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93章筹谋,只为时时守候3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第三日,上午的时光总是特别美好。

    南博静静地坐在监控室里,他眼中的潇潇一切都是世间最最美好的。

    她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行,皆属世间最美好的期盼。

    南博这几日天天在监控室里观察着潇潇,却从未感觉潇潇有一点点俗气,也从没对潇潇感到厌倦。

    “虽然一个孕妇,但是潇潇就是与众不同的,她是我心中永远的女神,我今生必定珍之,爱之。”

    南博几日来几乎已经形成了眼中的“怪癖”了,不看看潇潇,就感觉自己心中空落落的。

    那日接到了父亲的短信。南博心中对父亲的怨更深了一层。

    这么多年来,记忆中的父亲一直是一个躺在床上的只能看出呼吸的不会动的存在,从南博有记忆以来。

    那时候,南博已经四、五岁了,每次去幼稚园回家,他都会追着管家叔叔问:“管家叔叔,别人都有爸爸、妈妈,我的爸爸、妈妈呢?”

    每每此时,管家的心都会痛到滴血。

    这么多年了,南勋已经在床上躺了整整五年了。自从曹云卿走后,南勋就没醒来过。

    专家请了一拨又一拨,药吃了很多很多,但是南勋还是没能醒过来。

    自从南博会说话了,管家就每天抱着南博到南勋的床前,南勋应该能够感觉到儿子从牙牙学语到跌跌撞撞的学着走路。

    在巴黎,也许只有南勋才是南博的唯一亲人,南勋也只有能够听到儿子的声音,才有可能醒过来。

    管家比南勋大五岁,很小的时候,管家就来到南家照顾年幼的南勋,跟南勋一起长大,一起成长。可以称为南勋的知己。

    管家关心南勋的程度绝不亚于南勋的父母。

    老爷和太太自从南勋昏迷,也就每个月来一趟,探视一下便匆匆离开了。亲情,似乎只是他们之间还能够有所联系的唯一纽带吧。仅此而已。

    南博十岁那年,被小伙伴欺负自己没有父母,哭着回到家中时,在父亲床前狠狠地哭了一场。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天意,那次的痛哭流涕使得南勋的手指有了轻微的动感。之后,管家每天带着南博到父亲床前,说话,哪怕是蹦蹦跳跳地也好,总之一切有助于快速醒来的方法管家都让南博尝试过。

    从小就没有过父爱、母爱的南博变得很敏感,很脆弱。

    管家像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照顾着南博,同时不断地请医生、专家给南勋看病,企图用某种适合的方法唤醒南勋。

    漫漫岁月转眼间已经是二十几年过去了,从南勋那次手指的轻微活动到后来的整个手掌都会动,再到另一只手,脚,其他部位,逐渐地,管家感觉越来越有希望了。直到南博已经28岁那年,家族公司的全部却突然之间就被交到了南博的手中。

    彼时,南博所谓的祖父、祖母身体已然出现大的状况,临终之前将南家所有的事业都交给了南博。

    那次南博对着父亲说了几个小时的话。之后的岁月慢慢地都有南勋逐渐康复的消息。直到那年潇潇去了法国。南勋已经能够在地下走动了。

    南博自己的三十多年的人生经历竟然如此丰富,如此内涵深刻。

    想想当年的南博自己从一个一知半解的经济学大学的优秀毕业生到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一路披荆斩棘的,一路将对公司不利的老的,少的杀得片甲不留的。终于自己登上了公司的制高点。

    后来南博遇见了一个东方大美女潇潇,彼时已经三十多岁的南博就那样爱上了。不能自拔了。

    南博后来想过很多种得到潇潇的方法,但都被他一一否定了。

    南博要想得到潇潇,并不是要她的身,而是要她的心。

    曾经南博跟着潇潇学了很多中文,期间实际上南博已经对中文运用自如了,但是为了更多地跟潇潇待在一起。南博承认自己撒谎了。

    南博在学习中国的古诗词时,曾经每天写给潇潇一首诗,当然这些诗是中国古代的文人所写。

    每每南博将自己写的诗拿给潇潇看。潇潇看到的就是下面的这些。

    “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两情若是久长时,以岂在朝朝暮暮。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长相知,才能不相疑;不相疑,才能长相知。”

