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94章筹谋,只为时时守候4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南博愕然,惊呆地看着面前这个让自己迷了心窍的东方美女。

    “你是怎么猜到的?”

    “很明显,我也看到了你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自然,摄像头的那端肯定会有一个人在监控。既然你将饮食起居安排地这样周到细致,那便不是劫匪将我劫持至此。”

    潇潇顿了顿继续说:

    “说不定,有某个人正在每天,不对,是时时刻刻在监控着我,所有我更要表现出大度、无所谓。”

    “本来我刚刚醒过来的时候,的确心中是害怕的,但是后来我所受到的待遇,却不断地告诉我,对方没有要伤害我的意思。在我确定了这一点后,我就更加细心地观察。从我吃的饭菜中我感觉得到,这个人很用心,几乎可以和明轩相媲美了。”

    “但是我却不知道这人是谁。”

    “但有一日,我突然想到了你,想到了在巴黎你的家中看到的那张我婆婆曹云卿的相片,加上你和明轩终究是兄弟,自然长相方面还是有相同之处的,脾气秉性方面,慢慢地我越来越感觉那个人一定是你。”

    “南博,你真的让我刮目相看了。”

    “潇潇,你感觉不出我对你的爱吗?”

    “能够感觉得出来,很浓。但是……”

    “但是?”

    “但是你却用错误的方式来表达世间这最纯洁的,最动人心魄的情感。”

    “南博,你醒醒吧,我们真的不可能的。我已经有了明轩的第三个孩子了。”

    “不可能了吗?可是我爱你啊。我可以把你的孩子当做我自己的来养。我可以比赵明轩照顾你照顾得要好上几倍,不对,是百倍、千倍。”

    “你看着吧。”

    “南博,真的,你是个极其优秀的男人,我能够看得出,你也是极其负责任的男人,你能够把南氏集团管理得如此出色,我真的很佩服你。如果我在遇到明轩之前遇到你,我可能会爱上你的吧。”

    “原来,原来我想的真的和你想到的一样啊。”

    潇潇看到南博的几近疯狂的模样,心生寒意。

    潇潇绞尽脑汁地想用委婉的话语来感化南博。

    “不如,南博,你听我说,我这里倒是有个极好的法子。”

    “什么法子,你倒是说来听听。”

    “你先送我回去,至少你看,我对你是没有任何敌意的。”

    “然后,你和明轩进行公平的竞争,说不定结果会是怎样呢。”

    潇潇想,必须得先稳住南博,让南博主动放手,等见到赵明轩,等南博心中不要有这种过激的想法和行为时,一切都会在掌控之中。

    “嗯,这倒是个好法子。”

    “你且让我想想。”

    “不过,我得先确定你真的对我没有敌意。”

    南博欺上前来,靠近了潇潇,抱住潇潇,将他的额头在潇潇的额头上碰了碰。

    南博笑了,果真,潇潇对自己并没有敌意。

    潇潇见南博还在犹豫,又开口说:“其实明轩并没有霸占着母亲,你母亲当年是不是离开你回了中国,你就没想过要当着南勋先生和你母亲曹云卿女士的面问个究竟吗?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不想从他们的口中知晓吗?”

    “尽管你可能已经问过他们,但是我想你应该是单独问的这些问题吧,有些事情是需要当事人两个人都在场时,在适当的气氛之下,你才能听得到真正的答案的。”

    “是呀,我并没有在父母都在场时问他俩这些问题,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是不知道的,管家叔叔也只是知道父亲这边的情况,而母亲,好吧,我承认,自己做得偏激了点,现在改过不知道潇潇能否原谅我。”

    潇潇仔细地看着南博,分析着南博的面部表情所能表达的含义。

    “而且。”

    潇潇接着说:“南博,你不用害怕我会记恨你,我这个人是能够分得清是非黑白的,你软禁我这几日是情有可原的,我可以原谅你。”

    南博听到潇潇说可以原谅他,心中便再也没了当时的那种偏激想法了。

    “好,咱们一言为定,我今日就送你回云台阁,之后我和明轩展开公平竞争。”

