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88章梦魇,心境渐趋平和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四天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赵明轩四天后从巴黎回国了。

    下了飞机,特助王利请示老板;“老板,您是先回公司还是先回云台阁?”

    “云台阁。”

    车子划了一个优美的弧线直直地向云台阁而去。

    潇潇知道了明轩回家的时间,便早早地等在了大门口。

    远远地见到爱人的车缓缓地驶向大门口,潇潇的心中已经欢呼雀跃了。四天了,两人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分离。

    车还没停稳,潇潇便飞奔着跑向车门处。

    赵明轩看着娇妻向自己奔来,便撒开丫子快速的飞奔到潇潇的面前,一把将妻子抱在了怀中,抱着妻子上了车,车子便急速地向别墅驶去。

    卧室里,潇潇紧紧地搂住赵明轩的脖子,不肯从爱人身上下来。

    赵明轩则宠溺地抱着潇潇,轻轻地将妻子放在了床上,一个温湿的吻落在了老婆的嘴上,缠绵又甜美。

    赵明轩跟潇潇的这个吻,却不能真正解了两人的相思之苦,两人躺下来抱在了一起,很久很久。赵明轩轻柔地抚着潇潇的后背,声音喑哑地说到:“潇潇,到了巴黎之后,我才后悔当初真应该带着你去的。”

    “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晚上,没有你在身边,根本睡不着觉。”

    “你看,我的黑眼圈是不是很重?”

    “嗯,是很重。”

    “等下次你再出差,我一定将自己挂在你身上,跟着你,你走到哪里我跟到哪里。”

    “这才是我的好老婆。”

    彼时已经是晚上九点钟了,潇潇和赵明轩到了婴儿房看了看俩宝,见俩宝在保姆的照顾下,已然睡觉了,两人便又悄悄得退出婴儿房,回到了自己卧室里。

    秋天的晚上略微有点凉,赵明轩怕潇潇冻着,便一路给潇潇披着他的大衣服,等到了卧室又怕老婆热着,便又快点给老婆脱下来。潇潇心中是极其感动的,这样的照顾,这样周到细致的全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全方位的照顾真的令人感动。潇潇好几次都悄悄地抹掉眼角的眼泪。

    今生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两人早早地入睡了。

    半夜十二点,赵明轩正睡得酣呢,突然潇潇张口喊道:“你这个天底下最坏的坏蛋,我要报仇。”

    说着便拉过赵明轩的一只胳膊,用了全身的力气狠狠地咬下去。赵明轩感觉一阵揪心的疼痛袭来,赶紧轻轻的摇动着潇潇,努力地想把潇潇从梦魇中叫醒。

    许久,潇潇醒了过来。赵明轩妥妥地拉着潇潇的手,舒了一口气。

    “潇潇,你这是怎么了?”

    潇潇仿佛还未从梦中彻底醒过来,“明轩,我这是怎么了?”

    此时潇潇看到赵明轩胳膊上流着血呢。

    “明轩,你的胳膊怎么了?”

    赵明轩很显然地不想潇潇害怕、担心,便恍若无事地轻描淡写到:“没事,刚刚我下床时,不小心蹭到了,皮外伤,上点药就没事了。你接着睡吧。”

    说着赵明轩关上了灯。两人不久又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王刚出现在云台阁。

    “宝贝,你今天叫我来是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

    “说人话,要不然滚。”

    “明轩,有事说话。”

    “过来给潇潇做个检查,昨晚她做噩梦了。”

    赵明轩将具体情况说了一遍,王刚略加思索:“潇潇这种情况是属于思虑过甚。心中对一件事执念太重了,日有所思,也有所想。只要她能解开心结,以后便会无事。”

    “至于怎么解开心结,这就得靠你这个老公了。”

    “好了,你可以滚了。”

    “明轩,人家还没好好看看嫂子长啥样呢。”

    “快滚,别让我生气。”

    “好好好我这就走,你放心,你不叫我,我绝不出现。”

    床上的潇潇还未醒来,脸色略显苍白。

    赵明轩坐在床前的椅子上,面露难色,盯着妻子的脸惆怅万分。

    见潇潇醒来,赵明轩便吩咐阿姨把提前熬好的粥端了上来。

    他走近床边,温柔地说到:“潇潇,你要喝水吗?”