    连续十几天,南博都拿这些诗送给潇潇,让美女老师点评自己写的中国字如何。每次潇潇都很震惊。震惊的不是南博写的内容,而是南博的中国字写得太好了。

    随便到中国初中的学校里挑那些硬笔书法比较好的学生来跟南博做比较,人人都会输给南博的。

    原来南博之所以有如此高的中文水平,是因为从他刚刚会说法国话时,管家叔叔就给南博请了个中文教师,日日教她学习中文。

    因而等南博长大之后,就会三个国家的语言:中文、法文、英文。

    管家叔叔的想法是想要等小博长大后,去中国找他的亲生母亲。

    管家叔叔自然也将小博当做自己的亲生儿子。

    赵明轩这几日派人一直盯着南博的住所,但手下人来报告说,南博并没有回家,这几天一直未曾回过家。

    赵明轩心中觉得越来越焦虑起来,潇潇一日不回家,赵明轩便觉得心中不安。

    曹云卿由于不知道自己的大儿子是什么脾气,因而也猜不出南博心中究竟作何感想。这几日赵明轩、赵云平、曹云卿、南勋四人坐在一起聊了很多,赵明轩明显感觉到这个南勋品质倒是很高尚,言语间都透露出对母亲的浓浓的爱,对自己的如长辈对晚辈的那种关心、爱护。却丝毫未曾感受到来自南勋的哪怕一丁点儿的醋意、一丁点儿的尴尬和为难。

    很多次,赵明轩在心中暗想:“这个南勋难道是爱屋及乌吗?”

    这几天跟南勋的接触,三人从来没有听到过南勋的为难、南勋在过去的三十年间究竟都干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南勋没有透露出一丁点儿。

    转眼间四日过去了。赵明轩的心中倒是没有先前那么担心了。

    一则自己从未接到过南博的电话,二则赵明轩发现南勋的确是个品质高尚的绅士。

    南博这几日觉得度过了人生中最最幸福的时光。

    每天早上都能从监控室中看到自己深爱着的这个女人,她的言行举止,她的喜怒哀乐都从她看电视剧琅琊榜和对电视剧的自言自语式的评论中表露出来。

    南博经常会想:“潇潇,哪怕我们只做一日的夫妻,今生我也满足了。”

    这一日已经是潇潇被关在这间屋子里的第五天了。吃过早饭,潇潇跟送早饭的美女说了想见到她们的老大。

    “等等吧,我们老大会来见你的。”

    “等等便等等,我反正在哪里也是吃饭、睡觉、休息。只是换了个地方而已。”

    潇潇每天都会这样想上十几遍。

    潇潇曾经经历过最残酷的生离死别中的“离”,这点又算的了什么呢?

    今日潇潇继续看电视剧琅琊榜。

    潇潇发现越仔细看,这部电视剧越能让人从中品味出很多东西,比如爱情、亲情、智谋、无奈、悲伤、喜悦等等等等。

    这一日琅琊榜演到了这一集了。

    誉王和太子围绕着庆国公一案反复拉锯。经由梅长苏的点拨,誉王终于明白了庆国公保不住了。

    “精彩,精彩。明明在损伤誉王的实力,但却巧舌如簧,愣是将誉王给绕进去了。”

    潇潇不断的评论着,心中满是对誉王的不满。

    “唉,此刻的赵明轩和南博不就是两子争一母吗?”

    “实际上就是两子争宠啊。”

    古往今来不是一个道理吗?

    “唉,这个誉王和太子干嘛就不能低调一点,过着闲散王爷的生活,人生短短几十年,干嘛要为了争宠,为了争夺皇位而争得你死我活的呢?”