    潇潇听到南博这样说,心底的大石头终于可以落地了。

    云台阁的书房里。赵明轩的电话骤然响起。

    “你好,我是南博,一小时后,到云台阁的大门口迎接潇潇回家。”

    “好。”

    赵明轩听到这样的消息,终于没能撑得住,瘫坐在了椅子上。

    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终于回来了。

    一个小时后,云台阁的大门口站了很多人:赵明轩、赵云平、曹云卿、郑浩平、柳梦玲等等。

    一辆迈巴赫划了个优美的弧线停在了云台阁的大门口。

    车门开了,潇潇从车上走了下来,见这么多人站在了门口迎接自己,不觉泪眼朦胧的。

    回到了别墅的客厅。众人都非常激动,但是却不知道潇潇是如何说服南博的。

    南博没把自己当外人,坐到了沙发上,此时曹云卿、赵云平、南勋都在。

    “既然大家都在,不如我们今日就好好说说我小时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自小就没见过母亲,原因究竟是什么,我这个做儿子的,理应有知情权吧。”

    南博看向南勋和曹云卿。

    南勋看看自己的儿子小博,再看看曹云卿:”云卿,你说呢?”

    “南勋,你我之间的事情终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不如今日就让小博解开心结,你我这么多年了,我也时常会梦到你们父子俩,大家心中的结总要解开的,不如就今日吧。”

    赵明轩想到很多东西可能会牵扯到不相干的人,急急地说道:“不如,我给你们找一间屋子,你们慢慢说,有些可能不为外人知道的。避避嫌也好的。”

    南勋点了点头:“好吧。”

    三人走进了一间屋子。开始开启两人不愿启齿的记忆。

    当年的南勋是巴黎有名的公司经纪人,带着一帮子小弟,做着各种生意。

    说白了,就是今天中国境内的中介公司。

    慢慢地,公司的规模越来越大了,自然在开展公司业务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棘手的事情,南勋的手下有时候便会采取一些过激的行为。

    对于此事,南勋很多次地警告过手下,千万不可有太过偏离正规渠道的行为,在那个年代,南勋的公司发展地如此好,手下的人自然而然地也开始膨胀了。

    有很多次,南勋的手下对拖欠公司债务的人大打出手,将人家打进了医院。

    事情发生后,南勋又是个极其注重信誉的人,并且还是个很讲义气的人,便大包大揽地替手下解决了那些事情。

    由于南勋每次都能帮助手下解决掉麻烦,手下便觉得南勋是在变相地认可他们的所作所为。便更加肆无忌惮起来。

    直至那次跟赵明轩发生冲突,南勋才觉察到手下的很多人已经偏离了自己当初组建公司的初心,才开始慢慢地整顿公司内部人员。

    当时公司内部已经形成了庞大的黑色圈圈。遇到棘手的事情,他们就会用极端的方式去解决,逐渐地社会上便传出了南勋组建帮派的传闻。

    这些都是以后公司出现严重情况时,南勋查不来的。

    手下的人瞒着南勋,或者说曲解了南勋的意思,以极端的方式开展着公司的业务,处理着公司的各种事务。

    要割掉如此之大的一个毒瘤岂非易事?

    南勋花了大量的气力,还是没能达到预期的效果,最终,南勋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在曹云卿已经怀孕的情况下,南勋决定快刀斩乱麻,金盆洗手,将公司转型。

    公司的事务,公司的职员,彼时已经有很多无可改变的地方了。南勋的那次痛下决心,便悄悄地惊动了当时同为巴黎圈内的几个人,那几个人巴不得南勋将他的公司转型,他们就能霸占当时巴黎社会上的地盘了。

    于是就有了后来大年三十的那场枪战。

    “云卿,你生产之时,我是昏迷的,直到你离开,去了中国,我一直是半睡半梦只见,偶尔清醒,偶尔沉睡,我现在想想当时的你生产之时没有我在身边陪伴,照顾小博快要到一个月,也没有我的陪伴,我非常内疚,所以这么多年来,我真的没有勇气来找你。”