    “现在不想喝。”

    “那你先喝点粥。”

    潇潇喝了几口粥,胃里一阵翻滚,差点将刚刚喝下的粥吐出来。

    看着这么折腾的潇潇,赵明轩心中很不是滋味,以后再也不出差了。赵明轩心中暗暗想到。

    今天原本赵明轩有三个合同要签约,中午和晚上都有饭局。但是面对妻子的这种境况,赵明轩便将签约事宜交给了特助王利,饭局也让王利给推了。

    潇轩集团最近已经和拆迁户达成了协议,只是当中有家钉子户,至今还没答应搬迁。本来今天赵明轩要回公司跟高层研究一下,看能不能想出办法让钉子户赶紧迁走。

    但是这个计划貌似不能实现了。

    王利来到了书房,看到自己老板疲倦地靠在办公椅背上,竟然已经睡着了。

    赵明轩如果没有潇潇在身边,是有严重的起床气的,王利看了又看,时间已经指向三点钟了,还是不敢轻易叫醒老板。

    此时王利看到老板睁开了双眼,“有什么事,快点说。”

    “刚才王氏集团的王总经理联系我们了,想跟您见个面。”

    “谁?”

    “王喜涛。这次是真正的王喜涛。”

    “只要不是王琳琳便好。”

    “那好,下午五点钟。”

    “嗯,到时候你来接我。”

    晚上六点钟,潇潇醒来。

    望向窗外,潇潇见到了外面皎洁的月光,但漆黑的天上。让人感觉凄冷惨白。

    “醒了?”

    赵明轩看到潇潇醒过来,异常高兴地说到。

    潇潇见到爱人站在床前,便伸手搂上了赵明轩的脖子。

    这个动作极好地取悦了丈夫。

    赵明轩关上了卧室的门,走到床前,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不能就这样由着她了,得赶紧改善这种情况啊。

    赵明轩将双手伸在潇潇的身体两侧,俯下身子,同潇潇轻声商量着:“潇潇,如果你想报仇解恨,来,朝着我的胳膊再来一口,狠狠的一口。”

    “明轩,我是不是咬你了?疼不疼?”

    潇潇想到自己用尽了全力咬了赵明轩,心中不觉一酸,眼泪掉了下来。

    “潇潇,你只是做了个噩梦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翌日,赵明轩中午时分约了自己的岳父见面。

    翁婿俩在一家干净整洁的餐馆的包间里推杯换盏的,赵明轩一边说着潇潇昨晚的梦魇,一边试探着岳父的情绪。

    最终,岳父终于说出了其中的重点之处。

    原来,岳父虽然离开了潇潇三人,但一直支付着生活费,当然这件事赵明轩一早便查出来了。而如今岳父却不肯当面跟潇潇解释清楚,只因了自己的儿子直接或间接的因此而身亡了。

    已近天命之年的老人家愧疚难当,一直在想方设法地弥补此事。李立就是其中的重要环节。

    既然岳父跟自己的目标是一致的,而且此事关乎着潇潇,赵明轩便也心中安然了。

    彼时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潇潇看着自己如此自律的爱人在两天之间就醉酒两次,想想便知道其中一定有很大的事情发生。

    赵明轩自从跟潇潇领证以来,就没有过一次醉酒的记录。特别是潇潇又怀上之后。

    赵明轩每天将潇潇照顾得极好。

    当日特助王利搀扶着赵明轩走进云台阁时,潇潇略微皱了下眉头,但只是瞬间的事情。

    “王特助,你将明轩交给我就好。”

    “好的,夫人,我先回去了。”

    潇潇极其费力地将明轩扶到床上躺下。

    本来赵明轩因平日里饮食不规律和时不时地大打量饮酒,导致了经常的胃痛。

    赵明轩本来不应该贪杯的,潇潇想着明轩一直是个很有分寸的人,便也没有念叨什么,毕竟话说出口时便是责备、甚至是伤害,因而潇潇忍住没说任何话。

    对于潇潇这样的一个孕妇来说,照顾一个酩酊大醉的男人着实是一件费神、费力的事情,等好不容易将明轩扶起来,小心地喂了他半碗解酒汤,此刻的潇潇却被明轩满身的酒气熏得开始反胃、恶心了。