    平心而论,潇潇不太喜欢这样的誉王和太子,他俩太过残忍了。只是第一回合,就已经都到头破血流了,那么以后的争斗是不是还要牺牲那些无辜的人的生命呢?

    “人生不过短短几十年,干嘛要争得如此激烈、残忍呢?”

    潇潇不断追问自己的同时,也是在逼问监控室里的那位,我柳潇潇绝对是个能够经得起你的软禁的怀孕妇女。就要看你这个人要如何收场了。

    此时手下走进了监控室。

    “主人,这几日赵明轩一直派人盯着您的别墅。”

    “好,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兄弟,你且慢慢地派人继续盯着我。”

    南博不服气地自言自语到。

    “这几天我照顾潇潇照顾得和比你照顾得好得多了。看来你赶快退贤吧。我来做潇潇的老公。”

    此刻的潇潇继续开心地看电视剧琅琊榜。

    这时出现了这样的一个场景:

    注视着誉王神色变化的梅长苏知他已心中大动,唇角微微向上一挑,轻飘飘地又加了一句:“退一万步说,即使太子真要发动什么不轨的行动,一旦危及陛下,以靖王的刚直脾气,他还需要您去调派才肯起而相抗么?”

    “这个梅长苏的确是麒麟才子,怪不得江湖上盛传‘得之可得天下'呢。”

    “佩服佩服啊。”

    潇潇面对梅长苏这个纵横捭阖的谋士从心底里佩服,也可以说佩服地五体投地。

    “如果我能见到他们的主人,我是否也可以像梅长苏一样游说这个主人,让他放我回家?”

    第六天。

    潇潇用完早饭后,门开了,南博走了进来。

    “潇潇。”

    看到南博的那一刻,潇潇几乎是欢呼雀跃的,但转而一想,肯定是南博派人劫持了我。

    潇潇的脸色已转,已然恢复成严肃的样子。

    “怎么,主人,你今日有时间了,想来见我这个囚徒了?”

    “怎么能用囚徒这两个字呢?”

    “每天将我关在这个房间里,不让我到院子里,不让我离开,这跟囚徒有何区别?”

    南博笑了笑,“火气挺大啊。”

    “那是自然,换我把你关了五天,你试试这种心情,你试试亲人找寻不到你的那种焦急和担忧。”

    “潇潇,可是我并没有想要伤害你啊。”

    “我跟明轩要结婚的大好日子,你却将我劫持到此,你觉得你没有伤害我,你真的没有伤害我吗?”

    “好,潇潇,我至少没有在吃住方面伤害过你。”

    “南先生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我今天就好好坐下来,听你给我解释解释,你没有伤害我究竟是几个意思?”

    “你看,潇潇,首先,我没有在饮食上亏待你,其次,我没有给你任何精神方面的压力,再次……”

    “再次,你还说上了瘾了。我借给你几分钟,让你一次性地说完你想说的话。”

    潇潇做了个“请”的动作,“请接着说说你的道理。”

    “暂停一下,南先生,我想确认一件事。”

    “什么事情?”

    “你是赵明轩的哥哥吧?”

    南博惊呆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

    “其实在巴黎,我曾经见过一张照片,上面的女人是曹云卿,当时我就想你和她的关系,后来将我劫持到此地,我反复地想了又想,终究想不出是谁劫持了我,因为我没有跟别人有过实质性的冲突。”

    “直到我看到你每天派人给我送的饭菜。我才终于想明白了,原来是你。”

    “为什么是我?”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和明轩两个男人最懂我,最知道我喜欢吃什么菜,什么甜点,喝什么饮料。既然排除了明轩,那便只剩下你一人了。”

    “果然是个聪明绝顶的女人。”

    “不如,你再让我猜下去。”

    “我猜这些年你并没有得到太多的父爱。你父亲生病了?”

    “还有你对你母亲曹云卿怀有敌意。”

    “南先生,你说我说的对吗?”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74.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