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阅读

正文 第87章抗衡,开启你来我往

背景: 字体: 字号: 颜色:

    赵明轩回到了云台阁的卧室。潇潇正在卧室里睡午觉。彼时已经是下午三点钟,潇潇一般这个点已经睡醒了。由于今天睡得晚,便醒得也晚了点。

    赵明轩进入卧室时,潇潇已经醒来了。

    看到赵明轩,潇潇便先闻到了酒味,知道爱人喝了酒,潇潇便让明轩上了床躺在了床上,替他脱了皮鞋。潇潇去卫生间拿了毛巾,回到床边细心地为明轩擦拭脸和双手。赵明轩朦胧之中感觉到了妻子的贴心照顾,用手扒拉了一下潇潇,说到:“老婆,不用,你歇着吧,我躺躺就好了。”

    一会儿的功夫,赵明轩的鼾声响起。潇潇看着爱人,轻轻地笑了。

    “明轩,你这是为了什么事而喝酒?”

    朦胧之中,赵明轩感觉潇潇给自己用毛巾擦脸和手,又为自己脱去外套。赵明轩这一觉睡得甚是舒坦。

    下午五点钟,赵明轩醒来,看看四周,潇潇没在卧室里。赵明轩穿上拖鞋,下楼,看到自己老婆正坐在沙发上看书。

    “潇潇。”

    赵明轩貌似还未睡醒的样子,叫了声,便跑到老婆的身边倚着潇潇,好像一个撒娇的小孩子。赵明轩并没有实实地倚靠着潇潇。

    约莫半小时后,赵明轩坐直了身子,看着身边的娇妻。满足地笑了又笑。

    “潇潇咱俩出去散步吧。”

    “你不吃晚饭了?”

    “暂时先不吃,等回来再吃吧。你吃了吗?”

    “我现在是孕妇,可不能饿着自己。”

    “走,散步去。”

    两人依然沿着山路在别墅的四周慢悠悠地走着。

    “潇潇,你以前在大学里,在社会上打工时是什么样子的?晚上也散步吗?”

    “嗯,这个嘛,一般情况下我也没有时间散步,也没有心思散步,不过……”

    “不过什么啊?”

    “不过,我说了你可不能生气。”

    “你说吧,咱俩都要有三宝了,我不会生气的,一个女人如果肯为另一个男人生孩子,说明她已爱他入骨了。”

    “那是在上大学时,王喜涛,你也知道的哈,她经常去骚扰我,晚饭后带我去散步,说是为了我的身体着想。我倒是跟着他去街上压过马路。”

    “你?还好,我最终战胜了他。”

    “那时,我的心情其实是很悲伤的,我跟他散步也是心不在焉的。那时的我,看着街上的风景,我就会想到很多。”

    “想很多,都想了什么啊?”

    “我常常想,那些穿行在闹市街头的车水马龙,浅浅的多像我凄苦不堪的记忆。那些埋在街道深处的古老的街,满天溅起的雨水,还有冷冷的风,这个城市的繁华都不属于我,他们依旧那么光鲜亮丽,依旧那么夺人心魄。”

    “那个妩媚的我,在那些冰冷如初的雨天,仿佛是手中的雨花伞,浅浅的蓝,那么蛊惑人心,但是却特别好看。看到蓝色,大家自然就会想到忧郁。真的,那时候的我,虽然美丽,却没有资格享受那份繁华,那份幸福。包括和王喜涛的散步那样的美好时光。”

    “我想,我内心是极度孤寂的,所以我特别喜欢穿梭在繁华城市的那份自由潇洒,喜欢依偎在快乐、温馨、伴侣的身边,让自己变得幸福甜蜜;我也特别喜欢蓝天、白云、大海、沙滩;我更喜欢一边散步一边吃着冰淇淋,享受少女时期的那种潇洒和自由。我还喜欢每天跟爱人一起上班,一起回家,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憧憬着美好的未知的未来。”

    “明轩,你知道吗”当时的我多希望在那个时刻就能够早点见到我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在那座城市繁华的街道上跟他嬉戏,相拥,在老天面前郑重宣誓。我们也能够在无止尽的街头牵手约定,永远幸福地在一起生活。”

    “那时的我多么孤独、寂寞、寡淡,也许只有在深夜时,我才会将我的真实的一面展现出来,其实我并不爱王喜涛,他只是我当时的一个精神的伴侣,仅此而已。”

    赵明轩紧紧地紧紧的拉住爱人的手,“感谢你当时没有选择王喜涛,感谢你等了我这么多年,终于我们相逢了。”

    “我赵明轩这是前生积了多么大的德,今生才能遇到这么出色的,这么爱我的老婆。”

    赵明轩这次不拉潇潇的手了,一个怀抱将潇潇紧紧地抱在自己的怀中。久久地久久地不肯放开。

    “潇潇,感谢那些年你遇到的那些孤独,才能造就现今优秀的你。”

    “那你夜间睡不着的时候都想些什么?”