    现在的潇潇可是一点酒味都闻不得的,而现在赵明轩身上的酒气大得很,潇潇捂着嘴进了卫生间,想吐又吐不出来,难受得很。

    稍等了一小会儿,等胃里的感觉没有那么强烈时,潇潇才又回到了床边。

    拿起一块毛巾,浸了温水,潇潇走进赵明轩,细心地为老公擦手、擦脸,赵明轩的酒品还不错的,非常配合潇潇的工作。

    后来,潇潇觉得如果不帮老公擦擦身体,九月的天气,一天了,肯定睡觉会感觉不舒服的。

    潇潇又浸了一遍毛巾,帮老公把全身擦了擦,等潇潇完全收拾妥当的时候,已经累得筋疲力尽了。

    异常酩酊大醉让赵明轩付出了极大的代价,凌晨十二点时,赵明轩的胃开始剧烈的疼起来。彼时的潇潇也被赵明轩翻来覆去的折腾弄醒了。

    潇潇一看这架势肯定是胃痛了,便起身去拿医药箱,从里面拿出胃药,喂老公吃上药。

    “潇潇,你睡吧,我喝点水就好了,没事。”

    “你的酒也醒了一大半了,早点歇着吧,明早如果胃还痛的话,就去医院让医生给好好看看。”

    潇潇疲累的身体瞬间又进入了梦乡,赵明轩的胃痛却没有那么快就缓解。生怕潇潇的睡眠被影响了,赵明轩穿着拖鞋走出了卧室,信步走下了楼梯,到了一楼客厅的沙发处。

    赵明轩在沙发上坐下来,为自己到了一杯水,徐徐地喝了下去。慢慢地靠在沙发上缓了缓,感觉自己的胃好点了,赵明轩才又轻轻地上楼,进入卧室。

    清晨,潇潇早早地让管家请了医生来,此刻赵明轩也起床了,医生诊断给出的结果是,赵明轩今后再也不能这么喝酒了。否则赵明轩的胃会经受不住的。

    赵明轩睁开眼睛时,感觉自己的胃已经没有昨天晚上那么痛了,身上有种冰凉的感觉。自己老婆正拿着毛巾在给自己擦拭身体。

    “看看你,医生刚刚也说了,以后再也别喝这么多酒了。”一边说着,潇潇一边继续给赵明轩擦拭身体。

    “别再往下擦了,再擦你确定你能收拾残局吗?”赵明轩此时的精神大好了,开始调侃起自己老婆了。

    潇潇心中暗暗笑了,却装作非常镇定的样子,正色到:“你在胃痛嘛,再说以前都是你在照顾我,现在也该换我照顾你了。”

    “可是,我亲爱的老婆大人,我说的重点是我只有胃这一个器官生病,我的其它器官都非常、特别正常,而且我是个正值壮年的正常的男人。”赵明轩用极其暧昧的眼神盯着妻子看了又看,深层含义不言而喻。

    潇潇会意,收起毛巾,送去了卫生间。

    回到床边,潇潇正视老公,“脸色已经好多了。”

    赵明轩稍一使劲,便把潇潇拉上了床。“怎么,是不是很累啊?昨晚一直在照顾我吧。累坏了吧?”

    “你看,你明知道自己的胃不好,还强撑着喝这么多酒,不是自找苦吃嘛。你是不要你这条小命了?”

    “老婆教训得很对,我一定铭记在心。”

    说完赵明轩跟潇潇十指相扣,“老婆,我的命不光是我自己的,还是你和孩子们的,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的,只是昨天有特殊的原因才喝酒过度了。”

    “好好,你是个大明白人,我也不说你什么了。”说完潇潇笑了。

    只要明轩知道喝酒对胃的坏处,知道要好好保重身体,那就达到自己想要的效果了。

    赵明轩见自家老婆笑得柔情蜜意地,不觉心境荡漾,伸手将老婆搂进怀中,“潇潇,咱俩会长命百岁的。”

    ……

    赵明轩这段时间一直笑容满面的,这种境况让集团里的员工感觉好像老板的春天突然间来了一样。老板开心,自然员工们也不用再每日里战战兢兢地了。

    这一日已经是9月29日了,就快要到十一假期了。员工们人人划算着怎样过一个很好的十一假期。

    但是,当前的疫情形势仍然十分严峻。十一假期也只能宅在家中了。

    最近赵明轩带领高层开了一次重要的会议,想要将公司的购物app进一步完善。经过了大量的试验,最终形成了较好的方案。

    房地产这边的拆迁户的问题也已经完美解决了。赵明轩总算可以松口气了。

    服装经营方面赵明轩也带领着团队进行了深入的探讨和研究,加上王琳琳给提供的最新设计,估计在十一期间,虽然大家大多不想外出到实体店里购物,但是网购的数量会大幅上升的。

    9月31日,赵明轩最后到公司去时,让特助告诉所有员工,凡是服装公司的员工在十一假期后将发一笔转向奖金,凡是十一假期在公司加班的员工发五倍的工资。

    于是当日下午下班前服装公司的员工办公室里一片欢呼声。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63.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