我跟刚才那位帅哥真的是夫妻?”

    南博并没有回答,潇潇从他的眼神中已然猜出了正确的答案。

    “南博,当初你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说我们俩是夫妻。”

    “潇潇,你真的没有感觉到我对你的一片真心吗?”

    “怪不得我总是感觉咱俩不像是夫妻呢。可真够阴险的。”潇潇张口即来。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9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