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92章筹谋,只为时时守候2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坐在监控室里的南博此时正兴趣盎然地看着房间里看电视的潇潇。

    南博看到潇潇的情绪如此稳定,心中便放心了许多。

    “潇潇,我只是请你来做客,过不了多久,我就送你回去。”

    南博在心中安慰自己到。

    转眼间到了晚上,潇潇看看四周,从窗外看去,这里是在山中,四周并没有毗邻的别墅或者别的任何其他建筑物。

    潇潇放弃了心中的想法,继续看电视。

    大约晚上六点钟,刚才的漂亮女人又走进来,此时,她后面跟着四个女人,手中端着饭菜,潇潇看了看饭菜,都是自己平日里最爱吃的。这风格怎么这么像明轩。

    潇潇瞬间有种头蒙的感觉。这究竟是?

    “先吃饭,等我吃饱了,喝足了,再跟你们计较。”

    半个小时后,房间里又进来刚刚的那几个女人,端走了潇潇吃剩下的饭菜,还给潇潇上了一个托盘,托盘里放着茶壶。

    潇潇打开茶壶,看到里面是果汁,闻起来还挺新鲜的,应该是刚刚榨的果汁。潇潇给自己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嗯,味道还很不错。并且是自己喜欢的口味。

    潇潇正要躺下来休息的时候,门开了,一个年轻的长得很帅的小哥哥走了进来。

    “夫人,请您吃上这些补药,对胎儿有好处。”

    “你是谁?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或者叫你们的管事的来见我。”

    “夫人,请您稍安勿躁,我们老大在外面,今天不行,如果明天他回来,我会告诉他的。您先吃上补药。”

    “我不吃,除非你们老大来见我。”

    “夫人,请您配合,我们也是为老大工作的,不然我们很难办的。”

    说着,年轻人就要上前喂潇潇吃药。

    “闪开,别弄脏了我的衣服。”

    “好吧,夫人,我把药放在这里了,您记得吃上,对胎儿有好处。”

    潇潇明知道这药肯定是对胎儿有好处的,但是本想着要趁此机会让他们老大来见她,结果没有达成愿望。

    此时监控室里的南博微微地笑了笑:“美女老师,我给你设计的房间你可满意?我给你准备的饭菜可合你的胃口?”

    此时的潇潇心情变得有点烦躁了,到底是谁呢?

    倏然间潇潇脑中闪现出了南博的身影。

    “不对啊,明明在南博家中看到的是明轩的母亲。难道我的猜测是对的。难道南博是明轩的同母异父的哥哥?”

    潇潇突然间让自己心中这种怪异的想法惊呆了。怎么会突然有这种想法?

    “很显然,对方并没有要伤害自己的意图,只是不想我和明轩结婚。那就不是明轩你死我活的敌人。难道……”

    潇潇越来越感觉此事定有蹊跷。

    云台阁

    “老板,还没找到。”

    “但是……”

    “但是什么?”

    “我们查出最近一个月来,云台阁里有一个清洁工人正好在这里工作一个月了,夫人失踪那天,他辞职不干了,走时他拖着一个平时用的垃圾清洁筒。据说那里面完全可以坐上一个人。”

    “快去查,查他的一切关系。”

    “是。”

    柳梦玲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女儿竟然会在赵明轩的眼皮子底下失踪,竟然会在大婚那日失踪。柳梦玲坐在自己的房间里,痛哭流涕,旁边好几个人在劝说,可是想到自己的女儿怀着孕,被劫持了,或者现在还会有生命危险。

    刘倩在边上不断地劝说着:“没事,姐姐,潇潇一定不会出现任何问题的,不然的话,如果是绑匪绑走了,现在应该已经接到绑匪的电话了。放心吧,潇潇不会有事的。”

    刘倩安慰着柳梦玲,刘梦玲心中不断地祈祷,祈祷自己地女儿能够平安。

    书房里,赵明轩正在沉思。

    “究竟是谁?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大半天了,这根本不符合绑匪的特点,如果是绑匪的话,应该已经来勒索电话了。如果不是绑匪的话,潇潇就不会出现任何状况,难道是针对我的?不过这么多年来,我没有跟任何人有过实质性的冲突。会是谁呢?”

    “南博吗?母亲的大儿子?”