    “我经常想,我柳潇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女人,何德何能,也就不期望将来又能遇见怎样优秀的人生伴侣了,我只想给弟弟报仇。”

    “这那些悲戚无常的日子里,在忙碌与无谓的喟叹中,日子从耳鬓衣袖间轻轻滑过。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高楼林立,灯光闪烁,商店的橱窗里翻新着各季的时装,人群如蚁,擦肩而过的是陌生的面孔。”

    “明轩,你知道吗?那时我上大学的那座城市每天都在喧嚣中行进着,延续着飞速发展的文明与文化,而那种生命的亲和力与信赖感,自然的濡染和相融,却渐行渐远,离我越来越远。”

    “我也经常想,我上大学的这个城市,本是温和与平实心态的天敌。相对于花红酒绿,繁花似锦,其他人心里可能也曾经有过莫大的苍凉感与不安全感,甚至是难以启唇、不愿正视和承认的卑微感。”

    潇潇停了停,继续说:“凭心而论,置身于城市这种繁华的环境,欲望总会压迫得使人窒息,除非你虚伪得不想承认。因此,在某种意义上说,我这样的小辈充其量只是这个城市千千万万的过客中最普通的一道风景。”

    “那些孤寂无依的日子里,我有时候也感觉这个城市的夜,是何等迷人。灯红酒绿,斑离繁华。每当入夜之时我看着万家灯火明,心中阵阵感慨。这座城市根本就没有属于我的一席之地。看着他人在午夜繁华的一角,那么的开心,放肆。而我只是这座城的匆匆过客。“

    “后来我又想,这也没什么的,人与人之间存在太多的就是勾心斗角,利益的追逐。正如我父亲和母亲。这里本来就没有乡村那种淳朴的气息,这里也没有一份属于我的栖息之地和安宁。”

    潇潇喘了口粗气,继续说到:“高楼大厦,钢筋水泥,璀璨灯火,瑰丽的绚灿,梦幻般的繁华。这些年来,为了生计,我几乎一直在匍匐前行,颠沛流离在这个陌生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里。我感觉我的脚步越来越沉重,没有时间停下来欣赏城市的美景,没有机会享受城市的繁华。后来遇到了你,我却觉得我遇见了我的真命天子,但我却不能跟他真心相交,因为复仇。”

    “潇潇,没想到你的心中有这么多的苦楚,我了解了,今后你不会再有这些苦恼了。”

    ……

    翌日中午,赵明轩从公司回家,匆匆忙忙的。

    赵明轩到了家中,在卧室中见到了潇潇。

    “潇潇,今天下午我要去趟巴黎,那边的公司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你乖乖地待在家中,好好跟两个宝贝和三宝玩,我四天就回来了。”

    “好的,老公,我等你。”

    潇潇顺从地走上前给了赵明轩一个告别吻。赵明轩却一把将潇潇抱在怀中,不舍得放开了。

    “老婆,要不你跟我去吧,带上两个宝贝。”

    “太麻烦了,两宝都去,那要一大家子人都去,保姆们,孩子,加上咱俩,还有助理,一大帮子人,还是不要吧,你自己去,快去快回。”

    “老婆最懂事了。记得要想我。”

    “嗯嗯,好好,记得了。”

    赵明轩自己去更衣室里收拾了行李,愣是将要帮着收拾行李的老婆挡在了门外,还是怕累着老婆。

    当天晚上,赵明轩七点钟到达了巴黎下榻的酒店。到了之后,赵明轩首先给老婆打电话报了平安。之后才召集公司的高层开会。

    开会期间,赵明轩怕被打扰,便将手机关机了。

    将近三个小时的会议,赵明轩和各位入会人员都是高度紧张的,开到大半截的时候,赵明轩索性将衣服袖子挽起来大半截。露出性感的胳膊的赵明轩依然充满了严肃、高冷。

    最终,会议结束时,特助王利也和其他人一样松了口气。

    晚上十点半,赵明轩的电话响起,是潇潇。

    “明轩,会议结束了吗?”