    此时的曹云卿已经泣不成声了。

    “勋,你当年竟然是这种境况,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不要我们娘俩了。”

    “如果只是这件事也好,当时我的父亲已经被查出有经济问题,已经被刑拘了,母亲多次电话催我回去。在当时的那种状况之下,我哪能带着小博回国。我,我……”

    南勋心中也很震惊,原来当年的云卿家中竟然也遭遇了如此的变故。

    “后来,我到处求我父亲的好友,但是大难临头各自飞,竟然没有一人肯帮我。后来,机缘巧合我见到了赵云平,他跟父亲只见过两面,而正是他真心实意地帮助我和母亲,最终给父亲查清了经济问题。那件事一直持续了近两年的时间,期间我母亲又生病住院了,老人家气急攻心,最终万幸的是抢救过来了。”

    “之后我和赵云平便结婚了,结婚后我也想着去巴黎找你们,但是当时的我又怀上了,便只能在中国安静地养胎。”

    “原来原来如此啊。”

    南勋点了点头:“小博,你母亲和我都有不为人知的苦恼,也怨不得你母亲当年抛下咱爷俩了。”

    “既然我们都解释了,小博,你便放手吧。我们今后好好过日子,至于你母亲,她依然是你的母亲。她也有现在的家庭,如果她不再爱我了,或者……我都能够接受的,小博,我早就看出你对潇潇的感情,但是这件事并不是你一个人说了算的,今后你可要转换一下思维。如果爱,就放手吧。除非潇潇最后终会选你,那就另当别论了。”

    南博捂住自己的头,只感觉头疼欲裂,原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苦衷,听起来都很合理,只是这其中自己却成了牺牲品,自己该如何自处?

    南博呆坐了很久,始终想不明白当年的自己和母亲、父亲之间的事情。世界上总有那么多的机缘巧合,为何都同时发生在自己身上?

    客厅里,赵明轩、潇潇,赵云平、郑浩平、柳梦玲几人见人家三人走进了一个房间,几人便分别离开了。

    赵明轩拉着潇潇的手到了二楼的卧室。

    进了卧室的门,赵明轩将潇潇抵在门上,给了潇潇一个绵长而又浪漫的法式热吻。

    二人喘息着,赵明轩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在潇潇的耳边。

    “老婆,你知道吗,我这几天都快要崩溃了,找不到你,我觉得人生已经毫无意义了。”

    “明轩,我知道我当时刚刚在那间屋子里醒过来时是怎么想的吗?”

    “??”

    “我想我可能这一辈子都见不到你和二宝了,我想我真的被歹徒劫持了的话,我已经无任何生还的希望了。”

    赵明轩扶着潇潇躺在了床上,二人都上去躺下,赵明轩摸着潇潇的头,无限爱恋,无限珍惜地说:“潇潇,当我知道是南博干的,我的心中反倒轻松了,我知道南博肯定是在巴黎的时候就爱上了你,你不了解男人,一旦爱上,绝不可能伤害你的,知道是他,我才算松了口气。”

    “潇潇,你这几日吃得好?睡得好吗?”

    “还好,我第二天就感觉这是南博干的,所以我用琅琊榜这部电视剧疯狂地激他,最终我成功了,我成功地将他激到我的面前,让他愿意跟我面对面的谈,我也便多了几分胜算。”

    “我老婆真是聪明。”

    “是呀,这几天我也是在跟南博斗智斗勇,他心理应该是有点问题。”

    “所幸你回来了。好,这就是我最安心的地方了。”

    “走,咱俩快去看看二宝吧。”

    两人走进婴儿室时,俩宝欢喜地又蹦又跳的,凯凯宝贝一改往日的寡淡和疏离,这次很给面子。

    潇潇分别抱了抱俩宝,赵明轩见潇潇一脸倦容,便又带着妻子回到了卧室。

    这一觉睡得真是天翻地覆的感觉,从下午一点钟直到晚上五点钟潇潇都在沉睡之中,赵明轩一刻也没离开过卧室。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76.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