    突然之间,赵明轩想到了母亲的大儿子。

    “这段时间不是在中国嘛。前几天父亲还特意约自己喝酒,特意告诉我这件事情。难道真是南博?”

    此时王利走进了书房。

    “老板,刚刚我们把云台阁和周围方圆十里之内都查遍了,没有见到夫人的踪迹。”

    “好了,你下去吧。”

    赵明轩又陷入了沉思。

    “我该怎么办,才能试探出南博的真实意图?”

    “不行,这样也行不通,如果南博计较的是当年母亲抛下她回到了中国,那么他就有可能记恨我,没有母爱的童年的确是极其痛苦的。”

    赵明轩在心中细细地思量了一番,走出书房,开车回到了老宅。

    老宅的客厅里。

    “妈妈,你当年的恋人南勋现在在法国吗?南博你又能了解多少?”

    曹云卿顿觉儿子的直言不讳,其中定有事情。

    “明轩,你说吧,是南博干的吗?其他人都排除了吗?”

    “母亲,我基本可以肯定是南博了。”

    “那好,你等着。”

    曹云卿拿起电话,拨通了南勋的电话:“请你赶快来云台阁一趟。”

    半小时后,南勋来到了云台阁。

    赵云平握着南勋的手,礼貌地请他进了客厅。

    此刻几人坐在了沙发上。

    “南先生,你跟我母亲的事情我不太清楚,但是您最好现在找你儿子确认一下,我妻子潇潇是不是让他带走了。”

    南勋此刻一脸的尴尬。

    刚刚见到自己的恋人,恋人的儿子便质问自己。

    南勋还是非常绅士地回答了问题。之后,南勋拿起自己的手机给儿子南博打电话。

    等了一会儿,儿子南博的手机竟然是关机状态,南勋只能给小博留言。

    “小博,如果你把潇潇带走了,请你马上放人。很多事情你不知道,可能你已经误会了。你到梦兰咖啡馆吧,我去那里等你,给你解释一些事情。”

    南博回到了客厅,坐在沙发上。

    “明轩,如果是小博带走了潇潇,你放心,小博不会伤害潇潇的。在法国,潇潇做过小博的中文教师,看起来,潇潇跟小博的关系还不错。”

    “最好这样。”赵明轩怒气冲冲的,但面部表情却很平和。

    此时南博接到了父亲发来的信息。

    “怎么,两家联合起来要挟我吗?”

    南博心中很不是滋味。“我一个几乎是孤儿的人,现在他们都过得那么幸福,却反过来一起对付我吗?”

    看着监控中的潇潇,此时的潇潇已经睡下了。房间内只有安静的画面,南博看着看着自己的眼泪都流出来了。

    “如果我从小父母都在身边,那会是怎样的境况?”

    “潇潇啊,潇潇,你怎么运气这么好呢。”

    第二天,潇潇似乎起得特别早,环顾四周,发现今日的房内非常整洁,想必是自己睡着后,有人又进来打扫了一遍吧。

    打开电视,看到此刻的时间是早上七点钟。

    “现在在云台阁里,我应该已经起了,而且已经梳洗完毕了。”

    一会儿,门开了,还是昨天的那位美女带着潇潇到了外面洗漱。洗漱完后又将潇潇送回到到房间里。

    又等了半个小时,又像昨天一样,早饭被端了上来。

    有中式的,还有西式的早点。

    潇潇挑着自己喜欢的吃了一些。等吃好了早饭,潇潇又坐到了电视机前开始看电视。此时有人进来将早饭收拾了。并且端上来各式水果。

    潇潇依然在看电视。节目很精彩,潇潇也配合地跟着节目地安排恣意地大笑、抱怨或者吐槽。

    南博依然坐在了监控室里,看着面部表情变化莫测的潇潇,心中很是感慨。自己曾经下过决心,不伤害潇潇的。如今自己却违背了誓言。

    南勋在梦兰咖啡馆里并没有等到自己的儿子,便失望而归。

    赵明轩一直在等,等南博联系自己。南博向达到怎样的目的。赵明轩大概也猜到了一点。

    潇潇依然仅仅地看电视,大笑、吐槽。南博在监控室里看得心悦诚服的。

    潇潇一个女人,面对软禁,一个孕妇,面对这种情况,还能像平常一样,吃饭、睡觉、看电视。这种心理的强大,简直就不是一般女人所能具备的。‘

    而潇潇,一个孕妇,却能做得到。

    “且再等等,等过了三天,待潇潇的耐心被磨得差不多了的时候,我便与她相见。”