    “嗯,结束了,刚吃完晚饭,怎么,又想我了吗?”

    “嗯,你不在家的确有点不适应。”

    “刚才跟俩宝玩了一会儿,刚回卧室。”

    “别累着,尽量把事情交给家中的阿姨、保姆去做,你只管休息好,把三宝照顾好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老公,我会的,你也休息吧,我要睡了。”

    潇潇打了个呵欠,真的困了,今天还感觉挺累的。

    赵明轩看着视频中娇妻打呵欠的可爱模样不觉笑了。

    “真好,还有谁的人生是像我这样幸福的吗?”

    赵明轩满足地靠在床头边,嘴角上扬的样子大概自己还不知道呢。

    赵明轩出差的第二天早上,潇潇七点钟就醒了,急急地梳洗完毕,去了婴儿房。

    此时母亲柳梦玲也在婴儿房中,逗着外孙,外孙一副不甚高兴的样子,柳梦玲也很了解凯凯,便也没放在心上。

    此时厨房的阿姨进来告诉潇潇:“今早有个将近五十岁的男子来到云台阁里,留下一箱补药走了。还没来得及问他是谁。”

    潇潇略微想了想,便知道了。

    “明轩,今早我父亲往云台阁送了补药了。是给孕妇喝的。”

    “这是好事啊。潇潇,人生该原谅时就原谅吧,其实你不是原谅别人,你是在给自己机会,给自己一个睡着时都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美好心境。”

    “嗯。”

    潇潇郁闷地挂上了电话,原本以为明轩会附和着自己说话,没想到的是他也让自己原谅。

    吃完早饭,潇潇颇为郁闷地又走向后山。

    这座山,当初赵明轩已经买了下来,当时的赵明轩只想着将来给自己的妻儿一个良好的环境,便将自己当时手中仅有的资金都用来建造这个家。

    此时看来,当时赵明轩的头脑还是蛮厉害的。

    后山上有花园、果园、葡萄园、游泳池、暖房等等。每一处都有专门的工人看管、照顾。而且通往每一处的路都进行了整修,每条路都是宽宽的柏油路。

    彼时的潇潇心情郁闷,便将自己放逐,顺着路一直走。走着走着,潇潇看到了一片花海。

    哇,是金菊。

    开起来倒像是药店里卖的那种大朵的金色菊花。

    明轩干嘛种这种金菊?

    潇潇带着满脑的疑问继续往前走,等到她走进菊园时,看见一个身材弱小的小姑娘从一所小房子里走出来。

    待小姑娘走近时,潇潇发现这个小姑娘长得并不漂亮,也可以说很普通,或者很丑。

    潇潇的心骤然间有种释然的感觉。刚才远远地看过来时,潇潇心中有些许的担心,此时,担心全无。

    “姐姐,你好,你是轩哥哥的妻子吧?”

    “看你长得这么漂亮,一定是吧。”

    “怎么你认识我吗?”

    “我不认识,但是轩哥哥说她妻子是个特别美丽的女人。”

    “你和轩哥哥认识多久了?”

    “十年了吧,当时我只有八岁,今年我刚刚高中毕业,现在暂时住在这里替我爷爷看管着菊园。”

    “你爷爷?”

    “奥,我爷爷,我爷爷也不是我亲爷爷,是轩哥哥从外面带回来的孤寡老人。我也是轩哥哥捡回来的孤儿。”

    “那你好好住在这儿,需要什么你尽管跟姐姐说。”

    “我呢这儿条件很好的,轩哥哥给我们建的这所房子可好了。什么都不缺。”

    “好了,你叫什么名字?”

    “叫小小。”

    “好,小小妹妹,你今后有时间就到云台阁里找我玩。”

    “我先走了。”

    潇潇慢慢地沿着山间小路往回走,心中百感交集。

    “明轩竟然是个这么有爱心的人,我今生算是没有嫁错人。”
https://www.duanqingsi.com/227140/87554361.html

点此章节报错

(快捷键:←     快捷键:回车     快捷键:→)