    南博再心中告诉自己,千万要沉得住气,既然将潇潇带出了云台阁,尽然将潇潇带到了此处,那边耐心地,正儿八经地跟赵明轩斗上一斗。

    此时在房间的潇潇,开心地看着电视。

    今日看得仍然是琅琊榜。

    电视上播放的是谢玉对梅长苏已然起了杀心,那日晚间,当梅长苏从外面回到宁国侯府的路上,谢玉派了卓鼎风前去刺杀梅长苏,此时飞流及时赶到,救下了梅长苏。

    “这个谢玉,怎么这么地老奸巨猾,表面上对梅长苏以礼相待,背地里却派人来刺杀,虚伪啊,虚伪啊。表里不如一的家伙。”

    南博听着潇潇说这句话时,感觉潇潇好像在说自己,是呀,自己明明已经在心中承诺过潇潇了,但是却又软禁了潇潇,的确有违道义。

    潇潇继续看电视。

    南博却又一次陷入了深思中。

    第二天吃过午饭之后,潇潇稍作休息,在房间里走动了几遭,便躺在了床上开始午睡。

    潇潇这两天吃得好,睡得也好,心情便也很好,心想着反正这位正主也不打算早日让自己回去,那便安心地在这里住着,好好地让肚中的宝宝得到应有的休息,可不能亏着自己的宝宝了。

    午睡之后的潇潇精气神更加的旺盛了。在房间里又走动了几遭,便又打开电视,接着看琅琊榜。

    “堂堂宁国侯府,静夜被袭,杀声喊声兵刃声早就足以撕碎夜空,可是却有如一粒石子落入古井,微漪过后,便毫无反应。”

    “一个这样的虚伪的宅子,不住也罢。”

    潇潇这样评论着。

    梅长苏惨然一笑,看着桌上一灯如豆,“你错了,世上本没有自由自在的人,只要一个人有感情,有欲望,他就永远不可能是自由自在的。”

    潇潇也跟着凄惨一笑,说到:“是呀,这就是人性,有时候虽然觉得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短,比如闺蜜,但有时候也会觉得,虽然是生死之交,但却被外界的,比如亲情所羁绊,唉,这些就是真正的亲情?”

    潇潇一边看,一边评论着,像是自然自语,但实际上却是在说给看她的那个人听的。

    “梅长苏浅笑颔首,看着萧景睿步履沉重地转身向院外走去,面上的微笑渐渐转换成了淡淡的悲哀。”

    “梅长苏虽然绝代风华,智计无双,但却不能有个万全之策。”

    “唉,人生便是如此的吧。”潇潇又连续感慨道。

    “从后面看去,那年轻人的头低着,原本挺拔的身姿显得有些微微的佝偻,仿佛有什么无形的重物压在他的肩头,必然要背负,却又背负得那般艰难。他未来将要面对什么,也许只有自己知道,但胸中那如冰如铁的执念却在清晰地说着,就算知道,那该发生的一切,也仍然会按照预定的轨道发生。”

    “本事毫不相干的人,但是此刻却妥妥地成为了别人手中的棋子,这得多么让人揪心啊。萧景睿,你这一世算是逃不脱了,因为你的身份,因为你是你爹的儿子,你又有那样的一个爹。”

    “身不由己之时,也要为别人多考虑考虑啊,为什么要拿着毫不相干的人的生命来开这种玩笑?”

    说着,潇潇便又躺回到床上,静静地沉默了一小会儿。便又起身给自己到了一杯水,仰头喝了下去。待自己因为看电视剧而变得有所波动的心情稍稍平复下来时,潇潇接着看电视剧。

    边看,潇潇边在那儿自言自语。

    “不过,这部电视剧拍摄地的确非常有良心,从演员、场景,到具体剧情,到各个细节,都兼顾得很好。”

    “看看,这演员的演技的确,嗯,就一个字,好。这不电视剧真是没谁了。”

    潇潇一边看,一边欣赏的大家评论着。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72.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